第337章 被关门外的二爷/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老太太的调和下,双方各退一步,勉强坐到一张桌子上。``````

“阿征,先喝碗汤,暖暖胃。”盛好,端给他。

啪——

老爷子摔筷,“这么大个人没长手?要你鞍前马后?”

老太太一哽。

陆征面色骤冷,“我知道你有脾气,别针对错了人。”

老爷子气得不行,无意瞥见老妻委屈的目光,顿觉心虚,是以这顿饭才能安然无恙地吃完。

“跟我来书房。”碗一放,陆觉民发话。

陆征给了老太太一个安心的眼神,抬步跟上去。

书房,爷孙俩相对而坐,气氛透出一丝诡异,有点剑拔弩张的意味。

“你打算怎么做?”老爷子开门见山。

“没必要。”

“秦家那边你如何交代?”

陆征冷笑,唇畔凛然的弧度牵扯出不羁和狂妄,“我做事,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实力决定一切,不说谈熙和秦天霖无名无实,就算真的扯了证,他也能抢过来。

“荒唐!”陆老爷子气得拍桌,以前就知道孙子是个狂傲的,却不料狂到这个地步,连强抢外甥老婆这种事都能理直气壮。

“秦家,还不够资格。”二爷实力补刀。

“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件事传出去……”

“不会。秦家也要脸。”跟秦晋辉打了这么久交道,他这个姐夫最好面子。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必须和她分手。”

陆征起身,整了整袖口,轻描淡写:“我不同意。”

老太太正贴在门上偷听,冷不防传出重物落地的声音,她正准备伸手拧门把,陆征抢先一步从里面拉开。

“阿征,你们谈得……”

他把老太太扶到客厅,“没事。”

“我都听见声音了,还骗!”

“习惯就好。”

老太太叹气:“他就这臭德性。楼上房间已经收拾出来了,你上去睡会儿,把晚饭吃了再走。”

“嗯。”

陆征上楼之后,老太太倒了杯温水端进书房,老头子冷着脸,胸膛起伏不停。

“喝口水。”

“拿走。”

“你说你多大年纪了还跟孙子置气?”

“是他先气我!”音调陡然拔高。

“你小声点,嚷嚷什么呢?”

“那小兔崽子非得把我气死才甘心!”

“又说气话,”谭水心把水杯塞到他手里,“我昨天见过那女孩子,想听我的看法吗?”

陆觉民眉眼微动,突然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就是你从小惯着才把他养成现在无法无天的样子!”

“我惯着怎么了?他那么小就没爹没妈,我当奶奶的多心疼些有错吗?”老太太哽咽,“再说,阿征哪里不好?你让他从部队回来,他就回来了,连到手的中将军衔都可以不要,那可是华夏最年轻的将军!你还想他怎么做?”

说到这个,老太太就忍不住心痛,她知道那孩子是真的喜欢部队生活,如果不是陆家的重担落到肩上,他完全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说到底,还是这个家把他束缚了。

陆觉民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

老太太抹了把眼泪,继续道:“这些年,阿征把公司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你怎么就不念点他的好?平时小兔崽子小兔崽子的叫,他一回来你就甩脸色,连我替他盛碗汤都要遭你嫌。你说你,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

“我没有……”

“没有?那刚才是谁又拍桌子,又摔东西?”

“……”

“那是我们孙子,不是外人啊!”

老爷子撇撇嘴,有点招架不住老妻的攻势:“那个……别哭了!先把眼泪擦擦,像什么样子?”

“眼看阿征都要三十了,好不容易遇上个喜欢的姑娘,你就忍心棒打鸳鸯?”

“他看上谁不好?偏偏是天霖的小媳妇?”

“他们没领证,不作数!”

老爷子见她收不住眼泪,反而越哭越凶,面上开始不自然,缓了缓语气:“一大把年纪了还学小姑娘哭?擦擦……”

老太太避开他的手。

陆觉民无奈,起身到她面前:“好了,你眼睛本来就不看,哭坏了怎么办?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他好。”

“我看你就是为了陆家的面子还有你自个儿的面子!”

“胡说!我是那种人吗?”

“那你为什么不同意?”

“……小姑娘太年轻,靠不住。”

“你连人都没见过,就知道靠不住?你也太小看阿征了。”

“就凭她嫁入秦家之后,还暗中搭上陆征,就能看出这丫头不是省油的灯。”

“我就觉得小姑娘挺好!长得漂亮,笑得好看,嘴巴也甜,还十分有礼貌,关键是阿征自己喜欢。这么些年,我们没少催他结婚,期间也相看了不少姑娘,可又有哪个入了咱们乖孙的眼?”

老爷子沉默了。确实,陆征这些年在感情生活方面自律得不像话,如果不是闹这么一出,他甚至要怀疑是不是性取向出了问题。

老太太趁着擦眼泪的空档偷瞄一眼,见他有所松动,再接再厉:“我们两把老骨头也没多少时间可以活了,仅剩的心愿不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抱上曾孙?你真的打算一棒子下去,拆散他们?”

老爷子陷入沉思。

老太太暗自松口气。

时间回到当下,谈熙靠在陆征怀里,小手乱摸,“那晚饭老爷子找你茬了吗?”

“没有。”

“哦,看来我昨天表现不错,奶奶帮着说好话了。”

陆征捏她鼻梁:“不害臊。”

“什么嘛,我实话实说。”

“你呀……”

“对了,黎晔这个人你听说过吗?”

“顾夫人?”

谈熙皱眉:“怎么又姓顾了?”

“如果你问的是国画大师黎晔的话,那她夫家就姓顾。”

“这个家族有什么渊源吗?”

陆征娓娓道来,“京都四大财阀……”

原来,黎晔的丈夫竟然是四大财阀之一的顾家掌权人顾业。相较于庞家的煊赫与陆家的富贵,顾家向来以低调闻名。因为家族生意主要涉及生物基因领域,并且与政府有着极为紧密的合作关系,所以顾家人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就连宴会应酬都极少参加。

“难怪黎晔的做派不像个纯粹的艺术家。”谈熙若有所思。

“她是顾家唯一活跃在公众面前的人,她替顾业生了三个儿子,长子顾怀珏继承家族生意,二子顾怀瑾旅居国外,三字顾怀琛……”

谈熙头皮一紧,顾怀琛?!

呵,还真是……猿粪。

陆征敏锐察觉到怀中娇躯瞬间呈现出的僵硬,似笑非笑道:“上次陈凯拍到的就是这位顾三少,你没有什么想说的?”

果然,谈熙就知道他要搞事情。

“说什么?那是角度问题,我又没跟他怎样……”

“那你掐他下巴做什么?”

谈熙撇嘴,“现在我掐你了,能做什么?”

男人眸色一暗,“接吻。”

“你……唔……”

陆征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纠缠中,谈熙渐渐动情,一个劲儿拿眼睛去瞄床头柜,陆征会意,腾出一只手拉开抽屉,窸窸窣窣翻找一通,结果只剩空盒子。

“ht!”

谈熙挑眉,红着双颊看他,明澈双眸仿佛下一秒就能淌出水来。

陆征口干舌燥,“不戴了好不好?”

“我危险期……”谈熙瘪嘴,故作可怜。

又是一声低咒,谈熙暗笑。

“那个……我回来的时候买了……”

“在哪里?”

“客厅,包里。”

陆征翻下床,劲实有力的双腿绷得笔直,快步朝客厅走出,竟是连睡袍都懒得披。

谈熙看着某人的光屁股,笑骂了声“老流氓”,然后翻身下床。

哐当——关门。

啪嗒——落锁。

动作干脆利落,帅气逼人。

走到壁柜前,取出半瓶红酒和一只干净的高脚杯,倚着落地窗遥望夜色自斟自酌。

砰砰砰——

“谈、熙!”意料之中咬牙切齿的声音。

她抿了口红酒,但笑不语。

“给我开门!”

“……”

“小东西,你欠收拾了?”

“……”

“谈熙!”

“……”

“熙熙……”

陆征还是第一次搞得这么狼狈,光溜溜地站在卧室门前,像个傻子一样砸门。

“阿征,我也不知道门怎么就锁了,你知道吗?”

“谈熙,别闹了,快把门打开。”

“可我打不开,肿么破?”

“别装傻!”

“真的打不开啊~”

“你耍我?!”其中怒意即便个隔着一道门,谈熙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咳咳……没办法,只能委屈你到客房睡一晚喽!”

“谈、熙!”

她哼了哼,眼里有恶作剧成功的兴奋,“叫也没用,还是乖乖去睡客房吧~”

说完,一撩头发,转身,趴在床上,蒙着头狂笑不已。

突然,身上的被子轻了,冷风钻进来,谈熙一愣,迅速回身,然后……整个人都蒙了。

“好笑吗?”男人站在床边,手长脚长,腹肌性感。

呃……

“很有趣?”

“你怎么进来的?!”

陆征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别忘了,这是我的公寓。”

谈熙痛心疾首,怎么就忘了还有钥匙这种东西?!

“你别过来……”

“现在才知道怕?”

谈熙尖叫一声,迅速爬起来,脚刚迈出一步就被扯住,摔了个狗吃屎,面朝下。

陆征顺势压上来,“不错,胆子肥了,是该教训教训……”

谈妞儿悲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