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撒尿圈地,你是我的/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谈熙赖到日晒三竿才起……

醒来的时候,枕边已经没人,伸手一摸,凉的。

托着腰坐起来,窗外明晃晃的天光刺得人两眼发酸。穿好衣服,到卫生间洗漱,一捧凉水浇在脸上,彻底清醒了。

随手扎好一个马尾,撩开领口看了眼,青紫交加,惨不忍睹。

她赌气地把衣领拢好,骂了声“老东西”。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谈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起身开门,“张妈?”

“这么久没见,难为谈小。姐还记得我。”

谈熙退开,让她进来:“当然记得,这些日子小二多亏你照顾,个头才越长越大。”

“小事情,举手之劳。”

谈熙把她手里的菜篮接过来,放到厨房:“陆征让你过来的?”

张妈点头,笑意盈盈:“陆先生说你一个人在家,让我过来准备午餐,还特意嘱托我炖汤给你补身子。这不,一大早就去超市买了两根筒子骨,新鲜得很!”

补身子?呵呵……

张妈把买来的菜分装进冰箱不同隔层,灶上温了一大锅水后,开始打扫清洁。

“等一下!”

张妈踏进主卧的脚顿住,谈熙像颗小炮弹抢先一步冲进去,砰——关门。

张妈一脸莫名。

两分钟后,门从里面拉开,谈熙走出来:“那个……我进去收拾点东西……而已。”丫的,太没羞耻心了,用过的杜先生居然随地乱扔!

之前起床的时候全身泛酸,谈熙懒得弯腰去捡,等洗漱出来就把这事忘干净了。无法想象,如果被张妈看到那些东西,会是什么情况。

谈熙赶紧溜回客厅,继续看她的《非诚勿扰》。张妈一脸疑惑,却并未深究,走进去卧室,一股冷风吹进来,空气中浮动着一丝难以形容的味道,她把窗户掩了一半,行至床边开始拆被套。

换床单的时候,饶是她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也忍不住臊红了脸颊……

谈熙看到张妈端着盆子到阳台晾被单的时候,整个人都凌乱了。

午餐很丰盛,得益于张妈的好手艺,连一盘简单的醋溜白菜都透着不俗。

“谈小姐,要不要像上次那样也给陆先生送些过去?”

筷子一顿:“不用吧?”

“这男女朋友之间就是要互相关心、体贴,感情才会越来越好。虽说陆先生不缺这顿饭,可你送的又不一样了,这是心意。”张妈语重心长。

“行,那麻烦您给打包好,我吃完就开车过去。”

“好勒!”张妈欢天喜地钻进厨房。

谈熙看着一左一右两个保温桶,“呃……会不会太夸张?”

“不会不会,一个装饭菜,一个盛汤,正好!”

“……哦。”

二十分钟后,谈熙把车停好,拎着两个保温桶走进陆氏大厦,直接乘电梯上了18楼。

前台小姐压根儿没拦,见电梯门合上,立马掏出手机,点开工作群啪啪打字。

“惊天号外:总裁神秘女友再次现身!速速围观!速速围观!”

群里瞬间炸锅——

“靠!真的假的?不会看错了吧?”

“怎么可能?我认得保温桶。还有,人家直接进了18楼直达电梯。”

“天啦撸,好想看!”

“正好我要去18秘书办公室签件,可以大饱眼福哦~”

“记得拍照!”

“……”

总裁办公室在18楼最里面,外间是秘书工作的地方。

陈凯收拾好东西正准备下楼吃午餐,刚从位置上站起来,便见电梯门叮咚一声,开了。

然后一个高挑靓丽的身影走过来,正欲感慨对方的好身材,目光触及那张精致中不失英气的脸,他突然有种遁地而逃的冲动。

上次照片那事儿……

“H~陈秘书。”

脚下一顿,陈凯扶额,天要亡他,逃不掉了。

“谈小姐。”未语先露三分笑。

“很久没见了哈?”女孩儿也笑,三分天真,七分无辜,偏偏就是这样的状态让陈凯抑制不住头皮发麻。

“是很久了……您给陆总送饭?”

“嗯哼。”

“正好,陆总就在办公室,你赶紧去吧!”

“不着急。”谈熙偏头笑,视线掠过男人握在掌心的手机,是个国产品牌,“陈秘书的工资应该不低吧?”

“马马虎虎。”陈凯猜不透她究竟打什么主意,只能硬着头皮回应。

“那你就太谦虚了。我听说水果手机像素不错,你可以买一个。”

陈凯一愣。

谈熙笑意未改,“这样也方便你随时抓拍,指不定就拍到什么稀罕东西?你说对吧?”

“……”这脸打得,陈凯恨不得把头缩到领子里。

“呀,菜要趁热吃,不跟你聊了……”

陈凯巴不得她快点走,这女人太小气,太记仇了!

谈熙走到一半,突然顿住,回头笑道:“陈秘书别忘了换手机~”

“……”血槽已空。

男人坐在办公桌后,明亮的光线透过落地窗勾勒出他轮廓深邃的侧脸,此刻正低头翻阅件,谈熙推开门的瞬间,所见便是如此养眼一幕。

陆征抬眼,微皱的眉心渐渐舒缓,“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不欢迎?”

他起身,走过来,眼中笑意不加掩盖,“没有。”

“喏,吃饭吧。”谈熙把两个保温桶往他眼前一送。

陆征定定看她,瞳孔黝黑深邃。

“不是应该夸我吗?”

他伸手接过:“嗯,是该夸。”

“好啊,”谈熙坐到沙发上,“夸吧,我听着。”

“……”

伸手把他拉到旁边坐下,谈熙拧开保温桶的盖子,把里面每一格饭菜端出来放到茶几上。摆好了,又取出筷子和勺递给他。

陆征吃饭,她就靠在沙发上玩手机。

“喂我一块排骨。”谈熙张嘴,目光却黏在手机屏幕上,她最近发现一个很好玩的手游,正忙着做任务升级。

“没吃饭?”

“现在又饿了不行咩?”

陆征按了按眉心,颇觉无奈,把自己的筷子递过去。

“干嘛?”谈熙瞭他一眼。

“自己夹。”

“不要。你喂我~”

陆征面色一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谈熙冷哼,“在床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自己动手?”

“……”

“啊——”她张嘴,然后一块小排骨送进来,谈熙嚼得咂吧响,美味诶!

到底是当过兵的人,陆征吃得很快,也没有剩菜剩饭的习惯。谈熙把汤倒出来,端给他,“喝吧,给你补身子。”

“嫌我不够壮?”男人唇角略微上翘,带着那么点恶劣,又有些意味深长。

“收敛点,这是在办公室!”

“我知道。”

“哼!你倒是厉害,昨晚用的套让我大清早起来替你收拾,真好意思。”

“几个?”

谈熙微愣。

他问:“数了没有?几个?”

“……滚!”

谈熙正打算一脚踹过去,办公室门从外面被人推开,“老陆,我听说小嫂子来了?”

韩威边走边嚷,嗓门儿又大。

谈熙打量着眼前一身骚粉的男人,哦,她想起来了是上回那只火烈鸟,不过今天羽毛褪了色,雷人程度却丝毫未减。

“H~”他小弧度挥手,英俊的脸上笑容灿烂。

谈熙朝他笑笑,“H~”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韩威的注意力已经被陆征手上那碗喝了一半的汤吸引过去,“靠!吃独食啊你?太不够意思了!”

紧接着看到茶几上已经空掉的保温桶,哀嚎更甚:“怎么可以这样?你们怎么可以酱?!”

陆征直接把人哄了出去,哐当——关门!

韩威一脸懵逼,反应过来开始使劲敲,“喂!现在几个意思?你们太没良心了——”

外间几个还没离开的秘书面面相觑。

“那个……韩经理,这门板和玻璃隔音效果挺好的。”

“啥意思?”韩威转眼看他。

“咳咳……意思是,您搁这儿干嚎,里面基本不会有什么反应。”

“……”

韩威灰溜溜走了,可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嘶,我上来是要干嘛?”

陆征吃饱喝足,筷子一放,开始逗谈熙。

“别闹……”挥开男人挡在屏幕上的手,这人也太无聊了。

陆征伸手一抽,谈熙愣住,“还我手机!”

“你过来就是为了玩手机?”

“不然?”

陆征捏她鼻梁:“口是心非。”

谈熙翻身跨坐到他腿上,顺便把领带抽出来拽在手里,就势一扯:“那你说说,我怎么就口是心非?”

大掌落在她胸口,轻轻一柔,“小东西,就你会装糊涂。”

谈熙娇笑,故意在他耳边蹭蹭,呵气如兰:“都说‘饱暖思淫欲’,古人诚不欺我。”

陆征眸色一暗,顺势吻过去,谈熙凑上前,两唇相接,情意绵绵。

“秦总,您不能进去!”

哐当——

门被撞开,秦天霖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亲密纠缠的两人,满目阴鸷。

谈熙听闻响动,下意识回头,陆征却抢先一步扣住她的后颈,“好好待着,我来处理。”

“……哦。”然后就把脸埋进男人胸膛,乖乖当一只鸵鸟。

陆征坐在沙发上没动。

“抱歉陆总,我没拦住……”

“出去。”

“是。”秘书被两个男人之间古怪的气氛吓得肝胆俱颤,早就恨不得麻溜地滚走,当即如蒙大赦,退出去的时候还体贴地关了门。

秦天霖眉眼如刀,一步步朝陆征走来。起初,他的视线落在陆征那张不辨喜怒的冷脸上,然后移至那道清丽纤瘦的背影,拳头逐渐收紧,牙关也咬得咯咯作响。

他今天来原本是为土地开发权的事,前台联系了韩威,他被请到总经理接待室等候,没想到却无意间听到有关“陆征女朋友”的议论,这才决定到18楼问清楚。

一见秘书吞吞吐吐的样子,他的心一沉再沉,却不料还是见到了那样刺眼的一幕。

奸夫淫妇!

怒火入眼,秦天霖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陆征却在这时起身,将谈熙抱到休息间,然后把门关好,直面秦天霖。

四目相对,火光四溅。

“舅舅。”

“坐。”

“不必了。”

“有事?”

一个比一个冷,一个比一个傲。

“呵,舅舅我很好奇你哪来的底气,如今在我面前还能理直气壮?!”

陆征面无表情,“只要我想,我就能。”

“你可以不顾秦家,但庞家和陆家你也不顾了吗?”秦天霖冷笑,怒火却呈燎原之势在他心里蔓延。如果手里有刀,某一瞬间,他甚至有捅死陆征的冲动!

陆征眼里闪过危险之色:“是你。”

“我只是向曾外祖母实话实说而已。”

陆征向后一倚,换了个更舒适的坐姿,“很好,实话实话。看来,上次的伤应该好了,不然也不会忘了痛。”

秦天霖面色一白,论身手他不如陆征,上次那几拳害他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三天,现如今淤青还未全消。

“还记得小时候学射击,你为什么总被教官罚吗?”

他倏地攥紧拳头。

“因为,实力决定一切。”

谈熙趴在门上,本来想拧开一条缝偷看,没想到已经从外面锁死了。

“靠!不会真的打起来吧?”

无奈墙壁和门板的隔音效果太好,愣是没让她听出个所以然来。

她索性倒在床上,裹着被子翻滚几个来回,顺服的马尾已经炸毛,谈熙无聊啊!倒是给她扔个手机进来啊——

再次睁眼,陌生的环境令她一瞬恍惚。对了,这是陆征办公室的休息间,秦天霖找上门……

起身,掀被,下床,没冲几步,陆征就推门而入,单手拿着一个玻璃杯,杯口冒热气。

“醒了?”

“我怎么会睡着……”她挠挠头,目光却径直往门外瞟。

陆征把玻璃杯塞给她,“温水。”

“哦。”谈熙小口喝着,大半杯下肚,肠胃瞬间热起来,“人呢?”

“你问谁?”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拿脚踢他:“明知故问!”

“走了。”轻描淡写。

谈熙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试探道:“你们俩……没动手吧?”

陆征把他扯到怀里,坐在自己腿上:“丛林里的豹子有一种宣誓主权的特殊方法。”

“嗯?”

“在自己的地盘上撒尿,把属于自己的领地圈起来。”

“所以?”谈熙眼中笑意盎然。

“你是我的。”谁都不能染指。

“哦,那你也要撒泡尿吗?”

“如果你愿意。”二爷流氓得一本正经。

“哼!美得你!”谈熙挠他胸口。

“嘶……又欠了是不是?”

“你敢?”

“我不敢,我干!”

------题外话------

哈哈!撞上了!热吻哦~突然有点同情秦变态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