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我只要谈熙(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夫妻?”秦天霖喃喃,眼里闪过瞬间迷茫,“怎么就不是呢?她明明答应嫁给我……”

记忆又回到今夏,太阳光暖得让人睁不开眼,他站在学校湖边,微风吹皱一池碧水。%%%

下课铃响,女孩儿抱着书本走到他面前:“等很久了?”她几乎是小跑过来,额头、鼻尖都覆上一层细密的汗珠。

“慢点。”

“不碍事。”喘得厉害,眼睛却又黑又亮。

“嫁给我。”

她愣在原地,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表情凝固,目光呆滞。

男人却没有太多耐性,因为他笃定面前这个暗恋自己的小姑娘一定会答应。

可他失算了。

女孩儿摇头的瞬间,也低垂了眼帘,所以他看不清她眼里究竟是何种情绪,“对不起,我……不能答应。”

再次体会到被人拒绝的难堪,第一次是奚葶,第二次是她!

秦天霖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难过?自嘲?

可惜,都没有。

怒气和恨意交织在胸口,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单纯的姑娘害得奚葶远渡重洋,也是她带给自己这样的难堪和羞辱!

不答应是吗?

总会屈服的。

“谈熙,收起你欲擒故纵的那套,实在太假,我看得恶心。”

抬头瞬间,秦天霖捕捉到她眼里闪过的羞耻,以及暗藏在泪意朦胧中的悲伤。

他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主动权又回到自己手里。

“为什么?”她问,眼神逐渐暗淡,似明珠蒙尘。

“做了孽,总要赎罪。”他像个卫道士,站到制高点,手执刀剑对准她,将一颗真心刺得鲜血淋淋。

女孩儿眼里浮现出崩溃的神色,像烈日下的黄土,一寸寸龟裂。

解释的话,说过不下十遍,唯一隐瞒的就只有奚葶和校长的事,他为什么不肯相信,还固执地将所有错处归咎到她身上?

真的很累。像沙漠中长途跋涉的旅者,顶着烈日前行,却看不到出路,也找不到绿洲。

“你还是不愿意?”他笑得邪气,目露鄙夷。

谈熙摇头,甚至没有勇气将视线落到男人脸上。

“等着。”留下似是而非的两个字,他笑着离开。

很快,谈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需要大笔融资才能挺过难关,当然,这一切都是秦天霖的手笔。

他享受着捕猎的趣,看着猎物在自己眼皮底下垂死挣扎,然后慢慢屈服。

“天霖,你冷静一点!”呵斥声拉回他飘远的思绪。

“哥,别逼我。”

“你去做什么?”

“带她回来。”

“不准!”秦晋辉走到他面前,老眼凌厉。

“我跟她的事,不用你插手。”

“我是你父亲!”

“那又如何?”

秦晋辉气得面色铁青,“孽子!”

“这件事,我自己解决。”

“解决?”秦天奇扶秦晋辉到沙发坐下,转身直视着他,“你打算怎么解决?像上次那样用强?还是上上次直接拿皮带抽?”

瞳孔一缩,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攥住,越收越紧。

“明明知道不会有结果,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秦天奇眼神锋利,轻笑的声音宛若叹息:“别忘了,你们没领结婚证,法律层面来讲,她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住嘴!”秦天霖像被惹怒的狮子,眼神狂乱,目光带狠。

“我说了,从一开始你们就不是夫妻。她对你没有任何责任,而你对她也不存在任何约束。”桥归桥,路归路,总有这么一天,却比他预想的早了许多。

陆征……

秦天奇摇头,她竟有这么大的魅力?

“让开!”秦天霖红着眼,声冷如冰。

“你哥说得还不够清楚?”秦晋辉气得全身发颤,“那个女人本来就跟秦家无关,现在跟了陆征也好,只当没这个人。”

“我们举行过婚礼。”秦天霖咬牙,不愿认输,也不想让步。

“哼!冥顽不灵!”

“你怕陆征,可我不怕。”说完,撞开秦天奇,冲出书房。

秦晋辉面色大变,“天奇,快!他要去找陆征,不惜一切代价把人拦下。”

秦天奇追出去,目光霎时暗沉,“拦住二少爷。”

“是。”刘全刚放下对讲机,秦天霖已经冲到门口,两步上前,将他肩膀扣住。

秦天霖两腿岔开,腰腹用力想来个过肩摔,刘全下盘稳扎,竟纹丝不动。

“刘全,你松手!”

“抱歉,这是大少爷的吩咐。”

秦天霖目露阴狠,转身出拳,雷霆万钧。刘全顺势后避,腿风扫过处尘埃飞扬,可见力道不轻。

转眼间,两人已过数招。

秦天霖的进攻一次比一次凌厉,刘全虽有心应战,可到底有所顾忌,只能以守为主,直到赶过来的秦天奇下令——

“打晕他!”

刘全目光陡然凌厉,欺身逼近后不过两招便将人拿住,再往后颈一敲。

秦天霖眼前一黑,再无知觉。

“大少爷?”刘全把人接住。

“送回房间再找两个人看着,尽量避开夫人。”

秦天奇安排好一切,这才转身回书房。

“人呢?”

“已经拦住了。”

秦晋辉点头,“找人把他看住,这段时间不能再出什么意外。这次是开发权,下次就可能换成别的。”

“爸,其实我们也不一定非要商业城的开发权。陆征根本没打算把那块地交给秦氏来做,就像这次公开招标,临近开幕才宣布只是部分地皮外包,说到底,分出了边边角角打发人,最大的一块仍然握在陆氏手中。他这样做,完全是摆了我们一道。”

“地本来就是陆家的,他占大头无可厚非。”

“爸,陆氏强盛不假,可咱们家的实力也不至于仰人鼻息过活。既然天霖舍不得弟妹,我们何不成全……”在秦晋辉的怒视之下,秦天奇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

“……是。”

“开发权的事交给你去谈,务必让陆征松口。”

“如果那边趁机再提要求呢?”

“尽量满足。”

“我明白了。只是天霖这里不大好办……”秦天奇目露犹疑。陆征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难,谁都明白——他是冲谈熙来的!简单点说,就是道选择题,开发权和谈熙二选其一。

他甚至怀疑,对方故意拿出部分开发权作饵,为的就是今天逼迫秦家放弃谈熙。对秦晋辉来说,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儿媳和公司利益相比,实在无足轻重。

“天霖心高气傲,咽不下这口气也在情理之中。让他冷静一段时间,等交了新的女朋友,这事自然就过了。”

秦天奇心里明白,这根本不是面子和尊严的问题,他那傻弟弟分明动了真情,想努力挽回谈熙,即便她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爸,其实天霖他……”

这时,书房的座机响了。

“喂?”

“是我,陆征。”

秦晋辉下意识皱眉,声音却再正常不过:“接到你的电话,真是稀罕。”

“陈凯已经把话说了,我想听听姐夫的意思。”陆征开门见山。

老脸骤然阴沉,“亲戚一场,你威胁我?”

“选择权在你手上。”

“所以?”

陆征走到落地窗前,目光平静,有万丈深渊的冷峻,又带着无边大海的深沉。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什么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陆氏把部分开发权匀给秦氏,秦晋辉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启动资金已投进半数,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开工,陆征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扬言收回开发权,就像一个巴掌毫不留情扇到他脸上。

这就是代价!

“陆征,你到底要做什么?!”秦晋辉紧咬牙关,每个字都像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

“谈熙。我只要谈熙。”

“为了一个女人,你要跟我撕破脸?”

“姐夫言重了,今后陆氏少不得还要与秦氏合作。”

老眼微闪:“你要谈熙可以,但商业城和郊外那块地的开发权都必须移交秦氏。”

“姐夫,你太贪心。”喜怒难辨。

“人是活的,地是死的。我送一个大活人,你拿开发权换,不是赚了?”

秦晋辉说完,等陆征表态,那头却迟迟没有动静。

半晌,“我拿商业城的开发权并不是交换谈熙,而是换一个守口如瓶的承诺。以后,我不想听到圈子里的人拿她和秦天霖那段有名无实的婚姻说事,这才是我当初允许秦氏参加招标的原因。但是,目前为止,你好像并没有满足我的要求。别说郊区那块地,就是商业城我也不会让你分一杯羹!”

秦晋辉全身一震,他听出了陆征言辞间的厌弃与怒意,原来,他做这一切根本不是交换谈熙,而是让秦家所有人闭嘴,顺道让天霖背锅,借此将谈熙摘除干净!

也对,谈熙在法律上还是自由身,根本不需要交换,只要她愿意跟谁在一起都可以!

“为了保全她的名声,陆总真是大手笔。”秦晋辉说得讽刺。

陆征却不为所动。在他眼里,谈熙是无价的,别说土地开发权,就是拿他全部身家都抵不过那小东西的一颦一笑。

“你最好把今天这番话听进去。没有了秦家,还有张家、王家、李家,想来分一杯羹的大有人在,秦家不是陆氏唯一的选择。”

“陆征,你欺人太甚!”

“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说完,直接挂断。

“陆征你他妈……喂?喂?!”

哐当——

摔声震天。

------题外话------

二爷发威啦!很快就能名正言顺的出双入对喽!先来一更,二更十点半之前出不来的话,只能等明天早上来看哈~

军旅言情《军少强宠之地球的后裔》爱吃香瓜的女孩

军旅甜宠+女扮男装+复仇虐渣+1对1,双强双洁之夫人要从小培养

陈少军捡到陈暖时,觉得“他”像妖怪,左脸上有块像鱼鳞的胎记。

长大后陈少军觉得他更像妖孽,长得比女孩还漂亮,且时时刻刻盯着他,似想把他吃了。

面对这个无比粘人的小男孩,身为三栖特战部队总教官的陈少军决定:把他训练成一个男子汉!

于是拔苗助长的辛酸历程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