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不破不立,兵不血刃(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边乌烟瘴气,这厢却时光静好。哦亲

“笑什么?”谈熙单手撑在购物车把杆上,托着腮,扭头看他。

“我笑了吗?”二爷摸摸脸,很正经。

“嗯哼。好像在打什么坏主意……”

陆征拍拍她的头,笑而不语。

谈熙白他一眼,丢了购物车跑到前面,“你推。”

陆征接过来,从善如流。

从公司出来,两人直接来了超市。谈熙刷微博的时候看到好几个教人做菜的视频,迫不及待想露一手。别说,她在这方面还真有些天赋,看一遍视频,基本上就能做得像模像样。

“谈熙?”一声不确定的试探。

下意识回头,“童子鸡!”

“……”

“能不这么叫吗?”庞绍勋一脸黑线。

“可我都叫习惯了呀~”理直气壮。

“……”

“等你哪天破处了,我就改口哈~”

靠!

谈熙“啧”了声,上下左右打量他,“一个人逛超市很无聊吧?什么时候找个人一起逛?”

“你不也一个人?”庞绍勋怼回去,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不远处的陆征。

不怪他一开始没认出来,实在是推着购物车的居家款二爷太让人震惊,以至于不敢相信。

那双翻阅件、合同的手,如今正握着购物车把杆,像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妇男。

实在……辣眼睛。

“阿征,你们……也来逛超市?”庞绍勋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视线掠过购物车,猪肉、白菜、香菇、西芹……

两分钟以前,打死他都不信会在这里遇到陆征,至于现在……由不得他不信。

“回家做饭?”收拾好惊讶的表情,庞绍勋很快接受现实。

“当然。”谈熙挑眉。

“谁做?”

“你觉得呢?”

庞绍勋咽口水,“别告诉我是你就行。”

谈熙瞬间黑脸,“怎么就不能是我?你啥意思?”

“还真是你啊?”庞医生表示难以置信。

谈熙甩他个白眼儿。

“亲眼看见,不就信了?”陆征笑着开口。

庞绍勋眼前一亮,谈熙……勉为其难吧~

最后,三人一起回了蓬莱。

“菜全部放到厨房,看本厨神今晚给你们露一手!”谈熙脱了外套,撸袖管,看上去像要大干一场。

陆征摸头杀,“乖。”

谈熙蹭蹭,温驯得像只小绵羊。

庞绍勋将二人互动看在眼里,内心疯狂咆哮:保护小动物,禁止虐狗啊喂!

谈熙到卧室拿了pd,然后一头扎进厨房。

陆征指着对面沙发,“坐。”

“家里因为你们这事闹得不可开交,你倒悠闲,好吃好喝,还有美人相伴。”庞绍勋坐下来,不像指责,倒有些调侃的意味。

“老爷子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幸好这回是去了南方军区,如果就在北方这片儿打转,指不定闹成什么样。”

“老太太怎么说?”

“死活不同意。你不是不知道老太太一直想撮合你跟绍婷,现在半路杀出个谈熙,她心里能痛快?”

陆征拧眉,面色不豫。

“你也别急,绍婷从小就养在身边,自然多得几分偏爱。上次,小姑开玩笑说让宋白娶了绍婷,结果被老太太骂得狗血淋头。你也别傻到硬碰硬,慢慢磨,总会让人心软。”

“以后,别再提我跟绍婷怎么样,原本就是捕风捉影的事,说多了反而给她压力,老太太难免当真。”

“放心,我有分寸。只是绍婷那丫头……你最好还是抽个时间跟她说清楚。”

陆征没应。

庞绍勋暗自叹息,余光朝厨房瞥了眼,不出意外看到某人忙碌的背影。缘分这种事,向来与时间长短无关,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遇见就是一辈子的事。

绍婷注定要失望了……

四十分钟后,热菜上桌。

虾仁滑蛋,芹菜肉丝,香菇肉饼,还有白菜焖猪脚,十分家常的菜式。

“最后一道,番茄鸡蛋汤!”女孩儿系着围裙,长发束成高马尾,米色高领毛衣衬得小脸白里透红,尤其是那双眼睛,又黑又亮,清缀着几许笑意,诱人不自觉沉醉。

庞绍勋近乎慌张地避开视线,转眼却对上陆征深邃的目光,一时愕然。

“你们俩,赶紧去洗手!吃饭喽,吃饭喽……真香啊……”

谈熙把两人赶进洗手间,转身到厨房盛饭。

陆征拧开水闸,哗哗水声打破两人之间近乎诡异的沉默。

“秦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做?”庞绍勋突然开口。

“秦晋辉是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选。”

“你动手了?”

“以前挖的坑,现在只是验收成果而已。”

“你早就料到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

“所以?”陆征冷静地看他,神情冷淡。

“我不信以你的能力没办法避开。”除非,你是故意的!

“为什么避?”面容平静,目光笔直。

庞绍勋音色沉凛:“事情闹大对谁都不好。”尤其庞陆两家。

“还记得幼时,老爷子教习书法,要求每天完成一篇毛笔字,第二天检查之后当场撕碎,扔进垃圾桶,还不允许捡回来。起初,我以为自己写得不好,可老爷子亲手写的也同样如此?你知道原因吗?”

庞绍勋微愣,老爷子确实有这个习惯,无论对他们,还是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从不保留,直接撕碎扔掉。唯一的区别就是当初用手撕,而现在用碎纸机。

这么多年,他竟从未细想过老爷子这个习惯背后的深意。

陆征把水关了,扯过架子上的毛巾擦手,然后递给庞绍勋:“因为,不破不立。”

“不破不立……”庞绍勋喃喃出声,双眼一瞬失神。

“我要给谈熙正大光明的身份,就必须打破现有的一切。”

“可你明明能够用更加温和的方式来达成目的,何必闹成今天这样?”

“我说了,我要给她全新的身份,无人可质疑。”

“就算秦家守口如瓶,难保别人不会议论,你想用一己之力去堵悠悠众口吗?”庞绍勋眉心紧蹙,当初那场婚礼邀请了大半个名流圈,众所周知,秦家二少爷和谈家大小姐缔结良缘。陆征想替她洗白,根本不可能。

“堵不住,那就永远憋着。”

庞绍勋目露震惊,“你想做什么?!”

“介时,你就知道了。走吧,她在等我们吃饭,这事别当面提。”

谁说陆征冷心冷情?庞绍勋苦笑,现在还不是为了一个女人,疯狂到与天下为敌。

谈熙啊谈熙,早该看出你是个祸害……

两人一出去,谈熙就开始招手:“赶紧的,饿死宝宝了!”她已经盛好饭,装好汤,现下只等开动。

陆征坐到她身旁,单手搭在谈熙椅背上,无形中透着一股亲密。

庞绍勋垂敛眼睑,不动声色,正打算坐到谈熙另一边,陆征顺手拖出张椅子:“阿勋,坐。”

他不得已调转脚步。

最后的格局成了陆征坐中间,谈熙在左,庞绍勋在右。

“怎么样,现在信了吧?”谈熙挑眉,偏头看他。

庞绍勋咽下嘴里的菜,竖起大拇指,“行啊你!”

“那当然。”某妞儿傲娇得很。

庞绍勋哑然失笑。

因为有谈熙,这顿饭吃得不算冷清。饭后,谈熙把陆征赶去洗碗,转手使唤庞绍勋削苹果。

“你让医生的手给你削苹果?”不可思议。

“医生的手咋地?难不成还成熊掌了?这么金贵……你吃饭不用手?擦屁股不用手?”

“……”擦屁股,呵呵。

谈熙把刀子一撂,“削!”

庞医生那叫一个憋屈,可是没办法,在人家地盘儿上,不得不低头。

等陆征忙完,水果也削好了,匀称整齐的一瓣瓣儿码在白瓷盘子里,上面插着牙签,可观可赏。

谈熙往自家男人嘴里喂一块,再给自己拿一块,看着庞绍勋眼酸牙酸。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恋爱的酸腐气”?

三人围在一起斗地主,庞绍勋手气差,牌技也臭,玩了不到一个小时,输得哭爹喊娘:“喂!不带你们这样儿,联手欺负人呢?”

“愿赌服输。”陆征轻描淡写。

“王炸!”谈熙甩出大小鬼,笑得前俯后仰:“你又输喽,童子鸡~”

“过分!”

“听说医生待遇很好,你又是个院长,想来工资应该相当可观,别这么抠门嘛~”

“不是钱的问题,K?”

“那有啥问题?”谈熙一脸无辜。

问题是,你们两口子打夫妻牌,奸诈!

“不来了。”庞绍勋把牌一扣,莫名烦躁。

谈熙“哦”了声,也听出他情绪不对。只有陆征,端坐钓鱼台,不动声色。

“时间不早,我先走了。”庞绍勋告辞。

陆征把人送到门口,谈熙负责收拾桌子。临出门前,庞绍勋往客厅瞟了眼,“谈熙,我走了。”

“哦,拜拜~”

庞绍勋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别送了,就到这里。”

陆征眉眼沉静,半晌,“老太太那边你多开导劝解。”

“怎么,一顿饭就想贿赂我替你们说好话?”男人轻笑,意味不明。

“我以为,你看得很清楚,也应该能够想明白。”

庞绍勋惊愣,而后垂眼:“你已经决定了?”

“嗯。”

“……好,我明白了。”笑容染上苦涩,眼里复杂翻涌。

“阿勋,别犯傻。”

原来,他早就看穿自己那点小心思,庞绍勋叹了口气,不愧是庞陆两家引以为傲的孙辈,兵不血刃啊……

------题外话------

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童子鸡对咱们熙熙的感情也很复杂哦,爱倒不至于,但喜欢和欣赏还是有的,反正被喂了狗粮,心里肯定酸溜溜,二爷这是一顿饭就解决了一个潜藏情敌,鼓掌!hhh~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