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你和陆总什么关系?(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呢?”谈熙走过来,倚在门框边。移动网

“走了。”陆征回身进屋,顺手把门带上。

“你们怎么回事?”谈熙抱臂环胸。

“什么意思?”陆征面色如常。

“吃饭全程零交流,斗地主一个劲儿甩炸弹,别告诉我这都是巧合。”

陆征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唇畔抵在小巧的耳垂边,音色低沉,磁性好听,“你说对了,巧合而已。”

谈熙撇嘴,她看上去很好骗?

“不信?”

诚实点头。

“那你觉得是为什么?”

谈熙偏头看他,大眼眨巴着,水灵至极,也无辜得很:“为什么?”

“你。”

“我?”谈熙瞪眼,“开什么玩笑?”

陆征放开她,径直走到沙发落座,“后天陪我参加一个宴会。”

“什么性质的?”

“寿宴。”

“谁?”

“顾业。”

谈熙微愕,“你确定?!”尾音调高,带着一种难以置信。

“当然。”相较于她的惊讶,男人显得十分轻松。

“秦家人也会到场?”

“还有谈家。”

顾业五十大寿在即,却一改往日的低调,反而大肆操办,背后深意引人遐思,也因此惊动了大半个名流圈。不仅秦家和谈家,当天陆家和庞家也会派人出席,且地位绝对不低。

“老陆,你到底想干嘛?”谈熙狐疑地打量他,“别忘了,你们这个圈子里认识我的人可不少。带我出席,你打算怎么解释?”

“一个男人带女伴出席寿宴,不是很正常吗?”

谈熙冷笑:“到时有人问起我们的关系,你打算怎么说?舅舅和外甥媳妇?你别搞笑了,我不去。”

陆征在她转身的瞬间,伸手一拉,娇躯入怀:“我会说:这是谈熙,现任女友。”

眼神一滞。

“这个答案还满意吗?嗯?”

“你说真的?”谈熙眨眼。

“我像在开玩笑?”

“疯了你!”

“嗯,为你发疯……”

转眼,顾业五十岁寿辰当天。

京都最大的酒店被人包场,上下三层灯火通明,来往名车多不胜数。现场热闹程度不亚于明星的红毯秀。

“顾董事长,恭喜恭喜!只盼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承蒙魏董吉言,里面请。”

“……”

顾业带着两个儿子在酒店门口迎客,不时与人寒暄,保养得宜的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腹部也没有明显垂坠的啤酒肚,父子三人站在门口乍一看竟像三兄弟。

“顾老哥,实在抱歉,飞机晚点,来迟了。”

“赵老弟言重,咱们兄弟之间不讲究这些门面,你能来我就高兴得很!这是弟妹吧?欢迎到内地做客,内人已经念叨你很久了。”

女人眉眼含笑,落落大方:“久仰黎女士大名,这次一定要好好拜会。”

“哟,这是老大和……老二?”

顾业爽朗一笑:“老二在国外赶不回来,这是老三怀琛。”

“赵叔叔。”顾怀琛颔首致意。

“好孩子!当年来香港的时候才那么点儿大,现在已经长成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还是顾老哥你有福气!三个儿子,让人羡慕得紧!”

“哪里哪里……”顾业嘴上谦虚,可眼里尽是为人父的骄傲与自豪。

大少顾怀珏躬身作请,“赵叔叔,林阿姨,里面请……”

这时,一辆加长林肯缓缓驶近,停在酒店门前。

“这又是谁家?真够高调。”

“咱们这圈子除了姓秦的,还能有谁?”

“啧,他怎么不用凯迪拉克加长版?跟总统一个待遇,多牛逼?”

“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永远改不了那身铜臭味。”

一阵哄笑。

车门打开,一只铮亮的皮鞋出现在众人眼前,紧接着是直若刀裁的西装裤腿,秦晋辉躬身下车,然后朝里面伸出右手,陆卉在他的迎接下,高调现身。

高领窄袖旗袍,搭配狐裘披肩,钻石胸针在灯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陆家人?”

“听说,还是大小姐。可惜,和陆二不是一个妈。”

“难怪秦家到现在还原地踏步,根本没沾到陆家什么光嘛!就这行事作风也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沐猴而冠,再像人,那也不是人,对吧?”

“没错没错!正是这个道理。”

“哈哈……”

说话的都是些眼高于顶的官二代,他们拥有比财富更具诱惑力的东西——权势。所以他们才能坦然无畏地对秦家冷嘲热讽。

顾业前迎半步,“欢迎欢迎。”

“恭喜顾董。”

寒暄之际,秦天奇搂着岑云儿,秦天霖挽着秦天美纷纷下车。

“秦总。”顾怀珏上前,两人同在商界,虽交往不深,但也有过几次合作,还算熟识。

“里面请。”

“请。”

准备入场的时候,一阵唏嘘自身后传来,秦晋辉等人纷纷回头。

“好家伙!红旗国宾?”

“得,庞家来人了。”

“不会看错吧?”

“傻帽儿,放眼整个京都,还有谁敢用这车?看见没,就那装甲钢板和车窗玻璃都是防弹的!这可比加长林肯有内涵多了。”

“很贵?”

“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权力啊……”真是个好东西。

顾业笑意入眼,带着两个儿子,直接撇开秦家人迎到台阶下,由顾怀琛亲自打开车门。

“麻烦了。”柔婉动听的声音传来,宛若出谷黄莺,清新明快。顾怀琛未及反应的当下,一只素白纤手便搭上他手臂,没有用力,甚至根本没有接触到,仅仅是出于一种礼节。

他温和一笑,已经猜到来者何人:“伯母,由我为您引路。”

“多谢。”身着蔚蓝礼服的女人弯腰下车,面庞秀丽,气质淡雅,与陆卉的张扬高调是两个极端,身上淡淡的书香气让她看上去十分内敛。

“庞夫人,欢迎。”顾业上前,态度明显比之前热络。

比起到场的商界精英,庞家的存在无声昭示着显赫与尊荣。老爷子的地位不用多说,就连庞立明也子承父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依两人今时今日的地位,根本不可能出席今天这样的场合,所以,景岚的到来已经给足顾家颜面。

“老爷子身体可好?”

景岚颔首,音色柔和,不愧是国宝级的歌唱艺术家:“谢谢关心,父亲一切安好。”

“里面请。”顾业替她开路,顾怀琛虚扶着,饶是不知晓景岚具体背景的人也看出这位贵妇的身份非同一般。

“等一下。”景岚突然开口,转而看向一旁顾怀珏,后者不明所以。

“有什么能为您效劳?”

“我女儿还在车上。”

众人皆愣,庞立明和景岚只有一个儿子,现今从医,又哪里多出个女儿?

想来,应该是那位被庞家收养的绍婷小姐了。

顾怀珏快步行至另一侧车门,以绅士礼仪作请。众人目光不约而同朝那处望去,一个身穿湖绿色抹胸礼服裙的女子下车,裸色高跟拉长小腿比例,皮肤白皙胜雪,五官透着精致,仿佛蒙上一层淡淡瓷光。

“这就是绍婷小姐?挺漂亮啊,不像传言说的……”

“传言不可信,你今天才知道?”

“只能怪庞家那位老太太把人藏太好,完全朝大家闺秀的路子上奔,最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今儿倒是奇怪,居然带出来见人……”

“一家有女几家求,老太太估计舍不得。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别忘了,还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一说。”

“……”

“妈。”庞绍婷走到景岚身边,笑意从容。

“进去吧。”

“嗯。”

这时,一辆路虎停在酒店门前,本来这样的车型在豪车云集的现场已经相当低调,可坏就坏在挂的是军牌,还连号。

“二爷的车!”

放眼整个京都,排行第二,且被称呼一声“爷”的,除了那位不作他想。

景岚停下脚步,庞绍婷端庄敛眸,只是唇畔弧度却不自觉加深,颊边也隐隐透出粉红色泽。

众人还没等到车门打开,一辆宾利便尾随路虎而至,宋白率先下来,站定,整衣,然后以绅士礼向车内伸手。

“请吧,庞女士。”

庞佩珊搭着儿子的手下车,景岚朝二人走来:“佩珊,小白。”

“大嫂。”

“舅妈。”

庞绍婷也乖巧地叫声:“姑姑。”

“一起进去?”景岚提议。

“不了,”庞女士摆手,“我们等阿征一起。”

“正好,我也好久没见那孩子了。”

路虎车门打开,一截笔直的西装裤脚,然后是两条又长又直的腿,就连下车的动作也比其他人干脆利落。

系好外衣纽扣,关上车门,然后绕到另一边,打开,臂弯稍屈。

众人惊愣。

“啥意思?带女伴了?”

“不可能!他要带女伴,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球踢……”话一出口,那人就后悔了。

只见红色裙摆漾开,下一秒,身量高挑的女人下车,手以极其亲密的姿态缠住男人臂弯,一看便知关系匪浅。

两人相携并肩,款款而来,众人或惊或愣,皆难以置信。

“我没有眼花吧?”

“那女人是谁?二爷跟她什么关系?”

“有猫腻啊,我仿佛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稀罕!”

“……”

陆征代表的是整个陆家,在这样的正式的场合,他带一个女人出席,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是打算公开?”

“哪家千金这么好的福气?”这话说得挺酸,无疑出自某位豪门千金之口。

“快看!他们走过来了……”

男人挺拔硬朗,女人高挑精致,像极了一对神仙眷侣,远远看着便觉赏心悦目。

“怕吗?”陆征低声开口,似有笑意暗含其中。

“开什么玩笑?”谈熙莞尔,“我现在很好奇,如果有人认出我,你打算怎么做?”

陆征低笑。

谈熙撇嘴,还卖什么关子?矫情。

庞佩珊与宋白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景岚从谈熙下车那一刻起,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庞绍婷则咬了咬唇,敛眸的同时也按捺住其中翻涌的不甘。

“佩珊,这件事你知道吗?”

庞女士点头,神情坦然。

“那你还允许阿征带她来这种场合丢人现眼?”

宋白拧眉。

庞佩珊整了整披肩,笑意不改:“大嫂这话恕我不敢苟同。阿征交个女朋友,难道还不准他带出来参加宴会?”

“你明明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今天秦家人也在场,这不是闹笑话吗?”

“跟秦家有什么关系?”

景岚目光骤凛,权门阔太的气场不容小觑,可惜,施压的对象是庞佩珊,注定要铩羽而归。

论出身,寒门丫头和千金小姐根本没有可比性;论气度,庞佩珊那是打小培养出来的,浑然天成;论宠爱,老爷子、老太太喜欢女儿比儿子更甚,何况景岚还只是个没有血缘牵绊的儿媳妇。

无论哪方面,景岚都压不住这个小姑子,更别说拿捏。平时见着都得好言好语,刚才也是气急之下才会失了理智。

深呼吸,稳住情绪,“佩珊,妈应该把事情都跟你说了。那个女人叫谈熙,和秦天霖结婚不到一年。”

“哦?我怎么听说,她今年才二十?一年前,不过十九岁,没到法定婚龄啊?”

“那也是办了酒席,公开承认过身份的。婚礼那天,我们也在场,你忘了?”

“哟,我还真忘了。年纪一大,记性也跟着不好。”

“……”

宋白憋笑,心里默默给自家母上大人点赞——牛!

景岚有些生气,安抚性的拍拍养女手背,她和老太太想法一致,绍婷嫁给陆征才是最好的结果。

无论从亲缘,还是利益方面,都是最妥善不过的选择。这些年,陆征身边一直没有女人,她也就没提这事,想着总有水到渠成的一天。却怎么也没料到,会半路杀出个谈熙,搅乱一盘好棋!

“佩珊,你难道同意他们在一起?”景岚猜不准她的想法,索性直接问个明白。

庞绍婷眉眼微动。

宋白打量着不远处正与顾业寒暄的一对璧人,原来她穿红裙这么好看……

庞女士笑了,温雅大气,一派从容:“大嫂,我们无法左右阿征的想法,同意还是反对没有任何意义。”

景岚愣住,好像被人当头一棒,敲得头晕目眩,接着尴尬上脸,窘迫无以复加。

“妈?”庞绍婷突然开口。

景岚看着养女担忧的眼神,心绪复杂,她一个当舅妈的确实没什么话语权左右陆征的婚姻大事,可绍婷喜欢,老太太也见其成,她虽然没有插手的资格,却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

庞佩珊知道景岚的为人,也隐约能摸透她究竟什么想法,可以理解,却无法苟同。一个女人,尤其是她们这样的家庭,最忌讳的就是没有主见,被人牵着鼻子走。大嫂人不坏,可心太软,容易拎不清。

“绍婷很久没来宋家做客了,是嫌姑姑招待不周吗?”庞佩珊突然开口,阻止了庞绍婷继续扮柔弱、博同情。

这个侄女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明明一切都按大家闺秀的方向培养,却学了一身小门小户的做派。

“怎么会?姑姑对我……很好。”

“行,那就约个时间,咱们姑侄俩好好聊人生。”

目光闪了闪,庞绍婷诺诺应是。

“小白,我们也过去,顺便同你顾叔叔寒暄几句。”

“好嘞。”

母子两人离开,朝陆征和顾业的方向走去。

庞绍婷挽了景岚的手,笑意纯良:“妈,我们也去凑个热闹?”

“好。”

顾氏作为平津土地开发权的中标者之一,和陆氏的联系千丝万缕。某种程度上讲,甚至比秦家更为亲密,因为剥除了情分,只剩纯粹的利益,而这样的合作关系却比建立在“亲情”之上牢靠得多。

顾业年龄虚长,却不敢拿出对待小辈的姿态来应付陆征,而是将他当做同龄人,甚至竞争对手。

陆征不卑不亢,好像他本就该与顾业等量齐高。

谈熙就更不得了,即便与陆征这样强势的人站在一起,风头也丝毫不被压制,反而展露出自身独有的气韵。

众人不免将她高看几分。

顾怀琛站在父亲身后,笑着迎接其他来宾,手却不自觉轻颤。

“阿琛?你怎么满头虚汗?”顾怀珏皱眉。

“可能之前喝了点酒,风一吹,劲儿上来了。”

“要不要到房间休息?”

“没事,坚持得住。”

“嗯。”

这时,顾业朝两个儿子招手,“你们兄弟俩过来。这是老大顾怀珏,这是老三顾怀琛。”

“二爷,好久不见。”顾怀珏颔首致意。

顾业眼中闪过惊讶:“你们认识?”

陆征:“见过几次。”

顾业爽朗笑开:“正好,平津的土地开发事宜我准备让老大全权负责,你们认识,那就再好不过。以后,还请陆总多多关照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

“应该的。”

“这是我家老三……”

“我知道,顾怀琛,顾三少。”陆征打断顾业的话,似笑非笑。

“怎么,你和老三也认识?”顾业吃惊不小。

陆征没说话,目光晦暗,转头看了谈熙一眼,轻飘飘的,却意味深长。

谈熙挑眉,目光笔直地落在顾怀琛身上,他今天穿了一套白色西装,与自身干净温润的气质不谋而合。

果然,他适合白色,跟阿眠一样。

“这位小姐看上去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很普通的搭讪开场白,却因时间、场合不对,显得突兀且怪异。

此话一出,周围瞬间安静,顾业和顾怀珏也都愣住。

谈熙面无表情,眼神凉淡。

陆征未曾言语,冷眼直视顾怀琛,后者竟也不闪不避。

四目相对,火光迸溅。

诡异的气氛以两人为中心,向周围蔓延,吸引了不少探究打量的目光。

庞佩珊走到一半停下,“怎么回事?”

宋白摇头,“按理说,征哥跟顾老三不该有什么私怨……”可为毛两人眼睛都瞪红了,分分钟大打出手的节奏?

“你别去,先看看再说。”庞女士扯住儿子。

“万一打起来咋办?”

“反正受伤的不会是阿征。”

“……”妈,你这么**,我爸知道吗?

景岚和庞绍婷也赶过来,见状,面面相觑。

“这位小姐看上去确实很眼熟,我想想……姓谈对吗?”

“没错,我是姓谈,”她上前一步,“三少有何指教?”

顾怀琛收回与陆征对视的目光,转而落到谈熙身上,黑色瞳孔似化不开的浓墨,复杂纠葛,情绪翻涌。

最终,他轻笑:“指教谈不上,就是有些疑问。”

“需要我负责解答吗?”

“你叫谈熙?”

“没错。”

“你跟陆总什么关系?”

谈熙正欲开口,被陆征抢先一步,“以结婚为前提的男女朋友。”

顾怀琛愕然,谈熙惊怔,其他人则一脸懵逼。

“需要我再说一遍吗?”只有陆征,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题外话------

今晚十点半以前有二更,么么哒!如无意外,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会更两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