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当场对峙,啪啪打脸(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结婚为前提的男女朋友?!

一石激起千层浪。《〈《

猜测得到当事人亲口证实,大家都不淡定了。要知道,陆征背后站着陆家,还靠着庞家,一个是金钱之最,一个是权力巅峰,嫁给陆征就意味着同时拥有了钱和权。

当年,这位爷从部队退下来,接手陆氏的时候,多少豪门千金趋之若鹜,就没一个成功的。如今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截胡?WTF!

谈熙内心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般平静,以结婚为前提吗?

“诶,你征哥帅不?”庞女士抬头挺胸,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宋白点头。

“说人话。”

“……帅。”

“你也学着点,别老去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在适当的年纪好好谈一场恋爱,不求轰轰烈烈,好歹刻骨铭心,知道了吗?”

小白同志认真地喝下这碗鸡汤,“妈,你就不担心谈熙是个坏女人?”

“我相信阿征的眼光。”

“……”

“再说,这世上哪有绝对的好和坏?一个女人,只要底子不差,慢慢培养总会宜室宜家。”

“……受教了。”

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宋白撇嘴,纵然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承认世上只有他征哥才配得上谈熙这样有趣的女人。

易地而处,他自问做不到陆征那一步:冒天下之大不韪,即便与全世界为敌,也要给她最好的一切,身份,地位,名声……

所以,他只能投降,因为争不过,抢不过,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

啪——

一记响拍,宋白脑门儿遭殃:“妈!你干哈呢?!疼啊……”

“你那什么眼神儿?羡慕?嫉妒?恨?”

宋白揉揉被拍的地方,舌头顶着后槽牙,别说他还真嫉妒了,心里咕噜噜冒酸泡儿。

“想要就赶紧找一个,别学你亲哥,这么大年纪了还单着。”

“你当上街挑大白菜呢?再说,我哥现在单着,可以前双啊!俗话说得好,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

啪——

“妈,你偷袭?!”小白同志怒目。

“你是我生的,拍拍怎么了?你小时候我还打你屁股呢!别跟我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你哥那叫‘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我警告你宋白,别有样学样,当心我打断你丫狗腿!”

“……”亲妈诶,您可真是亲妈!

母子俩说话的当下,众人也在议论纷纷,这到底闹的是哪出?怎们顾三少一句“似曾相识”就激得陆征强势反击?

莫非……这三人之间有什么猫腻不成?

短短几分钟,大伙儿就脑补了一场两男一女的“三角恋”大戏:二爷强势夺爱,拆散了顾谈P,结果日久生情,谈熙慢慢爱上霸道总裁配置的二爷,与之前温润痴情的男二分道扬镳……

“嘶……我怎么觉得女主角好像在哪儿见过?”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印象,到底在哪儿呢……”

顾怀琛笑了,神情依旧温润,目光却透出一股冰冷,像冰川上空高高悬挂的金色太阳,明明很灿烂却无法让人感受到温暖。

“最后一个问题,”他直视谈熙,“你跟秦家,或者说秦天霖有什么关系?!”

谈熙淡淡回视,唇畔漾开清雅的笑意,灯光映照下,红裙娇娆,妩媚近妖。

“没关系。”她说。

红色的唇,一字一顿,清晰无比,也震撼无匹。

“顾三少,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男人眼里闪过一抹残酷,即便如此狰狞的神情流露在他眼里也只是微微凉凉,浅浅微波:“谈熙,你撒谎。”

陆征面无表情地看他,眼底已涌现出肃杀的暗沉与冷芒,宛若锋利尖刀。

顾怀珏见势不妙,上前一步,却被顾业抬手拦下:“别去,让阿琛自己解决。”

“可是爸……”

“你能护他一时,护得住他一世吗?有些傻,必须犯过才会学聪明。”

顾怀珏目露担忧,却不再冲动上前。

顾业表面平静,可心里是何等惊涛骇浪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你是秦天霖的妻子,秦家的二儿媳妇!”全场死寂,目瞪口呆,只有顾怀琛一个人笑得自嘲且讽刺,隐约带着解脱的神情。好像憋在心里的话和一直想做的事终于在今天说了、做了。

“我想起来了!大半年前,秦家婚宴我见过新娘的样子,就是这张脸!”虽然谈熙为了搭配这身红裙化了浓妆,可那两道英气的剑眉却极有特征,让人过目难忘。

“还有上次秦氏周年酒会上,我也见过……”

“难怪觉得眼熟。”

“对了,秦二少的老婆也叫Tn这个名字,是吧?”

“还真是……”婚宴请帖是用英写的,只有发音,不见字形。

“天哪!如果真是那个Tn那她和陆征的关系……”

众人细思极恐:“这岂不是……”

“**”两个字堵在喉咙,那人立马收声。

庞佩珊手上用力,目光沉凛,宋白忍住哀嚎,面孔扭曲:亲妈,你揪的是我的肉啊!

景岚面色苍白,完了,事情被捅出来,庞家的面子、里子丢得七零八落,“绍婷,怎、怎么会闹成这样?”

“妈,不会有事的,您放心。”

女儿的安慰给了她信心,可忧虑却挥之不去,“现在怎么办?再闹下去,肯定会人尽皆知,到时你爷爷奶奶肯定会生气……”

“没那么严重,您别自己吓自己。阿征一定有办法解决的。”这话连她自己都不信。

解决?

怎么解决?

承认这个女人的身份,就等于承认了“**”。

否认和谈熙的关系,那就否定了之前“男女朋友”的说法,啪啪打脸。

无论进或退,都是绝路。

庞绍婷抿了抿唇,借此掩饰唇边上扬的笑弧。果然,秀恩爱,死得快。

不被祝福的婚姻将成为两个人一生的枷锁和噩梦。纵然陆征天纵奇才,走到这一步,已经被逼入死角,插翅难逃!

到最后,还不是要她出面才能保全庞陆两家的名声?介时,她定然不会轻易松口……

庞绍婷想了很多,也很长运,甚至连条件和要求都想好了。

只可惜,白日梦虽美,可那也只是个梦,注定无法成为现实。

“三少确定不是认错人?”谈熙轻笑,没有丝毫处在风口浪尖的觉悟,面色平静,姿态悠闲。

再看陆征,淡定如故,没有被拆穿的心虚,也没有做错事的难堪与逃避。

“不会真认错了吧?”

“是啊!二爷是何等人物,怎么会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朋友妻尚且不可欺,又怎么会觊觎外甥的媳妇?”

“我看谈小姐年纪轻轻,还没到法定婚龄吧?”

“三少,你再仔细辨认辨认?别搞成大乌龙,让大家跟着提心吊胆。”

“……”

风向突然之间就变了,实在是当事人太过坦然。

天知道,谈熙此刻有多忐忑。她偷瞄陆征,嚯,那厮根本没装,他是真的很坦然,好像真的是顾怀琛认错人。

脸皮够厚的。

察觉到她的注视,陆征看过来,眼中竟溢出几分温柔的笑意,谈熙一颗少女心立马酥成麻花。

原来,陆征也有不要脸的时候?

是为了她……真好。

顾怀琛听完大家的议论,神态从容,“秦家今天也来人了,不如让他们辨认?”

“对啊!刚才还看到秦天霖,赶紧把他叫出来问问,这是不是他老婆!”

“来了来了……”

秦晋辉挽着陆卉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秦天奇岑云儿夫妻,而秦天霖正主却不见人影。

“秦董,你家老二呢?”

“他在里面多喝了几杯,我让他妹妹扶他上楼休息了。”

“这样啊……那你来看看,陆总身边这位小姐是不是你二儿媳妇?”

顾怀琛下意识拧眉。

有人跳出来说,必须让秦天霖当场辨认才可信。

但很快他的提议就被否掉,“都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公公婆婆能把儿媳妇认错?秦二少既然上楼休息,说不定是喝醉了,恐怕逮着个人就能喊老婆,岂不是更加不可信?”

“说得有道理!既然人来了,那就赶紧看看,大家还等着入席,别坏了顾董的寿宴才是。”

“赶紧认吧!这事儿闹得确实有些荒唐……”

众人也觉得来这么一出挺没意思的。

顾怀琛率先发难,可当事人压根儿就没把他放眼里,至今坦然得很,若真查出是个乌龙,那不是愚弄大家,拿人当猴耍嘛?

“秦董,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顾怀琛看着秦晋辉,“这位谈小姐是不是你的二儿媳妇?”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秦晋辉缓缓摇头,“不是。”

顾怀琛面色微变,全场唏嘘不已。

否认了?!

“一场闹剧,简直荒唐!”

“我就说,二爷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做出乱……的事!”

“信誓旦旦站出来,现在啪啪打脸,顾家这是要唱大戏给咱们看?”

“……”

顾怀琛无视周围难听的议论,紧盯秦晋辉:“你真的确定她不是?!”

“当然。我还没老眼昏花到认错自己的儿媳妇!”

“好,那我问你,秦天霖的妻子叫什么?”

“谈,‘怜惜’的‘惜’。”

顾怀琛彻底愣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