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谈小姐是傻白甜的圣母吗?/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女孩儿远去的背影,顾怀琛收回目光,低头苦笑——小-说——

“哥,我好像弄巧成拙了。”

顾怀珏拍拍他肩膀,“你不说,她也知道。”聪明的姑娘,难怪让他眼高于顶的弟弟魂牵梦萦。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本来打算抹黑陆征,可事到临头我突然不确定了。直觉告诉我,如果她知道陆征使的那些手段,不仅不会怪他,反而会更爱他。”

顾怀珏气笑了:“阿琛,在你眼里谈小姐是那种……嗯……傻白甜的圣母吗?”

“哥?”

“陆征做的这一切,包括威胁秦家,打压顾家,都是为了今天,为了谈熙,你觉得她知道以后会怪陆征心狠手辣?这是多蠢的女人才会做出来的事?你呀,当局者迷,女人在乎的是男人能为自己做到哪一步,而不是这个人的道德底线有多高。若为卿故,即便杀人放火,也会令她们心软,甚至更爱。”

顾怀珏叹了口,“你或许会觉得这些女人的思维不可理解,甚至荒唐可笑,但事实如此。她们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纳爱人,即便别人说再多不好,她们的心里那个人也是好的。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爱意足够,信任足够,并且拥有一颗强大而坚韧的内心。”

顾怀琛一时怔愣。

爱意?信任?强大而坚韧的内心?

为什么偏偏是陆征?

“我知道,你不甘心,可那个人是陆征,你输得并不冤枉。”顾怀珏心里清楚,他这个傻弟弟钻牛角尖了,被挟困于方寸之地,连目光也变得短浅。

“天底下,不是只有谈熙一个女人,你或许不会遇到比她更好的、更让你心动的,但一定会遇到一个像她爱陆征那样爱你的。进一步,悬崖峭壁;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不想看到你因为一时冲动,做出追悔莫及的事。”

“哥,陆征也是人,难道他就无法撼动?”

顾怀珏面色剧变,“我警告你,必须马上打消这个念头!庞陆两家屹立至今,他们不倒,陆征就不会倒,即便哪天这两家倒了,陆征也必定安然无恙。”

“你和爸已经把他神化了!”

“顾怀琛,你的脑子呢?!如果他只是个背靠大树的富二代、官三代,没有点真本事,你觉得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能让庞陆两家心甘情愿替他保驾护航?”能让谈熙青眼相看?

最后一句他忍住了,不想再火上浇油,打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阿琛,你应该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家庭,若想长盛不衰,世代繁衍,血缘亲疏根本不重要,只有实力才是立足的资本。”

“哥,”顾怀琛突然抬眼,“你也看过谈熙的调查资料,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句话?”

顾怀珏眉眼冷沉,“你在怪我,是吗?”

“……”

“好,既然你问,我也不妨告诉你。不站出来是因为我知道,陆征既然敢把谈熙带来,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有能力去应对任何突发状况。阿琛,认输并不丢脸。”

“哥,我真的输了吗?”惨白的月光映衬着男人悲怆的神情,目光涣散,似蒙上雾气的琉璃,不再清澈。

“不,你至少收获了一样。”

“什么?”

“谈熙的感激。”

“感激我?她怎么会……”

“是你让她看清了陆征的爱,也让她更加明白自己的心。客观来讲,是你的当场拆穿给陆征搭好戏台,这场戏才能按计划唱下去。更何况是在父亲的五十寿宴上,他们总归欠了顾家的情。”

“呵呵……”顾怀琛笑得自嘲又讽刺,“我能得的也只有这些了……”

谈熙回到宴会厅,席面已经散了,秦晋辉一家不见踪影,只有陆征和庞佩珊在说话,宋白在隔壁桌跟人拼酒划拳。

“……你真的确定是她?”

“嗯。”

“我管不住你,也没资格管你,从小到大都是你自己拿主意,我这个当小姨的也没能帮到什么,如今婚姻大事也由你自己说了算,我没意见,但还是要多嘴提醒你一句,伴侣是要陪伴你走过后半生的人,我希望你能慎重。”

“我知道。”

“那就好……”

“陆征,我回来了。”谈熙走到他身边坐下,假装没有看到庞女士眼角的泪渍。

“这么久?”拧眉,沉声,严肃得像训练新兵。

连庞佩珊都觉得外甥反应太过,可谈熙却神情不变,好似习以为常,“出去透透气不行啊?”

大掌抓过她的手,不出意外凉得像冰块,“又欠收拾了?”手上力道却捂紧了几分。

谈熙撇嘴,看在今晚表现不错的份上,就不怼回去了,给你留点面子!

庞佩珊将二人互动看在眼里,满意更甚。

那种甜蜜温暖的气氛可不是装出来的,连她这个年龄的人看了心里都止不住冒粉红泡泡,真是好大一盆狗粮……

再看看谈熙,小姑娘身材纤长,尤其是一双手生得极美,一看就是个蕙质兰心的丫头,虽然胸小了点,但还有发展空间。再瞅瞅这脸蛋,下巴尖尖,鼻梁秀挺,尤其是两道英气的眉毛,平添从容。

无论从外貌,还是气质都不比庞绍婷差,甚至有超越的趋势。

就是不知道出身如何……

“你姓谈,那京都谈氏跟你……”

“我爸妈去世之后,谈氏就交给我二叔二婶打理了。”谈熙说得很平静,反正谈氏她迟早都是要拿回来的,没什么好伤怀。

可这副模样落在庞女士眼里更像故作坚强,唉,跟阿征一样,都是可怜的孩子……

当即,好感倍增,怜惜更甚,直接拉过谈熙的手,轻轻拍着:“好孩子,以后让阿征带你上小姨家做客,我们全家都欢迎你。”

呃……

谈熙不知道她哪来的热情,不过既然对方释放出善意的讯号,陆征看上去又对这个小姨十分尊敬,她也就顺杆爬,不推辞啦!

“谢谢小姨!”眉眼弯弯,笑靥如花。

这一招果然好使,顿时就把庞女士心中浓烈的母爱勾起来了,青青小时候也笑这么甜来着,像个糯米团子,真真儿是贴心小棉袄。

“开心果好吃吗?”

“好吃。”

“明天我让小白给你们送公寓去,家里还有好几袋,都是人家提前拜年给送过来的。”

“这怎么好意思……”其实,她很想要,因为确实好吃嘛~

“跟小姨还客气什么?就这么定了,明天我让小白送去。”

谈熙在心里默默比了个“YE”,她实在太喜欢这御姐范儿了,说一不二,杠杠的!

正跟人划拳的宋白还不知道他已经被自家老妈给卖了,当苦力的命哟~

“我看你很小,几岁了?”庞女士态度和蔼,声音轻柔得很,生怕吓到这甜甜爱笑的小姑娘。

谈熙略微犯窘,什么叫“我看你很小”?她哪里小了嘛,明明已经大了不少……

“几岁了”这种问题不是应该问幼儿园小朋友的吗?为啥要拿来问她啊……

内心在咆哮,面上却十分平静乖巧,“我今年二十。”

“啊?这么年轻?”庞女士责怪地看了陆征一眼,意思是,你也下得去口?

陆征直接无视。

他的小东西很好,在慢慢进步……

这种感觉就像亲手养大了一个女儿,咳咳……还真是挺重口的。

“那还在读书吧?”庞女士继续查户口。

“津市T大。”

“什么系的?”

“美术系。”

“难怪手长得这么好看。”

谈熙俏皮地吐吐舌头:“看上去而已,其实每个指腹上都有茧子,摸上去硬硬的。”

“是吗?”

谈熙自觉地把手伸过去:“不信您摸摸?”

庞女士还真摸了摸,皮肤细腻,所以指腹的薄茧才尤为突出,“学美术好,有气质。”

她就说这姑娘一身气度,不似平常人,原来还是个艺术家。

反正就是越看越满意。

临走之前,客人按惯例应向主人辞行。庞佩珊同黎晔寒暄几后便领着脚底打滑的宋白走人。

“顾董,时间不早,我们告辞了。”

陆征虽不喜应酬,但这样的场面话他还是说得很漂亮。

“今天多谢陆总赏脸,招待不周。之前,是小二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他得罪的不是我。”

顾业咬牙,冷静下来一想他就知道阿琛是中了陆征的套,可事已至此,除了隐忍不发他也没有别的办法,还得做这些表面功夫,想想真是憋屈!

他甚至怀疑,前段时间,顾氏遭受融资危机而不得不选择与陆氏合作开发平津商业城是眼前这位的手笔。

这下,他连撂个脸子,替儿子出口气的事情都没办法做。

只可惜,陆征做事滴水不漏,他让人调查了很久,一直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

“对了,之前还说改天抽个时间请秦董一家和你们二位一起吃个饭,就当我顾某人赔罪,顺便叫上那位‘谈惜’小姐,也好对比对比二位究竟有多像,免得阿琛再把人认错。”

陆征神情未变,眼神淡漠如故,“也好,有些东西眼见为实才比较放心。”

“那就请陆总一定赏脸,还有谈小姐。”顾业笑意沉沉。

“没问题。”

------题外话------

这是昨天二更二更哦,今天还有两更!争取在晚上十点半之前搞定哈,免得大家空等一场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