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酒店,陆征开车回蓬莱。喜欢网就上L。

谈熙是在男人怀里被颠醒的,“唔?我睡着了?”

叮——

电梯门打开,陆征抱她出去,“左边裤兜里的钥匙,拿出来。”

“哦。”谈熙伸手去摸,由于视线受阻,只能全凭感觉,突然动作一顿。

“你往哪儿摸?!”陆征咬牙切齿,传递出隐忍的意味。

谈熙抬头,便见男人刚毅冷峻的侧脸,轮廓深邃,依稀可辨紧咬的腮帮肌肉,禁欲气息扑面而来,顿时撩得她心痒难耐。

忍不住,又状若无意地扫过,男人全身僵硬,呼吸也变得急促。

“别、闹!”

谈熙咬唇,“好想看你双腿打颤的样子……”明眸含春,流光溢彩。

“是吗?”阴暗低沉,若仔细分辨还能听出一丝严酷和肃杀。

女孩儿娇笑,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走廊,宛若玉盘掷珠,撩动心扉。

“拿钥匙。”

“我不~”娇娇糯糯,像小虫子顺着耳朵爬到心尖儿上,又麻又痒。

“你等着……”陆征单手把她托住,另一只手去摸钥匙。

啪嗒——

伴随锁芯转动的脆响,门应声而开。

陆征抱着她,大步而入,谈熙顺手关了门,眨眼间已经被扔到卧室床上。

双手并用爬起来,伸脚抵在男人胸口,借此阻止他欺身压近的动作,谈熙掩唇娇笑,眼波流转间媚态横生:“干嘛?”

“你。”

“一点都不矜持。”伸手,戳他胸口。

“那是你们女人的事。”

“女人怎么了?”

“乖,躺下。”

“可我累了呀,”谈熙打呵欠,昏昏欲睡:“困。”

“不用你动。”

“哦~原来你喜欢这样,太重口了。”

二爷面色一黑,“闭嘴!火是你撩起来的,给老子灭了再说。”

谈熙微愣,陆征爆粗口?

见鬼!

下一秒,“唔……”

陆征冷笑,“受着!”

“混蛋!”居然搞偷袭。

月上中天,被浪渐歇。

陆征打开床头灯,捡起地上的外套往衣兜里摸,很快,掏出烟盒、打火机。

点上,深吸,缓吐,惬意地半眯双眼,像只吃饱喝足的憨熊。

这时,一只雪白的手臂伸过来,将男人夹在指缝间的香烟抽走,谈熙半倚床头,往自己嘴里喂一口,居然被呛到了!

“咳咳……”有段时间没碰这东西,没想到偶一接触竟这么大反应!

“该!”

“都怪你。”非让戒烟,这回糗大了。

“就你喜欢作。”

“我就作了,你拿我咋整?”

陆征把烟夺回来,狠吸几口之后,碾灭,被子拉过头顶,往谈熙脑袋一罩。

眼前骤然变暗,谈熙懵一脸:“神经病啊你!”

“再来。”

“你……”老混蛋!

第二天,谈熙睡到十点,陆征已经去公司。

走的时候还非逼着她选领带,谈熙那个时候正困觉,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歪歪扭扭就要倒回去继续睡,结果男人一句:“要么选,要么做。”立马吓跑了瞌睡虫,倍儿精神。

果然,撩汉是个体力活,不仅要灭晚上的火,还有早上的火。谈熙觉得,她快成消防队员了……

终于把那位大爷送去上班,回笼觉睡得正香,结果门铃又响了。

“谁啊——”鲤鱼打挺坐起来,烦躁地抓了把头发,谈熙扯过睡衣披上,又把带子系好,下床的时候瞥了眼墙上挂钟,已经十点半了。

门打开,宋白那张跟花美男同款的小俊脸出现在眼前,谈熙挑眉,抬手把住门框,“你来干啥?”

宋白一脸暴躁,踢了踢脚边纸箱,“喏,开心果,我妈送你的。”

谈熙两眼放光,赶紧给他让路:“搬进来搬进来。”

“……”小爷我当了快递,还得当一回搬运工?

宋白把箱子放下的时候,谈熙端着水杯从厨房出来:“白的,不用谢。”

“你就这么招待我?”

“里面有瓶醋,喝吗?”

“……白开水就挺好的。”

“是嘛?”

“千真万确。”

“那就好,慢慢喝,小心烫嘴。”

“乌鸦嘴。”小白同志咬牙,下一秒,“靠!”

“看吧,都让你小心点了,还被烫着,蠢不蠢啊?”

“你咒我!”

“哟,这还算我头上?”

“当然。”

“小白白,你皮痒欠松了是吧?”

宋白跳开三步远,伸手护在胸前:“你、别乱来!”

谈熙嘴角抽搐,说得好像她要强抢良家妇女一样。

“诶,妞儿,你成热议对象了。”宋白坐到沙发上,一边讲话,一边朝杯子里吹气:“怎么还不凉快……”

“意料之中。”昨晚那些人个个都是人精。

“你好像很坦然嘛?”

“不然我能咋地?缩进壳里不见人,还是应该欣喜若狂,受宠若惊?”

“其实,这样也好。你跟征哥这事儿,拖得越久,夜长梦多,现在挑明了反倒轻松,这还得谢谢顾老三的推波助澜。对了,你跟他是不是……”

谈熙眯眼。

宋白噤声。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别瞎猜。”

“征哥知道吗?”

点头,还被拍了纪念照。

“啧,你们这事儿吧……真狗血。”

“你丫说什么呢!”谈熙一个爆栗赏过去。

“嘶……轻点!敲笨了怎么办?妞儿,要说你跟顾三之间没什么,杀了我也不信。”

谈熙挑眉。

“你也别瞒我。顾三那种谦谦君子,平时最在意的就是风度,人熏陶那是打小的基本功。若非逼急了,怎么可能在寿宴那种场合当众发难?”

谈熙不置可否。

宋白心里猫挠似的,“就说一下嘛!一丢丢?”他比出指甲盖大小。

“八卦!”谈熙白眼儿。

“得!现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确定你们关系匪浅。”

任凭他如何死缠烂打,谈熙就不松口,最后宋白气急之下,“我问征哥!”

“你想讨削的话,尽管去。”谈熙抿了口白开水,笑容冷沉。

宋白蔫了,“算你狠!”

“这个话题跳过,说说那些人都怎么议论我的?”谈熙一脸好奇。

宋白清了清嗓,原话复述——

“谈熙我知道啊!谈家大小姐嘛,死了爹妈,公司把持在二叔二婶手里,怪可怜的。”

“跟秦家二媳妇有什么关系吗?都姓谈,名字也差不多。”

“那个叫‘谈惜’!听说是谈家远房亲戚,没什么背景,小门小户出来的,听说和秦天霖是自由恋爱,当初费了好一番劲儿才得以修成正果。”

“可我怎么听说这两口子关系不好?前不久还传出‘家暴’丑闻的咧!”

“那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两口子玩**太过火?你别笑!我还真听说秦二少有那方面的嗜好,抖听说过没有?我侄子跟几个发小去夜店hgh,不小心走错包厢,看见秦天霖拿马鞭抽小姐呢……”

“这些富二代惯会玩。咱们圈子里也就陆二是股清流,现在成人家的了。”

“听你这意思还不服气?”

“谈家小门小户,更何况是死了爹妈的落难千金,怎么就入了二爷的眼?莫非……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谈熙抱腿蜷在沙发上,一边剥开心果,一边听宋白学长舌妇,笑得前俯后仰。

“你打哪儿听来的?钻狗洞,还是扒墙角?”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宋白从她手里抢了一把过去,咔哒咔哒地剥完,嚼得嘎嘣脆,“先给小爷倒杯水,我再接着说。”

“行,你是爷,我给你倒啊!”谈熙拍了拍手,拿上杯子往厨房走,回来的时候空杯注了八分满,杯口还缭绕着雾气。

“喏。”

宋白跷着二郎腿,“喂。”

“我警告你,别得寸进尺!”

“切,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我不信你没这样喂过人。”

“啥意思?”

宋白一脸“别给我装”的欠揍样儿:“我征哥那什么……没少这样的待遇吧?”酸溜溜。

“哦,他啊,我直接一杯子扣过去。”

“……”靠!太悍了。

“说吧,你怎么听到那些话?不会随口胡诌的吧?”

“今天一大早,那什么夫人太太的,组队往我家来,跟我妈打听你呢。”

“打听我?”

“是啊,总得知道是哪路妖怪叼走了唐僧肉吧?”

谈熙一记飞毛腿,宋白哀嚎。

“不过妞儿啊,我也很好奇,你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竟然把我征哥这样的禁欲系冰山给勾到手?”

“想知道?”谈熙挑眉。

“嗯啊!”

“秘密。”

“……”

“今晚周奕和杨绪过来,一起吃个饭?”

“谁请?”

“当然是小爷我。”

“去。”

“……呵呵。”

宋白回家,正赶上午饭,换鞋的时候菜香饭香一个劲儿往鼻孔钻:“姐,给我盛一碗!”

“臭小子还使唤起我了?一边儿去。”

“青青,给他装一碗。”庞女士发话。

“哦。”

宋白嘚瑟,“还是母上大人好。”

“看在你替我跑腿的份上,就勉强赏口饭吃喽。”

“……”

“熙熙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宋白抱着饭碗,一脸懵逼。

庞女士面色骤沉。

“哦!她说开心果很好吃,让我谢谢您!”

“还有呢?你有没有把早上那些人说的话讲给她听?”

“讲了。”

“什么反应?”

宋白夹了块排骨塞嘴里:“她当笑话来听,还挺呵。”

“处变不惊,气度沉稳,阿征挑媳妇儿的眼光真是没得说!”

老太太闻言,目露惊奇,儿媳平时很少夸人,“被你们说得心痒痒,等找个时间请来家里做客,也让我开开眼。”

“已经就说好了,有机会的。”

“我也好奇。”宋青昨天没去,心里正遗憾,很难想象她征哥那种大冰块也有当众秀恩爱、撒狗粮的一天。

稀奇!

宋白专心刨饭,他跟谈熙约今晚来着,随时见面,分分钟满足好奇心。

“白白,你跟谈熙之前认识?”

“噗!咳咳……”喷饭加呛咳。

“哟,你慢点,这么多菜没人跟你抢。”老太太心疼小孙子,赶紧替他顺气。

庞女士觉出不对,眯了眯眼:“敢情你们还真认识。”

“……”

宋青皱眉,突然想起那位“汤圆小姐”,不会这么巧吧……

宋白被老妈瞪,这会儿还要被姐瞪,求救的目光投向正对面的大哥。宋子轻咳两声,“妈,先吃饭,菜要凉了。”

“别想转移注意!”

“昨天那样的场合,陆征既然带谈熙一起,就是奔着公开去的,想来两人交往应该有一段时间。宋白一向跟他征哥关系好,又经常出入陆氏和一些娱场所,见过谈熙也不奇怪。”

“嗯,哥说得有道理。”宋青点头,无论逻辑,还是推理都没问题。

“是吗,白白?”庞女士转头看他。

宋白忙不迭点头,“我第一次见谈熙,征哥也在场。”还险些把他给揍了,至于原因嘛,咳咳……

往事不堪回首。

其实,宋白有时候会想,如果他再狠一点,当初就顺水推舟把谈熙扑倒,结果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但也只能想想罢了,那估计又是另一个故事。

宋子见庞女士还在怀疑,叹了口气:“别说小白,连我也见过谈熙,这有什么好惊奇的?”

“你?”

宋白也犯讷:“哥,你没开玩笑吧?”

“之前,我陪领导去津市考察,正好遇到一年一度的中西交流画展,谈熙作为T大志愿者陪同随行,相当于临时讲解员。”

“没错,那丫头就是T大美术系的学生。”庞女士两眼放光,“这么说来,她跟咱们家倒是有缘!”

老太太点头,“确实有缘。”

“阿,你再把当天的情形讲具体一些。”

“妈,您先吃饭。”

“你讲,我边听边吃。”

宋子有种挠地的冲动:“这都好几个月了,我怎么还记得清?”

“那就拣你记得的说。”

得!这还不依不饶了。

“哥,你就说说呗,妈正在兴头上,你要不说,她能念叨一下午。咳咳……那个,我也想听嘛。”

就连一直没开口的宋老爷子和宋爸都竖起耳朵,准备听故事。

宋子给了宋白一个警告加责怪的眼神后,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那天下午,我和考察团里的另一个成员去了展览中心,负责接待的人里就有谈熙,她应该是在场所有人里年龄最小的,也是唯一一个看见领导还能咧嘴大笑的学生……”

庞女士点头,表示赞同,谈熙身上有种不偏不倚的气质,无论遇到多大的事,她总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一步步脚踏实地走下去。年纪轻轻,便如此沉稳坚定,只怕她也要甘拜下风。想当年,她二十岁的时候根本什么都不懂,活脱脱一天真娇气的大小姐,冲动起来什么傻事都做过。

“哥,你继续啊!”宋青催促。

宋子喝了口汤,“我当时觉得这女孩儿挺有意思,就随手指了一幅抽象派的油画问她什么寓意,你们猜猜她怎么说?”

庞女士:“一语中的?”

宋青摇头:“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小白,你觉得呢?”

“如果她知道那幅画的寓意,肯定会卖关子,吊大家胃口;如果不知道,也会说服大家相信她知道!”

宋子深深看了他一眼,宋白略懵。

“没错。她当时根本就不知道那幅画什么意思,可她却说画展的目的就是让人先看而后思,对于一幅画的理解,最好途径不是听人讲解,而应该自己看,自己品。”

“我知道,可我不说,偏要让你猜?”宋青挑眉,顿觉好笑。

“她哪里是知道不说,她是根本不知道,在一本正经地胡诌,又把皮球给我踢回来了。”

“哈哈……”宋爸笑出声:“这女娃还有点意思!”

老爷子难得开口:“是个机灵的孩子。”

饭后,宋子出发去市政府,老爷子由警卫员护送回了办公地,老太太上楼睡午觉,庞女士看了会儿电视就撑不住了,逮着宋爸回房小憩。

宋青穿戴整齐准备出门,路过宋白房间,脚步一顿,想了想,敲门。

“进来!”

她拧开门把,臭小子正趴床上玩游戏,“看样子,心情不错嘛?”

“一般一般。”

“你上次说的那个女孩儿是谈熙吧?”

宋白动作僵硬,缓缓抬眼:“姐,你犯什么傻呢?”

“从你刚才的反应,我已经知道了答案。”

宋白坐起来,敛了笑,正眼看她:“你先把门关上。”

“K。”宋青依言而行,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坐啊。”

“是她对吗?”

“……嗯。”

“上回,那酒酿汤圆也是她送的?”

“哦。”

宋青皱眉,目光如炬:“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有没有开始过?”

“我也想有。”小白同志撇嘴,看上去颇为遗憾。

那就是没有了,宋青蓦地松了口气。

“姐,你怎么看上去比我还紧张?”

“滚犊子!我那是担心陆征找你麻烦,顾怀琛就是个血淋淋的教训。”

“不至于吧……”

“呵,陆征的心思有多深,我姑且不做评论,单就他如今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分分钟能把你碾成渣渣。”

“那是咱哥,有你这么黑人家的吗?”

“我警告你,别去招惹谈熙,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听见没有?!”

宋白心下一暖,他知道,宋青这是担心自己:“姐,你真的想多了,我承认,对谈熙是有那么丢丢感觉,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她是征哥的女朋友,我争不过抢不过,只能转变思路,当不成恋人当朋友喽。”

“你没骗我?”

宋白无语。

“说话呀你!”她真怕这傻弟弟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蠢事。

“别拿我当失恋儿童对待,K?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欣赏谈熙身上那股洒脱劲儿,还有无法无天的肆意嚣张,总觉得见到了同类就想亲近,也不知道这样的感情能不能叫喜欢?”宋白摇头,兀自低笑,“现在也挺好,我拿她当哥们儿,她看我是姐们儿,吃喝玩,嘻嘻哈哈。”

宋青盯着他看了不下十秒,收回目光的同时也放了心。

“其实,你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对双方都好,也不会有压力。借一句装逼的话,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吧。”

宋白嘿嘿一笑:“听你这么说,我好像有当男闺蜜的潜质诶。”

“是了是了,居委会大妈的工作最适合你。”宋青翻白眼。

“……”靠!还能不能愉快聊天了?

“你跟谈熙这事儿别让妈知道,免得她多想。”

“啧,说得我像作奸犯科、偷鸡摸狗似的。”

“行了,不跟你贫,我手头还有案子,记住我的话,别去招惹陆征。”

起初宋白还嬉皮笑脸,可是很快便察觉到宋青语气不对。

“你有事瞒我。”

目光微闪:“别瞎说,先走了……”

“姐,你等等。”宋白起身,挡在她面前,面容冷肃,目光灼灼:“你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

“……”

“这段时间你老是神神秘秘,我问过刘检,他说你们最近在忙大案子,具体怎么个情况却半点不肯透露。你几次三番提醒我不要惹征哥,是不是……跟他有关?”

“别乱猜。”

宋白一颗心沉到谷底。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