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囚徒困境(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近,宋青的确很忙——小-说——检察院内部秘密组建了一个调查小组,因为涉及某些官员,所以她这个自侦部门的骨干人员也被吸纳其中。

随着调查深入,牵扯其中的人也越来越多,囊括政、商两届,甚至还掺杂了国内外黑帮势力。

“这和征哥有什么关系?”宋白听得糊里糊涂。

“具体情况我不便透露,但这事的确和陆征有关。”

“你确定?”

“没有。”如果确定,那陆征现在就该监狱有请了。

宋白皱眉,“会不会是你们调查程序出了问题?征哥从部队退下来,就一心一意打理陆氏,他怎么可能跟政界有牵扯?你说军方还比较可信。至于,黑势力,他一个根正苗红的三代,怎么可能?”

宋青叹息:“我知道你一直很崇拜他,但也不能盲目轻信。事实胜于雄辩,证据说明一切。”

“有时候,所谓的‘证据’也可能是冤案的推手。”

“你怎么敢质疑司法的公正?!”

“我从不质疑死的东西,只怀疑活着的人!”法律、信条、规则,都是死的,却理性公正,反而是活着的人诡变、狡诈、贪婪,防不胜防。

“你什么意思?”宋青拿出审判席上严阵以待的气势,瞬间从一个关心弟弟的姐姐化身高高在上的法律捍卫者。

“要么是方法不对,要么是你们内部成员有问题,反正我始终坚信陆征不会做出有损于国家、民族的事!”

“宋白,你理智一点!”

“我很理智,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理智。他是个军人,铁骨铮铮,为国家做过多少贡献?维和非洲,卧底金山角毒枭老巢,在亚马逊丛林里追踪恐怖分子,好嘛,他现在离开部队了,可不代表他就忘了曾经作为军人的使命和责任。你们太小看他,也太小看华夏军队的严密性和严整姓!”

“你……”宋青一时恍然,仿佛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的弟弟又回来了。

“攘外必先安内,先搞清楚你们内部的矛盾,再来解决外部的问题也不迟。”

“你就这么相信他?”

宋白笑了,“姐,你难道不该相信他?”

“我?”

“庞家,陆家,宋家你以为真的能分清楚?”

宋青抿唇,陷入沉默。

“当年庞家两个女儿,一个嫁给咱爸,一个嫁给陆远,你以为就真的是情投意合?当然,不排除这样的因素,可你敢说一点也没有联姻的性质吗?反正我是不信。只不过,咱妈幸运嫁给了咱爸,一直幸福快到今天。可你看看大姨,她是什么结果?”

宋白见她不如之前强势,也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姐,你赶时间吗?”

“继续说。”宋青走到床边坐下,眼睑低垂,看不清是何表情。

“经过这些年的磨合,庞家势力交缠着宋家和陆家,一个擅权,一个专财,早就结成一块铁板。而征哥的存在就是三方势力得以联合的关键,所以,他不会让自己有事,庞、陆、宋三家也不会让他有事!姐,我这样说,你懂吗?”

宋青抬眼看他,一片茫然。

宋白一直都知道,他这个姐姐被保护得很好,别看在外冲锋陷阵、累死累活,但阴暗面和残酷面都被家里人剔除得干干净净,她只需要顺从内心,当一个铁面无私的检察官就好,这是家族给她的庇护却不能成为她犯蠢的理由!

“就拿这次所谓的‘调查’,征哥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根本不重要,因为你们扳不倒他。”

“为什么?”

“姐,你上大学的时候应该学过《博弈论》这门课吧?”

“……”

“里面有一个十分经典的案例,叫囚徒困境。”

两个囚徒一起做坏事,结果被警察发现抓了起来,分别关在两个独立的不能互通信息的牢房里进行审讯。

在这种情形下,两个囚犯都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要么供出同伙(即与警察合作,从而背叛他的同伴),要么保持沉默(也就是与同伙合作,而不是与警察合作)。这两个囚犯都知道,如果他俩都能保持沉默的话,就都会被释放,因为只要他们拒不承认,警方无法给他们定罪。但警方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就给了这两个囚犯一点刺激:如果他们中的一个人背叛,即告发他的同伙,那么他就可以被无罪释放,同时还能得到一笔奖金。而他的同伙就会被按照最重的罪来判决,并且为了加重惩罚,还要对他施以罚款,作为对告发者的奖赏。当然,如果这两个囚犯互相背叛的话,两个人都会被按照最重的罪来判决,谁也不会得到奖赏。

“姐,如果是你该怎么选?”

“我……”不知道。

“从表面上看,他们应该互相合作,保持沉默,因为这样他们俩都能得到最好的结果:自由。但他们不得不仔细考虑对方可能采取什么选择。囚徒A不是傻子,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相信同伙不会向警方提供对他不利的证据,然后带着一笔丰厚的奖赏出狱而去,让他独自坐牢。这种想法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但他同样意识到,囚徒B不是傻子,也会用同样的思维来设想他。所以囚犯A的结论是:背叛同伙,把一切都告诉警方。如果他的同伙笨得只会保持沉默,那么他就会成为那个带奖出狱的幸运者。而如果他的同伙也根据这个逻辑向警方交代了,那么,囚犯A反正也要服刑,但他却不必在坐牢的基础上还要承受罚款。所以最终结果是,这两个囚犯按照不顾一切的逻辑得到了最糟糕的报应:坐牢。”

“小白,我不懂……”

“其实,他们可以有更聪明的选择,”宋白打断她,“那就是信任彼此,同时获得自由。”

“信任?”

“姐,我说这么多是想让你明白,陆征和我们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不能把后背信任地交给对方,那么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双双覆灭!”

“这些……爸妈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现在我把一切都告诉你,那你知道应该做吗?”

“……”宋青疑惑地看着弟弟,那种信念逐渐崩塌的绝望清晰反映在她的眼里——不复清明,被迷惘夺去了生机。

“姐,我说这些不是让你包庇陆征,而是提醒你你无论何时何地,都要选择无条件的信任。你要做的也不是去调查什么‘罪证’,而是搞清楚,究竟谁在从中作梗,因为这个人不仅针对陆征,同时也企图撼动宋家的根基,甚至庞家、陆家!”

宋青浑身一震。

“你还是那个公正无私的检察官,但你的方向要明确,不能一味都追求公平公正而让整个家族陷入腹背受敌的尴尬境地。”

“小白,我……以前是不是做错了很多?”

“咳咳!”他握拳轻咳,其实他姐的能力毋庸置疑,做事也雷厉风行,但很多时候都跟家族利益背道而驰,因为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实,看着她为信仰和梦想不断奋斗的样子,宋家人心里应该既欣慰又担忧。欣慰的是,家里还有没被权势和利益熏染了三观的人,担忧的是如果有一天宋青看到华丽外表下腐朽而残酷的内里,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

宋禹和庞佩珊一直都不同意把这些思想灌输给女儿,宋白却不以为然。

身在家族,享受了特权就应该做出牺牲。

没有谁会被永远保护,自有让自己成为守护者,才能屹立不倒。家族赋予他们尊荣的同时,也既定了他们所应肩负的责任和使命。

宋白逃不掉,宋青也一样。

“怪我吗?姐。”打破了你坚守的信条。

“小白,我现在很乱……你让我静下来想一想。”

“好。”

“……我先走了。调查小组的事爸妈都不知道,你抽个时间跟他们通气,再商量一下我应该怎么做。”

宋白如释重负,他姐不笨,一点就通。

可能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但假以时日,肯定会比大家所期望的做得更好。

宋青走后,宋白直接去了他爸妈的房间。

“白白?”

“爸,你出来。”

“怎么?”宋禹已经盖上被子准备午睡。

“有点事。”顿了顿补充道,“关于我姐的。”

“你等等,我披件衣服……”

书房。

宋禹面色难掩凝重。

“……事情就是这样。”

“你都跟她说了?”

“旁敲侧击。”

“语气重不重?”宋爸够长了脖颈,生怕女儿受委屈。

“您放心,绝对在她可承受的范围内,更何况我还引经据典,连八百年前的知识都用上了。”

“那就好。”

“爸,您这可就有点厚此薄彼了~”

“给你钱拿去买跑车的时候,你怎么不提厚此薄彼?”臭小子。

“嘿嘿……当我没说。”

“调查小组的事我会跟你大哥商量,你就负责疏导你姐。这些年我们把她保护得太好,身在这个圈子,哪能一直都这样懵懵懂懂?”

“那我就当你是赞同的,这事你得跟我妈沟通,免得她知道以后老找我茬儿。”

“你妈也有这个意思,只是狠不下心,现在她感谢你还来不及。青青该长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