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继续撕,二爷捞人(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闭嘴。”

“不是要好好掰扯吗?现在认怂,你他妈是不是男人?”

周奕气得咬牙。

宋白同情地看了兄弟一眼,都叫你别冲动了,这下引火烧身,好看了吧?

杨绪还在蒙圈中。

“我知道,你不服气也不服输,想找回面子就正大光明比一场,咱们赛道上见真招,那样我还能高看你几分。可惜,你不敢。”

“谁他妈不敢?”

“那你滨江路上跑一百三十迈几个意思?哦,我知道,你肯定想说自己是一时冲动,”谈熙目光骤凛,“杀人犯也说自己一时冲动,到头来不还是坐牢的坐牢,枪毙的枪毙?”

“谈熙,你别蹬鼻子上脸。”

“呵,冲动是理由吗?我问你,加速的时候,看过限速标志吗?当时那个路段的最高时速限定多少?”

“……”

“不说话?啥意思?刚才不是还劲得很?”

周奕冷笑:“谈熙,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敢情飙车那事儿就我一个人干的?没把你供出去已经仁至义尽,你特么还搁我面前瞎逼逼?”

“供出去?你倒是这么干啊!我拦你了吗?”

“别不识好歹!”

谈熙笑了,看他的目光带着嘲讽和戏谑,“周大公子,我想请问,你到底有什么可供的?说我飙车,还是无证驾驶?”

男人眉头一紧。

“首先,滨江路中断向禹城名都方向,最高时速不得超过1kh,而我当时的车速刚好1码,不信可以调监控录像出现看。”

周奕喉头一哽。

起初,他还有意识地提醒过自己,要控制好车速,可谈熙开车追上来对他耀武扬威的时候,周奕的理智就全线崩盘了。他只知道,已经输过一次,不能再输第二次。

直至被交警逼停,他才顿觉懊恼,等了一会儿,却不见谈熙的车,便猜想那女人肯定打算明哲保身,不管他们了,周奕胸口那股邪火怎么也压不下去,自然撞到枪口上的交警同志们就成了撒火对象。

往日也不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只要提点暗示几句,再加上牛气哄哄的车牌,一般交警都是绕着走。

不料,那个被称作“老大”的壮汉不依不饶,周大少爷算是踢到铁板了。

“靠!活了几十年,第一次蹲局子,还被这么个玩意儿铐住,我日……”

谈熙冷笑,“就你蹦跶得最厉害,不铐你铐谁?”

周奕骂了句脏话,垂头耷脑。

“如果没猜错,你当时车速应该快到13了。”

周奕没反驳,真想堵住那女人一张。

“还有……”

“谈熙你差不多行了啊!”

“不是你要掰扯吗?”

“……”

“你刚才说我跟了陆征,陪着睡什么?你倒是继续啊。”

周奕面色微变。

“正室?女王?你想说我作威作福,没把你放在眼里,是吗?”

杨绪皱眉,见周奕面色难堪,忍不住劝道:“姐,算了吧……”

“恐怕你也觉得我不近人情,还拉着你同流合污吧?”谈熙转眼看他,明明是轻飘飘的目光,压在杨绪身上却重若千斤。

“姐,我发誓,绝对没这么想过!”

谈熙目光冷淡,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杨绪觉得自己很冤,却不敢开口辩解,生怕谈熙又借题发挥,抓他痛脚。唉,他当个吃瓜群众就行了,玩儿心机那套不适合他这样的耿直by。

周奕呸了声,“没良心。”也不知道是骂谈熙,还是杨绪。

“良心是个好东西,就算有,也要看人下菜,你觉得你周奕配让我良心发现吗?”

一口老血堵喉管,周奕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挫败过。

“我猜,你心里正骂我没义气,或者狼心狗肺对吧?”

周奕面色一黑,还真被她说中了……

谈熙拍拍手,站起来,好像到此一游的观光客,平静淡然,惬意闲适。

突然,女人扬起笑容,冷厉的眼神变得邪恶,隐隐散发出阴暗:“你猜对了,我就想让你进局子,咋地了?要打我吗?”

男人目光骤凛,“谈、熙!”

每个字都像从牙齿缝里蹦出来,带着恼恨和愤怒。

“啧啧,可惜了,你现在是阶下囚,犯人一样被铐着,拳头攥那么紧有用吗?还是打不着啊。”

“熙熙,你别刺激他了。”宋白无奈,这样的谈熙幼稚得像个小恶魔。

“刺激?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也在刺激我?!”

宋白哑然,看了眼兄弟,潜台词是:只能帮你到这儿,接下来自求多福。

周奕那个恨啊!

谈熙却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他,“提陆征是吧?你想说明什么?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谈熙!”宋白呵斥,他不是心疼兄弟,而是舍不得她轻贱自己。

周奕憋着气,没说话。

“我告诉你,就算我仗他的势来欺负你,你丫也只能受着!我这个人吧,不高尚,心眼儿小,还特爱记仇。”

“K,我道歉。”周奕像泄了气的皮球,再强大的男人遇上个不按牌理出牌的疯婆子还能怎么着?

缴械投降呗!

谈熙冷笑,看上去并不想接受。

“我承认,刚才那番话说得过火了,你就当我放屁,行不?”

周奕知道谈熙难缠,也没想到这么难缠!

他都低声下气了,还要咋样?

杨绪跳出来打圆场,“姐,奕哥不是故意的,他就是脾气有点冲,没什么恶意。”

“吵什么?!吵什么?!都给我安静点——”门外传来呵斥声。

谈熙走到一旁坐下,突然,门开了,暗影里站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看不清长相,谈熙却不由心悸。

来了!

办好手续,已经十一点半。

派出所门口,周奕和杨绪向陆征道谢,而后驱车离开。宋白和谈熙缩在后头,恨不得化成青烟,立刻消失。

“过来。”陆征开口。

谈熙和宋白对视一眼,前者碰碰后者肩膀:“叫你的。”

“哥。”宋白硬着头皮开口。

“还有你。”男人音色沉凛。

谈熙一僵。

“需要我请你过来吗?”

她小步挪移,陆征伸手一拉,直接将她扣入怀中。

鼻梁磕在男人肩胛上,谈熙疼得龇牙咧嘴。

“哥,今晚这事怪我。”小白同志积极认错,谈熙使劲儿点头,看,不关她的事啊!

宋白咬牙,这女人……

“下不为例。”陆征面无表情。

“是!”宋白急速遁逃,上了车,油门踩得哗啦作响,眨眼间连人带车没了踪影。

所以,现在只剩谈熙和陆征。

“那个……你不是有饭局吗?”

“趁我不在,出来惹祸?”

“不关我的事啊,都怪周奕那个混蛋!”

“你还有理?”

谈熙讪笑,顺手拢了拢外套,怪冷的……

突然,肩头一热,谈熙愣神的同时,陆征已经把外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温热的触感,挟裹着独有的男人味扑面而来,“不冷……”

陆征冷哼一声,没说话,动作却强势得不容反抗。

披好之后,又替她拢了拢前襟,谈熙垂眸,吸了吸鼻子,“对不起。”

“嗯?”

“我错了。”

“错哪儿?”

“……”

“看来你还没想好。”陆征抬步往停车的地方走。

谈熙跟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即便这么冷的天,仅着一件羊毛衫,男人的脊背和腰板也依旧挺得笔直。

陆征没甩开,却也没回应,冷着脸往前走。

谈熙五指一收,直接将大掌扣住,轻轻摇晃着:“生气了?”

“……”

“我原本打算吃个饭就回去,没想过……”会进局子。

“撒手。”

“我不!”谈熙攥得更紧,掌心贴着掌心,一片灼热。

“谈熙,别闹。”

“我没闹。为什么不跟我说话?还凶人……”

“我什么时候凶你了?”二爷无奈,天下女人千千万,他咋就看上这么个玩意儿?

“那你干嘛让我撒手?”

陆征咬牙,“因为,我要开车。”

“……哦。”乖乖松开,小媳妇似的站好。

男人拉开车门坐上去,见她站在原地没动,夜风吹得一头长发乱糟糟,气就不打一处来!

“上、车!”磨牙嚯嚯。

谈熙坐到副驾驶。

“安全带。”

她没动。

陆征转眼看她。

“你帮我系。”

“……”狗东西!

一路无话,回到蓬莱已经凌晨,时针掠过12,开始了新的一天。

关门,进屋,换鞋。

陆征走到沙发坐下,顺手打开暖气。

谈熙把外衣脱了,一件陆征的,一件她自己的,最后只剩一件套头衫。

“过来。”

她走过去。

陆征抽出一根香烟,点燃,青烟逐渐模糊眉眼。

谈熙耷拉着头,就站在男人面前,烟味一个劲儿往她鼻孔里钻,嗯……有点呛。

“今晚做了什么?”

“吃饭。”

“还有呢?”

“兜风。”

“为什么进局子?”

“周奕不肯交罚单。”

“为什么被罚?”

“他超速。”

“你呢?”

谈熙撇嘴,眼珠乱转。

“说话!”

“我……在后面跟着。”

“怎么跟?”

“开车。”

“什么时候?”

“啊?”

陆征狠吸一口,谈熙看在眼里,心疼了。她知道,如果不是特别烦心的事情,陆征不会这样吸。

“什么时候学的开车?”他继续问。

谈熙为难了,这个……怎么回答?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老规矩哈,22:4没更就明早9:之后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