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因为我男人厉害啊(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学过?

那都是上辈子的事了,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

没学过?

那还敢飙车,不是讨削嘛?

“看人开过。”思来想去,谈熙整出这么一个折中的答案。

显然,陆征并不满意,本就冷沉脸色更冷了,目光利得跟刀子一样。

“能耐啊!光看你就会了。”

“呵呵……”除了干笑,谈熙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总不能腆着脸来一句“多谢夸奖”吧?那样,估计死得更惨。

“证呢?”

心里咯噔一声,“没有。”

砰——

面前的茶几翻了,某人给踹的,他站起来,咬牙切齿地喊她名字。

第一次觉得,原来“谈熙”这两个字也能被叫出雷霆万钧的气势。

“我技术很好,上路完全没问题!”她跳出来作保证。

“连驾驶证都没有,你跟我说技术好?你以为开车跟上床一样?!”

谈熙懵了一小会儿,等反应过来实在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陆征黑脸。

“原来,在你眼里,我床上技术还不错啊?”

“……”

“好像昨晚还有人嫌弃我动作不到位、劲儿不够、身体不够软……”谈熙掰手指,一个一个数过去。

二爷脸色黑得能滴出墨来。

谈熙绕开翻倒的茶几,走到男人身边,乖巧地窝进他怀里,“别生气,好不好?等新年一过,我就去驾校报名。”

陆征还是没说话,不过眼神已经有所缓和。

谈熙再接再厉:“其实,我今天下午没打算出门,可你不在家,也不回来吃晚饭,我很无聊啊!正好小白打电话,反正就是吃个饭,我还想着八点以前能赶回来……”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阿征,”谈熙踮脚,伸手圈他脖颈,“我是你女朋友没错,可我也有交朋友的权力。出门吃饭这种事,不用向你报备吧?”

“你跟宋白一起。”

“怎么,你吃醋啊?”前额抵在男人肩头上,谈熙边蹭边笑,声音又软又甜,带着几许撒娇的意味。

“那小子对你居心不良。”这话已经不止一次从陆征嘴里听到,这人还记着当初小南國那笔账呢!

“那会儿大家都不认识,再说,那时候有你在,他也没拿我怎样。”

陆征面色稍霁。

“再说,他是你表弟啊,我爱屋及乌。”

只此一句,陆征那身竖起的毛就被捋顺了。

谈熙在心里默默抱歉,小白白,俺绝对没有半点骂你是“乌鸦”的意思哈!

“阿嚏——”开车回家的宋白打了个喷嚏,差点把方向盘给带歪了,“大晚上了,谁还叨念我啊?”

说了半天好话,又是保证,又是卖乖,某位爷总算消气。

“下次还学不学人飙车?”

摇头。

“还跟不跟人在局子里动手?”

“那是周奕自己讨打!”

冷眼一扫。

谈熙乖了,“不打不打。”哼,大不了等出来再收拾他!

陆征拍拍身边的位置,“坐。”

“哦。”小媳妇儿乖乖的。

“如果今天宋白不给我打电话,你准备怎么办?”

“你回家没见着人肯定会找我的,这样一来,我只需要在派出所乖乖等着就好,反正你会来捞我的。”

“听起来你好像很得意?”

“当然!”

陆征面色骤沉,可是下一秒——

“因为我男人厉害啊!无论我在哪里,他都能找到我;不管我出了什么事,他都能把我护在身后。这么个大宝贝如今搁我手里,难道不该得意?”

黑眸流光溢彩。

谈熙挪近一些,假装没看到某人上下滚动的喉结以及害羞闪躲的眼神,“你就是我最大的后盾和资本。阿征,我不怕,是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女人的崇拜对于男人来说,无疑是效果最好的迷药。几句软话便能将百炼钢化作绕指柔,陆征也不例外。

伸手抬起女人精致的下巴,四目相对,他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自己清晰的倒影,那一刻的震撼和触动来得措手不及。

惊呼骤起,眨眼间,谈熙已经被陆征打横抱在怀里,“做什么?”

“男人该做的事。”

“你怎么突然……”

“惩罚。”

“啥?”

“不听话的女人,该!”最后一个字被他咬得又沉又重,谈熙直觉不妙。

该?该什么?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陆征身体力行地告诉她,什么叫“该”!

既是“活该”的“该”,也是“应该”的“该”。

“重,你下去。”谈熙推搡男人肩膀,手腕酸软无力,根本没什么效果。

陆征见她满头大汗,双颊绯色密布,连眼睛都睁不开,顿时心生怜意,也就不再折腾她。

事毕,翻身平躺,通体舒畅。

谈熙裹着棉被,闭眼小憩一阵儿才恢复了点力气,“水……”

一开口,才发现声音叫哑了。暗骂了句“混蛋”,又开口咕哝了一句。

陆征听见了,可是没听清,凑过去,却被小东西泄愤一般咬住了耳朵。

“嘶……还不消停?看来是我太心软,那就继续!”

谈熙吓得赶紧松口,“水,我渴。”

陆征下床,扯过睡袍披上,出了卧室。很快,端着水杯进来,杯口还冒白气。

谈熙用手肘撑坐起来,她已经趁陆征出去的时候套上睡裙,这才避免走光,倒是男人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

“还要吗?”

点头。

陆征又出去了。

谈熙赶紧掀了被子透气,两人玩得太疯,里面的味道……有点羞羞。

“你做什么?”陆征进来的时候,谈熙已经开始拆床单了。

“水,拿过来。”

“命令爷?”

谈熙动作一顿,转身看他,“你折腾我这么久,我还不能命令你一回?”

水杯递到谈熙面前,“当然可以。”

伸手接过,她喝得不像刚才那样急,反而小口小口抿着。果然,吃饱喝足的男人最好说话,唉,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啊,总是逃不了这个定论。

“你拆床单做什么?”

“换。”

“……”

“你去柜子里拿一套新的。”

陆征轻笑,这还命令上瘾了?

不过,大爷心情好,照做就是,说不定一会儿还能讨点零嘴解馋……

谈熙把被单和被套全部换了,累出一身汗。

她这才想起,自己没洗澡。丫的,这也下得去嘴?

陆征似看穿她的想法,悠悠道:“乖,爷不嫌弃。”

“……”

嫌弃麻痹!

谈熙拿了一套新睡衣,转身往浴室走。

陆征跟进来。

“出去。”

“一起洗。”

谈熙撇嘴,“那你先洗吧,我等你洗完再来。”说着,扭头往外走,不料手腕一紧,眨眼间,已经两条长臂紧紧箍住,鼻尖正对男人胸膛。

“嘶,我说你丫还有完没完……”

陆征低头去堵她那张嘴。

谈熙捶他,岿然不动。

半晌,两人分开。

“我说,一起。”陆征满眼强势。

“……老混蛋。”咬牙切齿。

“行啊,我就混蛋给你看。”

谈熙欲哭无泪。

这犯错的代价也太大了,心里无声哀嚎。

相比这边的水深火热,宋白却睡得很好,一觉天明。

砰砰砰——

“谁啊?大清早还让不让睡?烦死了!”

“小白,我进来喽~”

“……”

“我数三声就推门,你赶紧收拾好,一,二……”

“靠!”宋白翻身坐起,赶紧扯过床头柜上的睡衣套在身上。

宋青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正在棉被掩盖下穿睡裤。

“啧啧,就知道你裸睡。”

宋白一脸黑线:“大清早,你嘛呢?”没见他睡得正香吗?

“十点了,还早?!”

“嗯?这么晚了……”

“你以为呢?”

“不对啊,这个点你不应该在检察院咩?”

“哦,请了半天假。”

宋白一脸不可思议,他姐是个工作狂,从业至今,除了法定节假日,从没请过假,“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眯眼往窗外看。

“说什么呢?我就不能请假,调整调整情绪?”宋青朝他翻白眼。

“那你调整好了吗?”

“嗯……差不多吧。”

宋白狐疑地打量她,“差不多是差几多?”

“……”

“别贫!我有正经事跟你说。”

宋白收起玩笑的表情,靠着床头坐好,“洗耳恭听。”

“调查小组的事我已经跟爸还有大哥说了。”

“嗯。”看来他姐思想觉悟够高的,这才短短一天时间就想通了。

“爸的意思是让我顺藤摸瓜找到幕后黑手。”

“大哥也同意?”

“嗯。说白了就是让我当个潜伏哨。”

宋白小心地看了她一眼,“那你怎么想的?”

“其实我心还有一关过不去,总觉这是在滥用职权。可我又不敢把真实的想法告诉爸爸和大哥,我怕他们担心。

“所以你来告诉我?”

宋青点头。

“嘿,你咋不怕我担心呢?”

“你心够大,能抗压。”

“……”这算夸奖?呵呵。

“姐,滥用职权是什么定义你比我清楚,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违反法律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你自己想想看,你满足上面哪一条?”

呃……

“好像都没有。”

宋白一拍大腿,“这不就结了!你是在探寻真相,没有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题外话------

熙熙光靠一张嘴,甜言蜜语就能把二爷搞定!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