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叫你哥啊,以后得罩我(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丫有病吧?”王大公子还没受过这种委屈。???

虽然王家不如宋家权柄在握,但子弟中多有高官巨贾,搁古代也算得上钟鸣鼎食的贵族。王珩是年轻一辈中最有能力的人,又是长子嫡孙,其受宠程度不言而喻。

谈熙才不管这么多,该出手时就出手,反正出了事还有老陆兜着,她怕个毛!

“怎么样,姑奶奶的小拳头滋味儿如何?”

王珩直起身,用手捂住半边脸,剩下的一只眼睛里全是憋闷和愤恨,妈的,肯定青了。

“下手这么重,你他妈还是不是女人啊?!”

“哥们儿,你这逻辑有问题欸,下手轻重跟性别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大眼无辜,可劲儿眨巴。

王珩气得内伤,“算你走运,老子从来不打女人。”

“哟嚯,听你这口气还想还手?”

“谈熙,别逼我动粗。”语气阴沉下来。

“就你?能被我一拳撂成大熊猫,估计也能耐不到哪儿去~”

王大公子居然被一个女人鄙视了?

叔叔可以忍,婶婶都没法儿忍耐!心下一恼,狠色毕露,“不识抬举的女人,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辣手摧花。”

“噗——你在演古装剧吗?还辣手摧花……太搞了!”谈熙笑得欢实,“哥们儿,我给你个建议,从影吧,走喜剧路线,保证能一炮而红,说不定还能去春晚大舞台,表演给全国观众看,多拉风?”

“你!”

谈熙吐舌头,“略略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技不如人,还想翻盘,说得大义凛然,实际就是条夹尾巴狗,打不过,说不得,你特么还是个男人吗?比我家那位差了不止一星半点。”谈熙竖中指,损人的同时不忘提升自家男人的逼格,哦不,**格。

“闭嘴!”王珩恼羞成怒,抬手瞬间,眼神也变得阴狠。

只是下一秒,手在半空被截住,大掌有力,骨节分明,顺势往上,黑色的袖管包裹着长而劲的手臂,陆征挡在谈熙面前,像一座巍峨高山。

“王少,你未免,太嚣张。”不恼不怒,却寒意迫人。

“原来是二爷,久仰。”王珩试图把手抽回来,用了八分力,纹丝不动。

谈熙兴奋地去挽陆征另一只手,“你来啦!”

“乖,躲边上去。”

“为啥?”

“以免血溅上身。”

王珩面色大变,陆征冷峻的眼神令他心惊肉跳,“二爷,有话好好说。”

“你想对我女人动手?”力道骤紧,王珩觉得整条胳膊都不像自己的了。

“误会……都是误会……”

谈熙星星眼,她家男人太帅了,有木有?

“都什么时候了还犯花痴?”时璟上前,推了她一把,表情……很内伤。

“我看我男人,关你毛事?”

“……”

“我说你杵在这儿干嘛?”谈熙转眼看他,“上去帮忙啊,最好把那个变态揍成猪头,嘿嘿嘿……”

时璟嘴角抽搐,“不过是个花架子,老陆一根指头就能碾压,我还凑什么热闹?”再说,他身上穿着军装,这种公开场合的斗殴是绝对不能参与的。

“既然是误会一场,二爷能不能先松手?”王珩勉强扬起一抹笑,被扣住的右手已经不可抑制地发颤。

陆征充耳不闻。

王珩后悔了,早知道陆征也在,他说什么也不会去招惹谈熙。原本,他和几个朋友约出来吃饭,几瓶啤酒下肚开始尿急,闷头一冲扎进女厕所,正想退出来的时候就听见脚步声,没办法,他只能躲回隔间,免费看了场两个女人的撕逼大戏。

谈熙彪悍的战斗力成功勾起王大少爷的兴趣,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他知道谈熙不好惹,可没想到会这么不好惹,不仅拿话怼他,还敢动手打人,王珩也是气急之下才忍不住,平时他真不打女人。

“啧啧,刚才不是很能?想扇我耳光?”谈熙朝他冷哼,眼里饱含轻蔑和嘲讽,就像之前王珩看她的眼神,现在连本带利讨回来。

陆征闻言,气场更冷几分。

王珩心里把谈熙恨得要死,面上却不动声色:“谈小姐,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

“我知道?知道什么?哦,你说没恶意就没恶意?”嗤笑出声。

王珩不欲同她做言语上的纠缠,直接看向陆征,“二爷,头顶同一片天,脚下踏着四方城的土,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得太绝。庞家势大,陆家财大,可我王家也不是任人揉搓的软柿子。”

陆征闻言,沉吟半晌,唇畔逐渐浮现出一抹冷笑,似淬了寒芒,王珩暗暗心惊,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这样被撂倒在地,毫无防备。

只听一声闷响,是骨头磕在地砖上的声音,谈熙光听着都觉得疼。

这一砸,王珩仰躺在地,整个人像断片儿一样,呆住了,眼神还透着迷茫。

“威胁我,你还不够资格。”陆征转身,突然脚步一顿,“回去告诉你身后那个人,想宣战,我成全他。当年,我能赢他一次,现在,就能赢他第二次。”

说完,牵着谈熙大步离去。

时璟伸手作势拉他:“王大少,别挺尸了,起来呗!”

王珩没动静。

“哟,该不会摔傻了吧?”时璟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打量着,难道地板睡起来比较舒服?

王珩无视他伸过来的手,撑坐起来。

时璟意味不明地“啧”了声,“有这脾性,你刚才咋不还手?”

“不用你管。”

“切,当然谁愿意管你呢?”说着,抬脚踹上去。

王珩再次仰倒,一脸懵逼,“你他妈有病吧?!”

时璟面沉如水,“知道你想扇的人是谁吗?我妹子!”

“靠!”王珩像跳脚的蚱蜢,瞬间挺坐起来,不顾后背的疼痛,站到时璟面前,四目相对,火光噼里啪啦。

活了几十年,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王珩还没像今天这样憋屈。杠上陆征,他自认倒霉,这口气忍了,谁让王家比不过庞陆两家,可并不代表他王珩就是好欺负的!

“时大队长,麻烦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时璟冷笑。

“就凭你这身衣服,我就能让你受处分。”

“哟,举报我?”

“有何不可?”王珩靠墙站好,陆征那一摔力道不小,他整个后背都快散架了,不搁时璟这儿找回场子,他实在心有不甘。

况且,这丫还在他胸口上蹬了一脚!麻蛋!

“行啊,你尽管去,大不了训练的时候多跑几公里,可这样一来,你王大少爷挨踢的事儿势必闹得人尽皆知……”

“你!”

“得了,今天只是小惩大诫,以后别在她身上动歪脑筋。”

王珩笑了,“我说时队长,你跟谈熙到底什么关系啊?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

“闭上你那张臭嘴!”时璟挥拳,目露警告,“再他妈犯浑,老子见一次打一次!”言罢,扬长而去。

气得王珩抓心挠肺。

这头,一前一后回到包间的三人心情十分不错,该吃吃,该喝喝。

很快,啤酒也送来了。

谈熙拎了一罐,余光却直瞄陆征,见他不表态,顿时松了口气,好久没沾这东西,心里欠欠的。

扯开拉环,差点就喝到了,耳边却突然响起某人低沉带冷的声音:“你敢。”

两个字,轻飘飘,谈熙顿时就怂了,只好转手塞给时璟,“喏,帮你打开了,不用谢。”

“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谈熙哼了哼,甩他一个大白眼儿,看在这人替她出头的份儿上就不计较这么多了。

刚才,陆征牵着她离开,其实走得并不远,时璟说的那些话,两人都听到了。尤其那句“知道你想扇的人是谁吗?我妹子!”差点让谈熙忍不住哭出来。

即便换了身体,亲缘的牵绊也割舍不掉,是这样吗?

“刚才……我都听到了。”

“啥?”谈熙声音不大,时璟没听清,遂凑近询问。

“我说——谢谢你,哥!”

时璟愣住,“你、叫我什么?”

谈熙按捺住过快的心跳,弯弯了眉眼:“哥啊,你刚才不是叫我妹子来着?”

“嘿嘿嘿……”挠头,傻笑,哪里还有先前耍狠的范儿?整个一傻大兵。

“叫你一声哥,今后出什么事可得罩着我哟?”谈熙笑得狡黠。

“那当然!”时璟拍胸脯,突然顿了顿,“不过,你闯祸也得悠着点,万一罩不住咋整?”

“不怕,还有陆征!”谈熙转头,笑得可劲儿灿烂,“你说对吧,小征征~”

“……”

噗——时璟笑喷了。

陆征一个眼刀飞过去,谈熙幸灾祸。

总的来说,这顿饭还是吃得很开心。结账的时候居然又遇到王珩,屁股后头还跟着几个狐朋狗友,左一个“王少”,右一个“公子”,谈熙听得牙酸。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阶级尊卑那一套,恶心又矫情。

王珩也注意到了他们,后背下意识挺直,好像在说,你们真没把我怎么着,老子好得很。

谈熙嗤笑,心里默默吐槽:傻缺。

陆征结完账,到车库提车,先送时璟回去。大概半小时,车停在一个高档小区门口。

“走了,明天还要到军区开会。”

谈熙趴在窗边朝他挥爪:“什锦糖拜拜~”

“臭丫头,别乱叫。”

陆征发动引擎,驱车驶离,谈熙把车窗关好,还挺冷的。

“时家人住这儿?”不对啊,这个楼盘主打单身公寓和夫妻爱巢,走轻奢风格,并不适合一大家子群居。

“他一个人住。”

“快过年了,干嘛不回家?”

“老太太催婚。”

“噗……”谈熙不厚道地笑了,很难想象外婆那样知书达理的老艺术家催孙子结婚是怎样一番场景。

“你好像对他很感兴趣?”

谈熙目光微闪,遽然笑开,“怎么,吃醋了?”

陆征平视前方,就像没听到。

“装傻。”谈熙小声咕哝,眼珠一转,继而脆生生开口:“我对他确实挺感兴趣。你说,像什锦糖这样的特种兵是不是身上每个地方都有肌肉?”

“想知道?”

“嗯啊!”某妞儿点头,兵哥哥什么的最性感了。

陆征没接话,目光平且直,眼底深处却翻涌起某种未知的情绪。

一路疾驰,很快,两人回到蓬莱。

陆征甩上车门,拉着谈熙往电梯走,动作太急,害得她差点摔倒。

所幸,腰被及时揽住,才避免与大地亲密接触。

电梯上行。

“我站稳了。”言下之意,你可以松手。

陆征充耳不闻,关键眼神还十分坦荡。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谈熙也没发现什么不妥,男女朋友嘛,搂搂抱抱、勾肩搭背实属正常,只是力道可能有点大,腰疼……

叮——

电梯到了,陆征拿出钥匙开门,下一秒,不明所以的谈熙就被扯进去,没错,就是用扯的。

哐当!背部抵在门后,某妞儿一脸大写的懵:“你做什么?”

“想知道特种兵身上是不是每个地方都有肌肉?”

“……”继续懵。

“现在,我允许你亲自检验。”

“……”

------题外话------

时璟成哥啦!晚上有二更哦,有二更,肥美的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