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你撩我逗,愿者上钩(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手心触及男人隔着衣服也依旧温热的胸膛,谈熙才回过神来。移动网

右手手腕被陆征抓住,强势地搁在他自己胸口上。

咕咚——

咽口水。

男色当前,就算尼姑也忍不住了,好伐?更何况她还是个色女啊!

太诱人,太邪恶,太羞耻了。

“看不看?”

“看!”

陆征笑了,小狗一样拍拍她的头:“乖,我的比他好看。”

他?哦,这丫果断醋了。

不过,醋得好!谈熙默默偷笑,这都是福利啊!

“行啊。”她笑。

陆征也跟着笑,目光深邃,柔情四溢。

谈熙觉得自己整个小心脏都酥了,跳得老快,扑通扑通……

男人后退一步,两手摊开,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咂咂嘴,舔舔唇,某妞儿蠢蠢欲动。

“那就先脱吧。”女王般的凝视,下颌微微扬起。

“上面,还是下面?”

“先上,后下。”

男人笑意未改,把皮鞋脱下来,换成拖鞋,然后当着她的面脱了外衣,只剩一件黑色P衫。

视线流连过男人精壮的腰腹,从肚脐位置款款而上,最后定格在胸膛之间,虽隔着一层黑色布料,但谈熙却可以想象下面是何等撩人风光,只因无数个夜晚,她枕于其上安眠,也曾用手细细勾勒过那里每一寸肌理,像一幅线条流畅的画。

她说,“继续。”开口已带三分喑哑。

陆征挑眉,伸手解开领扣,露出古铜色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

两手交叉,揪住下摆,再往上一提,半身裸露,匀称的六块腹肌尤其抢眼。

谈熙越看越心痒,忍不住伸手贴上去,温热的触感,灼热之意似要通过掌心直达胸口。

“结实,有力,性感。”女孩儿不吝夸赞。

陆征将她脸上的痴迷看在眼里,心仿佛突然之间被什么东西填满。

“喜欢?”他轻笑,似有几分得意。

“当然。”谈熙爱不释手,“每个特种兵都像这样?”

“你认为呢?”

“我怎么知道?等哪天看了时璟的,再告诉你。”

“谈熙!”他怒,上前一步,将人按进怀里,“再说一遍试试?”

“好啊,等哪天看了时璟的再告……唔……”

两只手不得空,陆征只好用嘴去堵,效果立竿见影。

从一开始的茫然怔愣,到适应后的从善如流,谈熙只用了一秒,她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亲吻,总能用最快的速度去接纳他,承受他,回应他。

长臂环住纤腰,大掌摩挲美背,唇上是世间最柔软的触感,陆征甚至能感受到她每一次换气,每一瞬呼吸。

撩人的小东西,怎能让人不爱到心坎儿上,疼入骨子里?

辗转,纠缠,密不可分。

忘记了时间,抹灭了光影,周围一切都黯然失色,只剩两人眼中的彼此。

一吻毕,陆征眸色深邃,平静之下难掩暗潮,只待那一刻爆发,便成天崩地裂之势。

谈熙没有他那么好的调息能力,长时间仰着脖子接吻的后果就是气喘吁吁,颊色绯红。

四目相对,灵犀暗通。

他沉稳,她娇笑,像一匹高冷的贪狼身旁跟着一只狡猾的野狐。

陆征俯身,作势抱她。

谈熙后退一步,手抵住男人胸膛,“等等。”

“嗯?”

“脱了上面,还有下面。”

“你别后悔。”男人咬牙。

“机会难得,不如一次看完?”

“好。”这是你自找的。

啪嗒——

皮带锁扣的声音。

谈熙目光如炬,只是他,不偏不倚。

西装裤滑落脚腕,长腿迈开,笔直有力,谈熙不禁感叹造物者的神奇,她虽然没见过时璟是什么样,但她却敢肯定没有陆征这般完美。

“还满意吗?”他问,眼似压抑着什么。

“很好。”谈熙点头,“不过,你好像还忘了什么东西。”目光定格在仅剩的平角裤上,这还是当初她逛街的时候顺手替他买的。

“这种事,进卧室做比较好。”说着,将人打横一抱。

谈熙惊呼,两手下意识圈住男人脖颈,“你偷袭!”

“看也看了,摸也摸了,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无条件满足我的要求?”

“无条件满足?”

“没错。”

谈熙一脸郁闷,她这是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的节奏吗?

“我申请暂缓吗?”

“驳回。”

“你是不是预谋已久?”

陆征一脚踢开卧室门,大步入内,“你也可以说我早有歹心。”

“……坏蛋!”

“这辈子,我只当你一个人的坏蛋,嗯?”

向来不解风情的冰疙瘩冷不丁冒出一句情话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反正,谈熙彻底酥了,从外到内,从身到心,没有一处不软。

气氛太好,棉被裹上头顶的瞬间,谈熙已经被迷得七晕八素。

“你引诱我。”她抓住男人作乱的大手,一脸控诉。

“愿者上钩。”

“你……”

“小东西,以后不准再说要扒人衣服看身材的浑话,连想都不能想!”

“我又不是真的要扒他……”

“嗯,我知道。”

“你知道?”

“因为他没我的好看。”

谈熙忍不住笑出声,“你可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陆征伸手,食指和大拇指之间拉出一段距离,“这是他。”然后,又把食指换成中指,拉开,“这是我。”

谈熙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拳头捶他胸口,“流氓!你量过?”

“以前在部队是大澡堂。”

“……”

“现在知道我的好了?”

谈熙瞋他一眼,“你也太……”

“怎么?”

“不要脸。”

陆征低笑,开始动手动脚,谈熙拽住裤腰不让他得逞,没想到这厮居然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孩子,黑梭梭的眼里尽是委屈。

“拿套。”

男人两眼放光,撑起身,长臂伸到床头的抽屉里一阵乱翻,直接用嘴撕掉包装。

谈熙看着他急切的动作,心想,这个男人从来不说,但应该是爱她的吧?

一夜折腾,被浪不歇。

第二天,谈熙是被热醒的。

后背贴着男人温热的胸膛,四肢纠缠,亲密无间,连呼吸都彼此可闻,无比清晰。

她刚动了一下,熟悉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醒了?”

“嗯。你怎么不去公司?”貌似昨天也没去,又不是周末。

这可不像陆大总裁的风格。

“你忘了今天几号?”

谈熙想了想,“不是周末啊……”

“蠢东西,还有三天就是除夕,公司所有人都开始休假了。”

“难怪你这么清闲。”还有三天吗?时间过得真快。

上一个除夕是什么样的?

是了,她还在亡命天涯的途中,隐姓埋名窝在大凉山里,陪伴她的只有一间破败漏风的茅屋和一轮凄迷冷清的弯月。

那时,她叫——炎兮。

一个经济犯,洗黑钱的帮凶!

“在想什么?”男人低沉的声音拉回她飘远的思绪。

“上一个除夕。”

“跟谁一起过的?”

“忘了。”

陆征把她往怀里捞了捞,两人贴得更近,“过去的事,不重要。”

女孩儿轻笑,“嗯。”都不重要了,因为她现在是谈熙。

一个新的生命,会有新的未来。

“跟我回陆家。”

“……”谈熙怔愣,因为侧着身子,后背贴在男人胸前,她看不到陆征此刻的表情。

“跟我回陆家。”

“我能拒绝吗?”

“不能。”

谈熙明显察觉到腰上力道一紧,沾染了些许怒意,转瞬间平息下来。

“为什么拒绝?”他给她申辩的权利。

“老爷子不喜欢我。”这点,她能从陆征奶奶的话里找到蛛丝马迹。

“老太太喜欢。”

“万一我被赶出来了怎么办?”

“不会。”

“我是说万一。”

“那我陪你。”

“不跟家人一起过年?”

“随时都可以回去,不在乎除夕这一天。”

“那你也能随时见到我,不用非得这一天。”

陆征看着她毛茸茸的小耳朵,用指头轻碾着,谈熙全身一僵。

“不愿意?”

男人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耳畔,谈熙忍不住缩了缩脖颈,“痒……”

“总要给我一个理由。”

目光微闪,“这相当于……见家长?”

陆征没开口,但谈熙知道这就等于默认。

“我紧张。”

“顾家寿宴上,你表现得很自然。”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寿宴上的是外人,老爷子不同。”他是陆征的爷爷,谈熙没办法拿出对待外人那一套来对付他。说白了,假如老爷子不喜欢她,而她又是不肯受委屈的性子,别人怼她,她总要怼回去才甘心,那不就乱套了嘛?

倒不是老爷子年纪大,谈熙下不了手,而是他作为陆征的爷爷,谈熙不得不给予他相应的尊重,爱屋及乌也好,传统保守也罢,反正她不能像对待其他人那样随心所欲。

“我不想受委屈。”既然知道上门会受气,那她还不如窝在这小公寓里,虽然一个人过除夕有点孤独,可至少心情畅快。

她又不是包子,凭什么送上门让人气?

“反正我不去。”

“没心没肺的小东西!”为了自己不受气,转手就把他撂开了?这个认知让陆征心里极度不爽,还隐隐有种危机感。

原来,她一直都是理智而清醒的,不会因为他做出任何让步。

------题外话------

二爷直男癌要发作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