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二爷闹脾气,再见小影子(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一定要去呢?”男人音色低沉,似乎还夹杂着别的什么情绪。章节更新最快

谈熙没说话,却在瞬间收敛了笑意。

大掌扣住肩头,陆征把她扳过来朝向自己,“说话。”

“不去。”

男人咬牙,放开她,坐起来开始穿衣服,然后摔门离开,整个过程不发一语,好像在跟谁赌气。

谈熙冷笑,翻了个身继续睡。

她的修养不高,情操勉强,还容易记仇,既然老爷子不待见,她又何必自取其辱?再说,两人现在的关系还没稳固到可以见家长的程度吧?

“真不知道在闹什么……”

再次睁眼,已经上午九点。谈熙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虽然腿根还有点泛酸,但精神饱满,活力充沛。

下床,洗漱,打理完毕去到客厅。

男人坐在沙发上,电视开着,正播军事新闻。谈熙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厨房走。

灶上小火温着锅,里面是包子和瘦肉粥,锅旁还放着一碟酱菜,谈熙猛咽口水,好吧,她饿了。

昨晚那么折腾是个铁人也熬不住,好伐?

谈熙戴上隔热手套,把东西从锅里端出来,一个人坐在饭厅咂吧细品,不时点头,看来味道确实不错。

吃饱喝足,把碗洗干净,然后回卧室。

谈熙站在衣柜前足足两分钟,最后选了一件浅灰高领羊绒衫,正好搭配咖啡色毛呢大衣,下半身一条高腰牛仔,贴身的设计勾勒出纤长腿型。

谈熙站在全身镜前,满意点头,不错,胸以下全是腿。

敷完面膜之后,喷上保湿液,再上一层隔离,谈熙皮肤本来就白,倒省了粉底液和BB霜,画眉,勾眼线,最后再涂上橘色唇彩,淡妆初成。

手指沾了点腮红在颧骨晕开,颜色浅淡,并不明显,但整体气色却瞬间提亮。谈熙对着镜子莞尔一笑,里面的小美女是谁?

拿上包,戴好围巾,准备出门。

“去哪?”

谈熙换鞋的动作一顿,“我还以为你今天都不说话了。”

男人冷着脸,薄唇微抿。

“出去一趟,晚上回来。”言罢,径直离开。

二爷的脸黑到能滴出墨来。

……

出了小区,谈熙招停一辆计程车。

“师傅,麻烦去机场。”

“好嘞。”

卫影那个小妮子总算知道回来了。

上午十一点,由重庆飞往京都的航班准时降落,谈熙等在出口黄线之外,高挑的身材吸引了无数匆匆掠过的目光。

“到了吗?”她给卫影发短信。

“已经出来喽!”

谈熙抬头,只见一身米色羽绒服的女孩儿正俏生生立于前方不远处,手里还拖着一个小型拉杆箱,上面印着蜡笔小新的图案。

“影子,这里!”谈熙朝她挥手,难掩激动。卫影是重生后第一个站出来维护她的人,在谈熙心里,有着特殊的意义。

“熙熙——”尖叫骤起,下一秒女孩儿朝她奔来,像出膛的子弹瞬间射到她怀里。

谈熙张开双臂迎接,还借着身高优势把她抱起来,笨拙地转了两圈,“欢迎回家。”

近半年的分别没有给两人的友情增添半分生疏,见面那一刻,除了激动,便是欣喜。

“你好像长高……”卫影同学吸吸鼻子,眼眶红得吓人。

谈熙伸手揪她鼻梁,“小哭包。”

“谁哭了?我才没有!”小妮子瞪眼,一蹦八丈高,还是记忆中那个上蹿下跳的小辣椒。

“是是是,你没有……”

“熙熙,你老实说,这段日子有没有想我?”

“想你想得心都痛了。”谈熙满目柔情。

卫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周围的人见两个小姑娘一来就抱上了,本就生出些不可描述的想法,现在又听到这番柔肠百结的情话,好像洞悉了什么了不起的真相,唏嘘不已。

这时,一个男生走到两人身旁。

“啊!忘了介绍。”卫影松手,好像突然想起什么。

谈熙退开,只见一个身穿驼色羽绒服的男生正望着两人,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高高瘦瘦,斯斯。

卫影上前挽过他的手,朝谈熙笑道:“孙洋,我同学。这是谈熙,我最好的朋友。”

“经常听小影提起你,很高兴见面。”男生扶了扶镜框,朝谈熙点头,很有礼貌。

谈熙挑眉,目光逡巡在两人之间,最终落到孙洋手臂上,那处正被卫影挽着,亲密溢于言表。

“嘶……有情况啊你!”

卫影没有否认,笑容愈发张扬,“宾果,这是我男朋友!还行吧?”

孙洋还是个大男孩儿,闻言,脸上闪过几分腼腆。

谈熙忍住翻白眼儿的冲动,大小姐,这种问题不应该私底下再问吗?

好在孙洋并没有表现出尴尬,想必已经习惯了卫影大大咧咧的性格和没头没脑的说话方式,嗯……真心不容易。

两人行李不多,一人一个拉箱,谈熙先带他们去吃饭。

“点吧,别客气,就当替你们接风。”

卫影打量一圈儿,接过菜单,“这里环境不错,装修还挺有格调。不过熙子,我怎么觉得你刚才那动作特像土大款呢?”轻咳两声,似模似样地装腔,“随便点,爷有的是钱!”

谈熙一口茶没吞下去,差点喷出来,“我有吗?”

小影子点头。

咳咳……估计是受了某位爷的影响,谈熙默默吐槽。唉,也不知道自己这样一走了之,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把整个公寓都给点了。

谁叫他那么霸道?活该!真当姑奶奶没脾气,好拿捏是吧?

这回,非得给点颜色瞧瞧,免得那家伙整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想什么呢?笑得阴测测。”卫影推她一把。

谈熙回神,轻咳两声,“没事,点菜吧,肚子都饿瘪了……”

卫影报了几个菜名,顺手把菜单递给孙洋,“你看看有什么喜欢吃的?”

孙洋接过,翻开第一页的时候目光顿了顿,“刚才点的那些我们三个人吃应该够了吧?”

“熙熙你呢?”

“再加个麻辣牛蛙,新推出的招牌菜。”

服务员做好记录,退出包间,很快,热腾腾的饭菜送上来。

“等一下。”

“您还有什么需要吗?”服务员笑容可掬。

“鲜榨花生浆,要热的。”谈熙转眼看向孙洋,“要喝酒吗?”

没等他开口,卫影就抢先一步举手表态,“我要!”

“红的?”

卫影点头:“上次喝的香格里拉还不错。”

“行啊,半年不见,都成小酒鬼了?”

“哼,还不是你教的?”

谈熙很无辜。

“孙洋能喝吗?”

“他酒量不错。”

“那就送三个杯子过来。”

“好的,几位稍等。”

吃到一半,谈熙去洗手间,包厢里只剩卫影和孙洋。

“阿洋,你尝尝这个牛蛙,味道不错。”卫影夹了肉最多的蛙腿给他。

“你吃吧,不用管我。”

卫影动作一顿,“怎么了?吃不惯吗?没关系,给我好了。”她又把蛙腿夹出来放到自己碗里。

“小影,你这个朋友真的和你是高中同学?”

“当然,还同桌呢!”卫影察觉到他神色不对,蹙了蹙眉,“为什么这样问?”

“不是……我总觉得她跟你好像不一样。”

孙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感觉怪怪的。小影在他眼里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天真任性,活力满满,原本以为她的好朋友也是这样的性格,不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

可谈熙的成熟周到,完全与他之前的设想不符,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无所适从。

卫影闻言,扑哧笑出了声,“傻啊你,我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怎么可能会一样?”

“……也是。”孙洋摸摸头,自己也笑了。

“不过熙子确实比以前成熟了,变得更会说话,也更漂亮了。”

“我看她年纪不大……”

“当然,她比我还小一岁。”

孙洋怔愣。

“神奇吧?她成绩很好,小时候跳过级。”

“……哦。”

“你干嘛对我闺蜜这么感兴趣?老实交代,心里在想什么?”卫影搁了筷子,抱臂环胸,眼神透出一股不善,却是玩笑成分居多,带着几分惹人怜爱的娇憨。

“傻瓜,”孙洋拍拍她的头,“别瞎想。”

好吧,小影同学就这样被收服了。

孙洋调整好情绪,拿了钱包起身:“你先吃,我去结账。”

卫影拉住他,“等等,你去哪儿?”

“结账啊。”

“急什么,还没吃完呢。”

“一样的,结完账再慢慢吃。”

“别啊,有熙子在结账这事儿不归咱们管。”卫影说得十分坦然。

孙洋皱眉,眼里闪过一抹不豫:“小影,我知道你大咧惯了,但人情交往这种事不能马虎。”

卫影愣愣看着他,满眼疑惑。

“你朋友今天来接咱们,作为回报我们请她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可是刚才熙熙说这是接风宴,替咱们接风啊!”

“傻姑娘,一句客套话,你就当真了?”

“客套?”

孙洋无奈地看着她,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儿,“算了,这事你别管,听我的。”

卫影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可孙洋已经转身走出包间。

客套?

她和熙熙之间从来不会这样啊……

谈熙回来的时候,孙洋正被卫影逼着喝酒,双颊酡红得厉害,想来没少喝。

“你自己输了,必须受罚!”

孙洋举手投降,“我喝还不行吗?”语气宠溺,但眉眼间却隐隐有些烦躁。

“影子别闹,给人灌醉了怎么办?”谈熙出言制止。

卫影吐吐舌头,“好吧,今天就放过你。”

孙洋笑了笑,“还是熙熙的魅力大,咱家小影多听话?”

谈熙轻笑,不作回应。

卫影笑嗔道:“谁是你家的呀?反正我不是!”小模样相当傲娇。

还是记忆中那个张扬的小影子,只是此刻却少了几分野蛮和不拘小节,多了几分女儿家的甜美和热恋中的矜娇,谈熙想,她一定很喜欢眼前这个干净清秀的小男生吧?

“熙熙,我给你留了几条蛙腿,快吃!”

“爱你。”

卫影娇羞,甩出一个飞吻,“么么哒~”

两个女生,彼此大笑,情话一句接一句往外冒,眉眼间洋溢着青春独有的朝气。

吃完,谈熙到前台结账。

“您确定是三号包间?”

“嗯。”

“已经结过了。”

谈熙拧眉。

收银员笑着解释:“那位先生半小时之前就结清了。”

孙洋?谈熙挑眉,“麻烦把账单给我看看。”

收银员找到留存小票,递给她。

加上红酒一千二,在谈熙看来这个价位很正常,还是就近原则选了这家餐厅,如果是宋白经常带她去的那几家,只怕还不够零头。

“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突然,一个醉醺醺的客人撞翻了服务员手里的托盘,里面全是要收走的剩菜剩饭,站在一旁的孙洋难免遭殃。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不看路的吗?!”卫影瞬间炸了,她米色羽绒服上也溅到几滴油渍。……

“抱、抱歉……嗝……”说着,跌跌撞撞推门离开。

“什么玩意儿嘛!”卫影竖中指。

孙洋拉住她:“算了,别去招惹醉鬼。”

“可他……”

“先去洗手间处理干净,我在这儿等你们。”谈熙打断卫影,轻叹,“你也别不服气了,难不成还真要干一架才算完?”

卫影瘪嘴,心里还是有点愤愤不平,但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两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去了一楼洗手间,谈熙坐在前台旁侧的休息区,低头玩手机。

“诶,跟你讲个好笑的事。”

“什么?”

“刚才有个男的到前台结账,看到账单跟见了鬼一样,俩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可把我坏了!”

然后是一阵娇笑,带着轻蔑和嘲讽。

谈熙循声望去,两个身着旗袍的迎宾小姐站在前台,一红一绿。

红旗袍用指节敲了敲柜面,“经理怎么还不来?”

绿旗袍踮脚朝楼上看了一眼,“别急,再等会儿吧。”

“我还要赶下一场呢,真是……刚才不还在这儿晃,结账的时候就没影儿了,几个意思啊?”

“放心吧,这么大的店,装修也算高档,不会赖账。对了,你继续说啊,后来那男的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总不能吃霸王餐,肯定掏腰包把账给结了呗!”

“哦,那还好……”

“好什么呀?掏钱的时候他还再三确定有没有弄错包间,说什么他们只点了五个菜,又不是满汉全席,怎么会消费一千多?你说搞不搞笑?”

“这里每道菜动辄上百,他点了五个,没有八百也上一千喽!”

“就是嘛!我在这儿做了好几个月兼职,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土包子,听说带女朋友来的。”

“那就不奇怪了,打肿脸装阔呗。”

两女笑得花枝乱颤。

这时,卫影和孙洋走过来,谈熙起身,“还好吧?”

“擦了个大概,回家再洗吧。”

“你们住哪儿?”

卫影看了眼孙洋,欲言又止。

谈熙皱眉,目露询问。

卫影不自然地咳嗽两声,“那个……我跟家里人说后天才到,孙洋也是,我们打算玩一天再各自回家。”

谈熙目露了然,难怪卫家没派人来接,敢情这小妮子隐瞒军情,想来个暗度陈仓。

“那你们今晚住哪儿?”

“……酒店。”卫影不安地揪着下摆,这副模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也从侧面说明,两人还没有突破最后防线。

谈熙看了眼孙洋,大男孩儿似乎有些害羞,低着头腆笑。

“那你们酒店订好了吗?”不动声色。

“订好了,如家。”

谈熙蹙眉,瞬间又舒展开,好像那一瞬间的情绪不过是错觉。

“现在是直接送你们回酒店,还是先逛逛?”

卫影看了眼孙洋,后者笑道:“你说了算,我无条件服从。”

谈熙笑意深了些许。

卫影却像得到糖果的小孩子,手舞足蹈:“那就去逛街!hppng!疯狂扫货!”她已经忍了好几个月,现在回到熟悉的地方,又有好朋友在,当然要可劲儿撒欢。

“不过,我跟孙洋都提着行李箱,不方便到处逛诶。”

“小问题,交给我。”

谈熙立马给宋白去了通电话。

“喂?”音色有点沙哑。

“感冒了?”

“熙熙?”

“是我啊。”

“嘿嘿,你居然主动给我电话?真是稀罕。”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生病就要多休息,还有心情开玩笑……”

“生病?谁生病了?你说我啊?”

“不然声音怎么怪……嘶,别告诉我你丫还赖在床上?!”

“咳咳……”

谈妞儿果断真相了。

“说吧,找小爷啥事儿?”

“你在凤鸣广场这边是不是停了辆车?”

“对啊,就在以前我们吃饭的那家餐厅楼下,负二楼停车场。”

“借来用用?”

“成啊!不过,上回飙车那事儿你揭过了没?”

谈熙撇嘴。

“征哥没那么容易放过你吧?”一阵怪笑。

“少废话,到底借不借?”

“借。”

“谢啦!”

宋白拿着手机,无奈摇头,仰面倒回床上,嗯……还是被窝最舒服。

“熙子,怎么样?”

“搞定!你们在这儿等会儿,我去提车。”

“好嘞,快去快回哦~”

谈熙走后,卫影和孙洋到路旁的咖啡座候着。

“唉哟,重死了。”卫影把箱子丢在脚边,虽然体型不大,但里面装的全是雕塑工具,像什么凿子、锉刀……重量可想而知。

------题外话------

今晚尽量来个二更哈,啪啪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