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为他洗手煲羊肉(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61章

“当然也不排除你说的可能,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结账的时候躲在女人背后,连样子都不做也实在少见。我可听说了,那女的买围巾是要送爸妈。”

“哟,这讨好岳父岳母的事不上赶着做,确实有点怂包了。”

“那两个女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出身,买东西眼睛都不带眨,男的嘛就比较普通了,全身上下没一件名牌。”

“买天蓝色围巾那个,人包里还揣着进口保时捷的钥匙,咱这几条围巾算什么?”

“你怎么知道她有钥匙?”

“掏卡的时候瞄到了。”

“嘻嘻……真有你的!”只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去而复返的孙洋就站在进门处,一个完全可以将二人谈话尽数听到的距离。

“先、先生,还有事吗?”服务员赶紧朝同事打眼色,及时止住她已到嘴边的话。

孙洋站在原地,从一开始难堪羞愧到现在木然呆讷,整个过程他想了很多,无论以前想过的还是没想过的,通通都在脑海过了一遍,似懂非懂,或者说,暂时的甜蜜让他懂了却又装作不懂。

说到底,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先生?”

“……我的手机应该落在这里的沙发上了。”

“您稍等,我们已经派人去看。”

竟是连门都不让他进了吗?孙洋垂眸,敛下满眼苦涩。其实,他早就看出卫影家境不错,却没想到是这样不错。

有一个开保时捷的闺蜜,上万块的围巾像买大白菜,想来,之前那顿饭应该不算什么吧?

都说人人平等,但实际上人和人还是不一样的。

这点,孙洋早就知道,却在和卫影交往的过程中被他选择性忽视,甚至遗忘。他尽可能抢着付钱买单,在一定程度上,也许就是为了强调所谓的“平等”吧?

现在回过头看之前他所做的事,就像看一个小丑拙劣又无趣的表演——可笑,可怜!

纵使精打细算,汲汲营营,他的能力和实力也不足以支撑自己与卫影交往的勇气。孙洋苦笑,自尊在作祟,愤怒在酝酿,可他依然舍不得……

太没用了。

“先生,您的手机请拿好。”

“谢谢。”伸手接过,转身,落荒而逃。

“嗤——我说什么?这男的肯定没钱,一个只能打接电话和发短信的老爷机就宝贝成这样?我要是落下,根本没脸回来找!”

“行了,少说几句,万一人又回来咋办?”

“回来就回来!我敢保证,他刚才一定听见咱们讲话了,只不过选择当缩头乌龟,没吭声儿而已。”

“啊?这还不发火?”

“谁知道呢?呵,我看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这年头,千金大小姐最好骗了,随便钓一钓就能上钩。”

……

“阿洋,手机找到了吗?”卫影见他回来连忙上前挽过男孩儿手臂。

“嗯。”

“要我说,你那手机早就该换了,找不到最好,”卫影理所应当,“这样我就能给你买个新的。”

孙洋轻笑,“知道你对我好。”垂眸瞬间,就势掩下其中的难堪与羞愧。

谈熙赶紧扯了卫影一把:“不是要吃前面那家葡挞?赶紧的,一会儿队伍排更长。”

“是哦,我们跑吧?”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发力,瞬间从原地冲出去,直奔门店柜台。

回去路上,卫影开始打呵欠,身体随着车身摇晃,已然困觉的样子。

孙洋把她的头板到自己肩上侧枕着,“先睡会儿,到了叫你。”

“好。”女孩儿脸上漾开一抹甜笑。

谈熙从后视镜扫过一眼,总的来说孙洋是个很周到的男朋友,在同年龄段的小男生里算得上佼佼者。可少年老成的原因,究其根本是因为内心敏感,这样的人往往比一般人更懂察言观色,也更敏感多猜。

而卫影又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任性起来不管不顾,自由得像阵清风。孙洋能一直陪着她走到现在,可见其忍性多高。

“你们……同一个学校?”谈熙突然开口。

男孩儿顿了顿,有些反应不过来,半晌:“没有。我们是在交流活动上认识的……”

原来孙洋的学校就在川美隔壁,而两个学校的校长又是老同学,所以经常联合起来组织一些活动让学生参加。

虽然一所以理工科见长的211、985重点高校和一所在艺术领域颇有名望的美院八竿子打不着,但事实上两者还真就凑到一块儿去了,当中桥梁便是雕塑系。

艺术生拿着工具凿像,而理工科学霸就负责用精准的数据分析雕像的内部结构和整体比例,最后从艺术性和科学性两方面综合考虑决出最好的参赛作品。

卫影和孙洋恰好被分到同一组,活动结束之后,两人自然而然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根据孙洋所指的方向,车很快停在如家酒店门口,比导航预计的快了大半个钟。

“你学什么专业的?”

“土木工程。”

谈熙了然,难怪方向感这么好。

“小影醒醒,我们到了。”

嘤咛一声,缓缓睁眼,“这么快?”

谈熙目送两人进了酒店,然后发动引擎,驱车驶离。

起初,乍一听“如家”,她心里的确不爽,暗道:小影子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居然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代在这种快捷酒店?顿时,孙洋的印象就一落千丈。

可是,在看到男孩儿明明掏出了银行卡又默默放回去的那一刻,谈熙承认,她心里确实有那么点动容。尤其,他还硬撑着付了上千块的饭钱。

打肿脸充胖子,还是出于礼尚往来的尊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这份心。

想来,酒店也应该是他订的,所能负担的最大限额内,给小影子最好的一切。

谈熙皱眉,脑海里闪过某人冷峻的侧脸,心里陡然涌现出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

想起卫影的没心没肺,难道……自己在陆征面前也是那样?

半小时后,保时捷驶入一家大型连锁超市的地下停车场。

谈熙推着购物车走在人群里,周围有青春少女叽叽喳喳,也有中年主妇家长里短,可她总觉得少了什么。

前几次都有陆征陪着,她走前头,他就在后面推购物车,除非必要,很少说话,可是谈熙不用回头光凭直觉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是了,那个男人身上有种安定人心的魔力。

所以,当初她只一眼就看上了,然后没皮没脸穷追猛打……

噗!

思及过往种种,谈熙忍不住笑出声。

“新鲜的羊肉,便宜卖了,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都来看一看……”

谈熙记得,陆征之前讲过一次执行任务过程中,全队人被困在内蒙古一处半荒漠地区,饥肠辘辘之际,突然冲出一头肥羊。

之后,他们才知道那是正宗的海拉尔羊。

“‘海拉尔’在蒙古语是‘生长野韭菜之地’的意思,吃了野韭菜的羊肉味极其鲜美,且无膻腥之气,是羊肉中的上品。”男人低沉磁缓的音调在静谧的夜里款款流泻。

彼时,两人刚做完运动,大汗淋漓搂在一起,谈熙被折腾得狠了,又没吃晚饭,越听越饿,气急之下忍不住握拳捶他。

陆大爷是怎么反应的?

哦,他直接翻身压上来,身体力行喂饱她。

谈熙轻笑,流氓果然是流氓,老成精了。

“小姐,看看羊肉吧,刚从内蒙古空运过来,煮着吃涮着吃,红烧炖汤都可以,温补良药,大冬天吃再合适不过!”

“真有这么好?”现在的大妈都是人才,吹牛吹上天,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当然!中医认为,羊肉性温,温中暖肾,益气补血,咳咳……还可用于阳痿、腰酸膝软、畏寒、夜尿多、产后血虚腹痛、四肢不温等症。冬季畏寒的人,吃上几顿羊肉立马就暖和了。”

谈熙眉眼微动,“好,给我两斤羊腿。”

“好嘞!顺道送您一根羊骨,拿回去熬汤给男朋友喝,保证龙精虎猛。”

“……”

“对了,还可以放点当归进去。”

谈熙听取大妈的建议,称了小半斤当归,又买齐葱姜蒜、味精料酒等调料。逛到红酒区,拿了一瓶张裕国产,又走到隔壁的白酒架旁,取下一瓶茅台放进购物车。

之后又到时蔬鲜果区,买了两斤苹果和一些配菜。

“要不要袋子?现今还是刷卡?”收银员冷不防见到个气质美女,便多看了两眼。

“刷卡。”

拎着购物袋走出超市,谈熙步行回蓬莱。

途中,拨通宋白电话。

“车给你停在皇华负一楼B座32号库,记得去拿。”

“这么快?”

“接人而已。”又不是玩夺命赛车。

“皇华?你去逛商场了?”

“嗯。”准确来说,应该是逛超市。

“买了啥?”宋白跷着二郎腿,满眼兴味。

“羊肉。”

“哟,洗手做羹汤的节奏?要朝贤妻良母方向发展啊?”

“怎么,不可以?”危险之下暗藏警告。

“当然可以,你喜欢就好咯。”

“行了,别废话,记得去提车。”

“等等……”见她要挂,宋白赶紧出声,“那个,奕子想请你吃饭。”

“谁?”谈熙挑眉:“我没听错吧?”

“妞儿,别这样,那丫已经知道错了,请罪来的。”

“我可当不起。”

“当得起,当得起……”

“没必要。”谈熙兴致缺缺。

宋白哑然,半晌:“真记仇了?”

“呵,他也太看得起自己。”

“你可别迁怒我,俺就是个传话的,至于答不答应全看你自己。”

“挂了。”

“拜。”

这头刚结束通话,宋白转手回拨给周奕,“兄弟,别怪我不帮你,妞儿这回可能生气了。”

周奕也很无奈,虽然料到谈熙那个臭脾气会直接拒绝,但真正发生了,还是有点接受无能。

“你说她一个女人,脾气比爷们儿还大,至于吗?”

“明明是你先把她惹毛了。”

“三儿,你就护着她吧!有个陆征还不够,你也跟着瞎搅和。”

“我乐意。”

“疯了。”

“你自个儿想办法吧。”

“等一下,她真的拒绝了?”

“要听原话吗?”

“……还是算了。”他没有自虐倾向。

谈熙回到蓬莱已经下午四点,推开门,一室冷清。

遥控器放在茶几上,沙发还留有褶皱,蓝色拖鞋摆放在玄关,与一旁粉红小码布拖交映成趣。

不在?

她把购物袋提进厨房,羊肉取出来,接着是各类小菜整齐码放在流理台上。

想了想还是决定打个电话。

拨通陆征号码,一串颇有节奏感的嘟声后,传来冰冷的机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能耐啊,居然不接电话!”

彼时,陆征正和庞绍勋在一家红酒会所看转播球赛,前者神情恹恹,后者兴致勃勃。

“我说,你怎么愁眉苦脸的?”上半场结束,趁中间休息的空档,庞绍勋倒了杯红酒递给他,“尝尝,86年木桐酒庄的干红。”

陆征摆手。

“嫌弃?”

“不想喝。”

“心情不好?”

陆征拧眉。

“别告诉我,是因为谈熙。”

“……”

“啧啧,能把你气成这样,她也够本事。”

陆征除了无奈,就只剩苦笑:“我让她过年跟我一起回陆家。”

“这么快?”庞绍勋蹙眉,“你真的想好了?”

见家长对于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想不到理智如陆征也有上赶着要给女人承诺的一天,关键,“她没答应?”

二爷瞬间黑脸。

庞绍勋乐了,“也对,这才像谈熙会做的事。”

“……”

“所以,你就因为这个生气?”还特地打电话约他出来喝酒,结果,他喝了不少,陆征却一滴未沾。

“为什么?”

庞绍勋怔愣,半晌才明白过来这人是在问谈熙拒绝的理由。

“老爷子那关过了吗?你就急着把人带回家。”

“不会有事。”

“我知道,陆家现在是你说了算,但某些方面也不能太过专横,必要的尊重和交代还是要有。”

陆征沉默。

“顾家寿宴上你们才公布恋情,短短十天不到就见家长,不觉得太快?”

“……不觉得。”

庞绍勋喉头一堵,“谈熙的性格你应该比我更了解,说好听点叫自由自在,说得不好听就是没心没肺。你对她一分好,她能视而不见;三分好,不为所动;七八分好,才会正儿八经看你一眼;最后不得不挖心掏肺,把一切捧到她面前,只为博一个得她青睐的机会。”

陆征目光微动,眼底复杂翻涌。

“别人听了这番话可能觉得夸张,但我知道你不会,甚至你比我看得更明白。”庞绍勋摇晃着手中高脚杯,唇畔扬起一抹类似自嘲的轻笑。

似追忆,又像怀念。

医院初见,她是被丈夫家暴的病人,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凄楚愁苦的豪门怨妇,却不料是个活力满满的小丫头,就算后背有伤,鲜血淋淋也依旧上蹿下跳,闹腾得不行。

戏耍护士,挑逗医生,就没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帅哥,有事?”这是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庞绍勋至今仍然记得女孩儿抬眼瞬间带给他的惊艳与震撼。

前一秒还笑得让人心酸,下一刻竟满眼戏谑。

“姓名。”

“谈熙。”

“性别。”

“……”

“性别。”他重复,虽未抬头,但余光却始终在她身上,自然没有错过那张白净小脸上生动鬼马的表情。

“……女。”

庞绍勋当时就想,她一定在骂自己眼瞎。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多大?”

“32C。”

“……”

“哦,挤一挤估计能穿36C。”

这段对话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现已被奉为医患经典桥段,承包了众人一年的笑点。

其实,庞绍勋当场就忍不住往她胸前扫了一眼,即便有宽松的病号服遮掩,他还是凭男人的经验和直觉肯定了某人谎报Cup的事实。

他当时就想,现在的小女生厉害了!

之后进一步的相处又让他明白,这哪里是个女生,分明就是小流氓、小无赖!

嗯……偏偏是那种让人没办法讨厌的类型。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当时没有眼睁睁看着你把她肩走,而是站出来阻止,那结果会不会有所不同。”

“有我在,结果就不会变。”谈熙注定是他的。

“阿征,你太狂妄。”庞绍勋眼神骤冷。

“因为我这个实力。”

“可她还是拒绝跟你回陆家。”

“迟早有一天,她会答应。”陆征拎起外套,起身欲走。

“怎么,约我出来喝酒,中途就想开溜?”

“回去哄媳妇。”

“……”妈哒!太欺负人了。

“酒钱记我账上。”

“她拒绝,也许只是不想让你为难。”爱人和亲人,是个永恒的选择难题。

“……嗯。”

庞绍勋啜了口红酒,苦笑上眼,他这是当的什么烂好人?

……

清水洗净,姜蒜切片,葱切成“马耳朵”形,谈熙取出当归,每片切成4厘米厚。

羊肉从保鲜袋里取出来的时候还淌着血,沾了一手,又黏又腻,强忍住恶心用清水冲洗干净,再切成大约3厘米见的小块,入汤锅氽水,至沸腾后捞起。

接着入锅翻炒,放入葱姜蒜,顿时香味儿四溢。见火候到位,掺入猪骨熬制的白汤,呲呲声响起,伴随着白气升腾,再放羊肉,味精,鸡精,胡椒粉,料酒,当归,烧煮沸腾。

用漏勺除去浮沫,然后倒入高压锅中,10分钟后起锅入盆。

谈熙做的是羊肉火锅,还另外准备了配菜,诸如西蓝花、牛肉丸、苕粉、包心菜……

大盘小盘摆了一大桌,众星拱月般围绕着中间的羊肉滚锅,谈熙拍拍手,大功告成!

捡起沙发上的手机,拨通。

“这下应该能消气了吧?”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靠!”

陆征驱车至小区楼下,门卫赶紧替他开闸。

“陆先生,回来啦!”

“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还是谈小姐比较辛苦。”

陆征油门一松,踩下刹车:“她回来了?”

“可不是,谈小姐提着大包小包,我还替她搭了把手,好家伙,一腿羊肉新鲜得很!”

男人微愣。

门卫目露艳羡,“这会儿应该都煮好了,您赶紧回去吧,趁热吃。”

陆征若有所悟地掏出手机,没电了,黑屏。

下一秒,高大路虎绝尘而去,看得门卫一愣一愣。

“嚯,敢情这还急上了?大冬天,要是有谁给我煲羊肉,我也恁个火急火燎!”爽朗笑声传了老远。

陆征停好车,迫不及待上楼,心里有只小风铃在清脆叮咚,带着憧憬和一丝欣喜,沉郁的心情瞬间阳光灿烂。

开门瞬间,空气中飘来羊肉独有的味道,略带点腥膻,闻起来觉得温暖。

“熙熙?”

“……”无人回应,厨房亮着灯。

陆征换上拖鞋,寻着光源走过去,突然——

“回来了。”淡漠的声音透着凉意。

陆征转身,沙发上端坐着一个黑色人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