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他爱得比她深(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嗒——

他伸手摁亮开关。

“怎么不开灯?”陆征走过去。

“一个人开灯做什么?”反正又看不到另一个人。

陆征听出她语气里隐藏的埋怨,倾身一叹,坐到谈熙身边:“手机没电……”

“你不用跟我解释。”骤然起身,抬步往卧室走。

陆征动了动唇,想问什么,谈熙却没有给他机会,只留下一道漠然离去的背影。

男人起身。

“锅里有饭菜,不想吃就倒了吧。”声音从卧室传来,下一秒房门合上,仿佛隔开两个世界。

陆征往厨房走,不出意外看到灶上用小火温着的蒸锅。

他揭开盖子,第一层是羊肉汤碗,面上漂浮着香菜碎屑,地道的腥膻味儿,引人食指大动。第二层是炒的西蓝花,搭配青红两种菜椒,颜色鲜艳。最底层才是米饭,夹着玉米粒和豌豆粒。

陆征愣在原地,保持着揭开锅盖的动作,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反应过来,把菜端上餐桌,冷不防瞥见垃圾桶里的东西,是不再新鲜的蔬菜和已经发胀泡烂的菌菇。

心下咯噔,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咽喉,原来,让她等了这么久……

陆征三两下把饭菜解决干净,又麻利地洗了碗,收拾放好,然后推门进了卧室。

浴霸开着,照得洗手间外方寸之地明亮晃眼,依稀有水声传出。

谈熙在洗澡。

准备来说,她在泡澡,熟悉的黄瓜味精油,清新好闻,尤其提神,心头那口闷气也逐渐消散。

先是不接电话,然后直接关机,回来再告诉她手机没电了。

怎么听都像出轨三部曲。

可惜那锅上好的羊腿肉,被她一气之下倒掉大半,等缓和过来才知道心疼。那是她亲手洗、切、烹、炖,经过层层工序才做出来的,怎么能白白喂进抽水马桶?

好在,还剩了一些,她准备自己解决,吃剩的不忍心丢才便宜了陆征。

原本她还觉得自己做事太过分,想借着今天晚餐服个软,好让两人重归于好,呵,谁知道会搞成现在这样,手机打不通,做好的菜也全部冷掉。

行啊,这是铁了心要杠到底,谈熙服软一次,就绝不可能有第二次!

仰头枕在浴缸边,目光直视天花板,她心里还是有点泛酸啊,毕竟是花了心血的一顿饭……

“哼,那就走着瞧吧。”

泡了一刻钟,谈熙开始有点头晕,她赶紧冲掉身上的精油和泡沫,裹着浴巾出去。

陆征就倚在洗手间的门框边,听闻响动,猛地站直,顺势掐灭了燃到一半的香烟。

谈熙目不斜视。

“还在生气?”男人扣住她纤细的腕部。

谈熙回头,眼神平静,唇畔甚至还挂着一抹浅笑:“没有。”

音调和缓,不像闹脾气。

陆征一时也拿不准了,“我帮你擦头发。”

深深看了他一眼,谈熙点头,“好。”

男人眼里疑惑更甚,真没闹?可心里总觉得怪异,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可又具体说不上来。

她转身背对,扯掉头上包裹的帕子,湿漉漉的长发垂坠而下,尾部还在滴水。

陆征从柜子里拿出一张白色毛巾,两手托着,摊开,然后包裹住如瀑青丝,轻轻揉拭。

谈熙任由他动作,像个安静乖巧的搪瓷娃娃,不说好,也没说不好。

“好了。”陆征放下毛巾,转手去拿抽屉里的风筒,每个动作都轻柔得不可思议。

大功告成,谈熙抱着ipad坐到床边,离八点还有两分钟,最新一期的《非诚勿扰》要开始了。

陆征欲言又止,见她一个劲儿盯着液晶屏,拿了睡袍转身往浴室走。

先洗完澡再说,方便进行下一步。

谈熙一边看节目,一边也在关注着陆征的动向,见他想说又咽回去,一脸憋闷的样子别提多逗了。

心里在笑,面上却始终不动声色。

很快,洗手间哗哗水声停了,门打开的一瞬,雾气蜂拥而出,男人一袭黑色浴袍,襟口微敞,腰间仅用系带固定,松松垮垮打了个结。

很性感,带着诱惑和邀请的意味。

谈熙平静地咽了咽口水,目光定格在ipad屏幕上没动。任你搔首弄姿,老衲坐怀不乱,看你能怎么着?

陆征走到她身边坐下,“看节目?”典型的没话找话。

“嗯。”

“我手机真的没电了,自动关机。”

“哦。”

“今晚我跟庞绍勋在一起喝酒。”

谈熙点头,不甚在意。

“等了很久?”

没说话等于默认。

“抱歉,我不知道……”

“嗯。”

“为什么不说话?”

“累。”

“那我们早点休息?”

“好。”她从衣柜里抱出一张新的棉被铺开。

陆征微微愣住:“你做什么?”

“分开睡。”

“为什么?!”

“我发现自己睡着之后有跟人抢被子的习惯,怕你受凉,现在一人一张就不用着抢了。”

“我不怕。”

“哦,最近好像有点感冒,免得传染给你。”

“我身体好,抵抗力强,不怕传染。”

谈熙轻笑,直视他:“可我就想一个人盖一张被子,怎么办?”

“你!”

她不闪不避,眼神清澈。

半晌,“熙熙,不闹了好不好?”男人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磁性的喑哑。

谈熙没说话。

“你不想去陆家我不勉强。”

目光微动。

“今天没接到你的电话是个意外,以后不会了。”

“为什么跟庞绍勋出去喝酒?”她终于开口。

陆征的心放下一半,“你不在,我一个人无聊。”

谈熙竟听出几分委屈和撒娇的意味,“借酒消愁?”

“我半点没沾。”

“那你去做什么?找小姐?”

男人面色骤沉,“别胡说!”

谈熙目光讪讪,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欠妥,识趣地转移了话题,“行,不说小姐,就说上次宋白口中的女军医。”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陆征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

“想起了,就问问,很难回答吗?”

“别听宋白胡说。”

“可我看他有理有据的样子不想开玩笑。”

“没有的事。”

“真的?”

男人面色一正,“我不会骗你。”

谈熙别开眼,那样审慎而郑重的目光让她下意识想逃避,隐约意识到陆征对她的全心全意,可又害怕自己不能做出相应的回应,便下意识想要逃开。

大掌捧着脸颊,将她的脸板正,四目相对。

他说,“我很高兴你为我吃醋,但我不想看到你对我的防备和不信任。”

谈熙鼻头泛酸,迅速垂敛了眼睑借以掩饰泪意,只是浓密的睫毛却不停颤动。

“害你白等一场是我的错,羊肉很好吃。”

这话一出口,谈熙就再也忍不住,含着眼泪花花扑进男人怀里,“阿征,对不起,我错了……”

原本,谈熙以为他要和自己死磕到底,打死不肯服输。所以,她也坚定决心让自己不动摇,穿上防御的铠甲,做好了随时迎战敌人的准备。

可临门一脚,却突发变故,“敌人”不是来宣战的,而是送上最大的诚意来求和。

她能怎么办?

吃软不吃硬的臭脾气开始作怪,明明说好了要坚决斗争到底的嘛,结果敌人一软,她也跟着软,忒没出息了!

“蠢东西,好好的撒什么金豆豆?”

温热的掌心贴在她后背上,一下接一下轻抚着,像安慰不懂事的学龄前小盆友。

谈熙挺不好意思,可男人的怀抱太暖,手心太软,稍不注意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反正这个时候,谈熙是不愿意放手退开的。

“你不喜欢的事情,我不逼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动不动闹脾气。”

“我没有不喜欢去陆家,老太太人挺好的,可老爷子那边态度不明,万一我贸然上门,被赶出来事小,反正脸皮够厚,也不是没被扫地出门过,但如果闹得你们一家过年都不开心那就不好了嘛。”

“真这样想?”陆征伸手揪她鼻梁。

谈熙吐吐舌头,“好吧,我承认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不想受气。老爷子是长辈,我不敢太放肆,会觉得……不自在。”

“这次是我考虑欠妥。”陆征目露无奈,谁叫他遇上了一个又痞又懒的小东西,非得铺好了脚下的路才肯主动走到他身边。

如果一年前,有人告诉他,你陆征在将来某一天会因为一个女人不惜放低姿态,一让再让,他肯定不会相信,但现实告诉他,这是真的,并且遇上了,认定了,就心甘情愿,不再动摇。

她还年轻,没有见过的人太多,没有遇过的事无数,陆征也会担心在她灿烂的生命年华里,会遇到一个比自己更适合他的人,年龄的差距也会让堂堂二爷失了信心。

他敌不过光阴,也留不住岁月,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予她最好的一切。

值得吗?

归根到底,是他赚了。

侵占了一个女孩儿最美的年华,享受她的依赖和眷恋,自私地让她用青春陪伴他的迟暮,所以,陆征必须尽所能满足她所想所念,这是承诺,也是责任。

无可置疑,他爱得比她深,也应当如此。

牵着手,指引她平稳走过脚下每一条路,也许就是他虚长近十年光阴的所有意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