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你的确应该感谢安安(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安,最近有没有见过十一舅?”

“哥,你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

安安松了口气,“他好像也在北美,我打电话问问……”

五分钟后。

安安从阳台进来,表情……很无奈。

“怎么?电话没通?”

“他……就在拉斯维加斯。”

安绝挑眉,一眼就看出安安没把话说完。

“跟我们同一个酒店,同一层房间。”

“……”

“昨天,玩二十一点,输了。”

“多少?”

“嗯……三千万。”

安绝拧眉,“人在哪里?”

“被扣下了,身份暂时没曝光,要拿钱才肯放人。”

“惊雷,你带三千万筹码到大厅赎人,闪电,你去通知易风爵。”

半小时后。

“绝少,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易风爵作势离开。

“既然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也不在乎多这几分钟。”安绝不急不缓。

脚步一顿,他反身折回。

突然,门从外面推开,惊雷和闪电搀着一个容貌俊美的男人进来,准备来说是一左一右架着才把人给拖进来的。

“怎么回事?”安绝沉声开口。

“应、该是喝醉了。”

“……”

“……”

席瑾醒过来的时候,看着天花板,油然生出一种不真实感。

“嘶……”头疼。

挺身坐起,兀自打量着周围布景,“这哪儿啊?”

他不是应该在赌场大杀四方的咩?

“舅舅。”

“诶~我的小安安,你怎么在这儿?莫非……我还在梦里没醒?”

“需要我掐一掐吗?”

“好啊!来来来,往这儿……唉哟!疼疼——”

“现在清醒了?”

点头,“小安安呐,舅舅太想你了,我看看……都瘦了!”席瑾满眼心疼,捧着外甥女娇俏的小脸蛋稀罕到不行。

“有没有用我给你配的冰肌雪肤膏?还有防晒露、养颜霜……”

“咳咳!”

“咦?我怎么听到小绝绝的声音?”

安安抿唇,朝进门处指了指。

“靠!真人?”席瑾一跳八丈高,俩眼瞪得像铜铃。

“十一舅。”

“呵呵,小绝绝你怎么在这儿……”

“这也正是我想问您的。”

眼神闪啊闪,“那个……内华达州政府请我来开学术讲座!对,学术讲座……”

“据我所知,讲座一个星期前已经结束。”

“反正都来了,多留几天不行啊?!”席瑾面色骤沉,本想佯装愤怒唬一唬臭小子,可又忍不住想笑,所以呈现在的脸上的表情就成了要怒不怒、想笑不笑的蛋疼样儿。

安绝嘴角抽搐。妈说得没错,几个舅舅之中,十一最不靠谱!

安安扭过头,看不到表情,但耸动的双肩已经说明一切。

“好啊,你们一个两个就知道欺负我!”席瑾咬牙切齿。

“舅舅,我没有。”安姑娘把头转回来,一本正经,只是双颊多了些红晕。

“算你有良心。”

安绝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六个小时,输掉三千万,十一舅你越来越会玩了。”

“嘿嘿……小绝绝你过奖了哦~”

妈哒!他有输那么多咩?!诈赌,肯定是诈赌!

“这事我妈应该不知道吧?”安绝悠悠开口。

席瑾整张脸都皱了,像整洁的白纸揉搓成团。

“哥,你别告诉妈。”安安小声求情,软软糯糯的模样儿让人没法不疼。

席瑾瘪嘴,眼泪花花一个劲儿扑闪着,他的小乖乖哟,太感动了……

“不说也行,作为交换,十一舅先答应我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席瑾目露警惕,“小绝绝,我告诉你,别带那些阿猫阿狗回来,我很忙的!”

“那你到底见不见?”

“……那就,见见呗。”反正瞄一眼也叫见。

易风爵推门而入,一米八五的身高即便和安绝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

白色西装衬出几分温,实则眼神冷酷,犹如一把出鞘利剑,全身气势不加掩盖,普通人只怕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你要见我?”席瑾下颌微微抬高,在外甥面前他可以是那个逗比有趣的舅舅,但有外人在场,他神医的架子必不可少。

“嗯。”易风爵颔首。

“有事吗?”

“想请你救一个人。”

席瑾没有追问要救的人是谁,因为他并不打算出手。

“见也见了,送客吧。”他朝安绝开口。

易风爵皱眉,冷眼直视。

“哟,小子那眼神好像不服气啊?”

“确实不服气。”

席瑾呵笑两声,“不服气也没用,赶紧滚蛋!”挥挥手,像驱赶苍蝇。

易风爵眸色微暗,“我听说席医生最近对泰国降头术很感兴趣。”

“你想说什么?”

“阿兹莫水晶头骨换一个活命的机会。”

“你手上有阿兹莫水晶头骨?!”席瑾下意识坐直身体。

“第一代,距今至少上千年。”易风爵补充。

眼中光亮更盛,席瑾咽了咽口水:“真的假的?”

“我以天爵集团的信誉发誓。”

“天爵集团?你是易风爵?”

男人轻笑。

“嘶……”还真是这小子,长得嘛……勉强过关。

“如果我不答应呢?”神医的架子继续端。

“回去之后我会直接销毁水晶头骨。”轻描淡写。

“你敢!”暴殄天物啊……

“我是个商人,对降头术不感兴趣。”

“那你可以拍卖。”

“我不缺钱。”

“那也不能糟蹋好东西!”冲口而出。

“选择权在你。”

“我……”席瑾喉头一堵,他找了整整五年的东西,没想到在这小子手里攥着,太没天理了!

上千年的水晶头骨啊,上千年……那可是有灵性的神物!

我这么稀罕,你不到我怀里来,他扬言把你毁掉,你丫还屁颠儿屁颠儿送上门。

难道……神物也喜欢犯贱?

呸呸呸——

“你要我救人?”

易风爵点头。

“什么病?绝症就不必了,我还没修炼成仙。”

“不知道。”

“啥?”

“一场车祸之后,就昏迷不醒。”

“植物人?”

“不是。”

“有什么症状?”席瑾正色起来。

“昏睡不醒。”

“那不就是植物人……”

“医生说,车祸只是轻伤,没有损害神经。”

“没有损害神经?那怎么又昏睡不醒?”

“不知道。”

席瑾皱眉,听起来像是疑难杂症,他有点感兴趣,可当着外甥和外甥女的面,他总不能出尔反尔吧?刚才还死活不同意,现在答应不是等于啪啪打脸吗?

“这个……我再考虑考虑。”

易风爵面色微变。

在决定寻找席瑾的时候,他就派人做过全面调查,还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这个人性格、习性。没有完全把握,他绝不会贸然出手,可是现在……

安安目露了然,“舅舅,你不是一直想进一步研究降头术,万事俱备,就差一枚水晶头骨,你甘心就这样放弃?”

“当然不甘心,可是……”

“更何况,救人一命是好事,一举两得何不为?”

“好是好,但……”

安安沉静的目光望向垂手静立的易风爵,“你不谢我舅舅吗?他已经答应了。”

男人反应过来,朝席瑾深鞠一躬:“谢谢。”

诚恳却不卑微,眼神依旧泛冷,却在望向安安的时候多了几分别样的波动。

安安却没看他,偏头靠在席瑾肩上,“舅舅真好。”

“哪里好?”小乖乖夸他了,开森~

“心地善良。”

“必须的,医者父母心!”

“嗯嗯。你穿白袍的时候最帅了。”

“咳咳,那我跟溟澈谁更帅?”

“你。”溟澈叔叔是美。

“小丫头,算你有良心。”

“……”

“走吧。”安绝带着易风爵退出房间。

门合上的时候,易风爵忍不住朝里面再看了一眼,女孩儿盈盈浅笑,枕在男人肩头软语撒娇,一头如瀑青丝随意散落,恬静秀美,温婉雅致,像炭笔勾勒的山水墨画。

动静皆宜,绝色倾城。

“舅舅已经答应了,你最好把病人转移到拉斯维加斯,他在这里有一个设备完善的诊疗室。”

“已经到了。”

安绝挑眉:“看来,你早就准备好了。水晶头骨应该也在你的算计之中。”

“可惜,出了差错。”

安绝没有说那是席大神医面子观念在作祟,只道:“你的确应该感谢安安,如果没有她,舅舅不可能轻易松口。”

易风爵点头,“我欠你一个人情。”

“三千万筹码和越南罂粟田,足够。”

“安小姐的情,并不包括在内。”

安绝不再开口。既然对方意,他又何必阻止?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只是,不久的将来,安绝看到他出现在自己家里,还得了小公主青睐,就忍不住为此刻的所作所为后悔到肠子发青。

“大概什么时候?”阿眠已经不能再等。

“放心,他既然答应了,就必定会尽快行动,你只需要把人送到即可。”

“我这边随时可以。”

“我很好奇,你手上的水晶头骨怎么来的?”安绝目露审视。

“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

“是你截了安家的胡!”双眼眯起,危险谲光稍纵即逝。

易风爵安之泰然,“弱肉强食的规则,你比我懂。”

当初,一收到消息,安绝就派人去泰国寻找,没想到半路杀出一拨当地势力,害他功亏一篑。

“胆子够大。”

“不大怎么配当你安绝的对手?”

“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奉陪到底。”

……

安安把茶水倒入洗净的茶盏之中,然后双手呈上,柔雅一笑:“舅舅喝茶。”

“小乖乖真好。”席瑾满眼慈爱。

安绝牙口泛酸。

“哥,喝茶。”

“起来,地上凉。”

“不碍事,有地毯。”

“话可不能这么说,中医上讲,千寒易除,一湿难去。小乖乖一定要将息自己的身体,知道吗?”这丫头太聪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席瑾是怕“多智早夭”的魔咒在她身上应验,因而格外重视。

“知道了。”她站起来,坐到席瑾身旁,“舅舅,你教我把脉好不好?”

“五百种草药背熟了吗?”

“嗯。”

“真的?”

安安点头。

“只背名字不作数,还要把每种草药的形表特征和药性功能一并记下来才算合格。”

“当然。”

“所以,你都记下来了吗?”

席瑾真心希望看到她摇头,但事与愿违。

“不信的话,随便考。”

“蔓荆子。”

“别名又称‘白背木耳’,外形呈球形,直径4~6。表面灰黑色或黑褐色,被灰白色粉霜状茸毛,有纵向浅沟4条,顶端微凹,基部有灰白色宿萼及短果梗。萼长为果实的13~23,5齿裂,其中2裂较深,密被茸毛。体轻,质坚韧,不易破碎。横切面可见4室,每室有种子1枚。气特异而芳香,味淡、微辛。”

“性味归经。”

“正要说呢……辛、苦,微寒。归膀胱、肝、胃经。”

“主治功能。”

“疏散风热,清利头目。用于风热感冒头痛,齿龈肿痛,目赤多泪,目暗不明,头晕目眩。怎么样,舅舅?”

席瑾轻咳两声:“那啥……还不错。”

“要继续吗?”

“你从小记性好,我不考你背书,我考理解。”

“好啊!”安安偏头一笑。

“如何解释中医里的‘四气五味’?”

“‘四气’也称‘四性’是指药物具有的寒、热、温、凉四种药性,与所治疾病的寒热性质相对而言。一般来说,寒性凉性的药物都具有清热,泻火,解毒等作用。热性温性的药物多具有祛寒,助阳,温中,通络等作用。此外,尚有一类药性平和的药物,称为性平。至于‘五味’,具体是指药物的辛、甘、酸、苦、咸五种不同味道。味辛的药物发汗,行气,活血;味甘的药物缓解,调和,补益;味酸的药物收敛,固涩;味咸的药物软坚散结。”

“除此之外药物还有涩味和淡味,既然如此,有为何不作‘七味’之称?”席瑾继续发问,不敢再掉以轻心。

安安沉吟一瞬,“涩味的作用与酸味类似,可归入酸味,而淡味又可理解成无味。”

“这些东西你从什么地方看到的?”

“上次你留下一本《药典》……”

“花了多长时间背下来?”

“一个月。”

“……”

“舅舅,这些基础的东西我都会了,教我把脉好不好?”

“别说大话。”

“不信你可以再考。”

席瑾收敛起玩笑的态度,“好,那我问你,什么是升降浮沉。”

“升降浮沉是指药物进入人体后,分别产生上升,下降,发散和泻利的作用趋向。一般来说,具有升浮性质的药物,有向上向外的趋向,分别有升阳,发表,散寒,催吐和透疹的作用。具有沉降性质的药物,则有下行向内的趋向,分别具有潜阳,收敛,清热,降逆,渗利,泻下安神的作用。”

“我记得《药典》上这页被损坏了,你如何得知?”

安安指了指脑袋,“融会贯通,再整合理解。”

“……”

“现在能答应吗?舅舅?”

席瑾叹了口气,眼里流露出近似悲悯的惆怅:“小乖乖,我有没有说过,女孩子不要太聪明?”

她笑着摇头。

“那我现在说了,你能听进去吗?”

“舅舅,聪明还是迟钝,都不是我可以选择的,你糊涂了。”

席瑾怔忡。

“那我不学这些了,好不好?”

“这些是哪些?”

“古琴、药理、烹饪、调香……”

“可我喜欢,怎么办呢?”

席瑾咬牙,慧极必伤啊,傻丫头!

“哥,你赶紧说一说舅舅,他又开始杞人忧天了。”安安急忙搬救兵。

安绝正欲开口。

席瑾却站起来,仰头把茶水饮尽,连连摆手:“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想静静,也别问我静静是谁。”

“……”

“……”

妈哒!当年,他花了整整三个月才把师父传下来的《药典》背完,原本觉得自己很天才了,可眼下这么一出,无异于当头棒喝,敲得他两眼发懵。

果然,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舅舅?”

“小乖乖,你现在千万别跟我说话,先让舅舅缓上一缓。”如此才经受得住打击。

“……哦。”

安绝一眼就看穿他在别扭什么,也不戳破,只把空掉的茶盏递过去:“小妹,再来一杯。”

“没了……我马上泡!”

“当心沸水,别烫到。”

“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会注意。”

“嗯。”

这厢兄妹情深,那头席瑾还在无限纠结。

------题外话------

昨天的二更,迟到啦,所以今早起来赶在九点前又多写了两千字,摸摸大家!今天两更还是照常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