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或者说,谁伤了他的心(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威尔逊?”诊疗室外,席瑾一身白袍,看着金发碧眼的小老头目露惊诧……

“席先生。”

“哟,还真是你。”

威尔逊笑得一脸谦恭,“二少爷就麻烦您了。”

“嚯,这还跟我客套?”

“应该的,应该的。”

席瑾啧了声,“敢情你跟个华人主子,连国内虚与委蛇那套都信手拈来,不错嘛!”

威尔逊顿了顿,他汉语挺溜,广东话也能听懂,但仅限于日常交流,成语什么的离他还很遥远,“虚与委蛇”和“信手拈来”具体什么意思完全没概念,但直告诉他,这两个字配上席瑾的语气就等于调侃。

该怎么回呢?

谢谢?

好像太直白了,不符合华夏人的含蓄。

沉思半晌,而后拱手笑道:“席先生谬赞。”

“……”

“咳咳!病人呢?”

威尔逊神情一震,回头叫了声“”。

席瑾循声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轮椅,毛毯盖住男人下半身,待往前几步后,借着室内灯光,席瑾才看清楚对方相貌。

“易风爵?!”

推着轮椅前行的阿闻言,冷冷扫过他,席瑾这才意识到不对。

虽然脸一模一样,但轮椅上的人气质温和,眉眼间凝聚着安详,和易风爵的霸气狂妄是两个极端。

再说,姓易的小子生龙活虎,才短短一天,怎么可能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

“太像了……”席瑾喃喃出声。

“这是爵爷的弟弟。”威尔逊解释道,“五年前一场车祸之后,就昏睡不醒。”

“双胞胎?”

“嗯。”

“你的意思是,他这个状态已经持续五年?”

威尔逊点头,“二少爷的肌肉已经有萎缩迹象,抵抗力也一天比一天弱,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很可能导致各种并发症,迟早都会……”

“先进来。他之前的病例和所有仪器检查报告有没有带来?”

“都有。”

“把人抬到床上。”

和威尔逊正欲动手,中途被人截下,易风爵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室内,身旁站着安绝和安安兄妹俩。

他说,“我来。”

然后将轮椅上的顾眠打横一抱,放到床上。

席瑾呵了声,咕哝一句:“力气倒不小……”

“舅舅,我可以帮忙。”安安走到他身边。

“小乖乖,别闹,你在边儿上看着就好。”

“……哦。”

一切准备就绪,席瑾先用西医的手法检查了顾眠的脉搏、心跳等基础指标。

“很正常。”他取下听诊器,“一切指标都显示和普通人相差不大。你们确定他五年来一次都没醒过?”

“是的,从没醒过。”威尔逊笃定道。

“这就怪了……”席瑾皱眉,若有所思。

然后,便是良久沉默。

威尔逊紧张得手心冒汗,易风爵的脸色也愈发沉重。

“舅舅?”轻缓柔曼的声音打破凝重沉滞的氛围,对上小乖乖关切的目光,席瑾骤然回神。

“对于外界刺激,病人有无反应?比如,咳嗽、喷嚏……”

“有。”

“开口说过话吗?类似梦呓那样。”

威尔逊想了想,摇头:“没有。”

“有!”易风爵神情骤凛。

“他说了什么?”

“西。”也可能是“希”、“惜”、“兮”……

“他在说话的时候,你有没有试着叫醒他?”

“嗯。”

“什么反应?”

“睫毛在动,但叫不醒。”

席瑾心里大概有了点眉目,“严格意义上的PV,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指的是与植物生存状态相似的特殊人体状态。除保留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进行物质及能量的代谢能力外,认知能力,包括对自己存在的认知,将完全丧失。虽然外界刺激也能让植物人产生一些本能的反射,如咳嗽、喷嚏、打哈欠等等。但人体机体已经失去意识、知觉、思维等人类特有的高级神经活动。显然,这位二少爷不在此列,他既然能开口说话,就证明意识还在,思维尚存。”

威尔逊和席瑾的看法一样,二少爷并不是植物人,但是他的判断依据不在于能否说话,而是通过一系列仪器检查,再进行缜密的数据分析,最终得出这个结论。

“既然不是植物人,那为什么一直昏睡?”威尔逊努力了五年,始终没找到答案。

席瑾没急着回答,而是从抽屉里取出一个脉枕交给安安,“知道怎么做?”

“嗯。”安姑娘使劲点头,两眼放光。

行至床边,男人高大的身躯矗立眼前,安安垂眸,轻声道:“麻烦,让一让。”

眼底掠过一抹深邃,易风爵退开。

安安蹲在床边,将顾眠手心朝上平放,然后把脉枕垫于其下,正好将腕口露出,以便诊脉。

“舅舅,可以了。”

席瑾走过去,在一旁矮凳落座,伸手搭上顾眠脉搏。

威尔逊老眼放光,这就是中医的诊脉吗?望闻问切……

“脉搏的周期性起伏,是由于心脏收缩和舒张的影响下,动脉管内压力的突然增加和降低而引起的。因此,通过脉搏的跳动变化,可以了解心血管系统的变化。”席瑾自顾自开口。

安安为之一振,舅舅是在……指点她?

顿时,摒除杂念,聚精会神。

易风爵余光落到她身上,下一秒,平静移开。

“中医对把脉的研究已有几千年历史,把最常见的脉搏归纳为28种类型。例如,浮脉、沉脉、迟脉、数脉、洪脉、细脉、长脉、短脉、实脉、虚脉、滑脉等等。”

“中医把脉,把的是桡动脉,以桡骨茎突为界,分成三段,每一段代表一个内脏。”席瑾的手还搭在顾眠腕部,身体保持不动,目光笔直,音调沉缓。

威尔逊竖着耳朵,却碍于其中某些术语太过专业,一时无法理解,所以似懂非懂。

“这和西医的把脉有什么区别吗?”安安开口询问。

这也正是威尔逊疑惑的地方,所以两人十分默契地盯着席瑾,目不转睛。

“虽然同样是利用食指、中指、无名指的触觉来了解病人桡动脉搏动的情况,但中医把脉时间更长,不仅要了解脉搏的强弱、跳动的频率快慢、节律的齐整等一般变化,还要了解脉管内血液充盈的程度、血流是否畅通,以及脉搏波动幅度等等。”

“那各种脉象所对应的具体特征是什么?”

席瑾看了自家小乖乖一眼,余光扫过够长了脖颈的威尔逊,神秘一笑:“回去再告诉你。”

“……”

把完脉,席瑾立即净手,安安把脉枕收回来,又细心地扯过毛毯替顾眠盖上。

“怎么样了,席先生?”威尔逊上前,满眼希冀。

“闭证。”

“……能说具体一些吗?”

“简而言之:热病邪入,营血内闭。以牙关紧闭,两手握固或昏迷不醒、身热肢厥为特征。”

“所以,二少爷昏迷是因为……邪气入体?”威尔逊顿了半晌,想出这么个词儿。

席瑾看了他一眼:“汉语学得不错。”

威尔逊下意识挺直腰板。

“但是,你只说对一半。昏迷不醒确实因为气结于胸,但不是邪气,而是郁气。”

“郁气?”

席瑾眼中掠过一抹犀利:“他出车祸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或者说,谁伤了他的心?”

威尔逊皱眉,“难道说,二少爷一直昏睡不是因为病理原因,而是……心理原因?”

易风爵面色瞬间变得难看。

原来,不是“西”,是“兮”……

“席先生,那这种病应该如何医治?”

“很简单,开窍通闭。”

“什……什么叫开窍通闭?”威尔逊带着浓郁的英伦腔依样画葫芦重复。

“水沟、十二井、合谷、太冲、大椎。”

威尔逊一头雾水。

“舅舅,能再具体一些吗?”安安目露询问。

“好,既然小乖乖想听,我就说一说。这水沟位于督脉,为手足阳明与督脉之会,有开窍泄热、醒脑宁神之功;十二井乃阴阳经交接之处,刺此冀经气接续,阴阳协调;合谷、太冲合称四关,分属大肠与肝两经,善解郁利窍,疏调一身气机。四穴合用,可达通调阴阳气机,开窍醒脑宁神之目的。”

“先取水沟,针芒向上,反复运计,强度宜适当加大。继用三棱针刺十二井,挤去恶血数滴。余穴均宜留针,留针期间,须间断作反复持续运针,施泻法。留针时间,一般应到神志恢复方止。如疗效不显,即须改用其他疗法。”

三刻钟后。

席瑾收针纳气,“好了,今天先到这里。人就暂时留在我这儿,半个月为期,如若醒不过来,你们另请高明,但水晶头骨必须留下!”

“你有多大把握?”易风爵开口。

“对半开。”

“阿。”

大块头闻声上前,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木匣,低眉,敛目,双手敬奉。

席瑾两眼放光,“果然是阿兹莫一代,千年水晶,当真非同凡响!”

“我弟弟就交给你了。”

席瑾迅速将黑匣收进抽屉,生怕对方反悔,“事先声明,无论结果如何,这颗头骨我绝对不会归还。”

易风爵冷眼含霜。

“但我保证,尽全力救治。”

“好。”

“你们可以走了,别在这儿碍手碍脚。”席瑾挥手,赶苍蝇的动作。

易风爵往病床上看了一眼,孤桀的眼神透出深意,抬步离开。

“等等!”

脚下一顿。

席瑾轻咳两声,“针灸的方法只能做一时拖延,要想彻底根治,把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变成百分之百,关键是要找到郁气根源。你们不妨查一查车祸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令他产生了厌世倦命的念头。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易风爵应了声,转身出门,阿紧随其后。

安安却发现男人垂放于身侧的双手已然紧握成拳。

“想什么?”

“哥,你说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能让一个人悲痛至此,连命都不要?”

“不管经历过什么,逃避是最愚蠢的方式。”

愚蠢吗?安安苦笑。

“好了,别再想这些无关的事。刚才妈打电话过来,让你一定记得回电。”

“嗯。”

“走吧。”

易风爵拉开车门,坐到后排。

阿把枪往腰间一别,双手握住方向盘,尽职尽责充当司机的角色。

“人找到没有?”

“……暂时还没有消息。”

“废物!”

阿浑身一颤,“派去的人调查发现,她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四川。”

“具体位置?”

“大凉山区。”

“她居然躲到那种地方?”

“爵爷,我们派去击杀她的那批人消失得不明不白,我担心其中有诈。”

“继续查,务必在半个月内把人找到。”

“是!”

炎兮,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哪里!

上天入地,就算把华夏翻过来,你也休想逃脱。

欠下的债总有清算的一天,死,太便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