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宫心计?/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位请慢用。”

所谓的情侣咖啡就是用一个特制的大号咖啡杯,液面用奶泡画出大小飞舞的桃心,可供两人饮用。

“尝尝?”谈熙推给他。

陆征轻咳两声,“你先。”

谈熙咂嘴,既然如此,她就八客气了,“口感不错,试试。”

陆征接过去喝了一口,眉心微蹙,“太甜。”

最后,大半杯进了谈熙肚子里,陆征勉强喝掉几口。

离开咖啡屋,天又开始下雪,沁凉的空气钻进呼吸道,像吞了一口薄荷冰水,神清气爽。

店员笑着追上来,“给二位的赠礼,新年快!”说完,把东西塞到谈熙手上,转身进店。

两顶帽子,质量一般,是喜庆的红色,左右两边悬着白色小绒球。

谈熙给自己戴上,转过头朝陆征眨眨眼,“好看吗?”

“好看。”

“你也戴。”

男人没说话,但表情是拒绝的。

“低头。”谈熙踮脚,准备亲自动手。

“不要。”

“趁现在街上没人,你戴给我看看,就看看,很快的。”

“……”

“阿征?”

“……”

“小征征?”

“……”

“舅舅?”

“闭嘴。”明知他介意什么,还拿这两个字来刺激他,“狗东西,没心没肺!”

“K,我当你答应了。”

“……”

陆征低头,谈熙亲手给他戴上,由于帽口太小,只能勉强盖住发际线,露出铮亮饱满的脑门儿,“像庙里的和尚。”

谈熙冷不防吐出这么一句。

男人面色一黑。

“可惜呀可惜,”她兀自摇头,嗟叹出声,“是个荤和尚。”

“古人有云:食色,性也。”

谈熙险些气笑,“你这是在侮辱出家人!”

“老祖宗传下来的道理,我只是借用。”

“断章取义。”

陆征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按,谈熙被迫贴近,四目相对,呼吸紧密交缠。

“你在为和尚抱不平?嗯?”沉凛的调子,尾音上挑。

谈熙顺势贴近,娇笑道:“是又怎样?”

白雪覆盖的大街上,装修精致的咖啡店前,一男一女亲密相拥,远远望去,绝美如画。

“确实应该抱不平,毕竟和尚看得见吃不到,摸得到睡不着。”

“……”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但如果换成美女身下过,你说,佛祖还留不留得住?”

“要搁古代,你就是个祸头!”

陆征轻笑,“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所以,你要为女人,放弃信仰?”

“不为女人,为你。”

“值得吗?”谈熙面色一正,目光认真。

“如果我说不值,你会让我反悔?”

“不会。”

“所以,”陆征轻叹,“选择权从来不在我手里。”

谈熙笑得眉眼弯弯,“阿征,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高明的强盗?”偷心于无形。

“没有。”因为除了你,谁也不敢。

“那现在我说了,你服不服?”女孩儿下颌微抬,眉眼飞扬。

“服,不过,我只强你。”

“老不正经。”

“太正经了,怕你不爱。”

“……”

两人沿着街道慢行,周围商铺多数歇业,只有商贸中心还在开门迎客,大红灯笼高挂两侧。

“进去逛逛?”

谈熙点头应好,这世上就没有不喜欢逛街的女人。

都说商场是最适合偶遇的地方,这不,两人刚从电梯出来,就迎面撞上熟人。

陆征下意识皱眉,谈熙笑意深沉。

景岚和庞绍婷俱是一愣,谈话声戛然而止,笑容也顺势收敛。

一个豪门贵妇,一个名媛千金,确实比普通人更有资本,走路带风,说话昂首。

谈熙像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目光逡巡在两人之间,似笑非笑。

“舅妈。”陆征淡淡颔首,态度算不上热络,但也绝不失礼。

“阿征也来逛街?”

“征哥。”庞绍婷按捺住心头激动,平静开口,大家闺秀的端庄表露无遗。视线直接掠过谈熙,好像她是个什么不入眼的玩意儿。

陆征眉心稍紧,眼底闪过不豫。

庞绍婷却未曾察觉,莞尔道:“征哥打算给老人家挑年礼吗?”明天就是除夕,陆征肯定要回老宅吃团年饭的,礼物必不可少,所以她才有此一问。

陆征却不置可否,他今天主要目的是陪小东西闲逛,至于年礼还真没什么打算。

“不如我陪你一起?陆奶奶的喜好我也略知一二。”庞绍婷提议,连谄媚献好也能做出落落大方的姿态,不愧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名门闺秀。

谈熙冷冷勾唇,明知她和陆征的关系,还装聋作哑,所谓的家教门风也不过如此。披着端庄的外衣掩饰骚放的内里,贱人呐,就是矫情。

“不必。”陆征沉声回应。

庞绍婷好像并未意识到他的不耐,柔声劝说:“征哥,你别跟我客气,一家人不用太生分。”

“我想,年礼还是要女朋友挑才合适。”陆征轻描淡写。

庞绍婷面色唰的一下惨白,无措又茫然地看着他,转向景岚的瞬间化作满眼委屈,好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谈熙面不改色,笑意从容,说实话,庞绍婷这种初级白莲花段位她还真没看在眼里。有奚葶这朵巨莲在前,这点本事自然不够看。

“阿征,小婷也是一片好意……”景岚看不得闺女受气,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作为长辈不便开口,但还是忍不住。绍婷是她看着长大的,虽然没有血缘,但长久相处早已情同母女,哪能看着她下不了台?

“妈,没关系的。”勉强撑起笑脸,女人眼中闪泪。

景岚心疼至极:“阿征,不如让小婷跟你……们一起去,也好帮着出个主意,毕竟老太太的心意还是小婷比较了解。”

谈熙笑了,明媚灿烂,这个时候她要还不开口,那就真是包子到一定境界。

“庞小姐一起恐怕……不太方便。”

景岚微愣,庞绍婷亦目露惊怔,她们都没想到谈熙会在这个时候开口。或者说,她们不认为小门小户教养出来的女人会有胆子在这时候站出来说话。

“不方便?”景岚心下恼怒,“绍婷和阿征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我不认为会有什么不方便。”

谈熙目光沉静,笑容潋滟:“可是我觉得不方便呢,怎么办?”

景岚皱眉,这个女孩子太没教养,跟绍婷简直没法比,也不知道陆征究竟看上她哪点。

“谈小姐这话什么意思?”贵妇面色冷沉,从骨子里散发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谈熙这样的出身在她面前卑若蝼蚁,怎配和她的绍婷相争?如今还敢口出狂言?

谈熙丝毫不受影响,“你问我什么意思?很简单,我和阿征二人世界不需要一个明晃晃的电灯泡,而庞小姐貌似充当了照明功能,自然就成了不方便。”

景岚面色难堪。

庞绍婷眼中一闪而过愤恨之色,转瞬归于平寂,好像什么都没有,还是那个温端庄的名媛千金。

“庞夫人还好像对阿正很关心嘛?”话锋一转,谈熙笑颜灿烂。

景岚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思量之下开口道:“作为舅妈,多几分关心也是应该的。”

“是啊,连找女朋友这事都管上了,您可真是用心良苦。”

景岚保养得宜的脸上闪过一抹难堪。谈熙这话,字字诛心,暗示她借长辈身份,越俎代庖,插手陆征的私事。

其实,在普通家庭舅妈关心侄子的终身大事无可厚非,但同样的情况放到庞家就成了大忌!尤其这个人还是地位超然的陆征。

也许,说地位超然还不够,陆征在庞家的地位仅次于老爷子,很多事就连老太太也做不了他的主。

原本,庞家正儿八经的继承人应该是庞绍勋,但他执意从医,不问军政,庞家传到这一代,就他这根独苗,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是没把他拉回“正道”。如此一来,陆征这个亲缘关系仅次于庞绍勋的后辈,就成了老爷子唯一的寄往。好在,陆征能力不俗,进入部队之后表现突出,以优异成绩进入特种作战队,屡立奇功,最终成为雷神队长,军至少将。

虽然他已经离开部队,但军衔还在,如今更是全面接掌陆氏,可谓钱权集于一身,更成为庞陆宋三家互相连通的桥梁。别说他的私事不允许景岚插手,就是两家老爷子在做出任何决定都不得不顾及他本人的想法。

如果今天谈熙的这番说辞传到老爷子或者老太太耳中,景岚只怕吃不了兜着走!

庞绍婷伸手扶了她一把,朝谈熙笑道:“妈只是关心征哥而已,怕他被某些别有居心的人利用,多说几句也是人之常情。”

“原来在你们眼里,陆征就是个随便会被人利用的无能之辈?”谈熙笑言,转眼看向身旁男人,“看来,你的能力没得到认同啊?”

庞绍婷面色大变,“征哥,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别误会……”

越解释就越无措,陆征面色冷淡,女人记得眼眶发红。

谈熙心里一阵暗爽,跟姑奶奶玩宫心计是吧?

行啊,放马过来,看谁斗得过谁!

无形中,陆征貌似成了皇帝?

这个认知让谈熙极度不爽,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把。

陆征皱眉,一脸莫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