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微醺(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终,庞绍婷的“陪逛”计划胎死腹中。

陆征的冷淡和谈熙意料之外的强势不仅没让她讨到好,反而碰了一鼻子灰。

景岚面色也不大好,谈熙那番连消带打的话像针尖扎在心口上,她不禁反思,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是否真的有失体面?

联想到近几日丈夫的冷淡和公公的忽视,她浑身一震。

“绍婷,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

“老太太还在家等着。”景岚很少有这样强势的时候。

庞绍婷到底有所顾忌,强撑着笑说了几句道别的话,随后跟着景岚离开,临走前,还依依不舍往陆征身上看了几眼。

谈熙恶作剧似的往前一步,直接把对方视线截断,笑得霸道又张扬。

庞绍婷气得脸色泛青,还欲再战,冷不防被景岚一扯,“走了。”

心不甘情不愿,却不得不离开。

待两人走后,谈熙得直不起腰,单手勾住男人臂弯,借此以作支撑。

“好笑?”

谈熙摇头,“是非常好笑,哈哈哈——”

陆征黑一脸。

“知道你像什么吗?”谈熙捋直了气儿,平缓呼吸,“香饽饽。”

“……”

谈熙无视某人已经冷到掉渣的脸色,伸手挑他下巴,语带揶揄,似笑非笑:“抢手货,得意不?”

“……”

“虚荣心有没有特满足?”

“幸灾祸?”陆征冷眼一睃。

谈熙一本正经点了点头:“有点。”

“知道你像什么吗?”陆征反口一问,笑得……有点欠揍。

谈熙直觉那张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果然——

“一只护食的炸毛鸡。”

“……”

轻笑两声,陆征拖着她往前走。

谈熙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丫说谁是鸡?”这个词不能乱用的,好吗?

“乖,别扑腾。”

“……”

两人逛了一圈,什么也没买。

谈熙突然想起,“刚才庞绍婷说的年礼准备好了吗?”

“没有。”

“明天就是除夕,你还不买?”

陆征心思微动,“不如,你来选?”

“行啊!”谈熙一口应下,既然有了女朋友的身份,自然也该行使女朋友的权利,庞白莲不是眼巴巴地想在陆家二老面前刷脸?得,她这个宇宙第一大好人就成全她。

“卡给我,你先去那边餐厅把菜点好,我很快就来。”

“不用我陪?”陆征挑眉,目露怀疑,小丫头笑得不大正常啊……

“我心里有数。这样,你大致跟我说说,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喜好。”

沉吟一瞬,“老爷子喜欢喝茶。”

“陆奶奶呢?”

“她不挑,什么都可以。”

谈熙若有所思,很快啊了声,“你别管,先去点菜,给我一刻钟……”

陆征把黑卡交给她。

谈熙心满意足地走了,陆征摇头,如果不是他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都不错,估计会被这说风就是雨的小性子折腾够呛。

“欢迎光临。”

“一个包厢。”

“这边请。”

陆征脱了外套搭在椅背上,服务员适时送上菜单。

他点了几个谈熙喜欢的菜,中途手机振了两下,有短信进来,他划亮屏幕,点开,是消费通知。

一笔三万五,一笔五万万三,加起来正好八万八。

陆征突然好奇她到底买了什么,能把价格刷得如此整齐又吉利。

“先生,还需要什么吗?”

“刚才那些再加一份水煮牛肉,多辣少麻。”好女孩儿是有奖励的。

服务员把陆征点好的菜从头到尾报了一遍,确定没问题,才退出包间。

“等等。”

脚步一顿。

“再上一瓶红酒。”

“先生请问只有您一位吗?”

“两位。”

“好的,请稍等。”

不多不少,刚好一刻钟,谈熙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入包间,手里还提着两个精美的包装袋。

服务员趁机瞄了一眼,左边是顶层旗袍专柜独有的牛皮墨字绸盒,右边她凭包装辨别不出什么,但大片新绿还是很容易猜到里面应该是茶叶或药材之类的东西。

“买好了?”陆征替她倒了杯热茶。

谈熙把袋子一放,开始取围巾,脱外套,最后只剩下贴身羊绒衫。闻言,朝男人神秘一笑,“是啊,买好了。”

陆征拉开椅子,谈熙坐下来。

“喝口茶。”

“猜猜我买了什么?”轻呷一口,茶水顺着食道下滑,用来暖胃正好。

“旗袍?”

“嗯。”

“茶叶?”

“差不多。”

陆征心里有数,不再多问。

谈熙把两个袋子往他面前一放,“这个是给陆奶奶的,别弄混了。还有,千万别说是我选的。”

“为什么?”

“我低调啊!”

“……”他持保留意见。

“你答不答应?”

“好。”

谈熙凑过去在,在他脸上吧唧一口:“乖~”

“……”

等了几分钟,菜端上来,有某妞儿最喜欢的辣子鸡、麻辣鱼,一片红火,辣味呛得人想哭,口水却没停过。

“老陆,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虫!”

“……”所以,这算夸奖?

可是怎么听怎么内伤。

谈熙已经开始动筷,一口吞进去就辣得两眼泛红,眼泪珠珠在眶里打转。

男人皱眉:“你慢点。”

“哦。”嘴上应得好听,可实则该怎么胡吃海塞依然故我。

陆征倒了两杯红酒,其中一杯推给她。

谈熙一脸见鬼的表情,“我的?”

“嗯哼。”

吞下嘴里的牛肉片,深呼吸,谈熙再次确定:“你,让我,喝酒?”

“不喝算了。”

“等等!我这不先确定一下嘛?”说着,把高脚护进怀里,那架势谁动她就能跟谁拼命。

陆征轻笑,晃动杯身,然后仰头送进嘴里。

酒液鲜红,薄唇如刀,谈熙看着忍不住咽口水,貌似人比酒好喝啊……

“看什么?”黑眸沉邃。

“你。”笑意含情。

陆征挑眉,“勾引我?”

“那你上钩吗?”

“要看你拿什么当饵。”目光落在她赤红的唇瓣之上,因辣椒的缘故,微微肿胀着。

谈熙伸出舌头一舔。

男人心如猫挠。

“我们干一杯?”她笑着提议,眼中深光令人沉陷。

“交杯。”男人得寸进尺。

“好。”

两臂相交,仰头饮尽,彼此目光焦灼,像一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博弈,你不让,我不退,相爱相杀。

谈熙双颊泛红,长时间没练酒量的后果就是一喝上脸,可谓桃色春光。

陆征还是冷峻清凛的模样,似从骨子里透出漠然,双眸依旧深邃,不显丝毫迷离,好像喝进去的不是酒,而是再普通不过的水。

“入口醇香,回味悠长,”谈熙咂嘴,摇头晃脑,“正宗的干红,好喝!”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那当然,姑奶奶是专家!”

陆征轻笑。

“你笑什么?我讲真的!”谈熙又替自己满上,菜都不吃了,只想蹭酒喝。

见男人兀自细品,注意力没在她身上,谈熙放下心来。

几杯下肚,脑袋开始晕乎乎,身体一歪,砸在男人肩膀上,陆征转眼看她,冷眸清冽。

谈熙却不知死活地笑起来,咯咯清脆,“你……也喝……”

男人仰头,送酒入口。

“乖~”伸手摸他喉结,嗯,这里动的时候最可爱了。

陆征浑身一颤。

“你有反应了?”谈熙蹭得越厉害。

女人的体香混合着甘醇的酒香,交织成靡丽的情味,男人眉眼沉沉。

“别闹。”截住她的手,陆征冷斥。

谈熙钻领口的企图落空,转而去撩男人衣摆,这回陆征想拦都拦不住,滑溜的小手贴在紧实的腹部,又摸又掐,还满嘴抱怨——

“硬!”

陆征要是还没反应就真的可以去当和尚了,“哪里硬?”邪笑入眼。

“这里。”衣服下,谈熙用食指戳他小腹。

“哪里?”陆征音调沉哑。

再戳。

男人再问。

反复几次,谈熙终于烦了,“你哪儿都硬,行了吗?!”

“……乖。”

谈熙打酒嗝,陆征顺手递了杯冷茶给她。

咕咚几口下肚,清醒不少。

“喝点酒,就开耍酒疯?”

“我没醉!”谈熙正色。

陆征轻笑,“是,你没醉。”

“不准笑!”谈熙把手从衣服里面拿出来,改戳他的脸。

“……”

吃到最后,谈熙肚子饱了,酒瘾也过了,软倒在靠椅里,像只慵懒矜持的波斯猫。

陆征灭了烟,伸手捏她鼻尖:“起来。”

“不要,再歇会儿。”

“天快黑了。”

“哪有这么快……”

陆征把手横过去,腕上有表,谈熙定睛一看,时针指到六点。

两人结账离开。

踏出商贸中心大门,雪风扑面而来,像冰刀刮在脸上。

谈熙打了个冷颤,头好像有点晕,脸颊也开始发烫,心想,这酒后劲儿还挺大。

陆征把她往怀里揽,谈熙顺势靠过去,乖巧得不可思议。

来的时候没开车,陆征叫了辆出租,二十分钟后,停在蓬莱小区门口。

“总共五十二块。”

陆征作势掏钱,谈熙直接递了张红票过去,“不用找啦!”

司机眉开眼笑,住高档小区的人出手就是大方。

陆征扶着人进小区,门卫立马打招呼,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暧昧和揶揄。

“陆先生,谈小姐,二位慢走。”

谈熙转身朝他挥手,“拜拜哈!”

门卫受宠若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