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谈老师的恋爱课堂/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躲开他的吻,下颌微扬:“出去,我要干活。<->”

“撩了人就想跑?”

“跑?我不是好好站在这儿?”

陆征伸手掐她的腰,纤纤细致,堪可一握。

“想睡你。”他说,状似轻叹。

“我在想,如果老太太听到这话会有什么反应。”

陆征挑眉。

谈熙伸手在他下巴挠了挠,像安抚大型宠物犬,“乖,别搁这儿耍流氓,一边玩儿去。”

“……”

正好外面老太太在叫人,陆征走了,背影有点灰溜溜。

谈熙心情大好,哼着不在调上的歌词,“爱情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晚餐很简单,一大盘滑溜溜的羊肉饺,外加一大锅麻辣鱼,里面有香菇、黄瓜、豆芽、火腿之类的配菜,端上桌的时候,她看见老太太不断咂嘴的动作,陆征喉结也上下滚了滚。

想来,味道还是不错的。

“奶奶您上坐!”谈熙耍宝似的拉开木椅,躬身作请,转过头指使陆征去盛饭。

孙子被使唤,老太太也不见恼,反而一脸欣慰。这男人嘛,就应该找个能管住自己的女人,她不禁联想到自己,笑容随之黯淡了几分。

谈熙状若未见,一个劲儿往她碗里夹菜,“奶奶多吃点~”

“乖。”真是个好孩子。

她跟老太太相处时间虽不长,但可以确定这就是个传统保守的老人家,典型以夫为天,贤良淑德。所以,不难想象陆老爷子究竟是个什么脾性。可惜了老太太这么个聪明又通透的人儿,如果跳出家庭束缚,应该会是个走在时尚前沿富贵俏老太。

谈熙脑子里不禁浮现出,老年版的马蒂莲·梦露站在地铁通风口,暖风吹起她的裙摆,而她那样从容、淡定地伸手压下……

“嘶!”美,艳,绝丽。

“熙熙?”

“嗯?奶奶有事吗?”瞬间回神,跳出遐思。

“吃菜啊!”

“哦,好。”谈熙借夹菜的动作趁机打量老太太那张满是褶皱的脸,即便布满岁月的风霜,印刻时光的痕迹,也依稀能看到曾经的风姿。

这点,看陆征就知道了,他的轮廓跟老太太很像,深邃沉俊,像混血。

“熙熙,你……在看我?”

“对啊!”当场抓包,她也不闪,反而大方承认。

“我有什么可看的吗?”

“奶奶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她由衷赞叹。

老太太闻言,脸上竟闪过一丝女孩儿般的羞赧,“七老八十了,还说什么美不美的……”

“经得起时间洗礼的美人,那才叫真的美。”

“丫头,你这张嘴太甜了。”谭水心眉开眼笑,胸口郁结的闷气竟奇迹般消散。多少年没有听人这么直白地夸过自己了?

阿征内敛,基本不可能从他嘴里听到类似的甜言蜜语;家里那个古板老头子就更不可能了。

“我实话实说嘛。”谈熙眨眨眼,俏皮可爱。

如果不是两人中间隔了张饭桌,谭水心一定忍不住把她搂进怀里,这世上怎么就有恁个招人疼的小家伙呢?

“先吃饭,一会儿凉了。”

谈熙知道她在烹饪方面有些天赋,可没想到这么有天赋,饺子皮薄肉香,鱼肉鲜嫩麻辣,陆征盛了三回饭,老太太吃了满满一碗,就连谈熙自己也吃撑了。

最后,几十个饺子和一大锅麻辣鱼全部解决干净,陆征很自觉地去厨房洗碗,谈熙和老太太则窝在沙发上煲剧。

“……哟,这是要下墓了?”老太太好奇。

谈熙盯着屏幕,聚精会神,“嗯啊,可能会遇见大粽子。”

“大粽子?”

“哦,这是盗墓题材电视剧里的专用术语,就是指僵尸、恶鬼之类不干净的东西。”

“那不成鬼片了?”

“不会太灵异,嗯……就相当于尸变那样。”

老太太下意识捡了个枕头在怀里抱着,明明一脸害怕,还偏要看。

陆征从厨房出来,刚放下袖管就被谈熙支使去削水果,老太太已经习以为常了。

正好一集完了,广告时间,谈熙随手抓了把葡萄干往嘴里送,动作一顿:“奶奶要吗?”

“哦,尝一点。”

还真是对什么都充满好奇。

“您平时都不看电视吗?”

“看的,但大多情况都是新闻频道。”什么财经新闻、时事新闻……

“电视剧呢?”

“战争片居多。”

“哦,”谈熙懂了,“是跟着老爷子一起看?”

老太太脸上闪过莫名复杂的情绪,点了点头。

“那您就没有自己喜欢看的节目?”

“我……应该都可以。”

谈熙忍不住叹口气:“您啊,太贤惠了。”

“几十年都这样过了,我已经习惯。”一抹苦笑爬上唇角,即便她千依百顺,他心里还是嫌弃和怨言居多。

“奶奶,您这种想法可不行。”

谭水心愣住。

“我听阿征说您年轻的时候喜欢听香港歌手林忆莲的歌?”

“对啊!那个时候还是小姑娘,可喜欢她了。”

“《不必在乎我是谁》这首歌还有没有印象?”谈熙摸着调调哼唱几句。

几次,真的想让自己醉

让自己远离那许多恩怨是非

让隐藏已久的渴望随风飞

喔,忘了我是谁

女人若没人爱多可悲

就算是有人听我的歌会流泪

我还是真的期待有人追

何必在乎我是谁

……

恋爱中的女人才美

我想我做得对

我想我不会后悔

不管春风怎样吹

让我先好好爱一回

谈熙的音调不高,轻飘飘的,但每个key都在点上,咬词清晰柔软,老太太瞬间就想起来了。

“您看这歌词都说了,女人就是要恋爱,要人追才会永远保持活力,这跟年龄没关系,是一种人生态度。”

“什么态度?”

“游戏人间,美男相伴。”

老太太有点懵,好像一时之间有点无法接受如此大胆前卫的论调,脸上竟生出几抹可疑的红晕,表情也是闪闪躲躲,不欲多提。

“这……说起来太羞人了……”

谈熙考虑到老人家的接受能力,尽量没再爆出什么惊人之语,但还是把自己的看法表明了——

归根结底,女人不应该围绕男人打转,活得自我一点,随性一些。

“奶奶,吃苹果。”陆征顺手也用牙签扎了一块递给谈熙。

她脖子一伸,直接下嘴,当着老太太的面直接在他脸上吧唧一口,“给你的奖励。”

男人那张脸虽然还是冷沉冷沉的,但眼中柔光显而易见。

谭水心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若有所思。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时针指向七点。

老太太有些着急,虽然不愿承认,但心里还是惦记着家里那个老顽固,她急啊!

也不知道有没有按时吃饭,是不是还在赌气……

谈熙却铁了心要给陆觉民使绊子,开始游说老太太住下,“奶奶,大过年的,外面这么冷,马上春晚就开始了,你就留下来吧!”

“可是家里……”

她朝陆征使眼色,后者眉眼微暗,“虽然何姨回乡下了,但徐伯还在,不会出问题。”

谈熙一个劲儿点头。

想起之前小丫头说的“男人不能惯”、“就算吵架也别先服软”等等论调,老太太把心一横,决定留下了。

“说好了,今晚就住这儿。”谈熙笑得欢天喜地。

希望老爷子没她想的那么渣,除夕这种大团圆的节日怎么也狠不下心让妻子一个人在外面过吧?

只要他往陆征手机上打个电话,谈熙就劝老太太回家,绝不多留。

谭水心又何尝不是这种想法?

只要老头子来通电话,递个台阶,她就立马下来,不跟他犟。

可惜,他们都低估了陆觉民的固执和霸道。

陆家,饭厅。

“老爷,要不我给二少爷打个电话?”徐伯看着一桌子冷菜,急得火烧火燎。

“不必!”陆觉民把筷子一拍,“她爱怎么闹随便。”

“您这又是何必呢?”徐伯苦口婆心,他在陆家几十年,从年轻的时候就跟着陆觉民,可以说是老两口爱情的见证人。

虽然结婚之前闹过一些不愉快,但阿远少爷出生之后,夫妻俩的关系就慢慢好了。风风雨雨,相伴一生,这都迟暮之际,怎么就闹成这样?

还是在大年三十除夕这种时候。

“今天莫名其妙说了些话,我没跟她计较,她反而还闹腾起来了?”老爷子冷笑,看着一桌美味佳肴,丝毫没有下口的**。

“唉,夫人也是为了二少爷,她一心念着孙子……”

“难道我就没念着那个小兔崽子?是,我承认,平时虽然对他严厉了些,但我怎么可能会害他?”

“这是当然。”

“可他们怎么就不明白我一片苦心?阿征胡闹,她这个当奶奶的也跟着起劲儿,你说我生不生气?”越说越急,老爷子胸口剧烈起伏。

徐伯见状,赶紧替他找药,和着水喂他吃下。

“老爷别动气,我马上让二少爷把夫人送回来。”

“不用!”陆觉民老脸涨红,咬着那股子倔强,“她不回来就算了,没必要三催四请!”

“老爷……”

“好了,扶我上楼。”这年没法儿过了。

当时针指向九点,陆征手机仍然毫无动静的时候,老太太眼里唯一的光亮熄灭了。

“熙熙,奶奶住这儿真的不会打扰你们吗?”

“啊?”谈熙一愣,“哦……不会不会!”

------题外话------

有种陆奶奶会被带坏的预感!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