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杠上1/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报告!”

“说。???”

“城南公安局那边正好有人报警,说自己的银行卡账户被非法冻结。”

“呵,我们还没动手,做贼的就开始喊抓贼!”时璟冷笑,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意味。

陆征眼底愤怒尽数散去,此时只剩平静,犹如万丈深渊。

“老陆,现在怎么办?”

“让人去警局,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胆子不小,能力也不低,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冲破他设下的三道防火墙,将电脑里的所有记录不声不响抹去。

原本,陆征抢先一步控制了刘跃的电脑,占据绝对优势,可对方一招声东击西成功引开他的注意,弃前方而选择从后方突破,连毁他三道防火墙,动作之快,手法纯熟。

“看来,是个惯犯……”

陆征说完,大步离开。

“老陆!你干嘛去?”

“见‘受害者’。”

时璟很想跟上,可会议室里老爷子还等着听汇报,沉吟一瞬:“刘明你去。”

“是!”

……

“操啊——”谈熙仰靠在椅背上,双目圆瞪,长吁口气后,那颗怦然跳动的心才渐渐归于平静,可骨子里的激奋却始终挥之不去。

好久没遇到过这么强的对手了。

如果不是她用了一招声东击西,恐怕现在已经身陷囹圄,不得脱身。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怕。

谈熙脑海里把国内排名前十的黑客从头到尾过滤一遍,“都不是……”

当年,她在国外辅修计算机,课程之余研究过全球排名Tp2的黑客,顺道也把华夏的情况摸得门儿清。手法上看,不像国内任何一个榜上有名的黑客。

以守为攻,稳扎稳打,应该有一定年龄或阅历;不恋战,不冲动,性格沉稳,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对方并非初出茅庐的小年轻。

到底是谁呢?

长声一叹,按压着眼角,又清了清嗓,才发现自己口干舌燥。

起身出了书房,半杯温水下肚,谈熙紧绷的神经逐渐缓和。窗口半掩,冷风吹进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方才惊觉后背汗湿,又进卧室换了件干净衣服,回到书房便听见手机响得正欢。

“喂,刘跃。”

“警察来了。”

……

“我再问你一遍,事情经过究竟如何?”晕黄的灯光下,男人脸色刻板,头上警察帽中间赫然是一枚威严的警徽。

刘跃一身白衬衫,西装裤,即便起了褶皱,也难以掩盖其身上温和的气质。

“还要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从进来到现在,同一个问题他已经回答了七遍,这是第八次。

“当然。”

男孩儿眼里闪过压抑的不耐,在面前两个警察的凌厉注视之下,他又将眼里的不满按捺,“今天上午开盘后,华润股价走势正常,没想到十点一刻开始大幅下跌,我本想立即抛出,结果必定损失惨重,我就想赌一把……”

“赌?”左边的警察打断他,“你赌什么?”

刘跃松了松领口,还好没给他上手铐,“当然是赌股价回升。”

“你好像很有信心。”右边的警察年龄比较大,相对来说较左边那位和蔼,这话听起来有点叨嗑家常的意思。

刘跃却不敢放松“不过是最后的挣扎,破釜沉舟罢了。”

“所以,你抱着必死的勇气?”

男孩儿目光一肃:“可以这么说。”

两警察对视一眼。

“股市有风险,但也潜藏着机遇。一夜暴富的人很多,眨眼间一无所有的人也不少。我只是想赌一个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机会。”

男孩儿眼里涌现出狂热,仿佛看到自己生命的信仰。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会血本无归。”

“有,但我刚开始的时候就一无所有,最差也只是回到原点,从头开始罢了。”

“几百万,舍得?”老警察目光如炬。

刘跃轻笑:“我想赢,但也不怕输。”

这句话出自谈熙口中,他暂时捡来用用。

当时,在极度不利的情况下,谈熙让他买入了一只并不被市场看好的股票,本金一百万。他也问过万一亏损,舍不舍得之类的话。

她是怎么说的?

“有舍才有得。课本难道没告诉你,风险和利益并存?就算亏了,我也不惧,好比赌博,谁都想赢,我也不例外,但我不怕输。”

当时,他就被这句话镇住了。

半个月后,那只不被众人看好的股票华丽逆袭,成为熊市大环境下第一匹杀出重围的黑马。

“听起来你像个野心家,可我却不相你没有一点把握就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年轻警察不苟言笑。

刘跃回神,笑了:“我才二十二岁。”

年轻就意味着重头开始的机会和勇气,这才是他最大的倚仗。

“警察同志,我有这个底气。”

“嘴硬。”

刘跃皱眉:“我是来报案的,怎么现在像受审的犯人?”

“我们怀疑你采用非法手段,探知股市内幕。”

刘跃狠咬了下舌尖,以此克制自己处于本能的战栗,“我没有。”

“你有!”伴随着一声哐当巨响,年轻警察拍桌而起。

那一瞬间,他真的快顶不住了。

但谈熙之前说过的话隐隐回响在耳畔——

“……记住,一切只是偶然,你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违法,也没有犯罪。撑过来,你就安全了;撑不下去,我们一起完蛋。”

撑下去!

“我、真、的、没、有。”

“敬酒不吃吃罚酒!”音调陡然拔高,如惊雷乍响。

刘跃嘴唇哆嗦,口腔之中却将舌头死死咬紧,“你们误会了。”

见他如此倔强,两个警察顿时头大,朝单向玻璃的方位隐晦地瞟了一眼,冷汗已渐渐爬上后背。

与问询室一道玻璃之隔的监讯室内,高大的男人眉目冷峻,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将之前那一幕尽收眼底。

“让他们出来。”

“陆将……”刘明欲言又止。

“问不出什么了,再继续也只是浪费时间。”

“可以刑讯。”

陆征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刘明头皮发麻,他……有说错什么吗?

“你以为是在雷神的地盘上?”

“我们可以把人带走。”他涨红了脸,目光既敬且畏。

------题外话------

本来想今天就让熙熙和二爷杠上的,但是卡卡得厉害……该用什么样的情绪面对面呢?棋逢对手的兴奋,还是情人见面的惊怔,或者相爱相杀,顺便再来个误会?鱼脑有点乱,今晚理一理,明天早上十点有更新哒!保证让这两位见面hhh~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