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不,你是个纨绔(四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一棍子,再给个甜枣?

谈熙抿唇,躺着没动,眉心却不自觉聚拢。

药油挥发到空气中,红花的味道有些刺鼻,大掌游弋至侧颈,谈熙甚至可以清晰感受到男人指腹的薄茧。

“你快点……”贝齿咬紧下唇,刚才还面红耳赤地争吵过,现在又闹的是哪出?

“别动。”

谈熙愈发焦躁,与陆征的四平八稳形成鲜明对比。

“好了。”拧紧瓶盖。

猛地弹坐起来,不小心扭到脖颈,疼得龇牙咧嘴。

“该!”

“怪谁?啊!”恼怒转嫁到罪魁祸首身上,水眸圆瞪,气得双颊泛红。

陆征把药油放回抽屉,对此不作回应。

谈熙气得跳脚,“你转过来。看我。”

“然后?”

你大爷的!

“不是要回家谈?现在回来了,你想说什么?”谈熙豁出去了,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再说,某人指不定怎么愧疚呢,此时不谈更待何时?

陆征的确不好受,尤其看到女孩儿脖颈间瘀紫的印痕,懊恼更甚。

“你先休息,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我不,现在就说清楚。”

以后?等她好了,还不知道怎么被收拾,速战速决最好不过。

男人拧眉,将她按坐到沙发上,谈熙正伸长脖颈较劲儿,冷不防被这么一按,气势全无。

“坐好。”

“愿意谈了?”

“脚放下来。”她原本就跪坐在沙发上,支着上半身,被按坐下去后蜷跪着的两条腿自然被压到臀下。

“你这样跟孩子又有什么区别?”

谈熙一恼:“怎么没区别?”

“哦,你比他们还顽劣。”

“孩子能陪你滚床单?”冷笑。

男人面色骤凛,紧了紧拳头,腕口处青色血管暴起。

谈熙抿唇,低了头,顺势垂敛眼睑,露出一截白皙的后颈,微微上拱,形成一道倔强的弧度。

一时静默。

半晌,陆征开口打破死寂:“你和刘跃怎么认识的?”

谈熙照实了说,从银行办卡到听了他的推荐购买基金,最后T大偶遇,两人一拍即合。

“你会炒股?”

“嗯。”

“谁教的?”

“非要人教,不能自学成才?”

陆征看了她一眼,轻笑:“我不信。”

气得谈熙咬牙切齿,“连教授都说我是天纵奇才,将来必定是个成功的操盘手,你凭什么不信?!”

“哪个教授?”

“……”

“嗯?”

谈熙警醒,臭男人在套她的话。

“当然是金融系的教授。”

“你之前想说什么?斯?外国人?”

“想太多。”谈熙翻了个白眼儿,皮笑肉不笑的,心里却因为他的敏锐暗自惊奇。

不愧是特种部队混出来的,洞察力不是一般好。

“你一个艺术系学生为什么会跟金融系教授打交道?”

“旁听。”

男人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

“陆征,我在你眼里就是个废材?”

“没有……”

谈熙面色刚有好转,下一秒——

“你是个纨绔。”

“丫的!我招你惹你了?”这么诋毁老娘?

“当初不是你招了我?”

“滚蛋!”死不要脸。

“说实话。”

“旁听旁听旁听……爱信不信!”

冷眼盯着她,半晌没眨,“好,姑且你是旁听学会的,那炒股的本金从何而来?别拿黑卡说事,你花了多少,我心里有数。”

“自己赚的。”

“怎么赚?”

“……”怎么说?赌场红利?

恐怕说出来会死得更惨。

陆征骨子里流淌的正义,即便经过这些年的打磨,也不曾消失,只是变得更圆滑,更懂变通,但基本的原则从未抛弃。这点从他在商界的好口碑便可见一斑。

赌场本就打了擦边球,不可说,不可说……

“之前,我跟周奕打赌,他输了。”

“周奕?小白的朋友。”

“嗯。”

“赌什么?”

“……赛车。”

“看来,我不知道的事还很多。”上次因为违章驾驶,把几人从局子里捞出来的时候,陆征就知道谈熙和周奕认识,没想到还在更加之前的时候就有联系了。

男人的表情让她头皮发麻,眼底被阴沉填满,谈熙忍不住软了语调,小声道:“你没问……”

所以她觉得不用讲。

再说,宋白身边来来去去就周奕、杨绪那几个人,陆征既然知道她和宋白走得近,就不难猜她也会认识那些人。

“赢了多少?”

“很多鞋,卖了几十万。”

“投进华润的本金是一百二十万。”

“很简答,钱放进股市,只要决策不出意外,等几个月,不难翻到一百万……”

“谈熙!”

“……”

“你好像很光荣?”

撇嘴,她炒股本来就很厉害的,好不好?

------题外话------

大家猜猜陆征会不会发现什么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