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咱们不闹了,好不好?(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奶奶,我去那边歇会儿,要不要一起?”谈熙指了指不远处的石凳。

“我还不累。”

“哦。”谈熙忍住想笑的冲动,“那我过去了啊!”

“行。”

期间陆陆续续有人离开,到八点半正式结束,人也散得差不多,老太太坚持到最后,跳出一身薄汗,围巾解下来随意搭在臂弯,脸上洋溢着笑,仿佛笼罩在温暖之中。

“好玩吗?”谈熙把刚从便利店买的矿泉水递过去。

老太太伸手来接。

“已经拧开了。”

“谢谢。以前看别人跳过。”

“明天我再陪您来?”

“这……”老太太脸上闪过赧然,有些不好意思。

谈熙状若未见,伸了个懒腰:“正好我也运动运动,最近好像长胖不少……

“那……我们明天再来?”

“嗯!”

第一步重拾好心情,get!

月上中天,整夜好眠。

再次睁眼,是被食物的香气唤醒,谈熙拥着棉被坐起来,窗外一片明亮,夹杂着道道金光。

大晴天,融雪天。

洗漱完,循着香气走到厨房门口,老太太系着围裙忙活,蒸气缭绕,平添居家的温馨。

“奶奶做了什么?好香啊!”

“怎么起了?不多睡会儿?”

“再睡下去成猪了……”低声咕哝。

“什么?”

“没,我是说您这手艺连国际大厨都得认输。”

“瞎说!尝都没尝,就开始恭维我,你这丫头也太不靠谱了。”话虽如此,谭水心脸上的笑却愈发灿烂。

嘛,好话人人都爱听。

“还有两分钟就好了。”

谈熙凑过去:“您做的什么……”

“别揭!当心烫了你的小爪子。”

“嘿嘿……”

“先去饭厅等着,很快就能吃。”

“好吧。”

谈熙取了两个碗和两双筷子,转身出去。

很快,老太太戴着棉布手套端出三层笼屉,谈熙想搭把手。

“别碰,烫手!”

她又乖乖缩回来,“这是……小笼包?”

“嗯,尝尝吧。”

“好吃!唉——烫烫烫!”一口咬下去,热滚滚的汤汁流出来,谈熙哇哇直叫。

“你慢点,慢点……”老太太可劲儿心疼了,“怎么像个孩子似的。”

谈熙动作一滞,神情微顿,不知想到什么眼底涌上莫名隐晦的神色,“奶奶,我真的很像孩子?”

“孩子多好?有人宠,有人疼……”

所以,他也是这样想的?

没有不尊重,也没有看不起,他只是……想宠她?

“熙熙?”

“……嗯?”猛然回神。

“怎么了?”

“没、没事。”

“阿征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最多半个月。”

“哟,还有段日子呢……他走的时候有没有说出了什么事?”

“好像北美那边的生意出了问题。”

“北美确实不大安定,”老太太若有所思,“这些年经常出状况。”

谈熙打算细问,不等她开口,老太太先发话:“趁热吃,厨房还有。”

“好。”

“味道如何?”

“赞!”右手竖起大拇指。

谈熙真没恭维,皮薄,味鲜,咽下去后齿颊留香,外形也好看,小小个放在笼屉里,说不出的袖珍可爱。

“我记得咱家没笼屉啊?”

“早上起来我看时间还早,打算去趟超市,结果没开门。回来的时候遇到老李先生,他家有,就借给我了。”

“老李……先生?”谈熙眨眼,一脸好奇。

“他家就在上面的别墅区,还养了只小金毛,三个月大,系着个红兜兜,可爱得很。”

“您跟他怎么认识的?”

“昨天在楼下,他就坐在花坛旁边,我差点踩了他的脚。”

“您去老李先生的家了?”

老太太小口咬了包子,慢慢吮里面的汤汁儿,闻言,点了点头:“怪可怜的,那么大的房子除了保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那他妻子……”

“去世很多年了。”

“这您都给扒拉得一清二楚,厉害啊!”

老太太这才觉得不对劲儿,反应过来,笑骂一声:“你这小脑袋瓜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谈熙不敢再开玩笑,下意识咬了口包子,汤汁儿飞溅,顿时就把她给烫懵了。

反应过来,“唔……好烫啊,奶奶……”泪目盈然,小脸儿委屈。

老太太面色一变,赶紧丢了筷子:“乖,让奶奶看看严不严重……没事,嘴角红了,其他地方不打紧。我去阳台给你掰块芦荟,擦一擦,清热解火……”

“别,”谈熙把人拉住,“已经没事了,先吃完再说。”

“真没事?”

“比金子还真!”

“你呀!都说了要小心点,怎么不听劝?”

谈熙吐吐舌头,“都怪您手艺太好,我这不激动了点嘛……”

“灌汤小笼包不能这样吃,看我,”老太太用筷子夹起一个,“先在香醋碟子里蘸一蘸,朝外面侧些许,咬开底部一边的皮子,吸里面的卤,再把开口位置再放到蘸碟之中,让醋进入,最后整个包进嘴里,咬下去……”

老太太声音温柔,动作优雅,好像吃的不是小笼包,而是什么龙肉凤肉。

谈熙看得出神,毫不掩饰眼里的惊叹与欣赏。

有些人,越老越邋遢,有些人却散发出岁月馈赠的独有风韵,美得不落俗套,醇香清冽。

“学会了吗?”

“嗯。”

“等到中秋节前后,桂花盛开之际,还有加蟹小笼包,比这个更好吃。”

“这是常州的做法?”

“原来你知道?!”老太太目露惊喜。

“那当然。”轻轻挑眉,一脸嘚瑟。

小笼包是江南地区著名的传统小吃,起源清代道光年间的江苏常州府,为当时的常州小河沿浮桥南堍的万华茶楼首创。无锡小笼包味甜,而常州小笼包味鲜,她一尝就知道了。

再联想老太太的故乡,十之**分确定。

“都说古时有万华,近代有迎桂。所有常州人都知道,吃小笼包要到迎桂茶社。奶奶,我说得可对?”

“对!对!难为你还知道这些……”

上辈子她一时兴起,半夜开车从上海出发到常州,就为吃上热腾腾的小笼包,年轻就等于疯狂的资本。

“皮薄透明、卤汁丰富、蟹香扑鼻、肥而不腻、汁水浓郁、肉馅鲜嫩,辅以香醋、嫩姜,风味更佳,堪称常州一绝。”

这次轮到老太太竖大拇指。

吃完早餐,谈熙把碗洗了,见太阳正好,便提议出门逛街。

老太太自然点头应允。她平时很少逛街,最多与小何结伴去农贸市场买菜,至于衣服鞋子这些东西,每个季度都会有专门的裁缝往家里送,所以谈熙把她拉进商城免税店的时候,谭水心才会觉得既陌生又新奇。

“欢迎光临。二位打算看点什么?”导购小姐笑脸殷切,目光掠过谈熙手里那只Brkn手包微微一闪。

“不用招呼,随便逛逛。”

“好的。有需要请随时叫我。”

谈熙淡淡点头,“奶奶,这条围巾怎么样?”

“你围的话,可能稍显呆板了些。”墨绿色,虽然低调富贵却不适合谈熙这个年纪。

“我是买给你的。”

“我?”

“嗯啊,料子摸上去很光滑,颜色也适合您。”

“不用,家里好多围巾。”老太太没说假话,她有个专门开辟出来的衣帽间,每个季度送来的衣服,小何整理之后全部放到里面,她就是每天换一件都不带重样儿,围巾也堆了不少。

“那怎么一样?这是我送的呀!”谈熙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叫来服务员,“麻烦包起来。”

老太太推拒的话便再难说出口。

结账的时候,谈熙刚把卡掏出来,谭水心已经先她一步,“我来。”

好家伙,老太太手上竟然是张黑金卡。

收银员乍看两张一毛一样的黑卡摆在面前,惊得瞪大眼,半晌没反应过来。直到身旁同事重重咳了两声,才回过神来,“二位这……”她不知道该收谁的啊!

“刷我的。”谈熙把老太太手一按,顺势将卡递给收银员。

“熙熙,你……”

“您孙子的卡,不刷白不刷。”

老太太没话说了。

谈熙刷刷两下签了名,领老太太离开,转战下一家。

“啧啧,两张黑卡,我在这儿工作三年还是第一次见。”

“估计是对儿豪门婆媳,结伴hppng来着。”

“不是婆媳。我刚才听见孙子来着……”

远在北美的陆征刚熬夜看完下面递上来的计划书,正打算歇下,手机突然响了两声。

有短信进来。

指尖划过,解锁,点开信息,是消费提醒。

“一万二……买了什么?”

他拨给谈熙,嘟声半晌,无人接听。

“奶奶,我好了,你去吧,东西给我,还有衣服。”谈熙上完洗手间,洗了手,去换门口的老太太。

“刚才,你手机好像在振。”

“哦,您先进去吧,我看看……”眼神微顿,温热的指尖还停留在屏幕上,恰好将“二货”两个字盖住一半。

他打电话来做什么?昨天还吵过架呢!

等等……刚才刷的是黑卡,他应该收到短信了,可这个点……北美那边应该是凌晨。

咬了咬牙,掩下眉眼间纠结之色,谈熙回拨。

“熙熙。”

他接得太快,谈熙措不及防,“你……”紧了紧呼吸,“还没睡?”

“嗯。”

“大半夜了。”

“事情太多。”

有点心疼,眼酸鼻涩,“那也不能熬夜啊!”

“关心我?”

“……”

“怎么不说话?”宁谧的冬夜,男人低沉的笑声在空旷的酒店房间回荡。

谈熙咬牙:“你笑什么?!”

“别恼,我是因为高兴。”

“哼,才吵了架,现在又对我笑,也不知道几个意思……”

“你可以再说大声点。”

“……滚蛋。”

“意思是,”话音一顿,“咱们不闹了,好不好?”

谈熙眼眶发热,仰头,逼退泪意。

“又不说话?”

“……”

“熙熙?”

“嗯。”浓浓鼻音。

“哭了?”

“你才哭了!”

“我分明在笑。”

“不准笑!”

“好,我不笑。”男人柔声轻哄,他这辈子罕见的柔情全用到她一个人身上了。

“你还笑!”

“……没有。”二爷忍得很辛苦。

“你还不赶紧去睡觉?!”谈熙瞪眼,故作凶恶,“也不知道爱惜身体……”

“所以,咱们可以不闹了?”

“谁愿意跟你闹啊……”

“嗯。那就好。”

谈熙抿唇,“对不起。”

凉夜如水,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眼神却是暖的。

“炒股的事我不该瞒着你,还有关于……”

“熙熙,”陆征打断她,“我从来没有逼问你的意思。我只怕,你涉世未深,经不起外界的诱惑。”一失足成千古恨,他不想看她摔跤,等到无法挽回的时候,再来后悔。

“傻姑娘,我总有护不住你的时候……”

“熙熙?怎么了?”

“没事啊!”

老太太狐疑地打量她:“眼睛怎么红红的?”

“有吗?”她狠狠眨了两下,“没有吧?”

“谁的电话?”

“……同学。”

傻姑娘,我总有护不住你的时候……

总有护不住你的时候……

护不住你……

原来。骄傲如他也有不自信的时候,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谈熙咬唇,她从来没像这一刻恨自己不够强大,不能让他安心。

那头,陆征放下手机,抽出一根烟,点燃。

夜色模糊了男人俊朗的眉眼,在隐隐绰绰的灯光下愈发显得深邃。

深吸一口,吞入肺中,半晌才缓缓外吐。

谈熙之于他意味着什么?

小妻子,大女儿。某个瞬间,他脑海里竟闪过如此荒唐滑稽的想法。

“所以,我已经想和你过一辈子了吗?”自嘲一笑,回应他的只有一室沉寂。

……

“熙熙,这件外套喜欢吗?”

“嗯?”对上老太太打量的目光,她莞尔带笑:“好看。”

“可我问的是你喜不喜欢?”

“……”

“熙熙,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啊。”深呼吸,压下满心沉重,谈熙指着对面一家重庆菜馆,“奶奶能吃辣吗?”

“可以。”

“好,那我们午饭吃渝菜,怎么样?”

“你决定就好。”

“走吧。”

点菜的时候,谈熙惊奇地发现老太太的口味竟和自己如此相近。比如,她喜欢爆干的回锅肉,这样吃起来才不会觉得发腻;再比如,她喜欢鱼香肉丝,却不喜欢肉丝里放太多豆瓣酱。

“奶奶,我们上辈子肯定有缘。”

“前世因,今世果,谁又知道下个轮回是什么境况?能结一份什么样的善缘?”

“您这话有点高深了。”

“小滑头,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知道吗?”谈熙两手摊开,“分明不知道嘛!”

“熙熙,茫茫人海,能够走到一起不容易。”

抿唇一默,原来,老太太把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电话是阿征打来的吧?”

头垂得更低了。

“二货是什么意思?嗯……跟二百五有关系吗?”

“啊?”谈熙懵逼。

“来电显示就这俩字儿,难道我念错了?”

“没、没错。”

“你平时都这样叫阿征?”

“我……”

“二货?”老太太轻喃,“还挺有意思的,网上有个字形容可爱,怎么说来着?”

“萌?”

“对!挺萌的。”

呵呵,奶奶,我倒是觉得您最萌。

两荤两素一个冬瓜排骨汤,两人吃刚好。

“奶奶您坐会儿,我去结账。”

“好。”

老太太坐了一会儿,想上洗手间。刚走出包间,没想到就遇上熟人。

“李先生?”

“谭女士,您怎么在这儿?”

“和孙媳妇来吃饭。您这是……”

老先生一袭优雅燕尾服,还打了领结,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很正式的打扮。

“曾孙满月,在旁边的酒楼办席,临时来了几个国外的朋友,位置不够,只好挪到这边招待。”

“那您忙……”曾孙满月啊,老太太眼里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要不要过去看看?”

“我?可以吗?”

“当然。正好小家伙睡醒了,精神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