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即将惹祸的朋友圈(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李两口子算盘打得正精,那厢老太太和老李先生亦相谈甚欢。移动网

“……你也是常州人?”

“也?”老李笑意渐深,“看来我们是同乡啊!”

“太巧了!”谭水心难掩激动,她本是念旧的性子,小时又承蒙外祖教导亲授,对江南有着非同一般的眷恋。这些年与陆氏来往的生意伙伴不乏皖南、苏南、江浙等地,却少有正儿八经的常州人,没想到今天无意中竟让她遇到了。

“爷爷,谭女士。”小李夫妻抱着孩子上前,“打扰您二位说话了?”

谭水心摆手:“不碍事,”目光却黏在小宝身上,久久舍不得离开,“小家伙眉阔耳厚,唇红鼻直,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宝宝。”

小李媳妇瞬间展颜,为人母的骄傲油然而生,心里仅剩的那点不快也烟消云散,低头朝怀中儿子笑言:“宝贝,还不快谢谢奶奶?”

“不该叫奶奶,辈分乱了。”老李笑着开口。

小宝叫他一声太爷爷,而他和谭水心以朋友相称,小宝怎么能管她叫奶奶?

“这……”小李媳妇有些无措。

“没关系,称呼而已。”老太太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小李媳妇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心道:不叫奶奶还能怎么叫?总不能随了老爷子的辈分叫太奶奶吧?很容易让人误会。

许是才喝饱了奶,又被母亲小幅度轻晃,小家伙动了动,睁开一双黑溜溜的无辜大眼,小嘴轻啜着,无声咂吧。

“乖孩子,真招人疼。”

软糯糯的小嘴儿稍咧,喜得老太太眉眼含笑,摸出一个小玉坠,顺势塞进包裹婴孩儿的袄被之中:“小宝,初次见面,送你个小礼物把玩……”

夫妻俩对视一眼,受宠若惊的同时,惭愧难当。

“谭女士,您太客气了。”那玉坠一看便知价格不菲,他们非亲非故,又怎好收人如此贵重的礼物?

小李媳妇也连声推辞:“奶奶,真的不用,这……不合规矩。”

两口子虽精明太过,有些市侩,却也并非贪图便宜之人,该有的礼貌还是不缺的。

“您把东西收回去,万万使不得。”

“没什么不合规矩,也没什么使不得,凡事究竟一个眼缘。我看小宝觉得亲切,送他个小把戏当见面礼,不算贵重,是个心意。”

老太太说得诚恳,再推辞下去就有不识抬举的嫌疑了。

“收下吧,”老李发话,“将来小宝可得记恩。”

谭水心一愣,小李两口子也怔住了,老爷子这口气怎么……

不过,谁也没去深究,之后被小李不动声色岔开话题,老太太笑了笑,暗骂自己想太多,索性将全部注意力放到孩子身上。

如果阿征和熙熙能早点结婚,生个小曾孙,她死也瞑目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替小宝谢谢您了。”小李媳妇真诚道。

“不用谢,小玩意罢了。”

这种玉坠往年都是送给上门拜年的小孩,具体价值谭水心不清楚,但总归不会失礼于人。

可小李夫妻不这么想,那玉成色好,水头足,虽说看着不大,可也要上万块才能拿下。

老太太出手阔绰,更加肯定了夫妇俩之前的猜想,这是个豪门贵太太吧?

李家虽说家底丰厚,在房地产界也算小有所成,但对初次见面又无甚利益牵扯的人一出手就是价值上万的礼物,李伟自认他没这么好心,也没这个实力。

不简单啊……

也许小宝真是入了老太太的眼,不然如何解释这突如其来的亲切?

事后,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妻子听。

“你说老太太会不会……看上老爷子了?”

“胡说八道!”

“我这不是猜测嘛……”

“别瞎猜。那老太太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富贵了一辈子的人,就算和咱老爷子多说几句话,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倒是老爷子,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可能真的寂寞了……”

“啊?你是说爷爷看上人家?”

“不然?你以为什么人都有资格让老爷子亲自介绍?”

回到当下,小李夫妻收了谭水心的厚礼,当即投桃报李:“不如您抱着小宝照张相?就当是个纪念,如何?”

“这……”老太太有些犹豫,她已经出来好一会儿,虽说走的时候托服务员带话,但总不能谈熙等太久。

“也好,就当给小宝留个念想。”老李一锤定音。

盛情难却,再说小宝这孩子长得好看,入了她老人家的眼,推脱不过便点头应了。

“来,看镜头。”小李媳妇举着相机,伴随快门咔哒的声响,画面就此定格。

“老李,要不要一起来?”谭水心笑问。

“我?可以吗?”老爷子眼里是明显的受宠若惊。

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如何看不出谭水心对自己的礼貌跟疏离?他有心,她无意,顺其自然最好,没想到她居然主动邀请自己。

“当然,你是小宝的太爷爷啊!”谭水心压根儿没多想。

“好。”老爷子按捺住激动,整了整领结,走过去。

“来,看镜头,一二三,茄子!”

……

“奶奶回来啦,什么事高兴成这样?”谈熙放下手机,迎上去。

“等很久了?”

“没。”

老太太把偶遇老李,又去隔壁酒楼见人小曾孙的事说给她听:“……唉,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有这种福气。”边说,幽怨的小眼儿边往谈熙身上瞟。

某妞儿头皮发麻,干笑两声:“那个……账我已经结了,咱们接着逛街哈。”

下午,两人战绩颇丰,回到蓬莱已经四点一刻,煮了点清淡小粥,吃完窝在沙发上看会儿综艺。

七点一刻,老太太第八次换坐姿:“熙熙,你饿吗?”

“不啊!饱着呢。”

“正好,咱下楼转转,就当消食?”

“呃……”

“不想去?”

“没!我在想穿什么衣服呢!”

“不用换,这身就很好。”

“……哦,那走吧。”

一到楼下,直奔广场,老太太以优雅却不容忽视的姿态杀进广场舞大军。

谈熙嘴角抽搐。

却说中午,老太太前脚刚离开,李老爷子后脚就把孙子叫进休息室。

“爷爷,有事吗?”外面还有许多宾客等他招呼。

“你媳妇儿呢?”

“跟妈在一起。您……找她?”李伟看向上首,目露狐疑,爷爷向来严格,莫非丽华做错了事?

“咳咳,刚才拍的照片拿来我看看。”

“等等,我找丽华拿相机。”

不到半分钟,李伟回来,两手空空。

老爷子面色沉了沉:“相机呢?”

“咳,用不着!”

“怎么?”

“丽华发朋友圈了,您老登个微信就能直接保存到手机。”

“微信?”

“嗯,就是上回教您用的那个社交软件。”

“按住说话?”

“对对对!”

老爷子从衣袋里把手机摸出来,指尖屏幕上划拉几下:“这个?”

“不……这是微博,”小李走近,“喏,绿色的图标才对……”

李伟将朋友圈翻出来,下拉刷新。

备注名为“孙媳丽华”的头像显示出来:

奶奶说,我家小宝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可爱][可爱]

字下面是三张并列排放的图片。第一张:老太太抱小宝;第二张:老爷子、老太太并肩而立,小宝居中;第三张:玉坠。

“这个怎么保存?”老爷子问。

“点开,长按,保存到手机……好了。”

“丽华发的这个,所有人都能看到?”

“嗯,她微信上所有好友都可见。”

“咳咳……那我发的话,是不是也能被看到?”

李伟吓了一跳:“您要发朋友圈?!”

“不可以?”老脸骤沉,“你那是什么眼神?”

“爷爷,我没别的意思,您别误会……”

“哦,我老人家就不能赶赶时髦?”

李伟讪笑,您喜欢,您赶,我管不着您,也管不动您。

“咳咳,话说您这时髦早不赶,晚不赶,怎么现在想起了?”他小声咕哝,可离得近啊,老爷子又不聋,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个小兔崽子!”

“我走了啊——”李伟瞅准时机,赶紧开溜。

老爷子见人走了,立马掏出老花镜,将手机拿远,对着屏幕一阵研究,然后开始捣鼓。

毕竟是商场老将,虽然年龄大了,可脑袋却比同龄人灵活,加之前段时间李伟正儿八经教了他两回,很快,一条有字有图的新鲜朋友圈出炉:

小宝满月,宾客齐聚。[微笑][微笑]

配图只有一张,是他和谭水心以及小曾孙的合照。

很快就陆陆续续有人点赞和评论。

小俊:爷爷,您不准备解释一下跟这位老太太的关系?

阿萍:爸,您别吓我![惊吓]

……

恒源地产张董:恭喜李哥。

茂祥实业林经理:李老双喜临门,真让人羡慕?准备什么时候办酒?

原野木材老万:李老哥,终于等到你这棵铁树开花了!

……

李家在京都算富庶行列,地产公司和很多企业都有合作,生意伙伴多且广泛,可想而知老爷子这条朋友圈被多少人看到,其中不乏与陆氏有联系的企业家、老总。

这不,转手就有人给老宅去了电话。

“……好的,您稍等。”徐伯将座机话筒放到一边,转身上楼。

卧室没人,厕所灯没开,想了想,继续往顶层天台走。

这不,老爷子正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面前小案桌放了个老式茶盅。

徐伯欲言又止。

“你怎么上来了?”陆觉民向来浅眠,不一会儿自己醒了,“正好,过来尝尝我泡的新茶。”

“老爷……”

“小徐,你怎么也学着不给我面子?”

学谁?自然是谭水心。

“你这也叫茶艺?呵呵……那我就是茶道宗师。”

“能喝吗?”

“颜色看起来怪怪的?”

“别,赶紧拿开,我光闻着就觉得呛嗓!”

“下次别弄了,糟蹋好茶。”

“……”

诸如此类,层出不穷,还不带重样儿,没回都有新词。

徐伯觉得冤枉,脸上苦哈哈,“老爷,我……”

“行了,不跟你开玩笑。有事吗?”

“原野集团的万董来电,您看?”

“小万董还是老万董?”

“老万董。”

“行,下去听听他找我做什么。”

……

“喂,我是陆觉民。”

“陆老哥,好久不见。本来打算初一上门拜年,你又不在……”

“哦,是有点事。”

有个屁事!老太婆不在,他一个人怎么解释得清?索性闭门谢客,出去乱逛,也是那天与婉然久别重逢……

想起赵婉然,老爷子眉心忍不住拧成疙瘩,眼中神情说是怀念,可又不像,倒有点被烦心事缠上的焦躁。

“……你今天难得赏脸去李家喝满月酒,怎么不早点知会一声儿?那我也跟着去呗,咱老哥儿几个正好凑齐一桌麻将!”

“满月酒?老万,你是不是喝醉了?”

“醉?我没喝酒,在西郊球场玩高尔夫。都这个点了,现在过去也赶不上,可惜喽!”

“不是……你这说的什么跟什么?”陆觉民一脸怪异,“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题外话------

:3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