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好风凭借力,回来满足你(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彼此彼此。”陆征回敬。

如果她不坏,又怎会故意把他的手机号给王珩,让他主动送上门来自讨没趣?

“接下来是不是要说咱们是绝配?”

那头一顿,继而沉缓有力地笑了:“确实绝配。”

谈熙笑出声。

明明隔着一个太平洋,却仿佛他们之间更近了,没有争执后的别扭,也并不如想象中冷战下去,似乎距离让他们各自找到了平复的方式,冷静下来想一想,其实并不存在什么大的问题。

只要彼此能再多点信任,多些理解,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王珩跟你说了什么?”

“……”男人微眯眼,思绪回到十分钟前。

“二爷,我是王珩。”他说。

陆征下意识皱眉,不轻不重地“嗯”了声,明显不愿多谈。

“不好奇我怎么有您的手机号?”

“不好奇。”

“……”王珩被不轻不重地噎了一下。

“有事?”惜字如金,冷得生人勿近。

“您跟王家有仇?”

“算不上。”

“既然如此,为什么赶尽杀绝?”

“言重了。”

王平善落马,王启被抓,确实斩断了王家一条有力的臂膀,可远远不到“赶尽杀绝”的地步。

“为什么?好歹死也要让我做个明白鬼。”

陆征笑了,他说,“我以为你知道。”

王珩心神俱震,隐隐有种猜想破土而出,却是他最不愿面对和承认的一种可能。

“早就警告过你,做事掂量着,也托你给身后那人带过话,还以为多少能听见去一些,只可惜……”王珩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我已经收手!”在被陆征警告之后,他已经与易风爵终止往来,及时抽身,“为什么还要逼我?!”

“只怪,你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王珩眼底乍现迷茫,不该招惹的……

等等!谈熙!

“二爷,我……”

回应他的是一片无声空寂,陆征早就挂断。

所以,第二天一早谈熙再次接到王珩的电话也就不奇怪了。

“……喂?”睡眼惺忪,根本没顾得上看来电显示,谈熙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无力托举着手机到耳边,腕口绵软。

“我是王珩。”

嗯?王珩?又来了?

谈熙一个激灵,睡意全消,“有事?”

沉默良久,“……抱歉。”

“哈?你……不会还在梦游吧?”

“……”王珩顿觉无语,陆征样样都强,这挑女人的眼光就……一言难尽了。

“对不起。”这回,他换了说法,可意思没变。

“你跟我道歉?”

“嗯。”

“哟,”谈熙拥着棉被坐起来,慢条斯理打了个呵欠,又瞧瞧窗外,“太阳还是从东边出来的嘛。”

王珩没应,像嗝屁的气球——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他那股蔫吧劲儿。

谈熙也懒得奚落他,就像两个人干仗,一方强大,另一方遇强则强,如果敌人太弱鸡,她也提不起战斗的兴趣。

“陆征跟你说什么了?”

“教训。”

“嗯?”

“说我惹了不该惹的人。”

“王大公子嘴炮玩得一流,当然容易得罪……”等等,谈熙回醒过神来,“你什么意思?”

那头传来男人嗤笑,“谈小姐,恐怕过不了多久该称您一声陆夫人了。”

“……”

“也不知道积了什么德……能被陆征看上,你这辈子也算彻底圆满。”

“羡慕?还是嫉妒?”冷笑,“可惜,我男人是直的,就算你看得两眼发绿,有些人也是你没法儿肖想的。”

“……”卧槽!

谈熙扔了手机,起床洗漱,老太太已经做好早餐,昨天是小笼包,今天又换了别的花样。

“红红绿绿真好看。”谈熙咬了一口,好吃得直眯眼。

“这叫四喜饺。”

“有什么出处吗?”

“是满汉全席中的一道。”

“厉害了……”谈熙难掩惊赞,“您这手艺比会宾楼的厨师还好诶!”

“小时候,家里特意从苏州请了厨娘,都是跟她学的。”

“蕙质兰心,贤良淑德。”

老太太拍了她一掌,“瞎说,好好吃东西。”笑容却实打实灿烂。谈熙能感觉到,老太太心情一天比一天好。

早饭过后,老太太守着点追剧,顺道再刷刷微博,谈熙撸起袖子进了厨房,她还要洗碗。

不一会儿,老太太杀进来,还拿着她的手机:“有电话!”

谈熙把手擦干,接过来,“陆征”两个字格外醒目。

昨天被老太太追问“二货”是什么意思之后,谈熙回来就立马改了联系人名字,本来还想着弄个什么“大冰山”、“老流氓”之类,细思之下还不如“二货”呢,索性直呼其名。

“喂?”

“早安。”

“你那边应该是晚上吧?我该说……晚安?”

“心情不错?”

“吃了奶奶的四喜饺。”

“嗯,长胖点好。”抱着舒服。

谈熙狂翻白眼儿,会不会聊天啊喂?

“王珩给你电话了?”他问。

“你怎么知道?”

“猜。”

“少来。他开口道歉是你的意思?”

“我没让他这么做。”

“那也是你给了暗示!”

“嗯。”陆征没否认,他的女人不能白受委屈。

“你怎么说的?”

“……”

谈熙眼珠滴溜溜乱转,“我猜猜啊,”轻咳两声,学着他说话时的语气,“爷的女人你也敢碰?!”

“……”

“不是?”谈熙眨眼,也不忙着洗碗了,背过身靠在橱柜边缘。

陆征黑脸,冷测测问道:“他碰你了?”

“这倒没有,不过,”话锋一转,“王大公子让我换个金主来着。”

沉默。

谈熙也没说话,看他怎么应。

“那你换吗?”

“我得考虑考虑……”

“……你敢!”

“啧,我话都没说完,急什么?用顺手了,懒得换。”

“呵。”短促而沉凛,带着陆二爷独有的气势和魅力。

谈熙咳了两声,“毕竟不是每个金主都器大活好,还有六块腹肌。”

“看来你很满意。”

谈熙咂嘴,似回味,发出的“啧”声有点勾人。

半晌,对他之前的话予以肯定:“确实满意。”从身到心都很th。

“等着。”他说,语气里捎带狠意。

“什么?”

“等我回来。”

“……”

“让你更满意。”

谈熙骂他不正经,“说真的,”她敛了笑,“你跟王家怎么回事?王珩口口声声说你坑他。”

“自掘坟墓,死不足惜。”

“具体情况?”

“回来详说。”

“好。那个钱……”谈熙咬唇,脚在地砖上画圈。

“人已经放了,钱也没必要扣。”一如既往陆征式的回答。

“你不怕我乱花?”

“你会乱花吗?”反将一军。

“绝对不会!”谈熙保证,“那些钱我有正经用途……”

“嗯。”

谈熙已经做好被他盘问的准备,没想到等来一声轻描淡写的“嗯”。

“你……”

“有些事,我可以不问,”他突然正色,“可是遇到危险,我不希望还被蒙在鼓里。”

谈熙抿唇:“在你心里,‘危险’的定义是什么?”

“性命攸关,违法犯罪。”

“我不会……”

“可你做了。”陆征打断她的辩白,“刘跃几斤几两,你我心中有数,背后是谁我不下定论,但是没有下次。”

谈熙撇嘴,哼了声:“明明是军方做贼心虚……”

“你不服?”

“有点。”她实话实说,“华润股价走势平稳,如果不是你们从中作梗,怎么会跌停盘?哦,现在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

“呵……”

“你笑什么?!”恼怒。

“幼稚。”四平八稳。

谈熙气得跳脚:“你才幼稚!”你全家都幼稚!

男人握着电话,即便相隔万里,也不难想象她在那头咬牙切齿的模样,应该像只愤怒的小鸡。

“谈熙,你能耐,”他说,下一秒,音调陡然拔高:“敢跟军方讲道理?!”

蛮横,嚣张,目中无人。

“你……”

“兵权就是硬道理,谁手中有枪,谁说了就算。你以为秀才遇到兵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她,哑口无言。

人人平等?

司法公正?

真理永存?

在绝对强悍的实力面前,这些又算什么?

武力意味着征服,征服是为了得到服从,即便再排斥,谈熙也不得不承认,她一己之力难抗军方巨擘。

“想通了?”

“……嗯。”

“不闹了?”

“……哦。”

陆征长舒口气,却又见不得她突如其来的沉闷,不禁软了声音:“乖,你想飞,我不拦,但不能瞎扑腾。”

谈熙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一直在朝那个方向努力,可她起点太低,后劲不足,如果单靠自己的力量,估计爬到下辈子,也没办法达到想要的高度,何谈与他携手并肩?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学牛顿,站在巨人的肩上看世界?

谈熙抬眼,阴霾尽散,被从未有过的清明与豁然替代,才发现原来自己那么傻啊,有枪不用,居然想靠拳头打拼?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古人都明白的道理,她怎么钻了牛角尖?

“好,”莞尔一笑,“等你回来带我装逼带我飞。”

“……”

“什么事开心成这样?”老太太笑问,明显打趣人。

谈熙袖管放到一半,闻言,头也不抬:“奶奶从哪里看出来我开心?”

“眼角眉梢。”

“可我都没抬头啊?”

“……感觉。”

谈熙哦了声。

老太太怕她不信,一本正经补充:“女人的第六感!”

噗——

谈熙实在没忍住,“您昨晚又看了什么?”连第六感这种现代词儿都出来了,不是一般fhn啊!

“一篇推送,叫《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

家里没菜了,谈熙打算去趟超市,老太太闲不住,也跟着一起。

两人换好衣服,对镜捯饬一番。

“出发!”

“et&#39&#39,g~”

嗯,说英的是老太太。

附近就有个大型生活超市和农贸市场,挨在一起,大概需要步行七八分钟,谈熙在征求来了老太太的意见后,决定不开车。

走到小区花园,正好赶上一大波晨练的老头老太太,谭水心很自然地和他们打招呼。

看得谈熙咋舌不已,“奶奶,这些人你都认识?”

“大部分。”

“这……也太快了吧?”

“有吗?”

“你都怎么认识的?”

“晚上一起跳舞,白天偶尔碰上,说过几句话。”

“这就熟了?”

“不然?”老太太笑看她一眼,“古人常说,点头之交,可见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并不困难,虽有远近之分,但并不影响日常攀谈。”

谈熙暗暗佩服。

“谭女士,劳烦等一等!”远远传来一个声音,谈熙没注意,倒是老太太比较灵敏。

“李先生?”

“是我。”李万才身着休闲套装,手里还拿着皮狗链,一双白色运动鞋,小跑而至,意气风发。

很快,一条小金毛尾随而来。

谭水心:“出来锻炼?”

老李:“遛遛狗,小家伙关在屋里也闷。您打算出门?”

老太太点头,伸手去摸小金毛:“买菜。”

“这位……”李万才的目光很自然地落到谈熙身上,既有作为男人本能的审视,也有长辈独特的温和。

这是个精明的商人。谈熙能从他眼神里看出一些,但仅此而已,正准备开口,老太太抢先一步:“这是我孙媳妇。”

不仅李万才有些怔愣,谈熙也讷了。

老太太也不准备解释什么,眼里带着笑,手却把谈熙挽得更紧,用实际行动说明她对这个孙媳的看重与喜爱。

老李笑着点头:“是个好孩子。”

谭水心听人夸谈熙,比自己被夸还高兴,“是啊,体贴又暖心。”

两人这么夸来赞去,饶是谈熙脸皮再厚也有点hd不住,低了头,摸摸鼻子,她有这么好?

“……对了,茶园那边有个插花比赛,社区组织的,要不要去看?”

老太太有些心动,可她已经答应陪熙熙去超市,正想拒绝,谈熙爽快地挥了挥手,“您去玩,我自己一个人也能搞定,最好赢个什么奖品回来。”

一般社区活动都有奖品,诸如肥皂、香皂之类,虽不值钱,却很能调动大家积极性,好比赌博要有彩头,才能吸引更多人下注。况且,老太太这么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的,连古琴和琵琶都会弹,小小插花怎么难得倒她?

老太太和老李走后,谈熙折回负一楼把车开出来,踩油挂挡,扬长而去。

一个人逛超市,没有陆征陪,自然省了以往打情骂俏的时间,谈熙基本上都是找到要要的东西,过秤以后,直接扔进购物车,所以效率之高。

结账出来也才上午十点。

把大包小包塞进后备箱,上车,关门,安全带,发动引擎,直奔蓬莱。

“谈小姐回来了!”门卫小哥从窗口伸出个头来,招呼她,笑容殷切。

“H,小陈。”

“好几天没看见陆先生了。”

“嗯,他有事。”不愿多谈,一语带过。

“嘿!我说你个小兔崽子,还有心情在这儿闲聊?!”年纪稍大点的门卫走过来,二话不说给了小陈一个爆栗,打在后脑勺铁实得很!

谈熙记得这人姓肖,主管蓬莱安保这块儿,以前当过兵,五大三粗,这一下的分量可想而知。

小陈疼得哇哇大叫:“肖哥,您老这是要敲死我啊这……”

“敲死你活该!”男人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肃着脸,“谁让你放那辆劳斯莱斯进去了?”

“我……”

“是业主登记在册的车辆和车牌吗?有没有经过检查?看没看过驾驶员身份证?!”

“他说他找B座18楼,又说姓陆,这信息不是对上了……等等!谈小姐在这儿,不信你问她!”

谈熙已经刷完卡,正打算驱车离开,闻言,眉头一挑:“找B座18楼?”

“对啊,他还报了陆先生姓名,我拨通内线,没人接,又看老人家慈眉善目,还开着豪车,就……”放进去了。

小陈也很冤。

谈熙隐约猜到是谁,抬眼看向另一人:“肖队长,你刚才说出事了?”

------题外话------

更新晚了,宝宝们海涵,晚上二更补偿,字数多多,么么哒~

P:元宵快,记得要吃圆滚滚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