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早就该结束,我要离婚(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继续住下去,还不知道要给他戴一顶什么颜色的帽子,思及那张合照,老爷子心里就像有熊掌在抓——

不仅疼,还恶心!

说什么都得把人弄回去!

谭水心被他逼到退无可退,身后就是花坛,再远一点停着那辆极致高调的劳斯莱斯。两人争执的声音虽不大,但陆觉民如此张扬,已经有不少人明里暗里朝他们这边张望。

“如果,我不呢?”

“你铁了心要跟我作对是不是?!”老爷子面色铁青。

“让赵婉然离开。”

陆觉民愕然,不是因为老妻要赶走旧相好,而是她竟然学会提条件,更甚者用一种近乎威胁的语气来逼他做决定。

呵,这是吃定他了?

老爷子觉得自身权威受到挑衅,不由生出一股懊恼,倔劲儿上来谁都拦不住,就连徐伯扯他衣袖的动作都直接无视了,“不会去是吧?好!那你就一辈子别回去——”

此话一出,徐伯暗道糟糕。

谭水心已经被这句话惊愣在原地,“你……你让我别回去?”

老爷子重重冷哼。

以往这个时候,她都服软了,可眼下怎么没动静?

不由暗忖是不是自己把话说太重?可只要她答应回家,这不就完了吗?

陆觉民就等着那句“我跟你回去”,可惜,事与愿违——

“好!好!你现在为了她赶我走,既然如此,成全你们!”

说完,大步离开。

转身瞬间,眼泪也跟着落下来,回想这些年,她忍了,让了,服从他,顺着他,都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谭水心以为,她和陆觉民就算没有感情,可彼此间的尊重还在,至少该留几分薄面给她,可实际上,她又得到了什么?

这是羞辱,对她**裸的轻蔑!

忍不了了,终于忍不了了……

那一刻,她甚至如释重负,当年画地为牢,建起婚姻这座坟城,困住了自己也围住了他,如今也该亲手摧毁,还彼此自由。

当年,母亲就曾警告她,“如果不得一心人,那就做个无心人。”

可到头来,她好像都没做到。

今时今日的苦果是她一手所酿,尝够了,喝醉了,早就应该清醒。

陆觉民半晌没反应过来,只能讷讷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小徐,把人拦住!”

“拦、拦住?”

“快!”

“哦。”徐伯大步追上去,“老夫人,等一等!”

“小徐,你让开。”谭水心抹掉脸上的泪,只是眼眶红得吓人。

“老夫人,有话好好说,您和老爷子这么多年情分,没必要置气。”

谭水心不欲同他多说,“你不明白。”

陆觉民拄着拐杖,跟过来,用一种极其陌生的目光看她:“你这是闹什么?啊?!还有完没完?!”

“完了……早就该结束的。”

“你什么意思?”老爷子听出她不同寻常的口气,结束?结束什么?

“我不跟你过了,我要——离、婚!”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用吼的,她需要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打气,才能完整说出这句话。

徐伯呆了,陆觉民愣了,谭水心却长吁口气,忍住眼中酸涩,像跋涉万里的行者,终于放下沉重的背囊,得以轻装前进。

“你……你……说什么?”

老太太直视他,眼里不复温柔,只剩一派决绝,“我说,”深呼吸,“我要离婚——”

“闭嘴!”陆觉民咆哮,颤抖的手指着徐伯,“把、把她带上车,立刻回去!”

“我不回!”

“徐志刚!”老爷子气急之下,连徐伯全名都吼出来了。

徐伯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这……老爷……老夫人……”

“赶紧动手!”陆觉民浑身打颤,他从未想过“离婚”两个字会从谭水心嘴里说出来。记忆中的妻子温婉秀气,体贴入微,虽然偶尔会闹小脾气,但极有分寸。

怎、怎么就要离婚?!

“陆觉民,你敢动我试试?”

“反了!反了!”

“徐志刚,赶紧把人带上车,还嫌丢脸丢得不够?”

“谁丢脸?刚才不是还让我永远别回去,现在又想用强制手段,你、你简直是个土匪!”

这已经是老太太骂人词汇的极限。

徐伯咬牙,“老夫人,委屈您了……”

谭水心后退,“你、你们……”已然被陆觉民蛮横的做派气到哑口无言。

“喂!你们在做什么?!”突然,一声叱咤传来,身着门卫制服的肖观提着警棍跑到老太太身边。

“谭奶奶,没事吧?”

“小肖,我没事。”

“你们是什么人?找谁?”

老爷子冷哼一声,连个眼角都没丢给他,端的是高高在上。

徐伯只好开口解释。

肖观听了大概,知道这是别人的家事,自己不好插手,只得收了棍子,转身问谭水心,“老太太,他说是来接您,这……”

“我不愿意回去。”

肖观轻咳两声,“既然如此,二位请回吧。”

“哪来的毛小子?多管闲事!”陆觉民满腔怒火没地儿撒,来得正好。

“呵,我说老爷子,看您这年纪也不小了,又是坐的豪车,想来也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怎么就为难人一老太太?还讲不讲道理?上流社会的人不都讲什么……绅士风度!你这样勉强女人可就不对了。”

“她是我……”

“就算是你老婆也不能这样啊!”

陆觉民板着脸,被个毛小子教训,面子里子全落了。

“有什么话回家好好说,别吵吵闹闹,拉拉扯扯,虽说现代社会风气开放,可大庭广众之下也丢脸不是?”

肖观好说歹说总算把两人劝服了。

老太太还是坚持不回去,老爷子也犟,最终达成一致:上楼慢慢谈!

目送三人离开,肖观长舒口气。看了眼停靠路旁的劳斯莱斯,点了烟,呵笑一声,“现在有钱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玩意儿……”

不过,该问的责还是得扒拉清楚,这次有了小陈被敲脑袋的一幕,正好谈熙也在。

“哟,那您赶紧回去看看吧,吵得挺厉害,这万一打起来……”

“谢了肖队长!”谈熙从降下的车窗丢了包烟出去。

肖观接稳了,正打算道谢,却只能看到个车屁股。

“肖哥,软中华,嘿嘿……”小陈馋得流口水。

“想都别想!”

“诶——哥儿几个不是说了有福同享……”

谈熙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停好,乘电梯直奔18楼,刚走到门口就听见玻璃摔碎的脆响。

“……你再说一遍?!”

老太太攥紧拳头,无视脚边的碎渣,强硬道:“要么赵婉然走,要么离婚,自己选!”

“都说了她只是暂住!暂住!”

“我不想看到她。”

“以前还觉得你大方,现在越老越小气,整天疑神疑鬼,揪着以前那点事儿不放,你至于吗?”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这是他第一次到陆征的公寓,却无心观赏室内布局,所有注意力都在老妻身上,紧握拐杖的手暗暗在冒冷汗。

那句“我要离婚”着实令他惊得不轻。

“我还不够大方?都主动给你和赵婉然腾地儿了,你想怎样?”

“你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他什么时候说要和赵婉然一起了?这女人……

“随你怎么说,她不走,我不回。”

“你跟谁学的这身反骨?是不是那个姓谈的?她怂恿你跟我闹别扭,好在阿征面前邀功?”

谭水心两眼一黑,差点气晕过去。

“你简直胡说八道!”

“不是她在背后怂恿,你敢跟我闹?”

“陆觉民,你还讲不讲理?”

“不讲理的是你!”

咔嚓——门开了。

哐当——被踢上。

争吵平息下来,室内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

谈熙笑着拐过玄关,脱下的外套在右手臂弯处搭着,扯掉围巾,就这样踩着高跟大喇喇地暴露在所有人视线当中。

“陆老爷子?”微微侧头,视线从陆觉民这儿转移到徐伯身上,挑眉,含笑,轻声启口:“徐伯伯?”

“诶——”徐伯应了声,这应该就是二少爷喜欢的女孩儿了,真漂亮,笑起来也甜。

“哼!”老爷子却半点不领情。

当然,谈熙也不需要他领情。

“听说您要讲理,那我今儿就来和你讲一讲这理!”

“小丫头片子也敢大言不惭?”

“正所谓,有志不在年高。”

“呵,嘴巴倒是厉害。”

“比起您,自叹弗如。”

两个回合,一来一去,不过试探而已,好戏还在后头。

“熙熙……”谭水心目露担忧。

谈熙随手扯过一张椅子,扶老太太坐下,顺道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然后,清泠的目光直逼陆觉民,“怎么样,您老敢不敢同我掰扯掰扯?”

“你想说什么?”老脸骤沉。

徐伯欲言又止,想劝却怕火上浇油,只得站在一旁干着急。

好好的,怎么闹成现在这样?

早上出门的时候老爷子还主动叫住他,要一起来接老夫人,路上心情一直不错,甚至打电话回老宅交待何姨中午做老夫人最喜欢的荷叶鸡,怎么转眼就闹僵了?

“您刚才说,是我教奶奶与您对着干?”

“难道不是?”陆觉民冷哼,老太婆从没这样犟过,不是有人在背后怂恿,她能变成这样?

“您有什么证据?”

“短短两天,一个人的性格转么会说变就变?”

她叹了口气,眼中遗憾不加掩饰,老爷子被她看得浑身不舒服。

“这只能说明,您确实不够了解您的妻子。”

换来老头不屑轻嗤。

谈熙不慌不忙,整了整衣袖,“凡事皆有度,没有谁能无限包容另一个人,等耐性用光,情意消磨,只剩下疲倦的时候,那么就意味着该清理了。”

老爷子眉心一紧,“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好,换个更浅显的说法,奶奶会包容您是因为耐性够好,夫妻情分还在,当底线被触及,您觉得她不会反抗?”

“底线?”

“是,”女孩儿目光锐利如刀,“比如,您的背叛,您的不忠……”

“胡说八道!你一个小辈,有什么资格插手老一辈的事情?”

“小辈?”谈熙轻笑,“我是吗?或者说,您有拿我当晚辈吗?”

“你?也配?”

“既然如此,那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评价这件事又有何不可?”

陆觉民被反将一军,顿时恼怒至极。

“你大胆!”

一听就是习惯了发号施令的语气,刻板,冷硬,带着不容置喙的威压。

谈熙笑了,点头,悠悠道:“我胆子确实不小。”

陆老爷子愣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厚脸皮的人。

这个小女娃要想嫁进陆家,不是应该极力讨好他?怎、怎么偏偏对着干?

岂有此理!

陆征这是什么眼光?!

太气人了。

老太太也是同样的想法,这个傻孩子,竟然为了她……唉。

------题外话------

十点半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