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扫地出门,恶意耍泼(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叩叩——

“进……”

赵婉然伸手搭上门把,深呼吸,推门而入。

陆觉民坐在办公桌后,指着正对面的位置:“坐。”

“有事吗?”

他推过一沓纸,屈起的指节敲了敲桌面:“你看看,这是几个四合院的具体位置,还有周围环境设施。”

“这是……”

“你挑一个。”

赵婉然惊惶,“觉民,你、这是何意?”

老爷子沉吟一瞬,“我想过了,你这样住在陆家终归不是长远之计,这些四合院都不错,你可以随便选一个住下,安心养病。”

如今的四合院在京都早就有市无价,大多是传承几十上百年的祖产,陆觉民肯为她安排已经仁至义尽。

“为什么?”女人眼中尽是凄惶。

“你需要一个住处养病。”

“但绝不会是陆家,对吗?”

陆觉民没说话,这样的表现落在赵婉然眼里就相当于默认。

“你……要赶我走吗?”

“答应让你住进来,是出于养病的考虑。而你找我,不就是想在举目无亲的京都安定下来,等待检查结果再做打算吗?现在都已经安排好了,但你似乎并不情愿?”老眼之中乍现凌厉,仿佛要将眼前这个女人看穿。

陆觉民不傻,相反,他有着商人天生的精明与敏锐。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是因为当年那段回忆让他不忍破坏,潜意里,他并不想怀疑那个年轻时被他辜负的女人。

可妻子的介怀,徐伯的旁敲侧击,都在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

最后叫醒他的,竟是谈熙的一番话。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不忍相信。毕竟,当年那段情也是他所珍惜的回忆。

愧疚也好,多情也罢,他现在愿意再给赵婉然一次机会,如何选择,就看她自身造化。

“觉民,你别这样……是不是水心还在介意当年的事?我可以找她说清楚!”

“不必。”老爷子脸色沉下来,“我只是觉得,你住在这里并不合适。”

“就算以老朋友的身份也不可以吗?”

“她不愿意。”

“……”

谈熙接到门卫电话的时候正在敷面膜,老太太在厨房准备晚餐。

“谈小姐你好,我是小陈。”

“有事吗?”

“有位老太太,说是要找您。”

“老太太?姓什么?”

“赵。”

剑眉轻挑,面膜差点掉下来:“一个人?”

“不是,还有个男的扶着她。”

“你先别放他们进来,我马上下楼。”

“好的。”

挂了电话,谈熙跑进厨房,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奶奶快,找上门了!”

“什么?”火一关,锅铲一撂,“她在哪儿?”

“楼下。”

“走,我们下去。

“好!”

蓬莱小区大门口。

“……这位先生,真的很抱歉,没有业主同意,我们不能随便放人进去。”

“凭什么不让进?!”一个戴眼镜的高瘦男人满脸凶恶,“我今天还就非见她不可了!”

“既然您不配合,那么我们也只能采取强制手段。”小陈自问是个好脾气,可这会儿也被他惹毛了,什么人啊,不见就是不见,还讲不讲理?

“你敢!”

“不信咱们试试!”

“来啊,你对着老太太打,我看你负不负得起这个责!”

“……你、还有没有孝心?!拿母亲做挡箭牌?!”

“那也不关你的事!放我进去!”

“休想。”

这番争吵已经引来不少围观的人,大家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我警告你,别再闹了,最后吃亏的是你!”小陈拿出警棍比划。

高瘦男人连忙退开,却顺手将老母亲往前面一推,幸好小陈收手及时,否则真伤了老太太,他有理都变成没理了。

“德运,我们回去吧,别在这儿丢人……”赵婉然伸出颤巍巍的手拉他。

“妈!今天非得找到那个老太婆讨回公道。她凭什么把你赶出去?当年,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就是陆家的孩子,享不完的荣华富贵的,吃不完的鲍参翅肚。”

“别说了!”

“吼什么?要不是你没用,我至于到这儿来折腾一顿?不是说陆老爷子当年对你如何如何痴迷,如何如何不舍?我还以为你们之间有些情分,没想到才住了几天就被赶出来,真是翻脸无情!”

赵婉然一颗心就像被尖刀刺中,而持刀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儿子周德运!

没错,几个小时前,她已经被陆觉民扫地出门,此刻再被提及,就像撕开了自尊的皮,剩下鲜血淋淋的丑恶。

“别这样说,他给了我选择,是我不知足……”

“选择?”男人一听,暂时冷静下来,“什么选择?”

“他给我安排了四合院,是我非要留在陆家,你别骂了!”

“什么?!四合院?”男人眼里涌现出贪婪,“你为什么不答应?!是不是傻啊?”

赵婉然被儿子骂得呆在原地,“德运,你别这样……”

住进陆家的初衷,儿子是为钱,而她又是为什么?

情?

说来可笑,这把年纪,又先后嫁过两个男人,心里却始终惦记着青春正茂时那道笔直挺拔的身影,即便这么多年,依旧挥之不去。赵婉然有时候会想,他是否也如自己这般惦念?如果当年不曾分开,今时今日又将如何?

抱着一点念想与奢望,她终究还是答应儿子——先住进陆家,再徐徐图利。

可结果呢?

他已不是当年桥下与她互诉衷肠的少年郎,以往情分如同过眼云烟,早就消散得一干二净,只有她还不愿面对现实,将自己放得太高,最终也摔成重伤,连仅剩的一点尊严都没能保住。

“你说话啊——”男人不停摇晃她,眼里浮现出痛恨与嫌恶,“为什么不要?!你知道现在一套四合院值多少钱吗?好了,现在钱没要到,人也被赶出来。妈,拜托你清醒点好不好?都这个时候了,还装什么真情至上?”

赵婉然竟……无力辩驳,只能怔怔望着神情扭曲的儿子,像个没有生命的人偶。

“够了!”小陈实在看不下去,“你这个人还有没有良心?老太太一把年纪,看上去已经很不舒服,你居然还这样对待她?”

“这是我妈,关你屁事!”

小陈气得面色发青,周围的人也看不下去,纷纷跳出来指责。

“为人子女,怎么可以这样?”

“实在狼心狗肺!”

“还是报警算了。”

“……”

谈熙扶着老太太拨开人群,所见便是一个中年男子与众多小区住户打嘴仗的壮观场景。

“……这他妈关你们屁事!一个个跳出来给老子找不痛快是吧?”

“你嘴巴放干净点!”

“嘿,我他娘的就骂你了,咋地?”

“小伙子,火气别太旺,大家一起讨伐你不是没有原因的,好好反思反思!”

“你谁啊?别搁这儿瞎逼逼,不吃你这套。”

赵婉然朝人群中看了一眼,触及谭水心平静之下暗藏轻蔑的眼神,羞愧得无地自容,她忍不住扯了扯儿子衣服。

“滚开,别管我的事儿!”男人凶神恶煞地瞥她一眼,打掉那只遍布褶皱的手。

“她来了……”讷讷出声,赵婉然眼里只剩麻木。

男人终于不再沉溺骂战,“谁?”

“陆老夫人。”

周德运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呵笑一声,上前指道:“你就是谭水心?”

谈熙打掉他的手,冷笑:“放规矩点。”

“哟,哪里来的小美女,这脸蛋儿还挺勾人……”说着,便想伸手来掐她下巴。

谭水心面色一变,下意识将谈熙护到身后:“你敢!”

周德运不屑咧嘴,“你个老太婆……”

砰!

一脚踹过去,正中小腿,男人半跪在地,抬眼瞬间只见谈熙收腿的动作,眼中愤怒积聚,猛地站起来,扬手作势扇她耳光。

中途,却横空插过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将他拦截。

“你他妈……”

顺着腕口向上,只见一截黑色衣袖,隐约可见其里浅灰色衬衫袖口,周德运最终将视线落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原本已到嘴边的话就这样不自觉咽了回去。

------题外话------

老白莲差不多就这样拜拜了,下一章再让水心奶奶教训教训就能领盒饭哒,二爷先来露个脸,下一更发糖,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