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二爷开车,呜呜呜(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征似有所觉,冷不防回头,正好看见她张牙舞爪的动作。

“有意见?”

“我哪敢……咦?你洗澡了?”谈熙睁大眼,灯光下,男人一袭睡袍,头发还没擦干,水珠顺着额际滑落两腮。

“嗯。”

谈熙拉开抽屉,拿了风筒,转身坐到床沿边,“过来。”

陆征求之不得。

“低一点,我够不到……”

他索性趴到谈熙腿上,面朝下,只留一个湿漉漉、黑漆漆的头顶,“这样?”

“呃……”好不习惯。

“不是要替我吹头发?”

“哦。”

接着,一阵风筒哗哗作响的声音。

陆征头发短,黑茬子似的直立着,有种硬朗的莽汉气息,但熟知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匹腹黑狼。

“好了。”谈熙扯扯他耳朵,有种调戏睡狮的错觉,“起来。”

腿都快麻了。

男人没动,用下巴轻蹭女人大腿,可惜,居家服太厚,没捞到什么实质性的便宜。

“啧,你乱动什么?”谈熙一巴掌呼他背上,“老实点!”

普天之下,敢这么对待陆征的,这位是头一号,偏偏性格冷鸷的男人也不恼,“要不你再拍一掌试试?”

谈熙认真辨别了这话的真假,发现里面没掺任何水分,“你来真的?”

“爷什么时候假过?”

“既然如此……”谈熙咬唇,这回不拍了,改用掐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男人似喘似吟地闷哼,非但不怒,反而……在其中?

谈熙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贱骨头”,男人呐,服帖不得,该打该掐的时候可不能手软,反正她不想看到第二个陆老爷子。

“再来。”

“……”

“重点。”沉哑的嗓音别样性感。

“疯了你!”谈熙推他,“赶紧起来。”

这丫的,脑子里尽是黄色废料。她顶多就耍耍嘴皮子,可这人是要正儿八经付诸实践的,到头来遭殃的还是自己,谈熙可不干这亏本买卖。

“听懂了?”陆征侧头,乖觉地趴在她腿上,两眼稍抬,深邃流光。

“你想玩**?”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男人闻言,低声笑开,他的小东西真是直白得招人爱,怎么疼都觉得不够。

“如果我说是,你会配合?”

谈熙眉眼弯弯,倏地,敛了笑,满脸冷肃:“想得美!”

“确实美,关键还要看你配合。”

“蹬鼻子上脸是吧?”

“是。”

“你!”谈熙被他那股无赖劲儿气笑了,“老不要脸,一回来就惦记裤裆底下那点事儿,都不知道关心奶奶?”

“有你在。”

“我?”谈熙撇嘴,“那还真是荣幸。”

“教她反抗老爷子,步步为营,最后搬出离婚,将赵婉然扫地出门,这些不是你的杰作?”

“……”

“怎么,敢做不敢认?”

“少污蔑人,我什么时候做过?”莫名心虚,“还有,你不是在国外,怎么知道得一清二楚?”

“徐伯没办法,昨天打电话向我求救。”

“你……有什么想法?”谈熙也不装了,她这点小聪明在老爷子面前还敢卖弄卖弄,搁陆征这儿着实没啥看头,还不如承认得利索点。

“不打太极了?”

“混蛋!就知道诈我,很好玩咩?”

“好了,”陆征将她两手一拢,“我只希望你这套别用在我身上。”

谈熙将手抽出来,顺势挑起男人下巴,眯了眼,目露危险:“这么说,你会像老爷子那样把旧情人领回家?”

“不会。”

“既然如此,还怕我套路你?”

“有备无患而已。”

谈熙笑着挠他脖子,像摸狗一样,“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给自己留退路?”

“我怕你逼得太紧。”

“紧?”

男人不知想到什么,眉眼沉了沉,喉结滚动几番,哑声开口:“确实紧。”

谈熙双颊爆红,将他一推,又顺势起身,这下陆征想趴回来的动作没能得逞。

“你能不能正经点?!”

“我很正经。”乍一看,那张脸的确严肃得厉害,只有谈熙知道,这人实际上一肚子坏水。

“奶奶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陆征坐起来,两手搭在膝头,“你说。”

谈熙沉吟一瞬,“现在赵婉然已经被驱逐,不出意外,老爷子明天或者后天就会来接人。”

“继续。”

“我觉得奶奶不会答应。”

陆征挑眉。

“这回老爷子不地道,私自将旧情人领回家,换谁不给闹得天翻地覆?奶奶脾气好,忍到现在才发飙,泄火的闸门已经打开,没道理在火气正旺的时候给人关上吧?”

陆征眉目沉凛。

“怎么,不同意?”

陆征箍住左右侧腰把人拖进怀里,顿时软玉温香揉满怀,惬意得半眯眼:“唯恐天下不乱,你倒是好兴致。”

“谁让你家老头不待见我。”谈熙嘀咕。

“大声点,听得不大清。”

“……”讨厌!

“你和奶奶怎么闹我不管,只要别把老爷子气进医院。”

“放心,我有分寸。”

“李万才怎么回事?”

“啥?”谈熙懵逼,“李万才是谁?”

“蓬莱别墅区住户。”

“老李?他怎么?”话虽如此,谈熙心里有点眉目。

“别闹得太出格。”

撇嘴,不以为然。

陆征却将她肩膀一扶,下颌扳正,“虽然老爷子不掌权,但解决鸿荣这种小鱼小虾轻而易举。不要因为一时兴起,毁了其他人一生心血。”

“……哦。”谈熙垂眸,这人太有原则,踏的是康庄大道,而她却习惯游走边缘,见缝插针。

上辈子的事她又该如何启齿?

算了,以后再说吧。

“现在是不是该办正事了?”男人沉凛的嗓音唤回她飘远的思绪,抬眼瞬间,迷茫还未散去,陆征已将她压倒在床上。

谈熙醒神,双手撑住男人精壮的胸膛,“正事?亏你说的出口。”

陆征挑眉,朦胧灯光映照下,面部轮廓愈发深邃。

“男色当前,可惜……”

“可惜什么?”

“我还没洗澡。”

“做完再洗。”

谈熙直接甩了个白眼儿,这种时候,她是不是应该感谢这人“不挑嘴”的优点?

“我去洗澡。”推开他,拿了睡衣钻进浴室。

“一起。”

脚步骤停,转身,瞪眼:“你不是洗过了?”

“再洗一次。”

“……”

第二天早上,谈熙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熙熙?起来吃早餐喽!”

奶奶?

猛然睁眼,拥着棉被惊坐而起,露出雪白凝脂的肩头,其上青紫斑驳,全是手指印。

陆征半倚床头,一脸惬意,也不知醒来多久。

谈熙托着疼痛难忍的腰肢,冷冷剜了他一眼,“都怪你!”

“乖,”大掌伸过来,拍拍她的头,像安抚炸毛狗,“昨晚吃饱了?”

“滚蛋!”顿生无力感,他能不这么……凶残吗?

简直像挣脱狗链的小泰迪,可怜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差点折断了好咩?

“阿征?你起了吗?”屋外,老太太还在敲门。

这都快上午十点,再怎么小别胜新婚也该起床吃早餐了。

“就来。”

“哦,那你记得叫熙熙,耐心点,她起床气不小。”说完,转身离开。

听着渐远的脚步声,谈熙把头埋进被子里,太丢人了……

陆征唇畔浮现出淡淡浅笑,没有借题发挥继续臊她,反而伸手搭上女孩儿腰际,轻轻揉捏。

“嘶……”

“太重了?”

“没,舒服。”

男人低笑。

“上面一点……你捏得我好痒……”说着,咯咯笑起来。

陆征伸手去捂她的嘴。

“唔唔唔!”你干嘛?

“笑得这么大声,你想让老太太误会?”

谈熙不敢笑了,立马噤声。

陆征收手,掀被下床,精壮的腰身,有力遒劲的长腿……

一个枕头飞过去,谈熙抿嘴:“丫个老流氓!”居然什么都没穿,脸呢?大爷的!

------题外话------

22:35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