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你已经欠了我五十年(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了,当年他与赵婉然在赵家的印刷厂相识,很快陷入热恋之中。小

彼时,赵婉然作为长女,已经开始帮着父母打理生意,但她本身的性子并不精干,反而有些温吞,无形中便透出几分女儿家独有的秀美和雅致。

恰好入了陆觉民这位陆家大爷的眼。

追求三五日,便将这小女人收入囊中,为此,他还很是得意了一阵儿。

陆觉民也不是什么花花公子,他虽受西洋教育,喝过不少洋墨水,但爱情观却十分传统。既然认定了赵婉然,便想着要给她一个名分,两情相悦总比盲婚哑嫁来得幸福。

因此,父亲大寿这天,他便以合作伙伴的名义,邀赵家入席,借此机会让母亲相看赵婉然。

待宴席散后,他便趁热打铁说出自己的想法——与谭家退婚,迎赵婉然进门。

母亲面色大变,指着他气愤不已,“好啊,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父亲也怒不可遏,摔了茶杯,让他跪于堂屋之中:“你与谭小姐婚约在先,怎可出尔反尔?!”

陆家世代经商,能有今时今日的繁盛,与“诚信”二字密不可分,又怎能做出背信弃义的混账事?

陆觉民想娶赵婉然的事便再无下。

“谭家小姐知书达理,举止端方,是真正的大家闺秀,模样也顶顶出挑,你却偏看上了寒门小户的赵婉然?她哪里有半分当家主母的气势?”

这是母亲经常在他耳边念叨的话,陆觉民听得多了,自然觉得烦,久而久之,“谭家小姐”四个字就成了逆鳞——谁也提不得!

直到,赵氏夫妇开始为赵婉然物色夫婿,而谭陆两家的婚事亦提上日程,便再也由不得陆觉民逃避下去。

退无可退的他只好带着赵婉然去找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妻”,希望她能知难而退,主动悔婚。

时至今日他还记得,那是草长莺飞的三月天,北方还未除寒,风依旧是冷的,但那日的阳光却十分灿烂。

他牵着赵婉然,穿过谭家弯弯绕绕的回廊,最终停在一间绣房窗前。

女子低垂着眉眼,一身青衣绸袄,袖口和衣领处隐约可见栩栩如生的铃兰,是绣上去的。一头乌发未曾梳髻,只在左右两边垂下两个麻花大辫,因她低着头,只露出光洁秀气的前额,看不清具体容颜。

那一瞬间,陆觉民的心仿佛被什么突如其来的东西击中,他甚至忘了此行目的为何,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徐志摩那首《沙扬娜拉》——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直到手心骤然收紧的力道,才唤回他半分理智。

“到了。”赵婉然说。

他看见女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却不懂那究竟是什么。

很多年后,陆觉民再次回忆起那一刻,如梦初醒,恍然顿悟,那是“嫉妒”与“恐慌”交织而成的“复杂”。也许,在情爱一事上,女人比男人敏感得多。

“你真想知道原因?”老爷子看着她,女人的脸已不再年轻,他却觉得一如当年初见那般,带给他无穷震撼与惊艳。

谭水心被他严肃的目光看得浑身长刺,别扭又奇怪,好像要把人点着似的。

“对。”她点头,认真回视,多年心结便始于此,既然闹成现在这样,不妨问个一清二楚。

“因为,我做了负心人。”

老太太皱眉,旋即了悟,他娶自己,便辜负赵婉然,好一个痴情汉,这么多年,难为他一直守着心里那道白月光。

只是,这能算原因吗?

但接下来的话——

“我辜负了婉然,在她为我付出真心与青春之后,我却爱上了别的女人。为此,我弃了她,选择与心中那个人成婚,全了自己不曾轻易表露的恋慕之情。”

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

爱上了别的女人?莫非,陆觉民的旧情人不止一个?

等等……他说,选择与心中那个人成婚……全了恋慕之情……

老太太如遭雷击:“你……”太过惊讶而导致一时哽咽。

“想通了?”老爷子索性把脸豁出去,埋在心底大半辈子的柔情尽数倾泻,“不是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是传闻中,为了借谭家的势,弥补生意上的亏空。分手,是因为我更想娶的人——是你。”

“怎、怎么会?”谭水心难以置信,如果真如陆觉民所言,那她这些年的耿耿于怀又算什么?

“很吃惊?就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会在第一面见你的时候便弄丢了真心,甘愿背负薄情郎的骂名。

谈熙偷听到这里,忍不住慨叹,多好的一对,阴差阳错,竟误会了这么多年。

明明郎有情,妾有意,却因为偏执过妄,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个看重脸面,不愿多说;一个自尊心强,也不愿多问。同床共枕,彼此牵挂彼此,却因猜忌平白错过了这么多年。

如果不是赵婉然出现,也许直到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老太太还认为自己的丈夫惦念着其他女人。

那就真的是太可悲了。

谈熙想起自己和陆征……

其实,有些话真的不难说出口,真心也并非吝于交付,只是不敢赌而已。

这头思绪万千,那厢老爷子和老奶奶开始相顾抹泪。

“你怎么不早说?”这话,是有怨气的。

老爷子面容冷肃,看着她,一本正经:“因为你没问。”

“……”

“为什么收留赵婉然?”

“当年,到底是我亏欠了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弥补。”

老太太何等精明,立马反应过来:“你早就知道赵婉然的真正目的?”

“嗯。”

“她那个儿子到底怎么回事?”

老爷子轻叹,眼中染上惆怅,归根结底,还是他做的孽。

当年,谭陆两家联姻,声势之大,风头之盛,就像两棵参天大树因为某种勾连合并成一片树林,相较而言,曾经有望攀上陆家这课大树的赵家则凄凉太多。

赵婉然成了众人口中的“弃妇”,当初有多风光,此时便有多落魄。

谭水心成了这场“夺夫大战”的最后赢家,那些依附谭氏的小企业见风使舵,打着替老东家小姐出头的旗号,对赵家印刷厂连番打击,最终逼得赵家不得不南迁至江苏一带。

生意败了,名声臭了,刚安定下来不久,赵父就因疾病过世,不到两年,赵母也去了,剩下赵婉然一个人。

眼看年龄大了,要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便在乡下匆匆找了个农夫,婚后半年两人有了第一个孩子。

可惜,是个女婴。

赵婉然不得不继续生,接连四胎都是女儿,直到三十二岁才得了个幺子,便是周德运。

陆觉民在赵婉然住进老宅的第一天就让人查了她的底,因为中间经过两次搬迁,最终才回到京都,所以调查起来比较费时,陆觉民也是前天才拿到详细资料。

而那幢四合院他虽未明说要送给她,可心里是奔着这个想法去的。就算检查结果不观,有他在,总不会少了医疗费。

陆觉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再多的,他给不起。

本着弥补的初衷,当他察觉赵婉然目的不纯的时候,还是没有戳破,并且给了她第二次选择机会。

可惜……

“老太婆,现在误会解释清楚了,你……要不要跟我回家?”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小心翼翼。

许是,被她上次脱口而出的“离婚”二字吓怕了。

“不行。”

老爷子表情一僵,脸皮抽动,“为、什么?”你还想离婚?

最后一句他没敢真的问出口。

也许,答案是他并不愿意听到的……陆觉民想到那个姓李的老不羞,心里已经暗暗决定,回去就把鸿荣给端了!

“因为你还没向我道歉。”

“……什么?”

“道歉,陆觉民,”谭水心直直看着他,“你已经欠了我五十年,还要继续拖下去吗?”

------题外话------

老爷子、老太太发狗粮啦!原来是一见钟情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