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为你遮风挡雨,不计一切(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白久久无法回神。—

陆家男人骨子里就有种霸道专横,行事专断独裁,注定不会以商量的语气去询问一个女人意见,这点从老爷子身上可见一斑。

陆征更是过之而无不及。

女人在他们眼里是需要被保护的存在,不消发表任何观点,只要乖乖待在男人怀里,便一世安稳。

宋白知道,谈熙是不同的,她有自己的想法,是独立的个体,还有不时隐现的光芒,都注定她不会成为男人的附庸,即便对方是陆征,强势若此,也依旧缚不住她。

谈熙的不安分,他知道。可陆征这么做,是打算……接受她的不安分?

说真的,难以置信。

此番百转千回,思绪不绝。

那厢谈熙已经开始发表她的“真知灼见”——

“首先,不是每条狗受了教训,都会学乖,至少吃屎这点戒不掉;再者,就算表面学乖,朝你摇尾巴,保不齐哪天就冲上来咬你一口。都说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狗也一样。”

“噗——”宋白没忍住,“嘴可够损的。”王家那些人怎么到她面前,都成狗了?

谈熙不以为然,“怎么,你有意见?”

宋白脖颈一缩:“咳咳……不敢。”

“照你的意思,应该斩草除根?”陆征脸上没有半分玩笑的神情,他是在正儿八经地问谈熙。

“你都说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要想清除干净,不是那么容易滴!”谈熙换了个坐姿,两条长腿交叠,跷起二郎腿,有种事不关己的漠然。

宋白却看出她眼底流转的凉薄。

好像王家在她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而王珩的前途命运,也不值一提。

陆征目光微闪:“那你的意思?”

“盛极必衰,月满则亏,任何事都逃不过这个规律。如果说王家遭此重创前,还在上升期,那么现在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一个家族的繁盛,人才是重中之重,如今的王家早就逃不过凋零的命运。”王平善落马,王敏被查,王珩也随之失势,周降这个女婿更不用说,没了王敏,他凭什么得王家另眼相看?

“且将冷眼观螃蟹,看它横行到几时。根本,什么都不用做。”

谈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抬眼望进陆征深邃的眼里,偏头一笑,“亲爱的,我说完了,有何指教?”

啪啪啪——

陆征鼓掌,眼底暗芒令人心惊,“没有。你说得很好。”

宋白看着两人,心头涌上一股怪异。

不对啊……

这怎么像杠上了?

待他正欲仔细分辨,两人却已各自移开视线,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那王珩……”

“不用搭理。”谈熙回的是宋白,目光却定定望着陆征。

“哥?”

陆征笑了,既轻且浅:“听你嫂子的。”

“……哦。”

他是看不懂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了。

张妈收拾完厨房,打了声招呼,便离开。宋白抬腕看表,“时间不早,我先走了。”

陆征送他到门口,谈熙挥手,“拜拜,白白。”

这调调,明显不正经。

宋白黑一脸,“哥,我走了。”

“嗯。提醒阿,这段时间务必小心,尤其提防王家。”

“明白。”临了,脚步一顿,一本正经劝告,“你媳妇儿该管管了。”

“……”

“走了?”谈熙坐在沙发上,见陆征回来,随口一问。

“嗯。”

“你怎么了?”表情怪怪的。

“小白让我好好管教你。”

“……”靠!臭小子要翻天!

“那……你怎么应他的?”

“我说好。”

谈熙面色微变:“你来真的?”

陆征顺势将她扯进怀里,呼吸灼热,“看你表现。”

“嗯?”

“伺候好爷,就放过你。”

“色胚。”

“美色当前,很难坐怀不乱。”

谈熙被他口中“美色”二字取悦了,笑得花枝乱颤,“堂堂二爷就这点出息?”

“英雄,美人,我觉得并无矛盾。”

“刚才……”谈熙咬唇,“为什么要问我的看法?我怎么想,重要吗?”

陆征闻言,在她白皙的侧颈落下一吻,还用牙齿轻啮着,“总得慢慢适应……”

“适应?”

“嗯。总归有一天要成陆夫人,早点习惯也好。”边吻,边说,近似于嘟哝,却并不妨碍谈熙听清。

浑身僵住,陆夫人……吗?

陆征在她颈边狠咬一口,“小东西,爷给你站出来的机会,可如果失败,必须乖乖回来。”

他虽不能一手遮天,但为她挡风遮雨还是可以做到。

“陆征,你……”

“别让我后悔。”大掌捂住她的嘴,强势之中带着决绝:“陆家男人就没有让女人风吹日晒的先例。”

谈熙眼眶一热,发胀,发酸。

她知道,但凡自己安分些,听话些,凭陆征的能力足以护她一辈子安稳,可她任性啊,同他吵,跟他闹,不愿成为男人背后默默无闻的小女人,总是竖起全身的刺,护住自己的同时却无可避免地刺伤了他。

谈熙是个极度自我的人,她从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也不会因为别人而委曲求全,她上辈子的父亲炎武就曾在气急之下,骂她“自私自利,毫无人性”。

可当时她怎么回应的?

“我不是妈,会无限容忍你的龌蹉。你让我不痛快,那大家就一起不痛快!”

逼急了,她真的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炎武怕了,面色青白交加,甚至开始躲她,仿佛亲生女儿是洪水猛兽,能将他的命埋葬。

顾眠说:“你呀,太犟了。”

是啊,太犟了……

从小到大,上一辈子到这一世,她想做什么便做,想要什么便争,心智不可谓不坚,执念不可谓不深。直到上一刻,谈熙都不认为自己做错。

她有她的坚持,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遇强则强,谁都无法撼动她的决心,如所向披靡的箭,开弓便永不回头。

现在,谈熙依然不悔自己的选择,但方式却错到离谱。陆征的服软和退让,非但没有让她生出半分如愿以偿的痛快与兴奋,反而莫名感到心酸。

那般骄傲的男人,运筹帷幄,掌尽乾坤,一己之力单挑王氏,甚至在军方前面也拥有不低的话语权,怎么就因为她变得如此……憋屈?!

是的,憋屈。

违背自己的本心来成全她,将她的任性妄为照单全收,悉数扛到肩头。

他远没有看上去那般轻松,可她却还在增加他的负担。

谈熙抬眼,泪光闪烁,“对不起,我错了……”她本可以用更加温和的方式来说服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实际上,却是在逼他!

吻落到女孩儿泪意朦胧的眼上,轻且柔,陆征尝到些许苦涩,“你还小,应当有人护着。”低笑伴随着轻叹,似无奈,却偏偏割舍不开。

她不懂的,他教;她不足的,他补;她闯的祸,他担着;她给的喜怒哀,他一一承受。

便是不负这虚长的近十年光阴。

否则,怎配拥有年华正好、青春正茂的她?

所以,他退让,他包容,他想倾尽全力实现那个机灵小脑袋瓜里所有的愿望与念想。

“阿征,以后你带着我,好不好?”谈熙红着眼,怯怯地看他。

“就怕你不领情……”

“不会了!”谈熙靠在他温热的胸膛,顺势圈住陆征脖颈,“谁对我好,我知道。”

“还闹脾气吗?”

摇头,轻轻道:“不了。我们有事好好说,以后都不吵了。”

“……嗯。”

“有些事,”谈熙抿唇,“我瞒着你,是因为那些都不重要。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

“不必。”

谈熙怔愣。

陆征伸手将她环住,磁性的音调流淌出轻微笑意:“爷很忙,不想听那些不重要的事。”

谈熙笑了,“你自己不听,别后悔。”

“小东西,注定被你算计。”

换来一阵清脆娇笑。

------题外话------

敞开心扉啦!以后会更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