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直戳心窝的礼物(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说陆家老宅,老太太心心念念的直播提前十分钟开始了,老爷子坐在沙发上,似模似样地牵开报纸,目光停留在财经版,一目十行,又翻到军事版,来来回回,纸张翻动的声音格外明显。︾︾︾小︾说

“手脚轻点……”目光定格在pd屏幕上,老太太出言提醒。

陆觉民冷哼:“你把音量调这么大,哦,我翻个页儿就打扰你了?”也不知道看的是什么东西,好好的男孩子又唱又跳,搔首弄姿。

谭水心闻言,转过头,静静看着他。

陆觉民有些心虚,两人关系才刚缓和,千万别闹翻!

好在,她只是看了一会儿便平静地转移了视线,然后捧着pd直接上二楼。

老爷子有点呆:“你、上楼做什么?”

“音量太大,影响你看报。”

“没有影响。”陆觉民讨好地扯出一抹笑,“刚才是我小题大做,没有赶你的意思。”

“可你态度确实不好。”

老爷子面露苦相,“那……我道歉?”

谭水心就站在不远处,再往前走几步就是梯级了,“道吧。”

“……”

“不是要道歉?”

“……抱歉,之前态度不好。”

“哦,原谅你了。”她又走回去坐下。

“……”陆觉民心头涌上一股憋屈,来势汹汹。

错了,全错了,不应该是这样!

那种占据下风又迟迟掌握不了主导权的无奈让他产生了莫名的危机感,这……完全是角色转换!以前,只有他发脾气的份儿,如今却只能苦哈哈道歉,一点不敢反驳。

这是怎么了?

陆觉民以为,只要把人劝回家,一切就能回归原位。可事实上,这一趟回来,老妻性格大变,不仅不听他的话,某些时候还强硬起来,比如方才。

以前,她很少看电视,对手机功能的理解只局限于打电话、发短信,更别说上网。如今不看电视的人开始踩点追剧,不玩手机的人开始刷微博,对互联网陌生至极却抱着pd看直播,陆觉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接回了一个“假妻子”。

短短不到一个星期时间,怎么能变化如此之大?

就、就像换了个人。

男人的直觉告诉他,这其中少不了那个叫谈熙的小丫头片子在推波助澜,目的就是为了整他!

不得不说,商人心思缜密,目光也比泛泛之辈毒辣,一眼就看出是谈熙在背后作妖。

可那又如何?

谁让这老头不识抬举,非但没给她好脸色,居然还指责她教坏老太太?!

行啊,“教坏”是吧,那就“坏”给你看喽~

偏偏陆觉民毫无招架之力,因为他舍不得,尤其在解开了两人几十年的心结,眼看幸福日子不再遥远的紧要关头。

当即面露三分笑,放下手中报纸,凑到老太太身边:“这是在看什么?”

谭水心很愿意有个人说话,尤其是讨论她感兴趣的东西,不由对陆觉民和颜悦色了几分,连语气也变得柔和:“看直播呢!”

“《新闻3分》?”

“不是电视那种。”

“那……”

“这个是微博。”

“里面这人在做什么?”

“唱歌啊!”人家还抱着吉他。

“你觉得好看?”老爷子试探道。

“当然。”

“哪里好看?”在他眼里,没有半点可观赏性,网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辣眼睛!

“声音好听,人也帅。”老太太一颗少女心开始泛滥,“你看,小伙子年纪轻轻就会唱这么多歌儿,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一双桃花眼,可招小姑娘喜欢!”

嗯……老姑娘也通吃,眼前正好就有一位。

老爷子不屑,听见谭水心不停夸别人,就算那是个小毛孩儿,心里也依然不是滋味儿。

要知道,他年轻的时候,可比这小白脸帅多了,怎么也没听她夸过自己?

心里不服气,说出来的话也冲:“哼!一看就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小弱鸡。除了会唱几首歌,个儿高一点,其他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你!”

“别瞪,就事论事而已。”

“行,”谭水心也不气了,反而平静下来,“既然你不爱看,那麻烦坐远点。”

老爷子平生第一次被嫌弃,有些沮丧。

“你……别看了,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已经是服软的语气。

这要搁以前,老太太说不定就答应了,可此一时,彼一时,她有意要给陆觉民一个难忘的教训,又怎么会轻易顺从。

“我现在没空。”

老爷子这心,拔凉拔凉的。

“哦,除夕那天阿征带回来的礼物你拆了没有?”

“还没。”

“现在有空就去拆了吧。”

陆觉民不敢不听,他现在就是走钢丝,分分钟都有被打落悬崖的可能。嗯……还是顺着她……

“那我上楼去看看。”

谭水心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

“……”心啊,那叫一个痛。

以前有多**,如今便有多讽刺,陆觉民长叹一声,乖乖走人。

老太太借着打呵欠的动作,掩下唇畔隐隐上扬的弧度。

“混账——”

不到五分钟,楼上传来一声怒斥,谭水心面色微变,也顾不上看什么直播,扔下pd快步上楼。

徐伯也在第一时间赶到。

一进门便见老爷子铁青着脸,而老夫人则是一种要笑不笑、极力隐忍的表情。

到底出了什么事?

徐伯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可能,视线随之落到地面那个摔开的礼盒之上,一抹新绿,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茶叶,可实际……

“小兔崽子,我看他要翻天!”居然送鹿鞭?!

几个意思?讽刺他?如果可以,陆觉民真的很想提着他耳朵质问一番。

你就是这么尽孝的?!

“好了,”老太太轻咳两声,“有什么大不了?也值得你大动肝火?”

“不值得?!你看看,这小兔崽子送的是什么东西!”

“这你可就误会了。”

“误会?”

徐伯同样将疑问的目光落到她身上。

老太太不慌不忙:“这东西不是阿征选的。”

“不是他?”陆觉民皱眉,“那是谁?”

谭水心脑海里隐约浮现出一张狡黠的脸来,笑了笑,“你最中意的孙媳人选。”

“庞家丫头?!”

最近,也不知道是受了谈熙的刺激,还是陆征强硬的态度把他逼急了,陆觉民一反常态,竟看中了庞绍婷,正打算寻个机会牵线搭桥。要知道,以前因为庞绍婷是陆征名义上的表妹,而陆觉民又是个固执保守的人,所以他一直没看上那孩子。

“怎么是她?”

“呵,你看好的未来孙媳妇讽刺你肾亏,阳气不足……”

“够了!”

老太太适可而止。

“小徐,立即取消明天和庞家的饭局!”

“是。”

陆觉民看着那根长条咧咧的鹿鞭,除了懊恼,羞臊,便只剩愤怒,“实在太过分!”

看完戏的老太太转身走到另一间房,她现在迫不及待想知道熙熙送了她什么。

凭记忆翻找出礼品袋,拆开包装,下一秒,蓦地瞪大眼——

内衣。

紫罗兰色,边缘镶有蕾丝,神秘高贵。中间吊坠用粉色珍珠垂下,罩杯表面是复古风格的刺绣,兰草花样。

空谷有佳人,倏然抱幽独。东风时拂之,香芬远弥馥。

老太太起初那点羞涩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满眼晶芒。天底下,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挡内衣的诱惑,即便是她也不例外。

当晚,徐伯就听了老爷子吩咐,将那鹿鞭化成碳灰,能有多远丢多远。

第二天起来,陆觉民尤不解气,心里已经默默给庞绍婷记了个大过,这要是她孙女早被打得落花流水,瑟瑟颤抖!

孙媳妇什么的,是绝对没可能了。

P!

“……熙熙,你这礼物送得直戳心窝,老头子到现在还青着脸。”

“礼物?您不喜欢?”彼时,她才刚从床上爬起来,腰酸背疼。

“奶奶面前就没必要装了,放心,一定给你保密!”

“奶奶最好~”

“嘴甜的丫头,就知道哄我!”

------题外话------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面前熙熙给二老准备除夕礼物的情节?这回实力坑了情敌一把,嗯哒,就是这么牛气轰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