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不是仇家不碰面(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只股?

刘跃敢拿性命保证,从头数下来绝对不少于几十!密密麻麻占据了大半页面,简直……丧心病狂。》>》

“这些什么意思?”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

“我打算从里面挑出三只做长线,五只做短期。”

“然后?”

“你拿回去研究,一个星期之后给我答复。”

“我?!”刘跃惊得险些跳起来,“别开玩笑了……”

谈熙淡淡地看着他,“我像在开玩笑?”

“可我没什么经验啊!”刘跃已经见识过谈熙的大手笔,当初投入本钱就上百万,加之因“华润事件”大发横财,想必这回又将是大手笔。

刘跃兴奋的同时,也倍感压力,“真的要我去做?”

“需要我重复一遍刚才的话?”

“……那倒不用。”

“怎么,没信心?”

“嗯。”刘跃没有隐瞒,反而强调似的点了点头,“那种感觉怎么说……就像瘦弱的肩上扛着高山。”

谈熙被他这个比方逗笑了,“一个男人居然承认自己瘦弱?刘跃啊,你以后还怎么找女朋友?”

“你不说就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男孩儿学着她的模样,送上一记**白眼儿。

“万一你嘴皮子没把门,说漏了,这也怪到我身上?”

“……”重点不是这个啊喂,我们不是在谈股票的事情吗?!

谈熙轻咳,好似看懂了他无语的表情,立即掰回正题,“上次你对华润的分析就很好。”

“但前提是五选一。”

当时,谈熙给了他五个选择,刘跃把每一只股票的财务数据都一丝不苟地分析了一遍,所以不难选出各方面都占据突出优势的华润。

但现在是几十个选择摆在他面前啊,如果按照之前的方法,别说一个星期,就是给他一个月都未必能做完。

“有什么问题吗?”谈熙挑眉,见他愁眉紧锁的样子,还是决定不要太难为这个“瘦弱骚年”。

刘跃沉吟一瞬,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谈熙,“……这样一来根本做不完。”

“谁让你每一项都精确分析?”

“不然?”骚年眼中疑惑缠绕,近似焦灼。

“广泛撒网,重点捕鱼,有没有听说过?”

“呃……”听是听过,可跟现下的事情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精雕细裁有精雕细裁的好,大刀阔斧有大刀阔斧的妙。你做过多选题,已经知道排除法吧?”

刘跃若有所思。

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谈熙觉得她已经很仁慈,如果刘跃还不明白,那她也没办法。

“我想想……我想想……”他摆手,眉心拧成一个明显的小疙瘩,有什么东西就要想通了,但就差最后那一点灵光。

谈熙付了账,没有惊动他便径直离开。

半晌,“我明白了!”

咦?人呢?

对面哪里还有谈熙的影子?刘跃看着手里的股票清单,一时怔愣。

所以,她……是在指点他吗?

谈熙离开咖啡厅,便直奔停车场取车,原本打算直接回蓬莱,突然想起张妈今天没空过来做饭,又驱车至附近一个大卖场。

她的习惯是先想好要做什么菜,然后再有的放矢地挑选食材,直接省去了就中途纠结的时间,多好?

这点恰好与张妈相反。

剁椒鱼头,番茄鸡蛋,青椒牛肉丝,上汤娃娃菜,定下今晚的食谱,谈熙才推着购物车进了生肉区。

一刻钟不到,就选好所有食材,又拿了三盒酸奶和两包坚果才去结账。

因为是中午,逛超市的人不多,正好省了排队的时间。

可人少也有人少的弊端,至少谈熙一眼就看到了隔壁收银台正卿卿我我、一副你侬我侬模样儿的秦天霖和奚葶小婊砸。

有句话怎么说的?

不是冤家不聚头。

谈熙觉得改一改也适用:不是仇家不碰面!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可偏偏就让她碰上了,该怎么办呢?

上去打个招呼,还是装作不认识?好纠结哦……

就在她犹豫细思的当下,秦天霖已经发现她,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幽暗深邃,奚葶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下一秒,瞳孔骤然紧缩。

得!这下不用纠结了,谈熙极力忍住想翻白眼儿的冲动,举爪,僵硬地左右挥动:“H~”变态先生和莲花小姐。

奚葶脸上甜到让人发腻的笑容僵硬在唇畔,看着谈熙的眼神暗含戒备,压抑着恨意和怨怒,像躲在阴暗处嘶嘶吐着蛇信的毒蛇。

只可惜,某妞儿不吃这套,张扬勾唇,睥睨的眼神带着显而易见的挑衅,好似在说:手下败将,来呀,你打我呀~打不着打不着~

奚葶气得脸色铁青,凑到男人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秦天霖再看谈熙的眼神就变得极其复杂,里面还掺杂着一切她看不懂、也不想看懂的神情。

“天生绝配,狗男女一对。”冷哼一声,掏出一张红票递给收银员。

“找您三块五毛七,请拿好,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谈熙不想让两个贱人毁了自己一天的好心情,所以提着购物袋就走了,压根儿没回头,所以也错过了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和懊悔。

却被奚葶尽收眼,不自觉攥紧了拳头。

谈熙,你怎么不去死?!

把东西放进后备箱,谈熙正打算拉车门,中途被一只大掌截下,嗯……男人的手。

跟那张俊朗的脸一样,手也得天独厚,不仅骨节分明,还相当修长。

“我们谈谈。”秦天霖看着她,黑眸深沉。

“没什么好说的。”谈熙把手抽回来,像碰到什么恶心的东西,还在衣服上蹭了两把。

男人眼中闪过痛色,“你就这么讨厌我?”

冷笑,“我以为你早就知道。”

“……”

谈熙没空去观察他是何表情,有什么反应,因为脑子里正天马行空地猜测着奚白莲究竟去了哪儿?

前面没有,后面没有,左边右边都没有。

按理说,秦天霖来找她,奚葶那样的性格没道理不出现啊!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天霖,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这么多东西,也不知道搭把手……”似嗔非嗔,带着一股子腻死人不偿命的娇甜。

这话要是从冉瑶口中说出来,保管听得男人骨头酥麻。不过换成奚白莲,那就……呵呵,谈熙着实不敢恭维。

毕竟,是老女人了。

秦天霖没应她,甚至连目光都没有落到她身上,仍然固执地盯着谈熙。

“你有没有什么要问我?”他说。

谈熙有点懵,余光瞥见奚葶面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已经到嘴边的“没有”二字又被她咽了回去。

秦天霖的眼神忽然变得灼热,呼吸也开始急促,他动了动唇,像要说什么。

只是还未出口,就被女人尖细到近乎尖利的声音打断:“天霖——”

谈熙被吓了一大跳,拍拍胸口,好似惊魂未定,没来及说什么,便听奚白莲开始自顾自唱戏,“我……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昨晚睡得太迟,有些着凉,回家之前能先陪我去趟药店吗?”

谈熙挑眉,不愧是资深“老白莲”,一句看似简单没毛病的话,实则七拐八绕、九曲回肠,无非是想借此传达出两个信息:第一,“昨晚睡太迟”暗示两人又搞到一起;第二,“回家之前”表示两人已经同居,更加坐实第一点。

秦天霖闻言,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轻嗯一声,算作回应。

奚葶见他对自己还有几分关怀和容忍,索性打蛇随棍上,亲昵地挽了他的手,看向谈熙的眼神也在瞬间充满挑衅。

秦天霖没动,任由女人挽着,面色隐隐发沉,尤其见到谈熙那一脸无所谓,插在裤袋里的手不自觉收紧……

------题外话------

存稿君二号前来报到!奚葶小婊砸又出来蹦跶了,这回鱼要彻底解决她!巴拉拉能量,鱼的魔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