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就当你陪我的酬劳/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样?味道如何?”等他每道菜都尝过一遍,谈熙开口问道。『『『小『说

陆征点头,“很好。”

“具体点,怎么个好法?”挑眉娇笑。

男人沉吟一瞬,想了想,而后正经道:“……让人想把舌头也吞下去?”

谈熙听着他不知从哪里剽窃来的夸张说法,虽然有烂大街的嫌疑,但总体来说,还是很令她满意。

“上午出去了?”

“嗯。”

陆征一默,不再开口。

反而是谈熙,主动提起:“你不问我去哪里?”

“你想说?”

“如果你问,我就说。”

“……”

“好了,不逗你,我去鹦哥广场见了刘跃。”

“做什么?”

“嗯……给他布置了一个任务。”

陆征挑眉。

谈熙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既然她和陆征已经达成共识,要彼此信任,那有些事就不用再掩藏,毕竟,他总要试着接受那个真实的她。

刘跃这人陆征不陌生,上次警局那一出,足够令他印象深刻。

“……你说他能不能按时完成?我都已经给他提示了。”

陆征没有借题发挥,追问她为什么会炒股,而是一本正经回答提出的问题:“筛选量过大,如果不会投机取巧,一个星期时间估计够呛。”

“投机取巧?”谈熙嘴角抽搐。

“这不是你想教会他的东西?”

“……”爷,那叫“变通”啊喂!

“你说除开刘跃,还有一个人?”

“嗯,他室友,叫林寻,长得干干净净,很有礼貌。”谈熙想起那个会来事的大男孩儿,眼中流露出满意之色。

“你打算让他一起?”

谈熙微愕,“阿征,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满头黑线。

“怎么我想的,你一猜就准?”

“多听多看多思。”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你还不如说跟我心有灵犀一点通。”

“别闹,好好吃饭。”他一双厉眸能够看穿的不止谈熙一个,照这么说,岂非跟那些人都算“心有灵犀”?

“哦,今天下午我遇到秦天霖了。”谈熙突然开口。

陆征夹菜的动作一顿,眉眼微暗,“在什么地方?”

“超市。嗯……还带着一个女的。”

“他有没有为难你?”

谈熙摇头,“没有。”

“嗯。”

饭后,陆征去洗碗,谈熙削完苹果,切块儿,放在盘子里,用保鲜膜封好送进冰箱冷藏。然后开了电视,坐到沙发上,另一只手还拿着pd,页面停留在“今日股市”。

待陆征出来,看到的便是小东西窝在沙发里,双腿半蜷,膝盖放着平板电脑,眼睛却好似粘在电视屏幕上。

抬步走过去,坐下,顺手将她拥进怀里,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仿佛演练过千万遍,得心应手。

谈熙也没反抗,她已经适应了陆征怀抱,陆征的气息,陆征的一切。

两人静静相贴,心无限靠近。

相较于这厢的甜蜜平静,那头却暗藏汹涌,即便表面看上去,无甚波澜。

“天霖,吃饭了。”奚葶系着围裙,捧着一大碗煲好的鸡汤从厨房出来,俨然合格的居家太太。

男人坐在沙发上,肘部搁在膝头,两手并拢,目光沉沉不明所想。

“天霖?”

他站起来,走到饭厅,奚葶盛好饭端到面前,虽然极力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一些,但举手投足间还是有股小心翼翼。

“你也坐。”秦天霖指着对面位置。

奚葶顿时笑意灿烂,眼中甜蜜似要渗出来一般。

“这里住得还习惯吗?”他问。

“习惯。”

这套公寓位于市中心,闹中取静,虽然只有一室一厅,但周围环境相当不错。

奚葶离开津市后,曾试图挽回顾怀琛,用尽各种办法,却始终没能让他回心转意。男人呐,多情的时候恨不得把全世界捧到你面前,无情的时候便拿你当丢掉的垃圾对待。

所以,在确定真的无法挽留顾怀琛后,奚葶也干脆放手。一辈子还有这么长,她总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没了顾怀琛,又失去工作,为了显示自己的骨气,她早就从顾怀琛在津市的公寓里搬出来,一时潦倒,狼狈至极。

就在这个时候,秦天美找到她,指了一条明路——

“我哥还对你念念不忘,把他抢过来,逼走谈熙,还怕没有好日子过?”

以前,她和秦天霖交往的时候,陆卉和秦天美都不喜欢她,没想到如今多了个谈熙,她们倒成为盟友?

呵……既然有捷径,为什么不走?

在秦天美的助攻下,奚葶很快就找到接秦天霖的机会。

接二连三的偶遇,时不时的挑逗,在这场男女之间的追逐游戏中,她一直以为自己才是主导者。可是,两人同居后,秦天霖的态度越来越让她感觉到恐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却又想不起来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比如此刻,男人的态度不远不近,虽然吃着她夹的菜,但目光却丝毫不见暖意。

奚葶只能安慰自己,多年不见,每个人都会变,他只是比以前更成熟稳重而已。

“我已经让人把这套公寓过户到你名下……”

“什么?”奚葶微怔,继而眼中涌现狂喜,这是不是说明他打算承认两人“男女朋友”的关系?

可事实上,致命一击来得如此……措不及防。

只听他继续开口:“就当,这几天你陪我的酬劳。”

奚葶如遭雷击,“你……说什么?”

秦天霖搁筷,无视女人的震惊,重复道:“我说,这套房子就当你这些天陪我的报酬。等手续办好,我会让秘书把房产证送过来。”言罢,起身欲走。

“你站住!”奚葶跑过去拉住他,途中还险些踢翻了椅子,尤其狼狈。

她却管不了这么多,目光直视秦天霖,灼灼逼人:“报酬?你拿我当什么?”

尖锐,凌厉,还带着几丝傲气。

曾经,秦天霖就是被她这般骄傲的模样吸引,但不知何时,审美悄悄发生了改变,脑海里一闪而过谈熙古灵精怪的样子,那张小嘴里吐出来的话简直能把人气死,可他偏就稀罕。

因而看向紧攥住自己衣角的那只手时,目光便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嫌恶。

他甚至想,谈熙就不会用这样柔弱的姿态使自己处于劣势地位,如果他要离开,她恐怕求之不得,像赶苍蝇那样:“赶紧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反正此刻的奚葶在他眼里怎么看都不对,怎么都不讨喜,更生不出一丝怜惜。

“放手。”

“天霖……”

“我让你放手。”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是不是谈熙对你说了什么?千万不要相信她,她是为了拆散我们啊!”

“拆散?”男人玩味一笑,眼中凉薄令人心悸,“我们不是早就散了吗?”

奚葶面色惨白,“你……还没有原谅我?当年,我真的不是故意……”

“非要我把调查资料摆到你面前才肯说实话?”

“资料?”奚葶喃喃,目光呆滞,下一秒,陡然爆发出强烈的恨意:“你找人查我?!”

不……天霖对她很好,怎么会做这种事……

男人轻笑:“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当年,你通过什么方式拿到出国名额,自己心里有数……”

“住口!别说了——”女人尖锐的嗓音好似利器划过玻璃表面,异常刺耳。

男人眼中却毫无怜惜,“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要别人穿过的破鞋?”

奚葶所剩无几的自尊心被扔在地上,狠狠践踏,可秦天霖却还觉得不够,“你以为那天喝醉酒之后真的是我碰了你?”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

“高级公鸭的滋味想必很**吧?毕竟,你第二天还不要脸地缠着我想再来一次。”

“啊——”

------题外话------

虐奚白莲啦!宝宝们赶快搬上小板凳来围观哦!浪完回家,明天两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