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你不配喊她的名字(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奚葶失声尖叫。—

“不……你肯定在骗我……那个人明明是你……是你!”

秦天霖眼中闪过讥讽,“黑灯瞎火,也难为你看得这么清。”

奚葶看着他,像见了什么怪物一般。

记忆还停留在出国前。那时的秦天霖虽然隐有不羁,偶尔也会发点小脾气,但对她几乎有求必应。奚葶知道,那是“女朋友”才会享受到的待遇。

她以为一切都没变。自以为是的结果就是此刻遭受的奇耻大辱,他竟然……连碰都不想碰她。

所以,当年那件事他知道了?

不,也许知道一些,并不完整……

抱着这样的想法,奚葶心中又燃起希望,她真的,不想认输。

“天霖,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我都可以解释,只求你能够对我公平一些。”

“哦?”男人轻笑,眸光晦暗不明,“你跟我讲公平?”

“是,”奚葶垂死挣扎,“你不能因为谈熙的冷淡,就迁怒我……”

“闭嘴!”

龙有逆鳞。谈熙之于秦天霖便是心底深处不可触及的情殇。

“果然,呵……你在拿我撒气!”女人眼里满含控诉。

男人没说话,便等于默认。

奚葶突然觉得好笑,从超市见到谈熙开始一直积压在心里的怨愤在此刻悉数爆发,来势汹汹,甚至令她忘了当务之急是要挽回眼前这个男人,而不是控诉、惹怒他。

可是奚葶控制不住,连带顾怀琛那笔账,谈熙实在欠了她太多!

“你们男人真好笑。是不是得不到的才最好?当年,她暗恋你的时候,你却对她不屑一顾。如今,她琵琶另抱,你反倒上了心?天霖,你在不甘心什么?”

他在不甘心什么?

秦天霖冷着一张俊脸,心里却忍不住反问自己。

一个女人,还是曾经暗恋过他的女人,如今却视他为洪水猛兽,恨不得撇清干净,这是什么道理?

见异思迁?

是了,那个男人叫陆征,是他从小仰望的存在。

曾经有多崇拜,如今便有多憎恶。

有时候,秦天霖很想抓着那个薄情女人的肩膀,大声质问:“为什么选他?!”

为什么要选陆征——他的亲舅舅!

顾家寿宴,两人公开,他怒不可遏,想都不想便要冲上去告诉大家那是他老婆,陆征是个强盗,不仅在平津土地开发权一事上坑了秦家,还强夺人妻!

却被秦晋辉死死拖住,警告他:“还嫌秦家丢脸丢得不够?!”

他只好暂时按捺,静观其变。

之后,秦天美亲手端来一杯香槟劝他喝下,里面却掺了药,足够他昏睡一晚。

等他第二天醒来,谈熙成了别人名正言顺的女朋友,而他的妻子则变成莫须有的“谈惜”?

被至亲在背后捅刀的滋味儿,秦天霖这辈子不想再尝第二遍,所以,他毅然决然搬出半山别墅,也辞去了陆氏的职位。如今,一心一意经营自己的公司。

其实,秦天霖一直很清醒,只怕他和谈熙永远都没有机会了,错过就不会有二次机会,更何况,他的实力如何斗得过陆征?

除非舅舅主动放弃……

可那是只妖精啊,谁舍得?

眼前闪过女孩儿或邪恶,或狡黠,或明媚,或清艳的笑,男人一时怔忡。这样的人儿,换作他也恨不得一辈子绑在身边,即便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

奚葶将他脸上变幻莫测的神情尽收眼底,心里一片荒芜,这样的目光,这般的愁思,他爱上了谈熙,那个曾经在他眼里一不值的女人!

“为什么?!她有什么好?!”

一个顾怀琛还不够,如今又搭上了秦天霖,还不提她已经拥有的陆征!

凭什么当初那个怯懦不堪、自卑寡言的女孩儿能够吸引这么多优秀的男人?

清纯?可怜?

不,那都不是现在的谈熙!

那个女人张扬狂妄、放浪不羁,根本不配拥有这么多青睐,她就应该被指责、唾骂,像**荡妇受尽千夫所指!

奚葶如此阴暗地想着,脸上表情闪过一瞬扭曲。

“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至于她的好,你也不配知道。”

“呵……呵呵……我不配?她勾引顾怀琛,甜言蜜语蛊惑他抛弃我,又故意找人羞辱我,拍下照片,逼我离开T大,这样的蛇蝎女人你还拿她当宝?”

秦天霖眉心一紧,不知想到什么,眼中陡然爆发一阵亮光。

对,她在报复!是不是说明……她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在乎他?

没有爱,哪来的恨?

当年,因为奚葶,他才对她一片痴心视而不见,留下莫大遗憾,如今谈熙越恨奚葶,就越能说明她心里还没放下当年的事。

他还有机会!

思及此,秦天霖迫不及待想找她问个清楚。

奚葶见他要走,手上力道收紧,“别走,我求你……”

“放开。”

“天霖,我不要房子,我只要你啊!”

“别逼我动手。”

“今天,你就是打死我,也不放!”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绝对不能失去。

过惯了优渥的生活,她已经难以忍受曾经那样的贫穷,没有了顾怀琛,秦天霖就是她仅剩的希望,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她死缠烂打都不会放过他!

想要找姓谈的小贱人,那也得问问她意不意!

可惜,她高估了自己对秦天霖的影响,也低估了男人对她的绝情。

一脚踹上女人腿弯,秦天霖目露狠色。

奚葶踉跄,险些摔倒,手却依旧攥得死紧,对上男人阴鸷的目光,她突然觉得很陌生,心里生出一股茫然。

这还是曾经对她情话绵绵,将她捧在手心儿的男人吗?

心如刀割。

“放不放?!”

“不、放。”

“奚葶,你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看得出来,我没有开玩笑。”

“天霖,别这样,好吗?我知道,你一直都是爱我的,当年是我错了,不该因为进修的机会放弃你,我现在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梨花带雨,眼底情意似要翻涌而出。

秦天霖却不为所动,“是被顾怀琛甩了,才想起我这个备胎吧?”

“你……”

“别以为你做过什么,没人知道。奚葶,这么多年过去,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秦天霖吗?”

如遭雷击,“你、还知道什么?”

男人眉眼含笑,唇畔上扬的弧度牵扯出一抹残忍:“如果你指的是当年校长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我想,我应该知道一些。”

“不可能!”奚葶面色骤变,“谈熙告诉你的,是不是?!”

“住口,你不配喊她的名字!”

当年,他因为奚葶的离开而迁怒谈熙,对她非讽即骂,甚至拳脚相加,如今想来,心口疼得厉害,像被什么有一只无形的手撕扯着。

他在懊悔的同时,连带也恨上了奚葶!

如果不是她说那些话来误导他,又怎么会一时偏激,拿谈熙出气?

明明,她是那么喜欢他,默默观望,静静等候,宛若一株弱小的菟丝花,等待他片刻的垂怜。

可到头来,这一切都被他搞砸了……

“若非你当初那番话,我跟她就不会是今天这番境况!”

“哈哈……可你还是选择相信我,转而伤害她不是吗?”奚葶眼中流露出痛恨之色,“你怪我,可说到底这都是你刚愎自用,受不了被女人甩的打击,正好谈熙送上门,便发泄到她身上!自作孽,不可活,后悔也晚了——”

男人脸上露出狰狞。

“她现在已经放弃你,选择陆征。即便你悔得场子发青,她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啪——

反手一个耳光,“贱人!”

“我戳中你伤疤了,对不对?哈哈哈……”

------题外话------

虐奚婊啦!下一章继续~十点半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