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秦天霖的魔障(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破罐破摔,不过如此。︾︾︾小︾说

叫得再大声,哭得再凄惨,有用吗?

都挽留不住男人将去的决心。

所以,认清现实的奚葶冷静下来,左右不会比现在更糟,“从我处心积虑与你相遇的那一刻,你都在将计就计?”

秦天霖不得不承认,不发狂的奚葶还是很聪明的,“没错。”

“为什么?”

男人并未开口。

奚葶冷笑,“谈熙?”

秦天霖目光微闪,没有否认。

是了,这个男人刚愎自用,哪怕事实摆在眼前也不会承认自己有错,既然他没错,那别人就成了过错方。而她奚葶恰好撞到枪口上。

“她说你是渣男,我还不以为然,呵……现世报啊!”

“她?”

“哦,就是你心心念念想要挽回的前妻。严格说来,也不能叫‘前妻’,毕竟你们无名无实,她不过只在你家寄居了一段时间而已。”

秦天霖倏地收紧拳头,眼中郁色沉沉。

“说来,现在的谈熙跟记忆中的谈熙不大一样,”奚葶扶着沙发站起来,又伸手擦掉唇边的血渍,“以前她对你无限思慕,甚至到了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地步,如今却当你是蛇虫毒蚁避之不及。一个人如果不是受了刺激,又怎么会性情大变?”

男人心下一紧,些微蔓延的刺痛感令他无措。

刺激?

“我听秦天美说,你打过她?”

秦天霖瞳孔一缩。

奚葶将他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突然狞笑,“难怪……再深的感情也该打没了吧?”

男人眼神一狠,反身抬脚踹在奚葶胸口上,换来女人一声尖叫。

秦天霖倾身压近,居高临下俯视她,笑容里暗藏暴虐与阴刻,“看来,你非得逼我动手。”

奚葶没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动粗。

“你不是说对我还有感情?可我现在不想要,怎么办?”

她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便没有应声,但直觉不会有什么好事,下一秒——

“你还说,再深的感情也能打没,那我姑且动一动手,让你死了这条心,绝了这番深情,如何?”

女人脸上流露出惊恐之色,“不……你不能这样对我……”

秦天霖目光狂乱,好像被什么东西魇住,脑海里不停闪过他用皮带抽打谈熙的场景。

她看着他,眼里全是痛苦……

她在哭,求他停手……

她看着摔碎的结婚照,崩溃大哭……

她抓着他的裤脚,说:天霖别打了,我疼……

他却不为所动,那些绽放在女人雪背之上鲜红印痕刺激着他的感官,诱发出体内无数的躁动因子,那一刻,他甚至想撕碎眼前泪眼朦胧的女人!

分不清是爱,还是恨。仿佛只有她哀求的声音,鲜血淋淋的后背,才能满足他心底那丝隐秘的快感。

事后,他曾无数次梦见那些场景,醒来时发现裤裆一片湿润。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

他咬牙切齿。那是毒,必须戒掉,秦天霖无数次这般警示自己,但根本控制不住,他还是会梦到那样的场景,狂乱而暴虐,他甚至癫狂地想让那个叫谈熙的妖精,这辈子为他哭,为他流尽所有眼泪!

“变态!你这个变态——”女人歇斯底里的嚎叫令他猛然回神。

秦天霖笑了,眼底邪肆愈发深浓。

奚葶缩到角落,抱着膝盖瑟瑟发抖。她错了,她不应该闹的,如果好聚好散,她至少还能拿到一套属于自己的公寓,现在什么都没有……

“你做什么?”她眼睁睁看着秦天霖拉上窗帘,将门窗锁死,不妙的预感在心里发酵。

男人转身,阴暗的光线将他脸上阴鸷衬托得愈发骇人。

“天霖,我放弃了,我不会再纠缠你。”

“晚了。”

奚葶浑身一僵。

“你不是骂我变态?既然如此,不证明一番,如何对得起这两个字?”

“你、你说什么?”

秦天霖冷笑,伸手将裤腰上系好的皮带松开。

啪嗒——

金属扣发出清脆的声音。

奚葶如遇鬼魅:“不……不要……”

她不会傻到认为秦天霖想碰她,来一场临别前最后的温存。

男人抽出腰间皮带,在女人惊恐的目光下,往前甩开,接着是奚葶惊痛下的尖叫。

“天霖,不要……”他竟然要鞭笞她?!

奚葶疯狂摇头,又是一鞭甩到她身上,正中前胸,她疼得面色苍白,大汗淋漓。

“别打了……我求你……求求你……我走,我马上走!”

男人没说话,眼前一幕唤起了曾经的记忆,久违的快感似要从胸腔饱胀而出。

黑色皮带不知疲倦地挥舞着,一下接着一下落到女人身上,奚葶闪躲不及,费尽全力逃到门边,只要打开这扇门,她就能脱离苦海。

可是不等她握上门把,头皮便传来一阵刺痛,秦天霖拽着她像一块破布丢弃在地。

“想跑?”

“疯了——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我要报警,告你非法禁锢,人身伤害……”

啪——

不等她说完,一记狠笞落到脸颊上,奚葶右耳嗡鸣,嘴里尝到铁锈般的血腥味,她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痛哭出声。

秦天霖还觉得不够,女人头发散乱,衣衫不整,脸上嘴角都沾了血,却不是记忆中“她”的模样。

少了什么?

后背!

大步上前,在女人嘶哑的哭嚎声中,秦天霖撕破她的上衣,露出傲然的胸脯以及……雪玉般的后背。

没有“她”纤浓适度,眼前这个女人的后背虽白,但腋下却堆积少许肥肉,秦天霖目光暗了暗,闪现幽光的同时也浮现出嫌恶。

他不由想起谈熙的身体……

他看过的。无意中。

真的很美。

婚宴当晚,她成了他的妻,被灌醉后他闯入两人婚房,那时她正换睡衣,两条纤长的腿儿,还有不盈一握的腰,以及只露了侧面的美背。

惊鸿一瞥,他便故作嫌恶地别开视线。

一刻钟后,奚葶光滑白皙的后背交错着无数红痕,**着上半身,像个破布娃娃被丢弃在角落,面朝下,一动不动。

男人指缝夹烟,深吸一口后,缓缓吐出,清雾缭绕中淡化了眼中戾气,却依然狠得生人勿近。

领口和袖口都松开,脚边是曲折的黑色皮带。

室内一片狼藉,空气中浮动着淡淡血腥。

秦天霖倒了杯水,摇晃着走到女人身边,手腕一个翻转,液体悉数倾泻而下。

凉意袭来,奚葶动了动。

她早就无力挣扎。

当初听秦天美描述谈熙挨打的场景,她面上不显,心里却一阵爽快,没想到今天却轮到她自己……

秦天霖就是个变态!

“没死就给我爬起来。”

奚葶没动。

“给你一分钟时间离开,否则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女人像被针刺般咬牙爬起来,抓起外套,拿了包,跌跌撞撞往门外走。

出门,进电梯,她像受惊的兔子,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将外套胡乱裹住上身,对着反光的电梯门理了理长发,又将包里的墨镜和口罩取出,所有动作她都是颤抖着双手完成,如果不是拼着最后一口气力,她现在已经躺在地上,生死未知。

奚葶突然好恨!

谈熙有男人照拂,有男人思慕,占尽人心,可她有什么?

嫁入顾家,跻身上流圈子的美梦破碎,曾经的恋人如今执鞭相向,工作没了,青春不复,这么多年机关算尽、小心翼翼,她又得到了什么?

叮——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奚葶已经将自己武装成无坚不摧的模样。

女人裹着长风衣,墨镜是e的限量款,口罩则为她平添神秘。

众人只看到一个低调美丽的女人,却不会怀疑这身华丽的装扮下,实则遍体鳞伤。

她不会让自己变得那样狼狈……

绝对不会!

------题外话------

是的,秦渣渣就是个变态来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