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不准去!(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舞池一度混乱。````

身着艳服、浓妆妖娆的女人走过来,大吃一惊,“霍爷?!您没事吧?”

肥脸男人顺势爬起来,挥开她,抬手便是一个巴掌落在奚葶脸上。

啪——

声音清脆。

刚巧音走完一曲,短暂的沉寂更衬得这声儿响亮至极。

奚葶偏着头,像被人施了定身术,久久无法回神。

“贱货!爷是看得起你才轻言细语,还真拿自己当根葱?呸——给脸不要脸!”

霍顺被女人撂了跟头,颜面扫地,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更何况,场子里还有熟人,今天不给这娘们儿一个教训,改天他霍爷还不得被大伙儿嘲笑死?

什么怜香惜玉,一律抛诸脑后,反手又是一个耳刮,“敢推你大爷,胆儿够肥的!”

奚葶像个木头人。

舞池中的男男女女早就退开,生怕惹祸上身,厚道点的直接走了,不厚道的就站在外围指指点点,幸灾祸,权当笑话来看。

“霍爷,您消消气儿,这女人不识好歹,我让阿琳来陪您!”浓妆艳抹的女人硬着头皮挂了笑,迎上来,她是这儿的妈妈桑,霍顺是常客,她得罪不起。

“滚开!”霍顺松了领口,撸袖,凶神恶煞,“我今天非要收拾这个小婊子。”

妈妈桑见状不妙,飞快朝一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僵笑着继续劝慰:“您看,大家出来玩儿都是找子,今儿这桩就当给我胡月一个面子……”

“阿月,你看到了,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这贱人没给我面子。”

“这……”

“你说吧,这事怎么算?”

“霍爷,我知道您受了委屈,可这女的也不是咱们场里的姑娘,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行,看在雷老大的面子上,我也不让你难做。”

“谢谢爷……”

“但是今天我一定要收拾这个小婊砸!”

胡月笑容僵硬在脸上。

霍顺趁机在她胸前揩油,大笑露出一口黄牙,“去,单独给爷开个包间。”

“您打算?”胡月小心试探。

霍顺目光一狠,朝左右两边招手,立即有七八个小年轻涌上来,俨然“讲不通便要动粗”的架势。

胡月不想招惹他,常言道,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如霍顺这般混不吝的二流子头头,做事没原则也无底线,气量狭小不说,手段还毒。

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胡月朝侍者微微颔首,“照霍爷的吩咐办。”

“是。”

“阿月真识趣儿,难怪当了雷老大这么些年的床伴都没被撸下去,果然有本事得很!”

胡月眼里飞快闪过一抹愤怒,旋即掩藏在浓浓笑意之下。

奚葶这才反应过来,趁两人不注意拔腿往外跑。

霍顺当了这么多年的混混头目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至少蛮力不缺,察觉到女人的意图后,直接伸手拽着奚葶那头长发把人拖了回来。

“贱人,想跑?”

“你放手——”奚葶开始尖叫,几个小时前,秦天霖对待她的一幕幕在脑海里不断闪现,走马观花,她怕了。

原来,男人发起狂来是这般模样——狰狞又丑恶!

霍顺朝小弟使了个眼色:“愣着干什么?这位小姐想跟大伙儿进包房完,咱们就扛着她上去,好不好?”说完,哈哈大笑。

胡月表情有些难看,霍顺今天确实闹得太过。

“好!听大哥的!”小弟纷纷附和。

“既然如此,咱就上楼!”霍顺一声令下,几个小弟飞快将奚葶扛在肩上,两个顶腿,两个拽手,还有一个捂住她的嘴。

一行人扬长而去。

雷老大的场子并非清吧,来玩的人都心知肚明,所以对此也见怪不怪,更没有人会傻到英雄救美,或者求助警察。

笑话,那不是连他们自己也一并坑了?

来这儿的人没有谁比谁更干净,因此,奚葶注定逃不过,挣扎也枉然。

玩不起就别进来,既然进来,就甭装清高。

“好了,事情完满解决,扫了各位雅兴,我阿月在这儿给大伙儿赔不是,每人一杯鸡尾酒,吧台随便点,我请。”

“谢谢月姐。”

胡月笑得风情万种。安抚好众人,她退回后台,音声再次响起,一切如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阿克,让你去请的人呢?”

“老大不在办公室。”

胡月皱眉:“不在?怎么会……”

“D哥说去了顶层豪华包。”

“顶层开放了?!”胡月大吃一惊。

“嗯,今晚上来了几个贵客,老大亲自招待。”

“算了,”她挥挥手,“事情已经解决,别再惊动老大。对了,刚才那个女人的底细去查一查。”

胡月做事向来谨慎,让霍顺把人带走不过是权宜之计,如果那个女人有些来头,她再去救驾也不迟,如果只是个普通百姓,那就只能自认倒霉。

“有些人,受不住脾气,又欠缺底气,注定吃亏……”

这种事她见多了,早就无动于衷。

顶层豪华包间,宋白摇晃着酒杯收回目光。

四面透明的玻璃墙,足以令包间里的人将一楼大厅的情况尽收眼底,而且还是以居高临下的俯视之态。

杨绪呵笑一声,“那女人长得不错。”

“这么远你还能看清楚?”周奕的声音。

“美人,根本不需要看。”

“哦?”

杨绪啜了口红酒,捶捶自个儿胸口,“得用这儿感受,懂否?”

周奕夸张地笑了两声,摇头:“不懂。”

“……”

“话说,这美人儿被那头肥猪扛走应该没什么好下场吧?”

周奕挑眉,“怎么,你想英雄救美?”

杨绪顺手放下酒杯,“有何不可?”

周奕把人拉住:“你来真的?”

“唉,谁叫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呢?”

“……”滚蛋。

周奕见他又要作妖,想着救个女人也没什么大不了,遂放了手,不再管他,“人不大,口气倒不小……”还知道怜香惜玉咧!

“站住。”

“三哥?”杨绪回头,脚步停滞。

“不许去。”

“啊?”

宋白目光幽暗,仿若夜里山间飘起的鬼火,“不许去。”

杨绪怀疑自己听错了,以前他做这种事儿,三哥从来不管他的,因而眼神愈发疑惑。

不仅是他,就连周奕也吃惊不小。

宋白风流,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也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三儿,怎么了?”不对劲儿啊,这种小事,他从来不插手的。

“如果你不想得罪熙熙,我劝你乖乖看戏就好,别多管闲事。”

“疯女人?!”

“谈姐?!”

周奕和杨绪的声音一前一后。

“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周奕撇嘴,他现在有点怕听到谈熙的名字,作为男人的自尊心曾经在这个女人面前丢得太多,已经没办法捡起来。

“这女的跟她有仇。”宋白音色冷沉。

“有仇?什么仇?”

“我也不大清楚,但她托我查过这个女人的资料。”

“哦?怎么说?”

宋白叹了口气,“是她高中的美术老师。”

“啊?!”周奕咽了咽口水,下意识伸手摸自己的鼻梁,“她敌人还不少嘛……”心也够黑的,连老师都不放过。

可转念一想,谈熙那样的野性子,估计老师都得怕她,闹出些矛盾也是情理之中。

“咱们真的袖手旁观?谈熙就那么恨她?”

“嗯。”宋白没有丝毫犹疑,他还记得当初他把资料交给谈熙的时候,女孩儿眼里不加掩饰的嫌恶与仇恨。

杨绪闻言,也便歇了英雄救美的念头。

逞一时之勇和谈熙的白眼儿相比,虽然前者能够极大满足他臭屁的心理,但后者却更有威慑。

笑话,奕哥都在她手上都吃了闷亏,搁这会儿还得装孙子,他还是不要去捋这个毛了……

------题外话------

小白白是熙熙的虐渣神助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