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我怀孕了,江豫的(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顺冷斥。章节更新最快

小弟讪讪,目露尴尬,不知想到什么他“咦”了声,“老大,咱们在雷鸣的场子把人扛走,胡月那老婊子还亲眼看着,如果那女的真有这么大来头,照理说不该袖手旁观啊?”

霍顺打开车窗,把剩了一半的烟头丢出去,“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谁知道会不会查漏了?”

霍顺能在这片儿稳稳当当混了十几个年头,不是没有道理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他总觉得那个女人不能留。

小弟见他心意已决,不好再劝,目光却流连地在后备箱打了好几个转儿,可惜这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哟,早知道刚才就多爽两把……

黑色大众七拐八绕,最终停在一个小巷口,霍顺率先下车,几个小弟合力将麻袋拖出来,扛在肩头,一行人趁着并未大亮的天色步伐匆匆。

看架势倒轻车熟路,想来没少干这样的勾当。

敲门三声,里面传来一阵咳嗽,紧接着是拖鞋趿在地面发出的啪嗒闷响。

“谁啊?”苍老干瘪的声音,犹如砂纸摩挲着铁皮。

“我,顺儿。”

吱嘎——门打开。

露出老妇人沧桑褶皱的脸庞。

“来了?”

“嗯。”

老妇人往霍顺身后看了眼,目光掠过那口麻袋,皱了皱眉:“就一个?”

“临时发现的。”

“玩过了?”

霍顺脸上飞快闪过一抹不自然,“……嗯。”

老妇人道了声“作孽哟”,然后放几人进来。

霍顺冷笑,心里暗暗呸了声“老虔婆”,明明是条毒蛇,还装什么佛祖啊?

矫情!

辅一入门,穿过光线昏暗的堂屋往里走,顿时亮光大盛,巨大的水晶灯,上好的实木家具,正中摆了一套沙发,皮的,价值不菲。

谈不上金碧辉煌,但也有模有样,与破败的小巷格局形成鲜明对比。

“有客人?”霍顺往里屋瞧了瞧,那是桂婆会客常用的地方,此刻亮着灯。

老妇人不置可否,走到上首的檀木椅坐下,她本就矮,坐的时候需踮脚,等坐下以后,两条干瘪的腿便悬空着,前后晃荡,手里捏了串佛珠,念念有词。

霍顺那群小弟已经自发退了出去,这屋子虽明丽亮堂,可他们就是觉得莫名阴森,虽然来过好几次了,但都不大适应,尤其不敢看桂婆那双浑浊的老眼。

“桂婆,人我给你带来了,”霍顺将麻袋一掀,昏迷不醒的女人倒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依稀可见姣好的面容,“开个价吧。”

“急不急?”

“立马送走。”

“看来,你动了不该动的人。”

这话等同试探,霍顺绷得住,笑了两声,“我可是从雷老大的场子里把人带走的。”

老妇人凌厉的目光有所收敛,但疑虑未消:“既然如此,为什么急着送走?”

“呵,我霍顺活到现在,除了一身力气,靠的就是谨慎。”

“好,我明白了。”

“那这价儿……”

“八千。”

“什么?!这可是大美人!”说着,伸手将奚葶脸上的乱发拨开,“不信您自己看。”

“原定的货物已经满仓,要想尽快送走,只有这个价。如果你不介意多等半个月,我倒是可以出两万。”

霍顺几乎没怎么犹豫,烦躁地挥了挥手,“算了算了,尽快处理,免得夜长梦多。”

交易谈成,很快就有两个年轻人上前,一个捧着红封递给霍顺,另一个像拖死猪那般将奚葶带了下去。

这一醒来,恐怕世界已经变了天……

“霍爷还有事?”

“咳咳……这才六点一刻,您老起这么早?”

桂婆但笑不语,那双眼睛高深莫测。

霍顺心头一阵烦躁,下意识伸手掏烟,而后顿住,才想起这里的规矩禁止吸烟,只好悻悻作罢。

“得,我也就不拐弯儿抹角了,您今儿有贵客上门,在谈什么大生意吧?”

“确实有贵客。”

霍顺又瞄了眼亮着灯的里屋,“能不能透个风儿?小侄也好混个脸熟……”

老妇人听到“小侄”这个称呼,眉眼微动,半晌叹了口气,“回去吧。”

“桂婆……”

霍顺平时在这儿也算得脸,乍一听拒绝的话不以为意,还想再求,要知道,桂婆这人不简单,几乎跟京都各大地下势力都有接触,他若能结识到一两个大佬,顺道再抱一抱大腿的,还怕小日子不够舒爽?

可是桂婆明显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霍顺出去的时候还对着门槛吐了口浓痰,这才骂咧咧走了。

桂婆不动声色,待大门合上,她便麻利地从檀木椅上溜下来,那动作有些滑稽。

拍拍袖口,转身进了里屋。

“抱歉,让殷先生久等。”

灯光下,男人一双极具辨识度的桃花眼,鼻梁高粱,薄唇如削,竟比女人还妖冶三分。

“桂婆考虑得如何?”殷焕直视面前的小老太太,目光平静,无波无澜。

饶是自诩气场强大的她也不由在这般注视下渐渐失了底气,“这个……”

“你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男人目光平淡,一身黑衣夹克,明明是个小混混,却无法让人小觑。

桂婆脸上笑容一僵,她确实有一肚子意见,可她敢说吗?

答案:否。

“殷先生是于老大的人,而我与夜社已经做了足足八载生意,原本应该一切照旧,可是……”说到此处,桂婆极为巧妙地顿了顿,余光不动声色观察着殷焕的神情。

男人只是稍稍挑眉,并未露出任何破绽,她有些沮丧,但更多的是不安。

深呼吸,按捺住心中思绪,老妇人继续开口,“去年年底开始,码头盘查力度加强,成本自然水涨船高。大家都是生意人,没有做亏本买卖的道理,殷先生觉得呢?”

“自然。”

桂婆面色稍缓,只是下一秒——

“据我所知,你手里三条暗线都是长途客运,跟码头盘查似乎……没有联系吧?”

“你!”

“我今天来只是替于老大传个话,”殷焕起身,“至于怎么决定,怎么做,还是看你自己。正如刚才所说,大家都是生意人,各有各的生意经。话已经传到,我就不打扰了。”

“等等!”

殷焕脚步一顿,“还有事?”

桂婆迈着小短腿绕到他面前,由于身高的差距,她只能仰视,自然气场就矮了一大截,“我跟夜社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从没听说于森手下有你这号人物。”

“所以?”

桂婆一噎。

“于老大手下从来不缺亡命之徒。”

老妇人脸上青白交加,甚至隐约浮现出一丝忌惮。

殷焕冷冷看了她一眼,“告辞。”

待手下将人送走,她像泄了气皮球,跌坐在椅子上,“咳咳咳咳……”

“桂婆,出事了!”

老眼乍现厉光,“慌什么?!教了你们多少年,还没学会处变不惊!”

来汇报的人脖颈一缩,目露羞愧。

“说吧,出了什么事?”

“刚才霍爷送来的那个女人跑了!”

“你说什么?!”

“她……她装昏迷……还打晕了阿松……”

“前后不过十分钟,马上带人去追。记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二十分钟后。

“桂婆,人找到了。”

“嗯?”

“在哪里?”

“那个女人藏到殷先生车里,我们找过去的时候,是他主动把人交出来。”

灯光下,妇人精瘦褶皱的脸上掠过一阵恍惚,半晌,“到底还是欠了人情,也罢。”

“那个女人……”

桂婆眼底涌现出嫌恶,“卖到非洲去。”

下首那人低垂着头,蓦地打了个寒颤,“是。”

可惜……如果不跑兴许还是有个好去处,这一跑这辈子算是彻底完了……

奚葶尚且不知等待她的将是什么命运,此刻她还头破血流地躺在地上,忍受着两个男人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臭婊子,让你跑!大清早扰人好梦……”

“踹不死你!还跑不跑?啊?!”

“……”

殷焕驱车离开小巷,天边已经有了金色光亮。

等红灯的时候,他从裤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再缓缓吐出。

他已经两天没睡,值得吗?

想起远在江州的岑蔚然,眉心拧得愈发紧了。

也许,这就是出人头地的代价。

凉风入窗,吹开了副驾驶位上大红色喜帖,江豫、岑蔚然两个名字用金笔勾勒,龙飞凤舞。

他想起一个星期前,出租屋。

“我怀孕了。”

“……”

“江豫的。”

“……”

“我们打算订婚。这是喜帖。”

“……为什么?”

“殷焕,十年了,我再也等不起。”

“我们现在就去登记!”

“太晚了。”

“媳妇儿……”

“下个月三号,你也可以不来。”

“你骗我的对不对?你还是爱我的!”

“爱情并不能支撑婚姻,当年……我们太小。忘了吧……”

“岑蔚然!你别逼我——”

“殷焕,别让我恨你!”

别让我恨你……

恨你……

原来,他和她只剩下恨。

吱嘎——

一脚刹车,香槟色凌志稳稳停在市中心一幢写字楼前。

殷焕甩上车门,面无表情走进去。

“你找……殷先生。”女人迎上前,冷色换作笑脸,“请跟我来。”

女人引他上楼,最终停在一扇木门前。

“于先生已经等您很久。”

他推门而入。

这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办公室,窗明几净,办公桌上还码放着件夹,其后大班椅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目光如钩,冷峻迫人。

这就是暗夜会二把手,于森。

“谈妥了?”

“还需要等半天。”

“很好。”于森指着对面黑色皮椅,“坐。”

殷焕依言而行,不卑不亢。

“你做得很好,我很庆幸没有看错人。”

他知道,这是开篇词,重点在后头。

“为什么想入暗夜会?”

“白道不通,换黑道。”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需要一个支撑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于森若有所思,“情伤?”

他没有说话。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您说得对……”没有了岑蔚然,他好像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也没有了奋斗的目标。

曾经,他想赚很多钱,给她一个盛大又惊喜的婚礼,让她和孩子过上优渥的生活。

如今,他有钱了,她却要和别人结婚,甚至……怀了别人的孩子!

殷焕想杀了她,然后自己去死。骨子里的偏执,让他无法容忍岑蔚然爱上其他男人,可他舍不得……

后来他想,不如弄死江豫,媳妇儿还是他的。

可就在计划行动的过程中,他才发现江家是如何庞大,而江豫又是如何不可撼动。

“我要出人头地。”

“那你觉得什么才叫出人头地?”

“有足够的能力结果想要弄死的人。”

年轻人眼里瞬间爆发的狠劲令于森暗惊,他轻笑,状若自嘲:“不像啊……”

------题外话------

奚婊砸算是彻底K,接下来就是解决殷焕和赌场那点事儿了,哦,还有个阿飞要料理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