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还差一份投名状(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江豫皱眉,目露疑惑。

“你……跟我截然不同。”于森眼里复杂翻涌,如果当年他也有这个勇气……

不,不会!

他斗不过那个男人,大名鼎鼎的安隽煌啊……

殷焕将于森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没有多问,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隐秘,何必刨根问底。

“什么时候带我见老大?”

“老大?”于森反问,旋即摇头,“辰少爷不会喜欢这个称呼。”

因为安旭小姐觉得像叫土匪头子。

夜辰不会违背她的任何意思,就算仅仅是个称呼。

“辰……少爷?”

“暗夜会的前身是海龙会,机缘巧合迎来新主人,如今的当家是夜辰。”她悉心培养长大的孩子,未来的女婿。

殷焕猜测暗夜会来历颇深,但也只是道听途说,如今于森告诉他这些,是不是证明……

“您愿意接纳我?”

“暗夜会不缺小喽啰,每天无数人上门,只要入了眼,都会给碗饭吃。”这是帮会发展的基层力量。

殷焕拧眉,“您知道,我说的‘接纳’不只是当个小喽啰。”

“你想进入高层?”

“是。”掷地有声。

“凭什么?”

“能者居之。”

于森轻笑,虽无轻视,但睥睨之态莫名给人压力,“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一旦过头就成了自负。”

“天底下什么人最可怕?”殷焕看着他,视线平直。

于森皱眉。

“不怕死的人。”殷焕说得平静,“我能豁出这条命去争取,够吗?”

于森用凌厉的目光打量着他,半晌,“我这关,你过了。”

殷焕知道,还有下。

“如果桂婆那边路线没问题,就算你的敲门砖,但还差一份投名状。”

“投名状?什么意思?”

“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剩下的自己参悟。”

殷焕离开的时候,天光大亮,他站在大厦门口,回头仰望,目光莫名幽深。

投名状吗?

他轻笑,拾级而下。突然很想听到她的声音。

掏出手机,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

哦,他忘了,她在江州用的是另一张电话卡。

“喂?”

岑蔚然还没起,孕妇总是嗜睡的,殷焕想。

脑海里不由自主闪过她拥着棉被,半裸肩头的模样,心里好像有把刀在翻搅。

“媳妇儿……”他已经半个月没有见过她。

那头沉默,良久,“有事吗?”

“能不能取消订婚?”如果你回头,那我也回头,殷焕这样告诉自己。

他怕死的。

但更怕她不要他。

“……不能。”

两头寂默,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哦,祝你幸福。下个月,我就不来了吧……”

那个时候,他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嗯。还有事吗?”

“好好照顾自己。”

“……殷焕,你怎么了?”

“答应我。”

“殷焕……”

他挂了电话,拉开车门坐进去。

这样也好,至少,他能够了无牵挂。

发动引擎,在油门轰鸣声中,车如离弦之箭绝尘而去。

……

谈熙睡到自然醒,枕边已经没了男人踪影。

伸手摸了摸,旁边位置已然冰凉。

昨晚,做了两次,谈熙求得厉害,陆征也没多为难她,差不多十二点就睡下了。

她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开机,九点一刻。

下床洗漱,谈熙哼着耳熟能详的广场舞调调,对着镜子替自己绑了个高马尾,一摇一晃固定在脑后,青春无敌,朝气蓬勃。

刚从洗手间出来,手机响了。

她捞起来,接通,顺势夹在脖颈,“喂,小白。”一讲话,一边倒了保湿水往自个儿脸上抹。

“你起床了?”

白眼儿一枚,“拜托,这都几点了,我又不是猪。”

“那可不一定……”

“你说什么?”

“没。猜我昨天见到谁了?”

“谁?”

“你猜猜?”

“少故弄玄虚,我挂电话了。”

“别别别……”

宋白把奚葶的事一五一十说出来,“喂,你怎么没反应?”

“我在想是要仰天大笑,还是开瓶红酒庆祝。”

“啧啧,最毒妇人心。”

“没错,所有有的人就是欠收拾。”

“现在你开心了?”

“一般。”奚葶那叫活该,奚葶半点不同情。铁石心肠?

哦,那她就铁石心肠吧。

“后来怎么样?”她问。

“那几个人把她带走之后,我们就没跟上去了。不过听场子的妈妈桑说,那些人是街头有名的混混,还干拐卖人口的勾当。”

“嗯,我知道了。”谈熙很平静。

宋白莫名打了个寒颤,“我说那些人有可能是人贩子。”

“我听明白了。”

“你这是什么反应?”

谈熙目光淡了些,“我这样的反应有问题吗?”

------题外话------

夜辰和安旭是《孕妻》的p哦,感兴趣的宝宝可以移驾隔壁,么么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