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赌场齐聚(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白没应。》>》

谈熙却笑了,“怎么,觉得我残忍?”

“……没有。”

“小白白,你还太单纯。”

如果可以,宋白很想砸手机,他哪里单纯?特么哪里单纯?!

谈熙似乎可以脑补出他跳脚炸毛的样子,忍不住抿了抿唇,忍笑道:“哪哪儿都单纯。别急,我这夸你呢。”

“……”那他宁愿被损。

“我知道,你觉得我没同情心。”

“干嘛突然变得严肃……”怪不习惯的。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个道理不用我教,你家言传身教应该做得极好。”

宋白皱眉,“乍一听,好像在讽刺我?”

“忠言逆耳。”

“靠!你还真讽刺我啊?”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行行行,我知道了,以后绝对不当救蛇的农夫,这回算我玛丽苏。”

宋白有一点很好,听劝。

“貌似男的应该说杰克苏。”

“……”妈哒!

谈熙挂了电话,晃到客厅,“张妈?”

“谈小姐起了?正好,锅里的粥还温着,想吃馒头还是菜包?”

“没有糖馅儿?”

“哟,今天逛完菜市有点晚了,去的时候已经卖完。”

“那就馒头吧。”

“好嘞。”张妈麻溜地端上来,“慢慢吃,有点烫。”

“嗯。陆征让你过来的?”

“陆先生上个星期就联系过我,正好这周三有空,就过来替你们做做清洁,顺道买了些新鲜蔬菜还有水果,已经分好类装进冰箱。”

“辛苦张妈啦。”

“不辛苦,不辛苦。”

吃完早餐,谈熙把碗碟收进厨房,“张妈,我出去一趟,可能晚点回来。”

“中午留饭吗?”

“不留。”

“好。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记得带把伞……”

谈熙已经站在门口,换好鞋,手里拿着伞朝她说拜拜。

乘电梯到负一楼,开走了那辆久置不用的保时捷,幸好上面蒙了一层保护套,不然还得先去洗车。

昨晚,她接到肥仔电话:“谈姐,阿飞回来了。”

“明天上午十点,赌场二楼见。”

肥仔说他会安排好。

途中,谈熙想了想,还是拨通周奕的手机号。

“喂?”睡意朦胧,声音带着初醒时独有的沙哑。

周奕拿开女伴搭在腰间的手,狠眨两下眼才算清醒。

“是我,谈熙。”

噌的一下翻身坐起,顺势裹走大半棉被,熟睡的女人下意识伸手来抢,周奕骂了声“滚”,套好睡袍,起身往阳台上走。

“姐,有事?”

“打扰你办事了?”

“没……”大清早要不要问人家这么羞羞的话题诶?

“上次让你在四川帮我盯个人,如何?”

“小e。”

“查到了?”

“资料马上发到你邮箱。”

“多谢,那我就不打扰你**一刻。”

“……”

他挂了电话,连上酒店WF给谈熙发了邮件,一只白嫩纤细的胳膊缠上来,“周少……”

“怎么,昨晚还没把你喂饱?”

“那顿是晚饭,现在……是早饭。”

“小**看爷怎么收拾你。”

换来女人银铃般的娇笑。

二十分钟后,保时捷驶入京郊。

肥仔已经站到门口,准备迎接,“来了!”

阿飞神情一震,殊不知,大祸即将临头。

“姐——谈姐——”肥仔好些日子没见她,因此格外兴奋。

谈熙甩上车门,朝二人走来,“殷焕呢?”

“焕哥说,他还有五分钟到。”

“嗯,先进去。”

“谈姐,您先。”阿飞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人惯会来事儿。

谈熙撩起眼帘,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自家兄弟,不必客气。”

“女士优先。”阿飞坚持。

谈熙笑得愈发灿烂,不再推辞,率先一步上楼,走在两个大男人之前。

肥仔看着阿飞屁颠颠儿跟上去的背影,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一山负责招呼客人,所以并未跟上来。

肥仔正想叫他,谈熙悠悠回头,“不用了,让他忙。”

“哦。”

还是那辆摩托,尽管他已经有了一辆凌志,烟尘翻滚中,殷焕把机车停好,摘下头盔。

正准备迈步往里,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仿佛静候已久。

“阿焕……”

男人目不斜视,表情一瞬僵冷。

张璐追上去,苍白的脸在阳光下依稀可见青色的血管,“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机会?”

“我们早就结束了。”

“不……我没有答应。”

“让开。”男人脸上闪过不耐。

张璐深吸口气,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今晚八点,我在汉庭等你,不见,不散。”

嗤笑一声,绕过她,殷焕走得毫不留恋。

看着男人绝情的背影,张璐眼里闪现哀痛,旋即化作幽怨,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你好,我是岑蔚然。”

“为什么?”

“……张璐?”

“你既然选择放弃,为什么不走得干脆点?!为什么还要绑着他?!”

“呵。你有什么立场质问我?”

张璐皱眉,她很不喜欢对方说话的口气。记忆中,岑蔚然不会与人争锋相对,甚至一贯隐忍。

“我只是看不过……”

“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过?”岑蔚然打断她,“或者,换句话问,你是殷焕的谁?我跟他之间的事轮得到你来插手?”

张璐微怔,“你、怎么……”

那头似看穿她的想法,冷笑:“还拿我当受气包?不好意思,人是会变的,心也不会一直软。以前,我不跟你计较,那是我大度,现在与你计较,也不过理所应当。别以为这世上每个人都是傻子,可以任由你张璐随便玩弄。”

“岑蔚然,你等着!”

“又想泼我咖啡?只可惜——你再也没这么机会!就算有,也需要掂量,毕竟现在的我要收拾你,小菜一碟。”

“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

“我会把一切告诉殷焕。”

“哈哈……”岑蔚然仿佛听了个大笑话,“他现在挽回我还来不及,你说,我要是让他当众扇你一耳光,他会不会答应?”

张璐唇色泛白,“你……卑鄙!”

“比起你之前做过的那些,我已经很仁慈了。”

“你不要再来纠缠他……”语气中染上哀求,张璐不自觉间便丧失了主动权。

那头传来一声冷笑,随即通话结束。

“啊——”张璐崩溃大叫:“岑蔚然!为什么?!为什么你阴魂不散?”就算走了,还不放过他。

“焕哥。”一山跟赌客打了声招呼,迎上前。

“嗯。”殷焕揣好皮手套,迈步往二楼走,“人来了?”

“肥仔、阿飞,还有谈姐已经在上面。”

“来多久了?”

“不超过十分钟。”

“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焕哥……”

“还有事?”

“需要我也上去吗?”

“不关你的事。”

“那阿飞……”

殷焕抬眼,目光里藏着难以分辨的情绪,一山便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勇气。

“那……我去忙了。”

“嗯。”

殷焕拾级而上,简陋的办公室内,谈熙坐在他平常坐的地方,肥仔、阿飞分坐下首。

“焕哥来了。”她笑,目光干净纯粹,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只有殷焕知道,这声“焕哥”究竟藏了何等深意。

“谈小姐。”

“坐啊。”

“可那个位置是……”肥仔话没说完就被阿飞拖住,“你拉我干什么?”

他只是想提醒谈姐,那个位置才是焕哥经常坐的。

“傻啊你?!”阿飞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别忘了,谁才是这个赌场真正的主人!”

“你……”

“闭嘴!好好看着。”阿飞冷斥。

这些日子,他一直受殷焕打压,现在终于等到机会,一雪前耻。

他想起昨晚与谈熙事先打的那通电话……

“谈姐,我是阿飞。”

“有事?”

“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题外话------

熙熙要收拾人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