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谈姐发飙:愚蠢(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带着独特的谈熙式凌厉,虽然由一个女人说出来,但威慑力度不容小觑。爱玩爱看就来网……

反正肥仔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现在好像有些明白了……阿飞和焕哥貌似都有问题。

打小人笨,很多事他想不通便不再去想,可仔细琢磨起来,还是有几分领悟,毕竟二十多年的阅历摆在那儿。

“我明白。”殷焕开口。

“是吗?”谈熙轻笑。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打算瞒天过海,该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

谈熙目光微暗,这话的意思……

也对,殷焕是个有野心的,转投暗夜会绝对不是奔着小弟喽啰这样的角色,可高层是那么容易挤进去的吗?尤其,暗夜会在京都地下势力中数一数二。

看来,他还没有被接纳,就算勉强掺和一脚,只怕没有站稳脚跟。

殷焕不是冲动的人,他为什么会做这种选择?

暗夜会,说好听叫“帮派”,说得不好听那就是“混黑道”。那些游走暗处的人,看似财富美色享用不尽,可实则刀口舔血,过了今天还不知道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别的不说,就是为了然然,殷焕也断然不会铤而走险!

肯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没错,我们之间往深了去,也不过是合作关系。良禽择木而栖,我可以理解,但是——”

殷焕拧眉,目光骤紧。

他没必要怕谈熙,可事到临头,要想无视女人身上凌厉的气势,很不容易。至少此刻,他不敢再继续硬碰硬,只能静候她接下来的话。

“你不想瞒着,可你也并未告知。不论初衷如何,我是通过阿飞才知道这件事。殷焕,如今的结果你看到了,闹成这样,你有责任。”

他并未推辞,默认了谈熙的说法。

阿飞越听越觉得不对,什么叫“合作关系”?“良禽择木而栖可以理解”?那他蹦跶半天,意义何在?

“谈姐,就这么算了?你、不追究?”

殷焕凌厉的目光落到他身上。

阿飞下意识别开眼,很快,又似不服气地回瞪,只可惜,殷焕已经不再看他。

“那你说应该怎么追究?”谈熙把问题抛给他。

阿飞涨红了脸,“我……”

虽然两人已经彻底撕破脸,可他对殷焕还是打从心底发憷,明明那人也没怎么厉害。

“怎么不说了?”

“谈姐你都没发话,哪里轮得到我?”讪笑,眼底精光流转,“不过,焕哥已经改投暗夜会,赌场总不能没个主事人吧?”

这才是阿飞的真正目的。

在赌场做了大半年,他太清楚其中可以牟利的地方,看着一沓沓红色钞票,很难做到不动心。

他没想过动谈熙,毕竟,赌场主心骨是她,还要靠背后那座大山罩,他只是想把殷焕捋下来,取而代之。

“阿飞!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第一个出声怒斥的居然是肥仔。

“不管你的事,一边去。”

“怎么不关我的事?焕哥是咱们老大,有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吗?!”

“我忘恩负义?他往死里整我的时候怎么不讲恩和义?”

“阿飞,焕哥是为你好……”

“闭嘴!你少替他说话。”

“你这样做太没良心了!”肥仔气得双颊涨红,“谈姐,你不能听他的,这个叛徒!”

阿飞两眼一红,便想冲上去,肥仔亦不甘示弱。

“够了!”谈熙冷斥,两人住手。

“姐——”

“谈姐——”

“之前一直纠缠在殷焕的问题上,那么现在该谈谈你了——阿飞。”

“我?”

谈熙笑着给自己倒了杯茶,“听说你刚从四川回来。”

男人目光一闪,咬牙,不过转瞬间便镇定下来,“是。”

“忙什么?”

“谈生意。”

“哦,什么样的生意?”

“见几个外地赌客。”

“是吗?”

“谈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在怀疑我吗?”

“急什么?”谈熙勾唇,“我这是在关心你。”

“……”

殷焕隐隐勾了下唇角。

肥仔过了起初的清明劲儿,这会儿又开始糊涂了,谈姐关心阿飞?

“那你的生意谈成了吗?”

“还……在商量。”

“看来是大客户。”

阿飞点头,他去考察了当地的情况,那边有很多人玩赌股,如果谈熙答应转移阵地,在那边发展赌场,收入肯定翻倍。

谈熙看他的表情,笑了笑。

阿飞本就混混出身,学历不高,心性浮躁,看不透谈熙脸上的高深莫测,索性把自己的想法全部交代:“……我在那边已经看好场地,只要一过去就能立马营业,客户资源都是现成的……”

“闭嘴!”谈熙面色骤沉,“之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居然把主意打到四川的地界儿上,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阿飞被一通发作,眼里涌现出迷茫,“谈姐……这是赚钱的好机会啊,你怎么……”无动于衷?

“好机会?”她冷笑,“你想去别人的地界捞金,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命享受!”

阿飞浑身震颤:“可、可是那边的赌股玩儿法比我们这边更多,场子更大。”

“蠢货!”这一声呵斥连带殷焕都忍不住咬紧牙关,更别说肥仔,那个大家伙已经开始头冒冷汗。

谈熙骂完,根本没有给他开口辩解的机会:“你既然去了趟四川,那就应该知道,赌股的玩法就是从那里起源。作为先行者,不管玩法还是设施,都比其他地方先进,赌客数量自然也更多。可你忽略了一点——”

“哪、哪点?”阿飞目光呆滞。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在一个成熟垄断市场,妄想插手分一杯羹,无异于虎口夺食。就算最后让你把肉抢过来,你觉得自己还有命咽得下去?”

“没有这么严重……”

“京都黑势力不少,但南方更为复杂,夜社一家独大,隔着关卡还有曾经的三合会,如今的新义安,你觉得自己几斤几两可以与之相争?”

“我……”阿飞头皮发麻。

“上次你提起另开分场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还让殷焕给你点教训,没想到,你还是学不乖。”

阿飞瞪大眼,呼吸急促:“是你……”

“没错。你被撸下来,一山代替你的工作,这都是我的意思,殷焕不过是照我说的做。”

“你!你们!”

“不服气?”谈熙轻笑。

“原来是你这个女人在背后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焕哥,你听到了,都是她在搞鬼,我不会故意要背叛你……”

殷焕冷笑。

如果说在这之前,谈熙还对阿飞有一丝不忍,那么现在已经全然消失。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阿飞,你现在的吃相,不怎么好看啊……”眼里闪过讥诮,谈熙暗讽。

殷焕一脚踹开他,直接用行动表达厌恶。

曾经,他对兄弟有多珍惜,如今就有多厌恶。他想,养条狗或许都比他忠诚,这就是他口中所说的“兄弟感情”?呵……也不过如此,终归在利益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他不是不知道,阿飞这人气量小,偶尔会使阴招,却没想到有一天这些东西会被用到自己身上。殷焕从谈熙那里得知这一切的时候,心都凉了大半。

阿飞被殷焕这个极具羞辱意味的动作刺激到,双眸猩红,直接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就朝谈熙冲过去。

他想,只要这个女人死了,那焕哥就会原谅他,偌大的赌场,就全部归他们兄弟四人所有,从此日进斗金,过人上人的生活!

殷焕面色大变,“阿飞,住手!”

肥仔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定在原处,根本不知作何反应。

“臭婊子,去死吧——”

说来,他对谈熙的不满也不是一日两日。

当初,对分红方式他就已经有所不满……

------题外话------

我熙气场全开,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