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敲打殷焕,偏执成狂(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肥仔的反应,谈熙意料之中。就爱上网……

笑了笑,眉目飞扬,“以前,你们怎么处理叛徒的?”

殷焕表情僵硬,“叛徒”这两个字如鲠在喉。

肥仔想了想,哆嗦道:“没、没有叛徒。”

他们这样的小混混,无组织,无纪律,哪儿有钱往哪儿钻,还说什么“叛徒”?

“哦,我怎么记得以前有个叫什么刚的?”

肥仔呼吸一顿,殷焕面色泛白,阿飞却像被光溜溜丢进油锅里,哇啦大叫:“不要!谈姐,我不想死,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一边说,一边磕响头。

谈熙不为所动,阿飞不敢停,一下比一下重。

“哦,我想起来,那人姓魏,叫魏刚是吧?”她作恍然状态。

阿飞已经磕得两眼发晕,头脑昏沉,一听“魏刚”的名字,佝偻的后背一瞬绷直,好似满弓的弦,随时可能断裂。

他们结识谈熙之初,这个女人就设计让雷老大的人杀了魏刚,这才赢得兄弟们敬服。

如今轮到他了吗?

“不……谈姐……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我一马……”他怎么忘了,这个女人是疯子,当初能不费一兵一卒害死魏刚,如今也能用同样的方法弄死他!

也许,更残忍。他刚才想用刀刺死她……阿飞莫名打了个寒颤,如坠冰窖。

谈熙没说话,本就不算宽敞的二楼隔层就只能听见阿飞一个人的哭求声,与楼下传来的赌客吆喝声形成鲜明对比。

“够了!”

“焕哥……”肥仔忍不住开口,早已心惊肉跳。

殷焕没有看他,只是稍稍摆了摆手,“……我的错。”

“什么?”谈熙轻笑,“我好像没听清楚。”

拳头骤然收紧,男人垂眼,漂亮的脸上尽是冷肃,殷焕重复,一字一顿,“我、的、错。”

“错在哪里?”

“……”

谈熙挑眉,眼神乍现凌厉,有个反手挥向跪地不起的阿飞,闷哼接踵而至,枪柄砸在阿飞头上,已然见了红。

殷焕面色微变。

谈熙冷笑两声,一脚踹上阿飞小腹,瞬间令他像只虾米般蜷缩四肢,躬成一道弧形。

“我不该瞒着你跟暗夜会接触。”殷焕眼里闪过难堪,但更多的是屈辱和愤怒,旋即敛眸,悉数掩盖。

“你好像……不服气?”

他没接话,明显默认了谈熙的说法。

“殷焕,知道你最大的缺点吗?太自负,没担当。”

身形一晃,同样的话,岑蔚然也对他说过。

所以,他真的是这样吗?

“看我。”谈熙冷冷道,“我让你看着我——”

缓缓抬眼,却在接触到那样平淡近乎冷漠的一双眼睛时,倏地弹开,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你是个懦夫。”

“谈熙,你不要太过分!”每个字都像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熟悉他的人应该知道这是焕哥发怒前独有的表情。

“我说得不对?还是你不愿承认?”

“你懂什么?!一个两个都是这样!都是这样!”

谈熙目光一紧,“还有谁对你说过这样的话?岑蔚然,对不对?”

“……”

“呵,一个逃避弱点的人,永远强大不起来。”

“闭嘴!”

“看,又在逃避。”冷笑,讥诮。

“谈熙……别逼我。”每一块肌肉都蕴藏着怒意,亟待那瞬间悉数迸发。

“你跟岑蔚然闹掰了。”肯定的语气。

肥仔怔愣,下意识反驳:“没有啊,小嫂子和焕哥一直很好,上个月还来京都……”

“是,她要结婚了。”

肥仔噤声,不可思议。

谈熙默然,虽有惊讶,但还算意料之中。

“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殷焕再次抬眼,谈熙竟从那样的目光中看到了盈盈水泽。

“迟早的事。”

“你说什么?”

“我说,你跟她分手,迟早的事。”

“为什么?我不明白……”明明是张漂亮的脸,神情却开始扭曲。

“因为你给不了她想要的。”

“她想要什么?钱?房子?车子?”

“安全感。”

“……”

“殷焕,给不了她稳定的生活,因为你只是个小混混。”

“我不是!”

“你以为,加入暗夜会之后,你就不是了吗?对,小混混变成了大混混而已。”

“我可以给她想要的生活。”

“只要你还是个混混,就永远给不了她想要的。”

“……那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高大的男人瞬间崩溃。

谈熙不再理他,朝肥仔扬了扬下颌,“那根绳子,把他绑起来。”

“什、什么?”

“我让你把阿飞绑起来。”就在她与殷焕说话的时候,这人竟然还往门挪,一刻也不放弃逃跑。

肥仔后知后觉,阿飞却惊怒而起,一张布满血渍的脸狰狞可怖,拔腿往门口逃。

肥仔追上去,可惜刚跑出两步就被自己绊倒,就在这时,送走最后一拨赌客的一山上楼,恰好撞到正要逃跑的阿飞。

“抓住他!”谈熙下令。

一山不过怔愣瞬间,便依言而行,三两下将人制服。

肥仔爬起来,赶紧拿了绳子递过去。

不到两分钟,阿飞就被反剪了双手丢到角落。

“你们这些狗逼!算什么兄弟?我要杀了你——”

一山无视他的谩骂,走过去,随手捡起墙角的抹布塞进他嘴里。

“唔唔唔——”

谈熙冷冷看了肥仔一眼,后者直缩脖颈。

“谈姐打算怎么处理?”一山走过来,好似对发生的一切并不意外。

谈熙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我记得赌场有个地下室?”

“嗯。”只是空间逼仄,人进去必须半弓着腰,若是躺下,身体也会被折起来,里面只有几桶油漆,怪味刺鼻。

“先扔进去。”

一山与肥仔合力将阿飞扛走。

二楼只剩谈熙和殷焕。

看着眼神迷茫的男人,谈熙心里说不出是何滋味,难受?不值得。

只是有些惋惜。

十年的感情,不是谁都有这样的际遇。

风风雨雨走过了大半,却在即将修成正果的时候分道扬镳,难怪他不要命了。

加入暗夜会,彻彻底底混黑,那不是弃命是什么?

“殷焕……”

“她要嫁给江豫,就是江州那个男人。”

“……”

“她还怀了那个人的孩子。”

谈熙无言。

“你知道吗?我也很想要个孩子……她都已经答应了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转眼就要嫁给别人?”

“你说,她答应替你生孩子?”谈熙倒抽凉气。

“是啊……”殷焕自嘲一笑。

谈熙掩下眸中翻涌的情绪,还是那张冷淡的面孔,“你打算怎么办?”

“她不要我了……”

“所以?”

“我要加入暗夜会。”

“你不想活了?”

“我想!”男人眼里爆发出强烈的渴望,犹如火焰跳动,仿佛须臾间重获生机,“不仅要活,还要活出人样!”

谈熙心里隐约有种猜测:“你想做什么?”

“我要把她抢回来!”

“你现在根本没这个能力。”她调查过江豫,也知道江家在江州一带的势力有多大,财力有多雄厚。

“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也没有。”

“你……”

“我不介意她嫁过别人,只要最后属于我,过程并不重要。”

谈熙惊讶地看着他,心想这人一定是疯了才会有这种想法。

“如果她嫁给江豫,你要去破坏她的家庭?”

“是。”

“如果她恨你……”

“恨就恨吧。”殷焕无所谓地笑了笑,泛白的嘴唇勾起一个怪异的弧度,像自嘲,又像包含着其他情绪……

恨,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至少,他还是被她惦记的那个人。

谈熙皱眉,岑蔚然应该庆幸,如今的殷焕还没有撼动江家的能力,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她莫名打了寒颤。

有时候,爱得太深就成了偏执,偏执的结果……是毁灭。

——面部全非。

------题外话------

今天早更,么么哒!有二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