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因为她只想要阿飞的命(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从不这样认为……”

谈熙看着他,似要分辨这话到底出于敷衍,还是真有所悟。

殷焕却选择避开,淡淡道,“你想劝我。”

他用了陈述句。

谈熙勾唇,“看在合作一场的份上,我只是不想你死得太早。”很不客气。

殷焕并不介意,“谢谢。”

“所以,你还是要一条路走到黑?”

“谈熙,你应该知道,我根本没得选。”

“有。”放弃岑蔚然。

“除非我死。”

轻叹一声,“算了,你既然心意已决,我也不想浪费唇舌。只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

“还能比现在更糟吗?”殷焕苦笑。

谈熙微愣,是啊,再糟能糟到哪里去?反正已经是孤家寡人,了无牵挂,还不如放手一搏,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你这枪……哪里来的?”

“妙手空空。”

“偷?”殷焕眼皮一跳。

“宾果。”谈熙打了个响指,又斜倚回办公桌前,两条长腿交并,一派悠然。

殷焕拧眉,“你又去警局惹事了?”华夏禁止私人持枪,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谈熙还能从别的什么地方搞到这玩意儿。

刚才她自己也说了,后面有人……

谈熙撇嘴,什么叫她“又”去惹事?

“而且,这枪看外观不像地下黑市的货,倒有点……定制的意思。”银色并不常见,枪柄位置还有暗花。

“这你就别管了,只需要明白,这玩意儿能要人命,我之前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殷焕皱眉,半晌垂了头,“抱歉。”

“焕哥平白无故跟我道什么歉啊?”这话,诛心。尤其谈熙还故意别开视线,冷笑爬上嘴角。

“加入暗夜会的事我没有提前告诉你。”

“哦。”

“……”

“话说,你到底为什么瞒我?怕我死拽着不放你走?”冷笑两声,“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

讲真,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谈熙是愤怒的,殷焕不地道,往严重了说,叫背叛!

他若早点讲出来,也不用等阿飞来告密。好比,一条疯狗打算在她面前咬死另一条疯狗,简直糟心。

“虽然我们只有合作关系,没有上下之分,但你也用不着借阿飞的口来恶心我。”这点才是她最介意的。

“所以,我道歉。”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上嘴皮碰下嘴唇,说得容易。”

“那你想怎样?”

谈熙一哽,“行了,我不计较。岑蔚然知道你要加入暗夜会的事吗?”

摇头,“你别告诉她。”

“理由?”

“成王败寇,我不一定……能混出头。”

“你说你这又是何必?”拿命去赌一个不确定的结局,要么活得体面,要么死得凄惨。

“谈熙,”殷焕看着她,眼神灼灼,“别告诉她。”

“知道了,知道了。”一脸不耐。

殷焕咧了咧嘴,“没办法啊……这是我唯一想到可以从江豫手里抢人的办法。”

“暂且不论成功与否,就算你能做到,也需要时间。一年?两年?五年?还是十年?”

“我等得起!”

“可岑蔚然呢?她已经给了你一个十年。”

“不用等……”殷焕轻喃,如果他死了,至少还有江豫。

“蠢!”谈熙实在忍不住,爱就在一起,不爱就分开,哪儿来那么多“婆婆妈妈”和“情非得已”?又不是唱大戏……

殷焕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蠢就蠢吧。

谈熙懒得再说他,变戏法似的又从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

“什么意思?”

“给你的。”

殷焕微愕:“你,给我钱?”

谈熙直接把卡扔过去,殷焕无法,只好接住。

“看在咱们合作大半年的份儿上,就当送你的礼物。”

殷焕将卡前面后面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我不要。”

“先别急着拒绝,反正也不是我的钱。”

“什么意思?你把我搞糊涂了。”

“这里面不多不少,刚好五百万。”

“你……”

“没错,是给雷鸣的那一部分。”

“黑吃黑?!”殷焕差点被自己这个想法吓死,“谈熙,你疯了?!”

“哼!他敢挑唆阿飞当叛徒,我吃他五百万已经很客气!”

“他挑唆阿飞?!”殷焕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怎么,你才知道?”谈熙冷笑,“你当了这么久老大,难道没发现阿飞这段时间往夜总会跑的次数比以往加起来还多?”

自然,那些都是雷鸣的场子。

“雷鸣为什么这样做?”

“那你应该去问他。左右不过一个‘贪’字而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这也是为什么我执意关掉赌场的重要原因之一。试想,今天雷鸣使坏,明天换作其他人也未可知。”

“你怎么知道?”殷焕不得不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来审视眼前的小姑娘。

是啊,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智谋胆色却胜过成年男人千万倍。

殷焕眉心一跳:“你找人查过阿飞?”

“不然?”

“看来你也并不完全相信肥仔说的。”

“是你让肥仔给我打电话,说阿飞有问题?”

“嗯。所以,起初你不信?”

“半信半疑。”

殷焕苦笑,“你很谨慎。”听不出是讽刺,还是夸奖。

谈熙挑眉,直接当第二种情况处理。

谁不喜欢被人夸奖?

“你吞了他五百万,依雷鸣的性子,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这个就不需要你担心了。我会处理。”

殷焕把卡递回去,“我不要。”

谈熙没接,平静道:“我再给你一分钟时间,如果坚持不要,我会收回来。不过,还是劝你考虑清楚,有时候骨气并不能当饭吃,自尊和骄傲一不值。你要想在暗夜会站稳脚跟,单靠一双拳头、两条腿,可能性微乎其微。”

学历不高,也没有一技之长,体力跟专业的打手也没得比,就看着那张脸比较赏心悦目,外加脑瓜子灵活,除此之外,殷焕再无其他优势。

五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至少有了这笔本钱,能够助他走得轻松一些。

“我收下了。”最终,他选择妥协。

谈熙挑眉,仿佛意料之中。

“以后还你,连本带利。”

“我要的利息可不低。”

“我懂。”

“那就最好。”

“另外,这个场子交给你处理,解散也好,送人也罢,我做个顺水人情,要吗?”

殷焕深深看了他一眼,“要。”反正人情债已经欠下了,收五百万在前,如今不过一个场子,还有什么受不起?

谈熙目露满意,半开玩笑,半当真:“看来,我要收的利息又多了。”

“应该的。”殷焕从善如流。谈熙说得没错,骨气和自尊最没用,还偏偏碍手碍脚,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赌场就当我送你的第二份礼物。”

“还有吗?”殷焕玩笑道。

谈熙面色一正,“有。”

“是什么?”

“不急,等过几天。”

殷焕的疑惑没有持续多久,堪堪过了两天,第三天夜里,他接到肥仔电话——

“焕哥,阿飞……死了。”

他手一抖,冷风入窗,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你说什么?”

“阿飞死了。”

“谁干的?”

“雷老大。”

“……”

“焕哥,我亲眼看到那些人把阿飞装进麻袋,再绑上一块大石头,开着快艇沉到江里。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们?”

“不会。”黑暗中,他的声音很平静。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因为谈熙只想要阿飞的命!

还是借刀杀人,有一个魏刚不够,多了一个阿飞,曾经,都是他的兄弟……

他蓦地想起,两天前,她在赌场二楼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殷焕,我要的利息可不低……”

利息。

不低。

寂静的夜里,突然响起男人失控的笑声,“哈哈哈……”

状若癫狂。

------题外话------

所以熙熙想要一个人的命,其实……还蛮简单的嚯?宝宝们,女王节快哦,今天让谈妞儿也当了把女王,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