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我也会担心会后怕(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回到蓬莱,已是傍晚,火烧云映出天边绯色光亮。

一开门,静悄悄。

埋头扫了眼,一双男士皮鞋摆放得整整齐齐。今天这么早?

“阿征?”

卧室没人,厕所没人,谈熙直接伸手推书房的门。

果然,办公桌后,男人正埋首件,硬朗的轮廓,英挺的眉骨,即便只露半张脸也足以令任何一个女人为之疯狂。

男色当前,如斯诱人,谈熙眼放狼光,嗷叫一声扑上去。

温热的胸膛,熟悉的味道,像只蠕动的肉虫,蹭啊蹭~

“什么时候回来的?”谈熙眨眼,她男人果然最好看,睫毛不要太逆天……

“四点半。”

“这么早?”

“嗯。”

“总裁的活儿貌似很轻松?”

“你要试试?”

“如果可以的话。”

“……”

两人说了会儿话,谈熙这才发觉不对,从他怀里抬起头,坐直,便见陆征脸上没有丁点儿笑,眼神似乎泛着冷。

目光微闪,“你……怎么了?”谈熙扯他衣袖。

“张妈说,你前天没在家吃饭?”

前天……谈熙头皮一紧,是她去赌场找殷焕和阿飞当面摊牌的那天。

“嗯,约了朋友。”

“谁?”

“你查岗啊?”

“嗯。”

“什么?”谈熙一脸懵逼,本以为他不会追问。

“哪位朋友?姓甚名谁。”

望进男人深邃的眼底,谈熙莫名发憷,“就朋友呗……”

陆征看着她,眼神淡淡。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

“见朋友需要拿枪?!”

“……”

“说话!”

“你听谁瞎掰?谁、拿枪了……”

“保险柜的密码是你破的?”

谈熙撇嘴,屁墩儿下还垫着男人比例绝佳的两条长腿,肌肉贲发,性感逼人,如今却仿若烙红的铁板,那滋味儿……

反正她不想再继续垫了。

正欲起身,肩头却猛地一重,不过眨眼间,又被按回去。

“你……”仰头看他。

男人力道加重,谈熙咬牙。

“上次说的话还算数吗?”他问。

“什么?”

“坦诚相待。”

“那我说了,你不能生气。”

陆征冷笑。

“这个说来话长……”

“那就慢慢说。”

“好,你要听,我就讲。”

陆征静候下。

“其实,我跟一群朋友合伙开了个赌场……”

足足一刻钟,谈熙把当初如何结识殷焕,又一拍即合决定开赌场,最后用枪吓唬阿飞的事情和盘托出。当然,隐去了她收拾魏刚和解决阿飞的过程,统统推到殷焕头上。

反正他已经决定混黑,债多不压身,说不定还能反过来替他树立道上的威望,咳咳!

虽然陆征喜欢她,可到底曾是根正苗红的兵哥哥,三观不要太正,谈熙不敢赌,毕竟是两条人命。

陆征听完,半晌无言。

谈熙绞手指,借此掩饰心中忐忑,不时抬眼睃他,试图从那张脸上看出点什么。

“多久了?”

“啊?”

陆征重复一遍。

“大、大半年……吧。”

“谈熙!你可真能干!”怒极反笑,与此同时,按在她肩头的手也不断收紧。

“我已经不干了!真的,就是前天,转手给别人了。”

“殷……焕?”

“没错,就是他!”

男人怒气并未消散,咬牙冷笑:“你这一招空手套白狼的本事玩得真是妙啊!”

“呵呵……”干笑两声,“过奖,过奖。”

“谈熙!”

“呃……”你自己要夸我的,吼毛啊!

“你知不知道,京都的地下势力有多复杂?随便跳出一只拦路虎,就能把你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顶着自家男人的怒骂,谈熙心里还挺复杂,也许这就叫……痛并快着?

“放心,我这不好好的?完完整整,不是什么骨头渣。”她讨好一笑,手指顺势在他胸口轻戳,状若撩拨。

“老实点!”

“……哦。”收手,平放膝头。

陆征现在已经平静下来,刚才他差点没气疯!结交混混,私下设赌,拿枪唬人……这一桩桩一件件,是个正常女人该做的吗?!他听起来都觉得惊心,更何况她还亲身经历过。

“谈熙,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啊?”

“一定是被你气死的。”

“……”真幽默。

铁钳般的双臂收紧,带着几分凶狠的力道,仿佛借此惩罚什么。

谈熙差点没被箍断气,就算是小蛮腰也经不起这么个掐法吧?

忍不住倒抽凉气,也因此唤回男人几分理智,眼神里除了磅礴怒意,倒也恢复一丝清明。

“呼……差点被你弄死……”

陆征眉眼微暗,“你拿枪,真的只是吓唬人?”

“不然?难道我还能真的扣扳机不成?”

陆征看着她。

“不是吧……我这么善良的小可爱,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怎么会杀人呢?”谈熙甜笑,又眨眨眼,别说还真让她咋么出一丝甜美劲儿。

男人嘴角抽搐,“最好是这样。”

“你看,弹夹里的子弹一发没少,枪口也还是原来那样,闻一闻,没有火药味儿。我真的就当个玩具枪来着。”

倏然,凌厉的目光落到她脸上。

谈熙郁闷,“那个……我说得不对吗?”像这种银白的定制左轮,如果开火,枪口肯定是要被灼黑的。

“不是不对,是太对。”

笑容一僵。

“呵,连枪都懂,看来是我对你了解太少。”

“我……”她竟无从辩白。

总不能告诉他,这是在斯坦福枪械选修课上了解到的?那接下来是不是又该解释她什么时候去过斯坦福念书?

简直没完没了。

其实,她原本可以随便扯个谎,什么书上看到的,网上知道的,但上次深谈之后,她就承诺过他——要么不说,要么就说真话!

“反正我没干坏事!”眼珠一转,“不过,你怎么知道枪是我拿的?”

“爷的东西,还觉察不出端倪?”

“什么端倪?”

她是通过篡改保险柜的操控程序打开柜门,直接绕过了报警装置,按理说,不应该被发现啊。

陆征确实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因为——

“保险柜里装了针孔摄像机。”

“……”

他是之后照例查看录像的时候才发现这事,而那时,谈熙不仅用完了枪,还原封不动地还回来,自以为小心地摆成与原来一般无二的样子。

谈熙咂嘴,所以,她就这么栽了?等等,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当时查看电流讯号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呸呸呸,赶紧捂嘴!

那厮冷冷瞥了她一眼,“呵,你还知道探查电流讯号?”

“……”她作为黑客界数一数二的大拿,怎么会没有自己的一套行动习惯?丫的,又露马脚了。

“想知道为什么?”

下意识点头,等反应过来,脖颈一缩,别开视线,讪讪地摸摸鼻子,尽可能轻描淡写:“不想。”才怪。

“装!”

“……”

“告诉你也没关系。因为,这个摄像头用的是空气能,不需要电流触发。”

“敢情你搁这儿挖好了坑等我跳是吧?!”谈熙怒目,她已经很憋屈了,K?

什么叫见好就收,懂不懂啊?丫个大棒槌!

“这就忍不了了?谈熙,我现在比你愤怒百倍!”

“你有什么好怒的……”小小声,状若嘟哝。

还是被某人听得一清二楚,陆征素来冷峻的脸上黑得能滴出墨来,咬牙切齿:“谈熙,你做任何事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我?!”

“啊?”

“我也会担心,会后怕。”

谈熙心口一紧,像被什么东西刺了的一下。

不疼,但涩然。

四目相对,她从男人深邃的眼中看到自己清晰的倒影,满满都是她。

可是这次谈熙没有再一味认错,卖乖,尽管她知道,这是最快让两人免于争执的办法。

“陆征。”她叫他名字,眼里满是慎重。

------题外话------

熙熙简直就是说什么错什么,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