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合奏惊喜,偏偏喜欢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安点头说好。哦亲

谈熙和小公举退回沙发上,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随着音前奏摆动身体。

韩朔起头:难解百般愁相知爱意浓。

独具特色的烟酒嗓,唱男声毫无压力。

较之张学友的细腻多情,韩朔的歌声里多了几分沉郁和颓废,谈熙觉得比原唱听起来更性感,更爷们儿。

安安:情海变苍茫痴心遇冷风。

这个调调……怎么说?

原唱里汤宝如的声音就已经很柔婉灵动,没想到安安比之毫不逊色,甚至更柔更轻,哪怕同为女人也会被苏到。

韩朔:分飞各天涯他朝可会相逢

安安:萧萧风声凄泣暴雨中

韩朔:人海里飘浮展转却是梦

安安:情深永相传飘于万世空

韩朔:当霜雪飘时

安安:但愿花亦艳红

合:未惧路上烟雨蒙

然后是一大段旋律旖旎的间奏。

小公举扯了扯谈熙衣袖:“怎么办,突然觉得她们配一脸?”两眼红心,花痴状。

谈熙深以为然,“要不把两人凑一对儿?”

“熙熙,你坏坏哦~”

“彼此彼此。”

相视一笑。

那厢,歌曲未完,演唱还在继续。

韩朔:啊……寄相思风雨中

安安:啊……寄痴心风雨中

韩朔:抱月去化春风云外追踪侣梦,恨满胸愁红尘多作弄。难解百般愁相知爱意浓

安安:情海变苍茫痴心遇冷风

韩朔:分飞各天涯

安安:但愿他日重逢

合:夜漫漫路上珍重

一曲毕,谈熙和冉瑶鼓掌,韩朔与安安索性来了个大熊抱,当然主导是前者,安安被抱住的时候还有点愣愣反应不过来。

“唱得太好了!安安,没想到你粤语也这么棒。”冉瑶本就对安安莫名崇拜,如今更添三分。

安美人闻言,莞尔一笑,放下话筒,走到沙发落座:“小时候在香港待过一段时间。”

“原来是这样。”

韩朔凑过来,嬉皮笑脸:“也许我们曾经在街头擦肩而过也不一定哦?”香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缘分总是妙不可言。”安安点头,颇为慎重。

她性子淡,很少能有交心的朋友,但是大学生活却让她一下子收获了三个,不是不感激,不是不珍惜,她都记在心里了。

谈熙举杯:“为缘分,干——”

“干杯!”

转眼间,啤酒空了两瓶,就连小公举这样的乖乖牌都喝了两大杯。

叩叩——

有人敲门。

谈熙离得最近,起身一拉,“有事?”

来人是名应侍生,典型的西装马甲搭配酒红领结,“刚才随机外放的时候,刚好播到您这间包房,大厅的客人听完《相思风雨中》一直在喊安可。”

“所以?”

“能不能请二位到大厅唱一首?”

“凭什么?”谈熙轻笑,独有的刻薄尖酸,不好相与。

应侍生微愣,通常来讲,这种情况要么拒绝,要么同意,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其他回应。

谈熙看着他笑,漆黑的眸子透出似笑非笑的意味,平添熟女风情。

但事实上,她才二十出头。

“如果人气很高,反响很好,我们可以免掉几位今晚的包房费用。”

谈熙耸耸肩,她不缺那点钱,但是——

“我要你们驻唱歌手的位置。”

应侍生一脸懵逼。

韩朔上前,一把搂住谈熙肩膀,朝应侍生开口:“别误会,我们没有抢人饭碗的意思,不过暂时借用一下吉他手和鼓手的位置,如何?”

对方明显松了口气,“当然可以。”

谈熙和韩朔对视一眼,转头看安安。大美人把小公举递过来的粉色鸭舌帽往头上一扣,笑靥如花:“自然是要舍命陪君子的。”

冉瑶被几人弄得心痒痒,到底忍不住举手报名:“我要键盘手的位置!”

夜,二十点整,某KTV大厅。

台上灯光骤然一暗,音声随之停驻,客人面面相觑。

“下面,有请四位尊贵的客人为大家带来《偏偏喜欢你》!”

鼓掌声稀稀落落响起,明显兴致不高。

毕竟,大部分人的K歌水平只停留在“鬼哭狼嚎”这一阶段,却偏偏毫无自知之明。

与其听人在台上唱着半生不熟的调调,还不如让驻唱歌手来一曲,虽不是什么天籁,但至少听得下去!

直到歌曲前奏响起,台下众人依旧不抱希望。

哐——当——

谈熙一鼓一钹敲下去,先声夺人。

韩朔的吉他音接踵而至,键盘手极有力量的两记重音汇入,短暂前奏结束,安安婉转空灵的嗓音随之响起。

愁绪挥不去

苦闷散不去

为何我心一片空虚

爱情已失去,一切都失去

满腔恨愁不可消除

为何你的嘴里总是那一句

为何我的心不会死

明白到爱失去一切都失去

我又为何偏偏喜欢你

伤情的歌词,被安安用深情诠释,“喜欢”不值得歌颂,但“偏偏喜欢”却被谱成无奈又偏执的曲调,明知不可为,却一头撞上南墙,这样的勇气不是谁都有。

归根结底,不过是——偏偏喜欢你。

韩朔合音:

爱已是负累,相爱似受罪

心底如今满苦泪

旧日情如醉,此刻怕再追

偏偏痴心想见你

同一时间,二楼某包厢内。

周奕站在落地窗前,将台上一切尽收眼底,并且以居高临下的态势。

“周少,一起来玩骰子啊!”身后那党狐朋狗友在叫唤。

周奕没什么反应,目光从谈熙身上,辗转过安安和冉瑶,最终落到怀抱吉他的女人身上。

短发,皮衣,野性又张狂,即便戴着口罩,他也能一眼认出对方是谁。

谁呢?

厕所里的小野猫,被他偷了个香……

一曲毕,全场沉寂三秒,继而爆发出惊天掌声,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尖叫。

四人到台前谢幕,好家伙,清一水儿的年轻美眉,欢呼声更大了。

谈熙上前两步,把话筒取下来握在手里,“今天……”

她一开口,全场瞬间安静。

“是我朋友的生日,一首《偏偏喜欢你》送给她,希望小美妞儿永远十八岁!”谈熙把傻愣在原地的韩朔搂过来,开始唱起生日歌。

全场高声跟唱,气氛hgh到无以复加。

“熙熙,我……你……你们……”韩朔眼里涌动着细碎晶莹的光亮。

“不要太感动哦。”谈熙率先给了她一个拥抱。

安安偏着头,盈盈带笑:“我唱得还可以吧?”

小公举卖乖:“练了好多天,指头都软了,总算弹出你喜欢的金属味儿,要不要夸我呀?”大眼眨巴。

韩朔长臂一伸,四颗脑袋聚拢:“呜呜……感动死了,爸爸的小心脏快要酥炸了,肿么破,好想把你们都纳入后宫,只是谁当皇后诶?”

“……”

“……”

“……”

这时,二熊、大光等人用小车推着蛋糕进来,中间是一个陌生女人,西装,短裙,高跟,典型的职场白骨精打扮。

韩朔目露惊讶,“张姐,您怎么也来了?!”

张娅没有回应她的话,只道:“生日快,小朔。”

“谢谢!哦,忘了介绍,”韩朔后知后觉,“这是我经纪人,张姐。她们都是我舍友,死党,嘿嘿……”

张娅向大家问好,目光掠过安安的时候,狠狠一顿。

“你好,我是安安。”

“……你好。”

聚会结束,已经晚上十点。

三层蛋糕在KTV被瓜分完毕,二熊和大光喝得醉醺醺,张娅叫车把两人送回练习生宿舍。

谈熙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冉瑶和韩朔互相搀扶着,要醉不醉,七倒八歪。

“你们俩能走吗?”

“能!”韩朔舌头已经捋不直了。

小公举坚定地点了点头,只是眼睛里的水光仿佛要溢出来。

谈熙扶额,“对了,安安呢?”

KTV大门外,张娅站在安安对面,一脸惊奇:“真的是你?!”

“小娅阿姨。”安安苦笑。

“没想到你竟然是小朔的舍友,这也……太巧了。”

“二哥没告诉你?”安曜当过“北极光”评委,早就知道她和韩朔的关系。

“你二哥这段时间迷上探险,年前就去了非洲,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他。”谈及安曜,张娅只剩头疼。

幸好,这小祖宗不归她管,夜辉月这个舅舅兼经纪人,着实辛苦。

“行,那我回宿舍了,韩朔以后就麻烦您照看,她这个人马虎得很。”安安点到即止,作为星辉集团的小小姐,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放心吧,公司本来就打算捧她,给了最好的资源。”

“嗯。”

四人赶在门禁前十分钟,顶着宿管阿姨不赞同的眼神,有惊无险回到宿舍。

洗漱,上床,大家都喝了点小酒,所以睡得格外香甜。

一觉天明。

安安最先醒,头还有点晕乎乎,一看时间,蓦地瞪大眼。

“快起来,要迟到了!”

紧赶慢赶,这才不至于错过范中阳的课。

但着实有些狼狈。

好在,穿戴整齐,头发也没乱糟糟,四人镇定下来,深呼吸,踩着铃声走进教室。

这学期多了三门必修,其中两门都由范中阳任教,毫不夸张地说,范教授以一己之力扛起T大艺术系的招牌,实力之强悍,在全国艺术院校都是出了名的。

谈熙正天马行空地放飞思绪,猛然听到自个儿名字有点懵逼。

“……校方已经决定派谈熙同学参加这次素描大赛。”

------题外话------

大家久等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