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被亲戚打断的好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顿时,骚动一片,哗然骤起。@@@小@说

“大甜甜,你终于回来了!”

“想我?”

“必须的。”

男人一颗心瞬间软成泥糊糊。

“那你有没有想我?”

“咳……”

“有没有?”

“回去再说。”

“到底有没有?!”

“有。”

木啊!响亮一啵,谈熙扒住那头寸板,与陆征四目相对,“这还差不多……”

围观众人无论心灵还是视觉都遭受强烈冲击,特么太虐了!

汪汪……

两人手牵手离开到达厅,谈熙把先前买好的矿泉水递过去,“喏,先喝点,嘴唇都干了。”其实她不介意身体力行让它湿润起来。

“就在这里等,我去开车。”

“哦。”

很快,熟悉的路虎跃入眼帘,谈熙拉开门坐进去。

一路疾驰,往市中心而去。

谈熙认出这是回公寓的路,“那个……已经中午了,要不要先去吃饭?”

十点四十五,“还早,不急。”

“哦。”

“打电话叫钟点工先去家里打扫。”

“现在?”谈熙微愣。

“嗯,时间最好控制在一小时内。”

从机场到公寓,大概一个钟头,算上周末糟糕的路况,最少也要九十分。

谈熙屁颠颠儿地开始打电话。

回到公寓,将近正午十二点。

地板还没干完全,隐隐约约能看出水渍,想来钟点工也是刚离开不久。

包包扔到鞋柜上,谈熙一头扎进沙发里,“累死宝宝了……”

陆征换好拖鞋,又把谈熙蹬掉的鞋子放进鞋柜,拖着拉杆箱进了卧房。

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是有条不紊。

谈熙把电视打开,戏剧频道跳出来,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听得她头疼,还是看点欢脱的比较好。

陆征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居家服,休闲帅气,谈熙一个忍不住又挂他身上了。

大掌托住丰腴饱满的小屁墩儿,往上掂了掂,谈熙顺势趴在男人肩头,对着耳朵吹热气。

陆征头一偏,恰好捕捉到那张作祟撩人的樱唇,细细啃啮,带着一股子温柔。

“唔……”谈熙回吻。

所有相思都化作热情,两人交颈缠绵。

陆征直接托着她往卧室走,谈熙脑子迷迷糊糊,等反应过来已经被男人压在身下,香肩半露。

“等一下……”

陆征从她胸前抬首,目露询问,领口已经解开大半,露出精壮的古铜色胸膛。

“我那个来了……”

“?”

“大姨妈。”

“……”

话音刚落,谈熙明显察觉到扣在自己肩头的那只手力道渐沉,很快,陆征松开她,翻身坐起来,眼里显而易见的郁闷。

“你……”

“别说话。”

“……”

男人掏出香烟点燃,谈熙撇嘴,把衣服扣好,笑着凑过去:“生气了?”

“……没有。”

“我不是故意的,你自己没问清楚。”她也很无奈啊,摊手。

“让你别说话。”

“我又不是哑……”

“打算让我碧血洗银枪?”别说靠近,就是听到声音都会引诱他犯罪,所以,陆征背对而坐,还叫她闭嘴。

意志再强的人也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比如,谈熙之于他。

抽完烟,体内躁动逐渐平复,陆征站起来,“走,出去吃饭。”

半小时后,两人坐在一家粤菜馆内,离公寓十分钟脚程。

谈熙实在饿了,吃得不少。

“慢点,没人跟你抢。”

“这个紫薯核桃包好吃。”

陆征把自己碗里没动的那个夹给她,换来小东西一个飞吻么么哒。

吃完午餐,两人散步回公寓。

三月天,温度还比较低,即便正午的阳光也不会让人觉得热。

大掌牵素手,十指相扣,古铜瓷白交相映衬,一个强悍有力,一个柔情化雨,端的是无比和谐。

“公司出什么事了?”那天陆征走得很急。

“云南那边的分公司自作主张拍下了一块地皮,打算建住宅区,交接的时候才发现,那块地原来是个化工厂,土地污染很严重,根本没办法住人。”

“那你怎么处理的?”

“重新规划,同时治理污染。”

“这叫……釜底抽薪?”

“也可以说治标兼顾治本。”

“我男人就是厉害!”谈熙不吝夸赞,顺便把自己也给带进去。

陆征眉眼含笑,“需不需要我夸你眼光好?”

“行,夸吧!”

“……”还蹬鼻子上脸了。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沐浴着阳光,原本十分钟脚程愣是被两人走了半个钟。

刚进小区大门,就碰到谭水心正从车上下来,手里还挎着菜篮子。

这年头,坐劳斯莱斯去逛菜市的,估计也就这位够格儿。

“奶奶?”

“诶!我正准备上去,没想到居然碰到了。”谭水心眉开眼笑,前段时间的忧郁一扫而空,如今容光焕发,好似年轻五岁不止。

“您怎么来了?”

“给你们送点菜来,我自己种的。”

“老爷子呢?”谈熙往身后看了看,车已经悄咪咪开走,不见陆觉民的踪影。

“别管他,整天就知道窝在家里。”嗯……貌似有点嫌弃的意味。

看来上次那件事让老太太的家庭地位提升不少。

“走吧咱们先上去!”谈熙是真挺高兴的,老太太是个妙人儿。

“等等。”陆征突然开口,“您一个人来津市?”

“你徐伯送我来的。”

“老爷子知道吗?”

“知道啊!”这无辜劲儿……

“您怎么知道我在津市公寓的地址?”

“问小陈。”指的是陈凯。

“怎么,不欢迎奶奶?”

陆征轻咳一声,“没有。”

谭水心转眼看谈熙,后者笑容飞扬,“我求之不得!好久没人陪着一起追剧了……”

“熙熙,我跟你讲,最近我看了一部台湾偶像剧,那个男主角……”

两个女人手挽手,结伴走在最前面。

陆征看得头疼。

这时,原本离开的劳斯莱斯滑到他面前,车窗降下,露出徐伯满是褶皱的笑脸,“二少爷,您可得照顾好老夫人,我这几天住酒店,你们打算回京都了就打电话给我。”

“老爷子知道这事吗?”陆征再次求证,别说来津市,就算在京都老爷子都不放心老太太一个人出门,这回怎么就……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昨晚吵了两句,结果今天老夫人提出来津市看孙子和未来孙媳,老爷子虽然一脸不情愿,到底还是点头首肯。”

“辛苦您跑一趟。”

陆征一进门,就看见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窃窃私语,一个手里拿遥控器,颤巍巍换台,一个怀里捧包薯片,咔吱嚼着。

一老一小,毫无代沟,分外和谐。

二爷饭后温存,想过嘴瘾的美梦彻底破碎。

晚饭是谈熙主厨,老太太打下手,食材是从京都老宅菜园子里种出来的那些。

五个菜,两荤两素一汤,三个人刚刚好。

饭后,陆征进厨房洗碗。

谈熙就和老太太则一人霸占一张躺椅,摆在阳台,仰首可观星,平视见晚灯。

“奶奶,明天想去哪里玩?”

“这次来是有任务的。”

“嗯?”谈熙目露疑问。

“去拜访个老朋友。”

“男的?”

“聪明。”

“嗯,那应该是个老帅哥。”谈熙点头,可……老爷子确定不会吃醋?

谭水心不知想到什么,眼神放空,半晌才感叹一声,“他年轻的时候确实挺帅。”

谈熙眼前一亮,直冒八卦精光。

“感兴趣?”

点头,使劲儿点头。

男人,尤其是有阅历的男人,总是格外受女人青睐。

“正好,明天一起去。”

这晚,谈熙跟老太太睡一间,陆征宿在书房,长夜漫漫,寂寞总是格外挠人心扉,没办法,只好看件。

工作是最好的麻药。

第二天,阳光灿烂,天空蔚蓝。

老太太一早就起来收拾准备,搞得谈熙也不好意思赖床,洗漱好了就坐在床边看老太太表演“时装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