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你为什么老喜欢啃脖子?/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午饭摆在园子里,以上海菜为主,偏甜。

唐老夫人姓徐,单名一个秋字,祖籍潮汕,妥妥的南方姑娘,温柔如水。

也许时过境迁,这个年纪没有什么情情爱爱好计较的,她对谭水心并无敌意,相反,两人相处极为融洽,聊家庭,聊老公,聊孙子,聊旗袍,关键一点,俩人最近都在追同一部湾湾的偶像剧!

唐老虽然气场强大,但实际上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熙熙,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笑容慈祥,一双老眼透出睿智,那是岁月馈赠的从容。

谈熙呛咳一声,有点受宠若惊,“不介意不介意……”她倒是敢?

“你是瑶瑶同学,可以随她叫我一声外公。”

谈熙干笑。

唐正德也不勉强她,“看你小小年纪,怎么跟陆征走到一起?他可你大十岁,都老白菜梆子了也好意思荼毒祖国花朵……”

老白菜梆子?!

谈熙居然觉得有几分道理。

“外公,你怎么能在熙熙面前说她男朋友坏话呢?调皮!”冉瑶闻言,实在忍不住帮陆大帅哥说句公道话,毕竟吃过人家请的饭,不能当白眼儿狼。

谈熙:“没关系,我爱听,嘿嘿……”

就这么一句话,逗得老爷子哈哈大笑,“真是个有趣的丫头!”

谈熙就这样莫名其妙就入了唐老爷子的眼。

饭后,三个老的坐在一起聊天,谈熙和冉瑶俩小的凑一块儿。

“熙熙,我外公挺喜欢你的。”

“啊?”

“通常他对不熟悉的人很难给笑脸,不过,你是例外。”

“嗯,说明我人格魅力之大,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冉瑶:“……”好想堵上那张嘴哦。

下午两点,谭水心告辞,谈熙也跟着离开。

坐上车,老太太还有些依依不舍,背对谈熙抹了抹眼角。

“小徐,先去菜市场。”

“好的。”

谈熙终于华丽丽地体会了一把,坐着劳斯莱斯去逛菜场的感觉,两个字——酸爽!

回到家已经四点一刻,老太太开始准备晚餐,这次换成谈熙打下手。

陆征开门进屋,站在玄关就已经闻到饭菜香味。

谈熙听闻响动,从厨房跑出来,身上还系着天蓝色围裙,头发松松垮垮束在一起,像个贤惠的小妻子。

“回来啦!”

“上午又带老太太去哪里疯了?”陆征低头拖鞋。

谈熙顺势将他臂弯里的西装外套接过来,转身挂在衣架上,“什么嘛……”明明是奶奶带她装逼,带她飞!

“今晚要回学校?”大掌揽过她侧腰,带着往里走。

“……也可以明早回。”

男人眼底掠过一道暗芒,“嗯,明天早上我送你。”

“打算什么时候回京都?”

“明天送你回学校之后。”

“奶奶也一起?”

“嗯。老爷子在催了。”

他就知道,陆觉民坐不住的。

少年夫妻,老来为伴,几十年的感情,从青丝到白头,又怎么会没有一丝真感情?

不过是当局者迷。

要说这老爷子也实在够别扭的,死要面子。还好,陆征不这样。

晚餐有谈熙中意的麻辣鱼片,所以多吃了半碗饭,有点撑。

“出去转转?”陆征提议。

“好啊。”

谭水心在家里追剧,两人收拾一番,准备出门。

“诶……去负一楼做什么?”

“取车。”

“不是去楼下花园逛逛?”

“带你兜风。”

“……哦。”所以,是要坐在车里消食?

高大的路虎驶入滨江路,宽阔的六车道,行人渐少,陆征提速到一百码。

谈熙半降车窗,湿冷的江风灌进来,打在脸上,头发乱飞,她却觉得无比畅快。

好久没有飙车了……

心里有点痒。

兜了半圈,陆征把车停在一片树荫下,因为是条岔路,自带转角盲区,不仔细的话很难发现。

前面是江,侧方有山,从谈熙的视角望出去,还能看到江面上漂浮摇曳的彩灯。

解开安全带,正打算下车逛逛,啪嗒一声,门锁了。

谈熙抬眼,男人的手正搭按键上。

可以确定他是故意的。

“锁门干什么?”

陆征侧头,一双黑眸深邃明亮,谈熙被这样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你……唔……”

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男人直接上嘴。

这个吻来势汹汹,且毫无理由,谈熙懵逼半晌,等反应过来,唇瓣已经开始发麻,可想而知某人有多禽兽。

失了先机,就等于失去主导能力,她想反抗也没办法,兵败如山倒。

“唔唔!”谈熙憋得双颊涨红,这人愣是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留给她。

激狂的吻开始变得温柔,不知何时,副驾驶位已经放平,足够她半躺,也足够他压下来。

“你……唔……等……”

唇上一痛,谈熙狠狠皱眉,带水黑眸瞋怪地看了他一眼。

“这是惩罚。”

“?”

“接吻的时候不专心。”

特么老娘快窒息了,还怎么专心?!命都不要?!

似看穿她的想法,陆征轻笑:“蠢东西,跟爷这么久,连换气都没学会。”

“……”呵呵,说得你好像老司机。

“带我出来就为干这事?”谈熙挑眉,即便她是被压的那个,也毫不露怯,甚至还隐隐透出一丝倨傲。恰好是最能勾起男人征服欲的模样。

陆征眼神一沉,胸中狂躁翻涌,相应扣在她肩头的手也随之收紧。

谈熙暗道不妙,“你别乱来……”

男人没应,吻从眉心游曳过鼻梁,最后落到唇上,停留片刻,又继续往下。

“我亲戚还没走!”

“闭嘴。”

“陆征……”

“乖,我不动你。”

这还叫“不动”?!日哦。

谈熙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某人在自己身上亲来吻去,虽然没到最后一步,但该吃的豆腐一分没少。

“嘶……你为什么老喜欢啃脖子?留下印记怎么办?”家里还有个老太太啊!

“别动。”

“那你换个地方。”

“确定?”

“必须换!”

“可以。”

“……靠!别脱我衣服……不能亲那里!陆征!疼啊……”

江风,豪车,小角落,外加放平的副驾驶,黑灯瞎火。

就连吹过的风也染上暧昧潮湿的气味。

半小时后,谈熙软成面团,靠坐在位置上,昏昏欲睡。陆征将她敞开的衣扣一粒粒扣好,视线定格在女孩儿嫣红的颊边,缓缓下移,落定在那张红肿的樱唇之上。

倏地,笑了。

谈熙白他一眼:“坏蛋!”

男人不以为忤,反而听得颇为畅快。嗯,爽过的男人总是格外好说话,连脾气都不那么臭了。

“纸巾给我。”

陆征长手一够,递过去。

谈熙抽出几张擦手,视线落在男人洞开的裤头,撇嘴。

“嫌弃爷?”

冷哼一声,“老流氓。”

“老?”

“哼,人家都说你是老白菜梆子了,还不服?”

“唐老说的?”

“……”

“别理他。”

“呵呵哒。”

陆征把车窗降下来,暧昧的气息逐渐消散,谈熙扳过反光镜,朝自己脖颈的位置照了照,“你属狗的吗?!”

都说了别啃别啃,特么到头来还是惨不忍睹。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谈熙控诉。

“不会。”

“……”

驱车回公寓的路上,谈熙一直郁闷着,加之闹了这么一出,精疲力尽,不知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

“嗯?到了?”

她够起腰杆,环顾四周,车已经停车库。

“醒了?”

“……哦。”

两人回到家,老太太已经睡了,谈熙猫着腰企图往卧室走,不料被陆征一把推进书房。

砰——

关门。

啪嗒——

落锁。

男人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演练过千百回。

谈熙欲哭无泪:“老陆,你别疯了成吗?”

“一起睡。”

这晚,陆征除了将她搂在怀里,没有再做其他事,谈熙逐渐放松身体,安心享用身旁的人体烤炉。

别说,还挺暖和。

------题外话------

发糖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