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风波平息,劳什子队长(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消是消了,可一想起我这把年纪还被个小丫头威胁,心里总不是滋味儿。”夜辉月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您宰相肚里能撑船……”

“别!我可当不起宰相,顶多就一铜臭商人。”

谈熙皱了皱鼻子,他还真是百无禁忌,不过,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很轻松,一旦你付出坦诚,相应也会收到信任。

“夜叔叔,我可是安安的舍友兼闺蜜。”这话有卖乖的嫌疑。

“哟,开始打感情牌了?”

“是啊,您接不接?”

“当然不……能不接。”

谈熙长舒口气,一句话弄得她跟坐过山车似的。

这事能就此揭过当然最好,她的目标只在背后搞鬼的那个经纪人,并不打算因此杠上星辉,惹恼夜辉月,毕竟,他身后还站着京都世家都讳莫如深的两个传奇人物。

所以,谈熙在泄露公关部加密资料的时候才会手下留情,挑了些无关痛痒的东西爆给网站。

要知道,她在电脑里不仅发现了女明星的应酬记录单,还涉及多方政要和商界巨鳄,这些人中不乏名声在外的青年才俊和二十四孝好丈夫。

“行了,不开玩笑,我们讲正事。”

谈熙收起笑脸,“您说。”

“这件事星辉有错在先,你警告在后,我无话可说。关于网上出轨事件的新闻公司已经着手处理,你的个人信息也将全部抹去,最迟明天就能看到结果。但是——”

眉心一紧。

“你必须销毁从公关部电脑里拿到的机密件。”夜辉月没有追问她是如何冲破一道又一道防火墙入侵得逞,而是开门见山提出要求。

如此干脆,雷厉风行。

不愧是国内娱行业首屈一指的人物,谈吐胸怀,实非常人所及。

“好。我答应你。”

“丫头,得空可以来家里做客。”

“有机会的话。”

“欢迎之至。”

下午17点整,星辉集团官网针对旗下娱网站自爆黑料的行为作出公开回应,称网站营运人员恶意操作,目的在于混淆公众视听,发布的水军雇佣合同与炒作原稿皆属无中生有。公司已经报案,不排除走司法程序对涉事人等做出相应惩处。

与此同时,网上有关“韩朔出柜”的热议也逐渐平息。

17点一刻,韩朔大号发表最新动态——

感谢大家这些天对本人的关注,韩朔,性别:女,性格:男,取向:正常!(划重点)

换行之后,P:闺蜜上街手牵手,共享同一个冰淇淋不是很正常?[摊手]所以怪我咯?

评论区一片大好,铁粉纷纷晒出和闺蜜的牵手照,一时间闺蜜上街该不该牵手成为热门话题,并在三小时后成功杀进热搜前二十。

韩朔这丫又刷了把存在感。

事情圆满解决,谈熙一回宿舍,就被某只当胸一抱,“小心肝儿,还是你有办法~粑粑爱死你了~”

刺激得谈熙一身鸡皮疙瘩,“哥屋恩(滚)!”

“嘿嘿嘿,天底下还有什么你搞不定的事吗?女版机器猫,快给粑粑变个大**美男!”

“……”

安安取下耳机,站起来:“走吧,请你们吃饭。”

一行四人热热闹闹出门觅食。

刚走到学校门口,谈熙脚下一滞。

倒是安安几人笑着招呼:“范教授好——”

饭,当然没吃成。

行政楼,办公室。

范中阳靠坐在椅子里,捧着个茶盅,明明是悠闲的姿态,却板着一张老脸。

谈熙站在他面前,双手插兜,低头用脚尖画圈圈。

“……事情就是这样。”

“姜教授让你在门口罚站,你倒好,二话不说直接走人。谈熙,你实在太猖狂!”

撇嘴,没应声。

这事儿吧,她确实做得任性。想到那些新闻,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姜教授又正好撞到枪口上。

“我承认,你是个有天赋的孩子,但你的态度很有问题!”

这还是谈熙第一次看范中阳生这么大的气,茶杯几乎是用扔的力道搁在桌面上,杯盖撞击杯身,发出清脆叮响。

谈熙还是没说话,低着头,神色难辨。

“你怎么不说话?搁我这儿装深沉是吧?”

嘴角一抽,您老想象力可真丰富。

“今天上午我托王教授带话,为什么不来办公室找我?”

“……”

范中阳被她闷不吭声的样子气到肝疼,“谈熙!”

“行了,年纪大就少发火,别整出病来。”

“我在跟你说正事!”面色却缓和不少,毕竟,小徒弟还是挺关心自己的。

“老师,”谈熙抬眼,黑眸幽幽发亮,“你觉得培训课程真的有必要?”

范中阳长声一叹,指着对面椅子:“坐。”

“哦。”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非就是觉得画技这种东西全靠悟性和平时积累。

范中阳不否认这个观点,“但是,你搞错了这次培训的目的。”

谈熙挑眉。

“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要想提升多少技能,我可以很负责地说——空谈!”

“那为什么……”

“我问你,比赛和平时画画有什么区别?”

“规定时间,既定主题。”

“没错。只要是比赛,都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很多时候,实力最强的不一定就能拿奖,输就输在没有吃透规则。姜教授先后六次带队从参加素描大赛,可以说,放眼整个T大,没有谁比她更懂其中机锋。”

谈熙若有所思。

“丫头,我知晓你性格,说好听点叫无拘无束,说得不好听就是难管教。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有个性是好事,但最基本的底线不能少。比如,尊师重道?”

沉默半晌,谈熙倏地扯出一抹笑,还是不羁飞扬的弧度,带着独一无二的谈熙式跋扈:“如果姜教授真如你所说,是个品行与能力兼修的好老师,我不介意向她道歉,可如果不是,我再申请退出培训班,您就别再劝了,如何?”

“……好。”

晚上七点,谈熙准时到阶梯教室报到。

这回不再是一个本子一支笔,好歹把画板背过来了。

“熙熙,坐这儿?”时玥朝她招手。

郑茜闻言,下意识朝谈熙的方向看过去,眼里浮现出讥诮的神色。

“我坐第二排就好。”

时玥笑笑,并不生气,只是有点遗憾。

“诶,我们都以为你不来了。”杨维凑到跟前儿,张口便是如此不讨喜。

谈熙瞥了他一眼,“那还真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

杨维皱眉,“我没这个意思。”

“……哦。”

很快,姜眉拿着一个件夹走进来,头发盘得一丝不苟,虽然看上去是黑的,但发根处却隐约可见白色。估摸着也有五十多岁了。

站在讲台上,目光淡淡扫过众人,在掠过谈熙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瞬。

“前天让大家即兴完成的素描我拿回家仔细看过了,各位基本功都很扎实,也有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这点很让人欣慰,但是——”话音一顿,女人眼神骤变凌厉,“没有一幅能达到参赛标准!”

哗——

“怎么会这样?”

“我已经很认真地去完成。”

“嘘!别吵,听教授继续讲。”

“……”

谈熙不由坐正了身体,看来范老头没诓她,真的是要科普比赛规则。

“首先团队赛,以学校为单位,给定一个主题,共同创作一组素描。晋级之后才是角逐金银铜三尊奖杯的个人赛。换言之,要想拿奖,首先就得过团队这一关。”

“可是你们交上来的作品,全都是自己在发挥,虽然围绕我给定的主题,彼此之间却毫无交流,各自为政。”

“教授,您事先并没有告诉我们。”杨维这个大嘴巴忍不住开口。

姜眉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多余情绪,“没错,我的确没有事先挑明,但这也从侧面得出一个事实,你们之间并没有太多交流。作为一个团体,大家觉得合适吗?”

没人说话了。

他们的关系确实泾渭分明——杨维对谁都话痨,这样的人不会被孤立,却很难交心,因为中央空调暖的是大家;郑茜和时玥凑一堆儿;最后剩下谈熙和高雯,相看两相厌。

“你们这样的状态怎么参加团体赛?!”姜眉气急之下,伸手拍讲台。

郑茜:“教授,我们可以慢慢培养默契。”

“慢慢培养?现在距离比赛正式开始不到一个月时间,你的‘慢慢’是十天,还是十年?”

郑茜抿唇,不再开口。

大家都因这番话陷入沉默,半晌,姜眉复又开口:“所以,我决定在你们五个人之中挑选出一个队长,全权负责带队。”

“队长?”

“有必要吗?我们只有五个人……”

“听说以前都是专业老师带队,今年怎么变了?”

“谁当队长?”

姜眉笑了笑,紧接着甩出一枚重磅炸弹,“我觉得谈熙同学就很适合。”

杨维呆住,时玥惊愣,郑茜眼里闪过冷光,转瞬收敛干净。

神马?

谈熙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她没出现幻听吧?

如果不是这次比赛事关重大,不容半点有误,谈熙险些怀疑姜眉是在故意报复她。

高雯一腔怒火再也按捺不住,猛地站起来:“姜教授,凭什么?”

谈熙也想站起来说几句,闻言,又慢吞吞坐了回去。

是啊,凭什么她要当这个所谓的“队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