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一山的诚意,究竟瞒了我多少/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白,通透,他甚至可以想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女孩儿一脸倔强的模样。

骨节分明的大掌攥紧机身,指尖泛出青白色。

半晌,男人将手机放好,拿了车钥匙离开。

谈熙没能等到陆征的回电,也不知道他能否看到那条短信。

日头渐高,她离开操场,返回宿舍。

要十点半才有课,谈熙不紧不慢洗了个热水澡,冲掉一身臭汗,又换上干净衣服。

“我去趟图书馆。”说完,拎起挎包,关门离开。

冉瑶有点懵,半晌,转过头去瞅对面的安安,“我怎么觉得她有点奇怪?”

“你也发现了?”

冉瑶眼前一亮,好像找到知音,“从昨晚就开始怀疑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安安无奈摊手。

“……”

去到图书馆,阅览室里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她挑了张靠窗的书桌,拿出素描纸和铅笔,开始专注地画画。

阳光穿透玻璃窗,暖色金辉将她笼罩,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垂坠身后,偶尔一缕会随着她画画的动作滑至两侧肩头。

女孩儿神情专注,静静做着自己的事,殊不知这样的谈熙早就成为别人眼中美不胜收的风景。

“同学,我能坐这里吗?”略有些小帅的男生踱步上前,一只手拿着课本,另一只手插进裤兜。

谈熙手上动作不停,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下,不作理会。

对方却不死心,愣是厚着脸皮又重复一遍。

“滚。”

那人愣在原地,他觉得自己可能幻听了,小仙女怎么可能爆粗口?

“你挡我光线了。滚开。”

谈熙一开口,就知有没有。

男生灰溜溜走了,想来受的打击不轻。

画完最后两笔,谈熙收拾东西去上课,路过画室,脚下一顿,靠窗位置倚着一个半裸男人,六块腹肌,有些性感,想来是人体模特。

上完课,谈熙准备离开。

“小徒弟——”范中阳叫她。

“老师?”

“姜眉已经把大致情况都告诉我了,你千万别顾忌,我们都是支持你的。”

谈熙勾唇:“按理说,姜教授应该非常不喜欢我。”

“唉,她那个人就是这样,重规矩。但心不坏,能力也强,等相处久了,你就会明白。”

谈熙耸肩,“为什么选我?”

“你有这个本事。”

“什么本事?”

“让人服帖的本事。”

“呵,您就不担心我搞不定那几个心高气傲的家伙。”

范中阳摇头:“因为,你比他们更傲。”

“……”

吃完午饭,谈熙没有回宿舍,她直接去了画室。

这个点,里面已经没人,到处散放着画具,凌乱不堪。

谈熙皱眉,视线掠过支起的画板,上面无一例外画着同一个人。先前去教室的路上她也见过,是那个六块腹肌。

突然,洗手间传来冲水的声音,门吱嘎一声从里面推开,紧着一个高大的人影晃出来。

四目相对,两人都愣住。

谈熙呵笑一声,“真的是你。”

许一山挠头,带出几分憨傻样儿,“谈姐。”

“衣服穿好。”谈熙捡起手边的衬衫,丢给他。

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光着膀子,羞赧入眼,“稍微等我一下。”

谈熙走到窗边,正对面恰好支起画板,铺开一张尚未完工的素描,男人结实的背影跃然纸上,还特意用阴影强调凸出的肌肉和深凹进去的脊椎骨。

确实性感。

“好了。”许一山走过来。

谈熙视线一掠,泛白的牛仔裤,配烟灰色衬衫,很普通的打扮。

“走吧,请你吃饭。”

男人憨憨地摸了把自个儿肚皮,确实有点饿了。

校门外,小炒店。

谈熙点足三荤三素外加一大份鲜鱼汤,“喝酒吗?”

“不用了……”

“老板,麻烦开两瓶啤酒。”

“好叻!”

许一山有点不好意思,可劲儿抓脑袋,半晌才道:“谢谢姐。”

谈熙笑笑。

菜上得很快,牛蛙、烤肉、猪肚,用油酥过一遍的花生米上面撒了糖粒儿,全是男人喜欢的下酒菜。

许一山开了啤酒,首先推给谈熙,“走一个?”

“老板,拿个纸杯。”倒满,剩下的推给他,“学校不方便,意思意思就成。”

“好。”

谈熙早前就在食堂吃过,所以没怎么动筷。

等许一山吃得差不多了,她才慢悠悠开口:“来找我的?”

动作一顿,“……哦。”

“吃你的。”

男人这才继续夹菜。

“京都混不下去了?”跑津市来。

“我想跟你。”

谈熙挑眉,几个周前,许一山给过她电话,也说了这么一句,不过她没当回事,没想到转眼就追学校来了。

“听说殷焕除掉内鬼之后,过得顺风顺水,你不跟他跑来找我?”

男人一讷,固执道:“我就想跟你。”

“出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跟殷焕混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偏偏这人脑筋不拐弯儿。

闻言,他也不恼,看架势赖定谈熙了。

“一山,你听我说……”

“姐,别劝我,因为我不会听的。”

“……”嚯!这丫还理直气壮?

男人仰头灌了口啤酒,或许他自己都不明白那种直觉来自哪里,反正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不断提醒他:跟着谈熙才有肉吃。

许一山不是冲动的人,走到今天这步,他深思熟虑了很久。

原本,赌场解散之后,他分到的钱足够回乡养老,可他父母双亡,目前也不打算结婚,这么一想,还不如留在城里。倒不是说怀揣雄心壮志,要干一番大事,就想有个安身立命的稳妥去处。

期间,不是没想过重操旧业跟着焕哥混饭吃,可那是正儿八经的黑社会,他怕有命挣钱没命享福,所以最后明言拒绝了殷焕递出的橄榄枝。

谈熙看着眼前犟得像头蛮牛一样的男人,头疼不已:“好,暂且不提这事。你怎么想起来T大当人体模特?”

“哦,我半个月前来津市,原本想直接去学校,但是又不知道你学什么专业,门卫也看得紧,就只能每天来校门口打转,心想总会遇上。后来,几个背画板的男学生看到我,说是希望我给他们当模特,半裸的那种。而且,每个小时有一百块,还能随意出入校门,那我就答应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没几天。”

“这段时间你住哪儿?”

“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地下室。”

谈熙无语,她不信许一山连个宾馆都住不起。

似看穿她的想法,男人笑着解释:“那地儿便宜,长期住也不贵。”敢情这是打算持久抗战了。

“你回去吧。”谈熙起身,找老板结账。

许一山立马就慌了,三番两次欲言又止。

等谈熙都把钱付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主动付账,一个大男人哪能让小姑娘请?不过,已经晚了。

直到离开饭馆,许一山还在懊恼。

“要我送你去车站吗?”

“……我不走。”

谈熙气极反笑,“随你的便。”

“我是真心诚意想跟着您。”就差赌咒发誓。

“原因呢?失去赌场,我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学生,你有什么可图的?”

“……不知道。”

谈熙很想翻白眼儿,她也确实这样做了。

“虽然我说不清理由,但直觉暗示我这样做没错。”

谈熙一默,半晌,“你确定?哪怕没有丰厚的收入,前途未卜?”

男人猛点头。

“你愿意,我未必肯,没有价值的人谁也不会放在身边。”这话说得刻薄,也尤其伤人。

许一山却没多大反应,只听他缓缓开口:“我……可能不是最有能力的,但我绝对是最忠心的。”

谈熙没应。

“能力可以慢慢提升,忠诚就不一定了。阿飞……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深深看了他一眼,“我凭什么相信你?”时间长了,难保不会养出第二个“阿飞”。

男人清亮有神的目光直视她,“我没有亲人,没有老婆孩子,唯一能拿出来当筹码的只剩这条命。”

“行了,我拿你这条命有什么用?”撇嘴,小声咕哝。

许一山蓦地长舒口气,这是……成了?

“找个像样点的地方住下,这段日子可能都要待在津市。身份证、户口本带齐了吗?”

“齐了。”做什么?

“送你上夜校。”

“啊?”

谈熙忍不住笑出声:“以后的活可不是喊打喊杀就能解决,得用这儿……”食指半曲,敲了敲脑袋,“先把最基本的知识搞清楚,等时机成熟再决定投身哪一行。”

“你需要哪行?”他问。

“金融,证券,英语,计算机。”

许一山两眼发懵,在他的认知里,这些都是大学生碰的玩意儿,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

“怎么,没信心?”

“我会尽力的。”

“好,我拭目以待。把你现在的电话号码输进去,还有住址。”谈熙给他手机。

许一山接过,一阵捣鼓后还给她,“都在上面了。那个……我还能去你们学校当模特吗?”

“如果你愿意,并且有空的话。”

两人在学校大门分路,谈熙返回图书馆,途中给周奕去了电话。

“歪?”

“我是谈熙。”

“知道啊!”

“能不能帮我搞一个夜校的就读名额?”

“夜校?自己去报名不就行咯?又不是B大Q大。”

“那人户口不在津市。”

“男的女的?”

谈熙撇嘴,“就你鸡婆。”

“我这不是替二爷看好媳妇儿,免得被什么野路子拐跑了。”

谈熙听到那两个字,面色陡然一沉,“到底帮不帮?废话多得要命。”

“咦?心情不好?”

冷笑。

“行!小事一桩,最迟今晚就帮你搞定。”

“谢了。”

周奕吓得差点没握住手机,能从不可一世的谈熙嘴里听到个“谢”字儿?绝壁不正常啊……

还想多问两句,那头已经挂了。

谈熙在图书馆一待就是一下午,不停地画,不停地写,一张接一张,仿佛感觉不到手软。

漂亮女生总是不乏追逐的目光,尤其,谈熙的行为还如此怪异,周围的人几乎没见她停过笔。

“那妹子啥专业的?”

“人家画画儿呢,艺术系吧!”

“你丫上去勾搭勾搭?”

“滚远点!”

“……”

五点一刻,阅览室陆陆续续有人离开。谈熙最后一个走,抬腕看表,还差几分钟到六点。

天色已经变得灰蒙蒙。

许是保持同一个坐姿太久,起身时小腿发麻,谈熙站在原地跺了几下,待那阵麻劲儿过去,她才拿包离开。

走不到两步,脚踝有些疼,她也没太在意。

正吃晚餐,有短信进来,是周奕。

下午托他那事儿已经办妥了,让她直接去找一个姓周的招生办主任,直接入学便可,连学费都顺道免了。

谈熙把周主任的联系方式转发给许一山,不忘提醒:明天上午带好证件去报到。

那头,许一山看完短信就愣住了,根本没料到谈熙动作如此之快,他还准备明早去夜校打听外籍户口入学的事儿,这边儿居然已经替他搞定了?!

果然,他没跟错人。

谢谢姐,我一定好好学习!

饭后,她像往常那样沿湖边散步,迎面吹来阵阵凉风,谈熙伸手拢了拢长发。

今早发过短信之后,她就没再打给陆征。

她想,无论多忙,都应该看到那条短信了吧?

可她并未等到回电,连条微信消息也没有。

“姓陆的,你可真行啊……”谈熙轻笑,尾音被风吹散,消失于唇畔。

京都,陆氏集团。

“这都快七点了,我还赶着去接孩子……”

“今儿跟女朋友一周年纪念,餐厅都订好了!”

“……”

秘书室内,怨声载道。

“陈哥,你要不你去劝劝呗?”

陈凯看都没看那人,“我要能劝动总裁,不如自个儿去当董事长怎么样?”

秘书悻悻走开。

“唉……”长声一叹,陈凯也很无奈啊。

谁知道通常准点下班的B今天抽了什么风,天都快黑了……

直觉告诉他,陆征的反常十有**和谈熙有关。

七点一刻,总裁办公室的门总算开了。

“陆总……”

“陆总……”

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坐在自己位置上,朝陆征点头颔首。

“怎么还没走?”见大家都在,陆征拧眉。

“快了,手上有点事,处理完再回去。”一人开口,瞬间得到其他人附和。

可实际上,老板没走,他们这些做秘书的哪敢早退?

离开办公室,陆征直接乘电梯下负一楼。

发动引擎的时候,忍不住掏出手机,接着按亮屏幕,没有短信,也没有未接来电。

谈熙仿佛彻底安静了。

没有预想中的纠缠不放,连环轰炸,陆征甚至已经做好她突然出现在眼前抬手给他一耳光的心理准备。可事实上,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他不信邪地点开微信、QQ,甚至微博都不放过,连朋友圈动态他都查看了一番,毫无收获。

这样的安静令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慌。

记忆开闸,两人相处的场景便这样走马观花在脑海里重复放映,她微笑的样子,妩媚的眼神,娇喘的声音……都是毒药!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一口吞了下去。

谈、熙……究竟该拿你怎么办?!

男人咬牙切齿,眼神已经分辨不清到底是爱多一点,还是恨重一分。

如果真的是BW,那五年前不满十五岁的你究竟还做过什么?

又是谁教你的黑客技术?

心心念念的“阿眠”又是谁?

资料上说,BW是华人?却查不到任何有关你的出境记录。

为什么接二连三招惹加拿大政府和FBI,甚至入侵华夏军方系统?

陆征伸手揉按眉心,曾经对付中东恐怖分子都没让他这么焦虑过。

小东西,你究竟瞒了我多少?到底还有几重身份?

……

------题外话------

今天一二更合并在一起哈~字数都是一样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