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用军人的信仰赌她清白无辜/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不知道怎么睡着了,再睁眼,窗外已是夕阳西下。就爱上网……

谈熙坐起来,正打算下床才发现脚踝痛得厉害。

低咒一声,单脚落地,撑住身体之后,另一只脚悬空,又伸手扶住墙面,这才免于跌倒。

许是听闻声响,陆征推门进来,“起了?”

“嗯。”谈熙睡得不好,全身透着疲懒,不想搭理他。

似没有察觉到她的态度,陆征走过来,伸手抱她。

谈熙皱眉,“你做什么?”

“脚受伤要少走动,抱你出去。”

“不用了,单脚也可以。”

陆征不说话,却也没把她放下来,沉默中透出一股强硬,不容拒绝。

谈熙面无表情,被男人抱在怀里的时候也没过多挣扎,现下状况由不得她逞强,既然有送上门的免费劳动力,为什么不用?

陆征在沙发坐下,顺势将谈熙安置在大腿上,伸手环住她的腰,指尖细细摩挲。

“放我下去。”烟味大得熏人,这人存心勾她瘾是吧?

男人动作一僵,“我们谈谈。”

“现在?”

“嗯。”

“可我不想听。”

“谈熙……”无奈又沉痛。

某个瞬间,她几乎就要心软了。从来没像这样喜欢过一个男人,陆征是意外中的例外,前世今生头一遭。

“我饿了。”她说。

“再等等,已经叫了外卖。”

话音刚落,门铃骤响。

陆征将她放到沙发上,起身开门。

很快,拎着两个塑料袋进来。三荤两素一汤,有她爱吃的水煮鱼片,打开的时候还冒热气。

谈熙瞥了眼一次性纸盒上的绿色标志,是一家很有名的私房菜馆,之前听周奕提过。

陆征给她夹菜,谈熙没拒绝,表情始终淡淡。

无力的感觉再次上涌,男人握筷的手不自觉收紧。

“你想掰断吗?”谈熙抬眼。

“……没有。”

吃完饭,她去阳台吹风,扶着栏杆单脚站立。天边,金乌西沉,橘红光芒点染半壁晴空,似油彩铺陈的绝世名画。

突然,肩头一暖,男人低沉的嗓音随之响起:“风大,多穿点。”

谈熙转身,四目相对,她忽然不忍再看那双透出疲惫的眼睛,血丝好像更多了。

“为什么不敢直视?”

她偏头,抿紧唇瓣。

“谈熙,”大掌攀上女孩儿纤细滑腻的后颈,稍稍用力,便迫使她转回头,“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打掉他的手,冷笑:“我现在不想……唔……”

吻,来得措不及防。

不似以往的温柔,谈熙险些招架不住,唇瓣被吮得发麻,舌头也跟着遭殃,疯了!

陆征却不管不顾,没有任何技巧,只是出于本能的啃咬,仿佛要用最原始的方法来宣泄心中憋闷。也只有眼前的小东西,能让他癫狂至此!

“唔唔……”谈熙捶他胸膛,结果被反剪了双手与他十指紧扣。

后背抵在阳台栏杆上,她后仰,他紧逼,上半身近乎悬空在外。

谈熙狠狠侧头,男人湿濡的吻便从嘴角滑至侧脸,鼻翼喷洒的热气伴随着压抑的喘息,暧昧又旖旎。

“陆征!你撒什么疯?!”

“我是疯了,”深沉冷鸷的黑眸紧盯着她,宛如扑食的饿狼,“被你逼疯的!”

“你……”

堵住她的嘴,激吻再次上演。

蓦地,身体腾空,谈熙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打横抱在怀里,然后,进了主卧。

许是有段时间没住人,空气中漂浮着灰尘的味道,谈熙想打喷嚏,但嘴被堵得严严实实,那叫一个憋屈!

陆征把她放到床上,随之倾身压下,期间两人的唇不曾分开。

他进攻,她败退。

待这漫长一吻结束,谈熙觉得自己已经快报废了。

平躺,侧头,大口喘气,眼中水泽弥漫,樱唇红润饱满。

男人目光骤沉,谈熙伸手抵住他胸膛,眼神冰凉:“用强?”

“熙熙……”

“起开。”

“火已经烧起来,你忍心?”

“陆征,你没看到我脚伤了?!”

“不会碰到。”

“……那也不行。”

四目相对,一个火热未减,一个幽沉倔强,谁也不肯让,谁也不愿退。

半晌,“好,我不碰你。”

言罢,从她身上翻下来,平躺,良久才按捺住小腹奔涌的躁动。

谈熙眼神放空。

陆征将她揽进怀里,头挨头,仿佛心也随之靠近。

他说,“我知道,你气我不接电话。”

谈熙冷哼,倒也没推开他。

“告诉你原因之前,我想先问几个问题,你可以选择答或不答,千万别撒谎。”

“……好。”

“你入侵了星辉集团内网,还窃取了部分资料?”

“是。”

“因为你和韩朔的新闻没有得到及时处理,所以,你不得不自己动手?”

“是。”

“对黑客这个行业了解多少?”

“……很清楚。”

“你当过黑客?”

“我以为经过华润那件事,你早就猜到了。”

“BW跟你什么关系?”

谈熙动作一僵,“能不回答吗?”

“可以。但你们有关系,对不对?”

“……哦。”同一个灵魂,应该有关系吧。

原本,陆征怀疑BW就是谈熙,但时间对不上,又推翻了最初的猜想,认为他们仅仅有些关联而已。许是朋友,抑或师生,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两人有着相似的作案手法。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入侵星辉的事?人家没报警,也不追究,你往自个儿身上揽什么?”谈熙忍不住翻白眼儿。

闹了半天,就为这事儿。夜辉月明明都答应她要和平解决……

“情报科查到你的入侵信号,发现跟世界排名前三的华人黑客BW手法相似,所以报告给时璟。”

谈熙眨眼,她不是听错了吧?

“世界前三?BW?”自己啥时候这么牛掰了?

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BW?

“你看上去好像很惊讶。”陆征两根手指掐住她下巴,左右轻晃,亲昵溢于言表。

谈熙摸摸鼻子,“是有点。这是谁排的名次?BW怎么就成世界第三了?”她好像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吧?

“按照通缉这名黑客的国家数量来排。”

“什么玩意儿?”

“BW曾入侵加拿大政府办公系统,又相继挑衅FBI和华夏,据说连西欧也曾遭殃。粗略算下来通缉他的国家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谈熙直缩脖颈,“那个……他真的招惹了这么多国家?”

“不然怎么排前三?”

谈熙突然想起来,她有一次跟顾眠比赛,看谁破译的官方系统多。当时求胜心切,直接挑了难度最高FBI机密数据库,在此之前,就拿北欧和加拿大等国的官方网络练了练手,至于华夏军方……估计是被误伤。毕竟,她挑选练手对象挺随机的……

“你想到什么?”

摇头否认:“没啥。要我说这个排行榜不太科学,专业黑客只在技术上分高低,看什么国家数量啊?”

“不过这个榜单还是可以从侧面看出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榜上有名的,通常都是胆子大到不要命的。”

“……啊?”

“你以为主权国家是那么好挑衅的?”

“哼!你们不也至今没抓到BW?”而且永远不可能抓到。

谈熙头一次庆幸自己已经死翘翘了。

“你知道BW在哪儿?”

“我当然……”话音一顿,扭头看他:“不清楚。”

陆征眉眼深暗,半晌,“也好。”

也好?啥意思?

“BW五年前就是军方通缉要犯。”

“所以?”

“从现在开始,你们之间没有任何牵连。”男人目光坚定,好似在刻意强调什么。

谈熙挑眉,这是要让她……睁眼说瞎话?

“听明白了吗?”他问。

下意识摇头,却被男人固定住脖颈,语气危险,暗含警告:“我说——你跟BW没、有、任、何、关、系。听懂了吗?!”

“……懂了。”

男人面色稍霁,轻声一叹,将她揽入怀中,“不管怎样,总能护住你……”

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谈熙把头埋进他温热的胸膛,眼中雾气不断上涌,心口好像堵着一团棉絮。

军方通缉要犯……没有任何关系……总能护住你……

所以,她在可耻地动摇一个军人的信念,逼他为了自己背负“可能徇私”的罪名?

她可以分清“谈熙”和“炎兮”的区别,将前世今生看做无关的两个独立个体,前者清清白白,后者劣迹斑斑。

但是陆征不知道!

一切矛头都指向她和BW关系匪浅,保她,就以为着放弃一条追查通缉要犯的重要线索,他凭什么认为她一定是清白的?

又凭什么觉得她不会再与BW暗中勾结?

在没有任何倚仗的情况下,陆征用他军人的名誉赌谈熙清白无辜!

她何德何能?

“蠢东西,哭什么?”胸口濡湿一大片,滚烫的触觉似要穿透皮肤,渗入血液当中。

又好笑,又无奈,更多的还是心疼。

“要你管!”瓮声瓮气,带着近似耍赖的骄横。

“好好好,我不管。”他举手投降。

良久,谈熙才把脸抬起来,头发乱了,眼眶红了,睫毛沾染泪渍,又无辜,又可怜。

“为什么?”声音有些沙哑。

“嗯?”

“你知道的。”

陆征叹了口气,“有时候,我倒宁愿你笨一点。”

谈熙掐他侧腰,“傻女人好掌控,是不是?”

“瞎说。”

“那你就是嫉妒我聪明!”

“又在胡扯什么?以前老人总说,慧极必伤,不是没有道理。”一个人太敏锐,外界对他的影响和伤害就越大,心理承受能力也越弱。

今天这样的情况,如果换成任何一个神经大条的女人,未必就能看出陆征不接电话这个举动背后所表现出的逃避和冷落。

可是谈熙看得很透,直觉不是一般灵敏。

而这样的人最喜欢较真儿,眼里容不下丁点瑕疵。

如果陆征不把话说清楚,更甚者用欺瞒的方式来糊弄她,谈熙绝对可能一气之下做出冲动的决定,比如,分手。

两个同样骄傲的人在一起,总要有一个先低头。

“为什么这样做?如果我说的是假话呢?也许错过这次,你们就再也不会有抓捕BW的可能。”

“那你说的是假话吗?”陆征反问。

“不是。”

“这就够了。”

“所以,”她深吸口气,直视对方,“你信我?”

“难道我不该相信自己的女人?”陆征低笑,沉沉声响回荡在胸腔,磁性好听。

仿佛“相信她”成了不可磨灭的信仰,甚至能与军人崇高的信念相互比肩。

“大甜甜,这些话我只说一遍,你要记好。”

“嗯。”

“首先,谢谢你信我。”

“其次,我跟BW的关系并不复杂。简单点说,她会的黑客技术我也会,但从来没有挑衅过政府,或者扰乱治安。”前尘往事,在炎兮被逼跳崖、殒命身死的那一刻就彻底了断。即便同一个灵魂,那也是两个不同的人。

她并非刻意否定过去,只是想重新开始。

“最后,不要再试图去找BW,因为,你们找不到的。”

“说完了?”

谈熙想了想,两手一摊:“完了。”

“那我有话对你说,同样只有一遍。”

“好啊,洗耳恭听。”

陆征伸手从床头柜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先把脸擦擦。”

谈熙不接,“怎么,你嫌弃啊?”

他苦笑。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蛮不讲理。可他偏就稀罕这矜娇的小模样,恨不得放到心尖儿上疼,手心儿里宠。

陆征觉得,他可能中邪了。

谈熙见他发呆,气闷之下索性一头扎进陆征怀里,就着上衣布料左蹭右蹭,抬头,完事儿——

“这下干净了。”

“……”

“不是有话对我说?”乖乖跪坐一旁,笑得双眸璀璨。

“咳……第一,我信你。第二,不准再和韩朔炒绯闻。第三,以后遇到这种事直接开口,我会处理。”

“怎么处理?到星辉去闹一场?”谈熙偏着头,朝他笑。

其实真正让她甜进心窝的是第一、二条,可她偏揪住第三点不放。

别扭又腼腆,可很多时候,胆子又大得让人咬牙切齿。

“我和安家有些交情。”

“所以,你早就知道安安的身份?”

陆征点头。

谈熙扑上去掐他,“好啊你!一开始不告诉我,都不知道身边还有个潜藏土豪!”

“小心脚!”

“你在转移话题。”

“不如我们继续之前没做完的事?”

“……想得美!”

“熙熙,”陆征一个翻身,转眼,她就成了被压的那个,“我们多久没见了?”

“嘶……你出差回来不是还在这儿待过?能有多久?”

“二十三天。”

“也才一个月不到。”

“我是个正常男人。”

“所以?”

“你不觉得让我饿了太久?”

“……”你的自控力呢?!军人的强大忍性呢?!

陆征开始撩她下摆,略带薄茧的大掌抚过小腹惊奇一片战栗。

谈熙嘤咛一身,“不行,我脚受伤了……”

“乖,我会轻点。”

满室旖旎,春意盎然。

完事之后,陆征抱她去浴室清理,还特意用保鲜膜把她受伤的脚踝包好。

“不行了……”谈熙按住男人不安份的手,“困。”

陆征到底没再动她,凑近耳边,带着狠意宣告:“半个月,有的是时间。慢慢磨。”

谈熙耷拉着眼皮已经昏昏欲睡,闻言,还是无可避免全身一僵。

半个月?!

能申请不要吗?

又他妈自作聪明给自己挖了个傻坑!

换来陆征一声沉凛的笑,“蠢东西,没得后悔了。”

“……”救命啊——

拿浴巾把人裹住,放到床上,又用吹风替她把长发吹干,陆征这才掀开被子钻进去。

大腿擦过女孩儿白皙滑腻的小腿肚,又开始心猿意马。

许是男人的视线太过灼热,谈熙无意识地翻了个身,背对他。

陆征哑然失笑,更多的是无奈。

时间还早,不到九点,陆征毫无睡意,起身,替谈熙掖好被角,捞起床头柜上的烟盒与火机,转身去了客厅。

------题外话------

二爷的爱很沉重,因为他一旦选择信任熙熙,就意味着他必须放弃曾经作为一名军人部分信仰,比如为国为民,再比如铁面无私。虽然没有真的严重到要放弃,但还是用这些东西去赌一个并不占优势的结果。总之,别怪他,这个男人需要考量的东西太多,但他始终没有违背要保护熙熙的诺言。嗯,就酱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